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曹興誠:莫讓21世紀香港悲劇發生在寶島台灣

作者:
事隔26年後,今天我們看到,江澤民的講話是公開撒謊,而彭定康的講話則過度樂觀。證明中共的狡詐無恥,超乎自由世界的想像。彭定康擔任末任港督的五年裏,曾經努力推動香港的民主。他希望香港的立法議員能夠真正反應民意。這個努力不僅讓中共罵他是「千古罪人」,連在香港的英國商人都反對他。所以他感慨道:「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其實今天台灣也有同樣的憂慮。)

中共違反50年不變的承諾,訂定《國安法》,並用員警頭子當特首,已經徹底把香港變成員警對港人虎視眈眈的文明落後地區。(美聯社)

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歸」典禮之夜,我人在尖沙嘴的酒店裏。在電視上看到、聽到英方彭定康港督和查爾斯王子(現在的英王)的致詞,再比較隨後江澤民的致詞,當時就感受到中英雙方文明的巨大差距,讓我對香港的前途感到憂慮。

查爾斯王子說:「我們治理香港的責任(administrative responsibility)即將結束。」他強調「責任」,意指主權在民,政府只是公僕。江澤民隨後則說:「這是中華民族的盛事,也是世界和平和正義事業的勝利。」言中強調的是民族主義,把收復香港當成「勝利」,看不到人權和責任的概念,看到的只是征服者的權力傲慢和洋洋自得。

彭定康的發言很簡短。他說:「現在,香港人將會治理香港。這是一份承諾,也是一個不容動搖的命運。」(Now,Hong Kong people are to run Hong Kong.­at is the promise,and that is the unshakeable destiny.)

當時江澤民也說:「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據《基本法》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各項權利和自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將循序漸進地發展適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民主制度。」事隔26年後,今天我們看到,江澤民的講話是公開撒謊,而彭定康的講話則過度樂觀。證明中共的狡詐無恥,超乎自由世界的想像。

彭定康擔任末任港督的五年裏,曾經努力推動香港的民主。他希望香港的立法議員能夠真正反應民意。這個努力不僅讓中共罵他是「千古罪人」,連在香港的英國商人都反對他。所以他感慨道:「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其實今天台灣也有同樣的憂慮。)

許多人批評他:「英國人統治香港150年,從來沒給香港民主,到了主權快移交的時候才來香港推動民主,這不是故意搗亂,給香港『埋雷』嗎?」

這些批評的人不了解,香港能有高度的法治、自由和人權,主因是英國有民主。如果英國是極權專制的落伍政體,香港絕不可能享有進步的自由和法治。所以彭定康推動香港民主,其目的是想以民主確保香港製度不變。

今天我們看到,中共野蠻地違反50年不變的承諾,訂定《國安法》,並用員警頭子當特首,已經徹底把香港變成員警對港人虎視眈眈的文明落後地區。這證明當時彭定康推動香港民主有其必要性。

2019年我在香港住過大半年,親眼看見港人反送中的勇敢抗爭,也看到中共種種野蠻的言行。我在當年第四季就決定,從此不再進入中共的管轄區域,要回台灣做一個吹哨人,以警告我的台灣同胞,對中共不可存有任何幻想。我呼籲大家團結,共同捍衛我們的民主體制。為了這個目標,我願意以身相殉,誓不活着看見台灣變成另外一個香港。(當然,以現在我正值76歲的高齡,反正來日無多,做這樣的決定並不困難。)

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典禮上,江澤民講的另一段話,也足以成為為笑柄。江說:「1997年7月1日這一天,將作為值得人們永遠紀念的日子載入史冊。經歷了百年滄桑的香港回歸祖國,標誌着香港同胞從此成為祖國這塊土地上的真正主人。」

今天香港人有誰認為自己是「真正主人」?有誰敢說自己是「真正主人」?

1997年7月1日會讓全世界永遠記住,那天發生的事,使英國人花了150年孕育出來、具有高度文明的「東方之珠」,被中國千年沒長進的專制政權吞併。26年後的今天,重視自由和尊嚴的港人紛紛外逃,而活躍在香港舞台上的,都是絕緣於現代文明,「好死不如賴活」,自甘為順民、賤民、人礦、韭菜的舔共仔。

這是21世紀讓人難以置信的悲劇;希望這個悲劇絕對不會發生在寶島台灣。

寫於2023年3月25日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09/1899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