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強缺席政治局會議 黨內二號可有可無?

作者:
3月30日,中共政治局上午開會,下午集體學習,黨內二號人物李強缺席,還有2名政治局委員也不在場。中共兩會後的第一次政治局會議,竟有3人缺席,但政治局會議照開不誤。以李強為標誌,中共國務院功能被嚴重弱化後,中共政治局的功能也在明顯弱化。

2023年3月30日,記者通過大屏幕觀看李強在海南博鰲論壇上演講。李強缺席了當天的政治局會議。(STR/AFP via Getty Images)

3月30日,中共政治局上午開會,下午集體學習,黨內二號人物李強缺席,還有2名政治局委員也不在場。中共兩會後的第一次政治局會議,竟有3人缺席,但政治局會議照開不誤。以李強為標誌,中共國務院功能被嚴重弱化後,中共政治局的功能也在明顯弱化。

中共政治局會議不照顧二號領導人3月30日上午中共政治局開會時,李強在海南博鰲論壇發表講話;政治局下午集體學習時,李強在海南會見參加博鰲論壇的中外企業家代表。3月31日,李強回到北京

3月31日,習近平先後會見了西班牙首相桑切斯、馬來西亞總理安瓦爾、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政治局不可能在這一天開會。這已經是3月的最後一天,基本一月一次的政治局會議只能提前。

政治局會議若想照顧李強,需要在3月28日或之前召開,李克強3月29日已經在海南調研,並會見了參加博鰲論壇的科特迪瓦總理阿希。

政治局會議應該以習近平的日程為主安排,其他人都不重要。李強雖然名義上是黨內二號人物,但與他的前任李克強差距比較大。李克強在任時,似乎沒有出現過缺席政治局會議的情況。

李強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二,但沒有黨內二號人物的地位,他應該和其它政治局常委一樣,都只能看習近平的臉色,剩餘的政治局委員更不必說。李強是否缺席政治局會議,似乎並不那麼重要,該推進的議題沒有因為李強的缺席而停滯。

政治局會議公開的兩項內容,一是部署「習思想」的學習,二是審議修訂《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李強應該對這兩項議題沒有什麼發言權,至於其它事項,李強大概也說不上話。

黨媒照例僅公佈了政治局下午集體學習的視頻,除了沒有看到李強外,也沒有看到馬興瑞李鴻忠。後兩人為何缺席,尚不知具體原因,日常安排應該不是問題,忽然出政治問題的可能性也較小,身體不佳或許更能解釋得通。現場參會人員都繼續戴着口罩。

李強的地位不如趙樂際?

3月31日,新華社報道,李強在國務院第一次廉政工作會議上講話,中紀委書記李希列席會議,丁薛祥主持了會議。

當天,習近平會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馬來西亞總理安瓦爾、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自然是黨媒報道的頭條。趙樂際以中共人大委員長的身份,也會見了上述三國外賓。比較蹊蹺的是,黨媒僅報道李強會見了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似乎沒有會見另兩位外賓。

中共國務院總理代表最高行政機關,但趙樂際會見了三位外國首腦,李強卻只會見了一位。李克強在任時,栗戰書只能在李克強之後會見同一外賓,而不會跑到李克強之前。李強上任後,會見外賓的次序忽然顛倒。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三的趙樂際,似乎超過了李強的地位。

不僅如此,黨媒還報道,王滬寧當天會見了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中共政協主席先會見了新加坡總理,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強卻還沒有會見。

李強先是缺席了政治局會議,之後又沒有及時會見外國首腦,難道二號人物的李強真變得可有可無了?

很難想像李強非要參加一個可以隨時調整日程的國務院廉政工作會議,而放棄了會見外國首腦。

李強上任的第一把火,修訂了《國務院工作規則》,把決策權都上交給中共中央;現在連能否會見外國首腦,好像都身不由己了,看上去不是日程安排的問題。

李強缺席政治局會議,又不能按慣例與外國首腦會見,如果這一切不是日程安排問題,就可能是故意壓低李強地位的某種刻意安排。黨內二號人物的地位迅速下降,進一步凸顯習近平與其他政治局常委和委員的地位差別。

2023年3月11日,李強(下)在中共人大會議上宣誓,習近平(上左)等人表情各異。(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准政治局委員的常態化

政治局集體學習的視頻顯示,7名政治局常委缺席1人,為李強;其它17名政治局委員缺席2人,為馬興瑞、李鴻忠;不是政治局委員的,則有王小洪、江金權、鍾紹軍等11人列席。

政治局會議經常開成政治局擴大會議,為數不少的其他官員頻繁參加政治局會議,他們更像是准政治局委員,與政治局委員的界限變得模糊。這或許也是有意為之。

政治局的功能被刻意弱化,相應的議事、決策功能,被擴大的政治局會議取代。表面上更多官員參與政治局的討論,但很可能無論政治局成員或非政治局成員,都只是按照習近平的需要提供信息,並無權提出決策性的意見,更不敢提不同意見,一切都是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

此次政治局會議的兩項內容,學習「習思想」和修訂《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恐怕不容其他人討論,只需執行。下午的政治局集體學習內容也是「習思想」,還安排了政治局委員劉國中、李干傑、李書磊、何衛東、陳敏爾5人談體會。習近平強調,政治局成員要在主題教育中當表率。

政治局成員都要學習「習思想」、接受「習思想」的指導,實際成了習近平的學生。習近平的講話稱,要「把這一思想變成改造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的強大思想武器」,「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堅持底線思維」,「時刻保持箭在弦上的備戰姿態」。

中共若真在備戰,其他人都只能聽令,基本沒有參與討論的資格。

習近平三連任後,中共國務院和中共政治局的功能弱化,應該在外界的意料之中;其他高層官員的地位降低,也應該在意料之中;但目前的突兀變化,仍然超出了外界的想像。

隱隱的不祥之兆

政治局會議的蹊蹺變化,透露了中共政局的不祥之兆;參加政治局會議的人都帶着口罩,應該是另外一個不祥的徵兆,與中共疾控中心的通報形成了鮮明對比。

3月25日,中共疾控中心公佈,全國新冠病毒陽性人數3月23日降至3575例;檢測陽性率為0.7%;在院新冠病毒感染者下降至5881例;重症患者下降至5例;3月17日至3月23日,在院新冠病毒感染相關死亡病例為0。

果真如此,參加政治局會議的人為何還要戴口罩?

中共疾控中心的新冠疫情通報中,繼續極不專業地摻雜着流感病毒的信息:全國發熱門診就診人數3月23日為45.5萬人次……3月13日至19日的流感病毒陽性率為53.5%。

若中共一直用流感掩蓋新冠疫情,流感患者很可能就是新冠患者,那麼疫情失控隨時可能發生,政治局開會戴口罩就能解釋得通了,有人缺席會議可能也與此有關。

中共高層的政治異象,老百姓或許還看不到與自己的直接關係,但對疫情不能掉以輕心。中共從來不在乎疫情會導致多少人死亡、遭殃,他們只顧虛構防疫「勝利」,用來維繫自己的權力;中共一貫隱瞞疫情,但中共管不了病毒,中共本身就是最大的病毒。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402/1884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