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因經濟困難,中國年輕人「似乎迷失了方向」

法國世界報上海通訊員勒普拉特(Simon Leplâtre)在該報刊出的報道文章表示,在中國,三年嚴苛的清零政策已經結束,但現在中國各行各業都在忙着裁員和減薪。最受影響的是年輕人。中國年輕人因經濟困難而「似乎迷失了方向」並尋求「穩定」。

圖/getty images

法國世界報上海通訊員勒普拉特(Simon Leplâtre)在該報刊出的報道文章表示,在中國,三年嚴苛的清零政策已經結束,但現在中國各行各業都在忙着裁員和減薪。最受影響的是年輕人。中國年輕人因經濟困難而「似乎迷失了方向」並尋求「穩定」。

勒普拉特寫道,自2022年12月初清零政策結束以來,中國經濟在逐漸恢復活力。看着周末的上海的商業街,你會以為一切都恢復了正常。但是當你和企業交談時,很快你就知道:經濟的恢復是很有限的:人們在拿出錢包的時候,是很謹慎的。

年輕人處於失業第一線

23歲的上海美容師謝甌然(Xie Ouran)告訴世界報記者說,「以前,我經常點外賣。但現在,為了省錢,我一般都自己做飯。」這位年輕的美容師是2018年來到上海的,她說那時候她每個月的收入在7000到1萬元之間。現在,因為沒有客戶,每個月只能拿到4000元。

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的社會人類學研究員向飈(音)分析說,「經過幾年的新冠,年輕人似乎迷失了方向。」他說,「年輕人有兩種應對的方式:一是放棄,不再做任何計劃了;二是非常謹慎地計劃自己的生活,避免冒任何風險,大家都擠着去參加公務員考試,就是例證。」

在上海讀計算機工程專業的22歲學生於波(Yubo)說,「疫情影響了很多行業,我的同學們尋求的主要是穩定,創業不再是夢想了。」

法國世界報上海通訊員還寫道,房地產的銷售2022年下降了24%。自2022年夏季以來,出口一直在下滑。在這些背景下,公司在重組、在裁員、在降低工資。受衝擊最大的,是剛剛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年輕人,1月份16到24歲年齡段的失業率達到了17.3%。

學着更節儉地生活

沒有受到影響的領域非常少。根據旅遊部,2019年至2021年期間,旅行社的員工人數減少了一半。據「晨智大數據」的數字,2020年至2022年間,中國餐館中大約有10%倒閉了。科技公司也在大幅裁員。2022年前9個月,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至少裁減了2萬4千人。

網絡平台尤其受到影響。29歲的朱女士以前在好未來教育集團當經理,她每月的收入是1萬8千元。

但是,2021年8月,隨着中國政府對教培行業的整改,好未來裁掉了9萬個職位,朱女士就是其中之一。後來,朱女士在她的家鄉西安的一所私立學校找到了一份教師的工作,現在她每月的收入是5500元。

這一切都對消費產生了明顯的影響。朱女士說:「我很生氣,天天看到廣告和促銷,可我必須一分錢一分錢地節省。」

香港恒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丹表示:「1月底的農曆新年期間,有過一些快樂購物,但這已經結束了。根據我們的計算,零售額僅僅只是2019年的60%。」

在網上,很明顯可以感覺到年輕人的沮喪。許多論壇都在探討怎麼樣才能更省錢。有的說,要「低欲望」。另外一些還想享樂的人則說,要「精緻窮」。

幫助品牌了解中國市場並進行推廣的鹿數字通信(音,Lu Digital Communication)的聯合創始人孔女士(Sizhang Kong)說,「現在的年輕人掙的錢比父母少,十年前不是這樣的,所以,現在不是可以肆無忌憚消費的時代了。」

對房地產失去信心

對於中國年輕人來說,房地產的下跌加大了不確定性。人們對他們將70%的積蓄都投進去的這個領域失去了信心。29歲的姚益田(化名)是一家太陽能電池板公司的銷售人員,2021年中,她和弟弟以150萬元的價格在西安購買了一套在建的公寓。但是,當樓盤的結構完成時,開發商的資金鍊斷了。一夜之間,一切都停下來了。這位年輕女子說,「我們對政府失去了信心……,我們付了一百多萬,卻什麼都沒有得到,我們到各機構去求助,可我們被踩得像擦鞋墊一樣!」

30歲的潘女士(Zoé Pan)從事市場營銷工作,她已經在上海定居七年了,她希望在父母的幫助下和她的伴侶一起在上海買房子。但是這對夫婦決定將他們的計劃推遲至少六個月。潘女士解釋說,「我們想看看市場的走向,以及政府是否徵收房產稅,因為這會影響房子的價值。」在中國經濟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謹慎似乎成了常態。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31/188370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