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新時代范進:強制考公5年患精神分裂 自稱局長

悲慘,可憐,愚昧…… 四川一名女子的遭遇看了讓人心塞難受。 大學畢業後沒有找到工作,父母強制她考公務員,連續5年考公失敗,最終崩潰失常,成了一名精神分裂患者。 當她穿着病號服,手舞足蹈,嘴裏喃喃自語「我是局長,我是局長」時,儼然一出現代版的范進。

悲慘,可憐,愚昧……

四川一名女子的遭遇看了讓人心塞難受。

大學畢業後沒有找到工作,父母強制她考公務員,連續5年考公失敗,最終崩潰失常,成了一名精神分裂患者。

當她穿着病號服,手舞足蹈,嘴裏喃喃自語「我是局長,我是局長」時,儼然一出現代版的范進。

《儒林外史》中的范進,好歹是中舉後過於高興失心而瘋,好歹瘋過之後恢復了正常,而這位被公務員考試暴擊的女子,她還有希望變成正常人嗎?

孤立地看這一件事,父母是把女兒逼瘋的第一責任人,他們控制欲太強而眼界視野又極其狹隘,除了一門心思讓女兒考公務員,再也不知道人生還有別的活法。

父母不可選擇,出身無法改變,可是作為成年人,連續5年陷入考公泥坑不能自救,這個女孩是不是也白白讀了那麼多年書呢?

從考公再往後復盤倒推,從小學到中學,再到考進大學,上學不只是考試,也不是為了拿學歷,而是充盈自己的人生,實現命運的自由,可惜她沒有做到,沒能逃出原生家庭的魔掌,一步步從懦弱的馴服走向無盡的瘋癲。

都說宇宙的盡頭是編制,山東人熱衷且執著於考公務員,現在看連天府之國四川也不能倖免,這應該不是哪個省域的問題,而是帶普遍性的體制病、文化病、社會病。

當公務員有什麼好呢?鐵飯碗、收入穩定、社會地位高,到一定程度手中可以握有權力,想必也就這些原因吧。

反過來理解,不進體制內,不當公務員,是不是便意味着沒有安全感,缺少社會認可度呢?

古代人按職業區分,有高低貴賤之別,士居首、農次之、工第三、商居末,最低賤的是商人。

現在這個次序有所變化,商人或者叫企業主、企業家地位上升了,但是位於頂端的「士」始終沒有變。

很多人感慨當今是金錢社會,如此定義並不準確,起主導作用的首先是權力,其次才是金錢,沒有權力作靠山,大概率是賺不到錢的,即便賺到錢也不可能太平安穩。

那麼有了公務員身份,是不是意味着馬上手握重權呢?當然沒那麼簡單,權力分配既有自下而上的高度集中,也有盤根錯結的板塊劃分,不到一定職位,不進入特定圈子,只能是權力遊戲的邊緣人。

對於絕大多數一門心思考公的人來說,成為權力邊緣人就足以撫慰那顆熾熱之心。嚮往權力本沒有錯,錯的是非要口是心非地偽裝出一副為人民服務的虔誠模樣。

有位朋友講個故事,他們單位招錄公務員,進入面試環節後,有個小伙子來自偏遠農村,考試成績特別好,但家境非常困難,從衣着就能看得出來。面試官問他考公務員目的是什麼,他憨憨地回答父母在農村總被人欺負,想替爹娘出口氣。

說的儘是實話,一看就知道沒上考公輔導班。再看那些上過輔導班的,一個個紅口白牙,話說的非常漂亮,標榜考公是為了這主義,那理想,不錄用他們就耽誤了為人民服大務,云云。

可想而知,那個想替父母壯臉爭面子的因為動機不純被無情淘汰。

說着假話邁出第一步,這樣的隊伍可想而知。可是若不說假話,就只能出圈。

層層考試,選拔出不敢說真話的高智商人才,不也是一種精神分裂嗎?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誰也別笑話誰,咱們都病了,可是藥在哪裏?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晚情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409/1887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