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滴血的荒誕: 女知青的難言之痛

作者:

 

60年代末,大量城市知識青年相應領袖的「上山下鄉」的號召,放棄城市生活,到邊遠地區插隊落戶,成為知青這個獨特的群體。但喪失了家庭和環境的庇護,那些舉目無親的知青,尤其是女知青,在毫無法治可言的瘋狂年代中,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盤中餐。

瀋陽女知識青年馮某,在遼寧昌圖縣插隊,1970年5月被大隊書記杜景峰強姦,生一子。為掩蓋罪行,杜某竟然把小孩賣掉。1971年2月,昌圖縣將馮某送回瀋陽家中養病,瀋陽市皇姑區公安局聽到馮家鄰居的片面之辭,不做調查,竟將馮某以「女流氓」、「腐蝕幹部」罪拘押一個月,在街道游鬥3天。馮母到公安部上訪,才檢查糾正。但此後的一年多里,被害人不僅沒有得到安置,反而成了名聲狼藉的無業游民。

吉林省九台某生產隊長齊殿發,公開揚言「好漢霸九妻」,先後強姦、姦污、猥褻女知青23名。1971年春,在其妻子的協助下,將女知青蔡某強姦。蔡某痛不欲生,投河求死,被人救回。其後蔡某又被多次姦污,忍無可忍向上告發,公社辦案人員竟將此案當作「通姦」問題處理。蔡某投訴無門悲憤交加,服毒自殺,雖然搶救脫險,但胃膜燒壞,精神失常。

四川廣漢縣某公社獸醫站站長麥明程,1971年開始,多次姦污一名女知青卿某。卿某懷孕後,他用服瘋狗藥,超量注射奎寧針和用自行車鋼條戳胎兒等聞所未聞的殘忍手段強迫被害人墮胎未成,導致大量出血,身體完全被摧垮,自殺未遂。麥不顧卿某的死活,復用閹豬刀給她剖腹取胎,由於剪斷大動脈,大量出血,麥草率縫合。術後被害人一直發燒、昏迷。麥又用注射針在卿某腹部深刺3針,企圖刺死胎兒,逃脫罪責。並在她傷口劇痛,無力抗拒的情況下,再次將她強姦……

1973年6月全國知青上山下鄉工作會議召開前,國務院知青辦曾經對各地知青狀況進行了摸底調查。根據遼寧、吉林、四川、安徽等24個省、市、區的不完全統計,1969年以來共發生迫害知青案件2.3萬餘起。其中,姦污女知青案件約佔70%。這就是說,被官方確認的這類案件就有1.6萬起。這還不包括大量沒有被發現的。根據中國女性忍辱負重、不願啟齒的傳統,真實的數字恐怕極為驚人。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推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11/1900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