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友群:習近平的再集權與危機

作者:

【大紀習近平上台執政至今,經歷了奪權、集權、再集權的過程。到2023年十四屆全國人大會議之後,習集權已達到頂峰。

習第一任期的五年(2012-2017),主要是奪權加集權。所謂奪權,就是把實際掌控在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手上的最高權力奪到手。所謂集權,就是把分散在江、曾親信手中的權力集中到自己手上。

主要手段有三:一是反腐打虎,二是從上到下換人,三是軍隊改革。

習第二任期的五年(2017-2022),基本沿襲了前五年的奪權、集權之路。

習奪權、集權的基本思路是:「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習奪權、集權的具體表現是:習在擔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的同時,兼任了十多個委員會或領導小組的主席、主任、組長,如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主任,中央財經委員會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中央外事委員會主任,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主任,中央審計委員會主任,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總指揮等。

2022年,習在中共二十大上「三連任」後,又經歷了一次集權過程,突出表現在:

習獨踞中共最高領導集體之上。

中共二十大上,習派人馬佔據中共政治局、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多數。這些人之所以獲習提拔重用,關鍵在於對習的「忠誠度」而非能力。

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黨組成員,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黨組書記,都必須向習述職。

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被從會場被架走,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死了,習成了唯一在世的最有權勢的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

蔡奇兼任兩大辦事機關「總管」。

習的親信蔡奇是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之一,中央書記處排名第一的書記,兼任中央辦公廳主任。

中央書記處是中共政治局及其常委會的辦事機構;中央辦公廳是為中共中央、中央直屬機關各部門和地方各級黨組織服務的辦事機關。

蔡奇以中共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上述兩大辦事機構的總管,使蔡奇的地位相當於當年鄧小平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時的角色。

當年,毛澤東任中共中央主席,鄧小平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今天,習沒有中共中央主席之名,卻有了中共中央主席之實。

進一步擴大中共中央權限。

根據3月16日發表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共中央新組建五個機構,包括兩個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中央金融委員會和中央科技委員會,一個中央職能部門——中央社會工作部,一個中央辦事機構——中央港澳工作辦公室,一個中央派出機關——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

進一步縮減國務院權限。

根據「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及其辦事機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被撤銷。國務院所屬的科技部,實際成為中央科技委的辦事機構。國務院所屬的國家信訪局,實際成為中央社會工作部的辦事機構;國務院所屬的民政部的指導城鄉社區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擬訂社會工作政策等職責,統籌推進黨建引領基層治理和基層政權建設,劃歸中央社會部;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歸口承擔的全國性行業協會商會黨的建設職責,劃歸中央社會部。

時至今日,習的集權已接近毛澤東當年集權的程度。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實行「改革開放」後,鄧小平針對毛澤東高度集權導致十年文革浩劫、國民經濟到了崩潰邊緣,開始搞簡政放權、黨政分開、對外開放、韜光養晦等,使中共逐步恢復了一點活力。

為什麼到了21世紀的今天習又重回毛當年搞的「黨政民學軍,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老路上去了呢?

主要原因有三:

習一直面臨政變威脅。

習第一任期,查辦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來孫政才令計劃六個「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野心家、陰謀家」;第二任期,查辦了反習的「孫力軍政治團伙」。

習上台十年,共查辦570多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習查辦的人越多,得罪的人越多,恨他的人越多,想把他趕下台的人越多,甚至有人想要了他一家老小性命。

習也越來越不安,於是,只好集權、集權、再集權。

百年中共積累的問題無解。

習上台時接手的就是一個爛攤子,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代、江澤民時代積累下來的所有問題已到了無解的地步。

1986年鄧小平就曾講過:「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我們所有的改革最終能不能成功,還是決定於政治體制改革。」

但是,1989年鄧小平下令「六四」天安門屠殺後,親手關閉了中共政治體制改革的大門。

至2012年習上台前,中共政治體制改革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進展。

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經濟體制改革是什麼呢?就是江澤民倡導的「悶聲發大財」,就是中共權貴家族利用父輩、祖輩的權勢,大搞權、錢、色交易,就是中共的腐敗之癌從骨髓到表皮的惡性發展。

習上台後,改革改不動,開放開放不了,政變威脅一直讓他對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提心弔膽。

怎麼辦?新路走不通,習只好走回頭路,集權,保權,保命。

馬列主義原教旨的支配。

習第二任期開始後,王滬寧成為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不斷給習灌馬列主義迷魂湯,促習一步一步向馬列主義原教旨回歸。

馬列主義原教旨崇尚鬥爭,體現在共產黨的實踐中就是為了奪取權力、鞏固權力、擴大權力而不停地鬥。

習集權、集權、再集權的後果是什麼呢?

習個人處境更危險。

習竭力謀求「三連任」,是想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

實現「三連任」後的習,是更安全了,還是更危險了?表面看是更安全了,軍權到手了,政法大權到手了,「習家軍」全面上位了,習可「定於一尊」了。

但是,物極必反。

什麼都管,必然什麼都管不好。

毛澤東集權,還讓中共總理周恩來在前面替他擋風雨。鄧小平集權,只當中央軍委主席,既不當中共中央總書記,也不當國家主席,也不當國務院總理,這些職務都讓其他人當。習近平集權,什麼都管,累得夠嗆,卻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習集權到今天這個地步,基本聽不到真話了,必然一個誤判接一個誤判。諸多誤判累積到一起,必有大危險。

中共統治面臨更大危機。

科學的分權與制衡機制,是權力有效運行的重要保障。

它要求「決策、執行、監督」,「立法、執法、司法」,「公安、檢察、法院」,「政府、企業、社會」等相對獨立,相互制約,彼此促進。

3月16日是發佈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在分權、制衡上沒有任何新意。習覺得金融不安全,就把金融領導權拿過來;習對港澳不放心,就把港澳領導權拿過來,;習怕社會出亂子,就把對社會的領導權拿過來。

習以為集權越多越安全,殊不知,沒有科學的分權與制衡機制,拿到手的權越多越燙手,麻煩越大。

習按照毛澤東的「黨政民學軍,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思路集權,實際上還是在「黨既當運動員,又當教練員,又當裁判員」的框框裏打轉轉。黨如此一身而三任,必然導向混亂、無序與腐敗。

當年,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為什麼垮台?

一個重要原因是:高度集權,黨主一切,黨壟斷「真理」,壟斷權力,壟斷經濟,最終窒息一切生機與活力,絕對的權力,導向絕對的腐敗。

今日中共正在重蹈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的覆轍。

中共在國際上更孤立。

習不斷集權,聽不到不同意見或反對意見,使習在外交上的判斷不斷出現失誤,其中最突出表現在對俄烏戰爭的誤判與應對上。

關於俄烏戰爭的性質。聯合國141個成員國都認為是俄入侵烏的戰爭。但中共從來沒有譴責俄入侵烏。

關於俄吞併烏東四州的領土。聯合國143個成員國都認為是俄侵犯烏的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但中共從來沒有譴責俄吞併烏東四州。

尤其是,俄是近代史上侵佔中國領土最多的國家。面對俄入侵烏、吞併烏領土,中共卻在玩「親俄中立」的把戲。

中共對待俄烏戰爭態度和做法,使中共在國際上空前孤立。這個危機沒有結束,還在繼續。

結語

在特定情況下,集權不一定是壞事。但是,當「集權」變成「極權」後,就危險了。

習的再集權,使習的權力空前擴大,習已處在中共內政外交所有矛盾的焦點上,無論中共哪方面出問題,習都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30/1883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