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外長秦剛上任後首秀 專家指選擇非洲五國頗具籌謀

中共新任外交部長秦剛正在非洲進行長達一星期的訪問,其行程包括埃塞俄比亞、加蓬、安哥拉、貝寧、埃及等非洲五國和非盟總部、阿盟總部。

中共外交部長秦剛與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

華盛頓—

中共新任外交部長秦剛正在非洲進行長達一星期的訪問,其行程包括埃塞俄比亞、加蓬、安哥拉、貝寧、埃及等非洲五國和非盟總部、阿盟總部。中國稱,秦剛此行旨在「深化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促雙方關係進一步「提質升級」。

上個月,美國總統拜登剛剛在華盛頓主持了一次匯集了近50個非洲國家領導人的美非峰會,拜登總統承諾美國「全力關注非洲的未來」,並堅稱美國是非洲國家的「首選合作夥伴」。峰會餘音未了之際,秦剛就以中國外長身份首次亮相非洲。

「這是緊接着美非首腦峰會之後進行的。」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高級研究員埃比尼澤·奧巴達雷(Ebenezer Obadare)說。「美中之間在非洲正在發生很多事情,中國非常渴望確保自己不至失利。」

出訪五國遍及非洲東南西北中

這是秦剛作為外長的首次出訪,並延續了自1991年以來其前任長達三十多年、每年都以出訪非洲開啟當年外交旅程的傳統。

縱觀秦剛所到之處,在非洲版圖上,埃塞俄比亞地處東北部,加蓬居中,埃及地屬北非,而安哥拉和貝寧則分別位於西南部和西部。

「這些不是隨機選擇的國家。這些國家被選中,是出於特定目的而精心挑選的。」奧巴達雷告訴美國之音,「我對這一意圖的解讀是,中國儘可能將影響力擴大到整個非洲,不在非洲大陸的任何地區留下空白地帶。」

「他們(秦剛訪問的國家)可能是出於多種原因而被選中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美國前駐埃塞俄比亞大使大衛·希恩(David Shinn)對美國之音說。「我懷疑有些國家被選中是因為外交部長或中國高級官員最近沒有去過那裏。例如貝寧就在名單上。」

貝寧是非洲最小、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中共外交部網站上的資料顯示,上一次中國外長到訪這個西非中南部國家還是17年前的2006年。

對於中國來說,非洲之角獨具地緣戰略意義,這一咽喉要地是連接印度洋、紅海、地中海的交通要道,中國已經在吉布提建有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去年還任命了一個非洲之角事務特使。去年王毅的非洲之行包括厄立特里亞和肯雅,而今年秦剛更是不忘有非洲之角、地區之錨之稱的埃塞俄比亞。

五國關係新老結合、規模大小兼顧

資料照:中國和埃塞俄比亞的建築工人在亞的斯亞貝巴附近參加一條高速公路的開工儀式。(2014年5月5日)

埃塞俄比亞是非洲大陸第二大人口國家,近年來一直深陷內戰,但目前政府已經和反政府軍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達成停火協議。中埃兩國在基礎設施等領域合作被雙方認為已成效顯著,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的樞紐。

美國和平研究所去年的一份報告說,中國在埃塞俄比亞約有400個建築和製造項目,其大部分航空、公路和鐵路基礎設施都是由中國出資和建造的。秦剛此行的跡象顯示,兩國關係可能會所謂的「提質升級」,向意識形態領域擴展。中國官媒報道說,埃塞俄比亞現在期待同中方加強「治國理政」經驗交流。

秦剛此行中包括了安哥拉、加蓬和貝寧三個與中國的關係相對較弱、而與西方國家關係緊密深厚的國家。

安哥拉是美國在非洲最重要的貿易合作夥伴和石油供應國,也是歐盟最大的對非洲援助夥伴國。

加蓬是美國在非洲最重要的夥伴國之一,兩國曾多次舉行聯合軍事演習,美國國務院的網站稱,「美加關係極佳」,「美國對加蓬努力採取大膽措施根除腐敗並改革司法和其他重要機構以促進對人權的尊重表示讚賞。」

貝寧長期以來一直接受西方國家的大量援助,十分重視保持同法國、美國等西方大國的關係,美國國務院在介紹與貝寧的關係時盛讚道「三十年來,貝寧在這個多災多難的地區享有民主穩定典範的美譽。」

這三個國家也都迫切需要外來援助。安哥拉雖然貴為非洲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之一,但是與加蓬和貝寧一樣,都是長期來守着豐富的自然資源而經濟困頓蕭條。

資料照片:2018年9月3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期間,埃及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左)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

秦剛此行既有意開發新盟友,也沒忘了老朋友。2022年冬奧會開幕式上,除了俄羅斯總統普京以外,埃及總統塞西是為數不多的幾位到北京捧場的重要國家元首之一,足見兩國關係之深。中國一位政治分析人士對官方的《環球時報》說,中埃關係是中阿、中非關係的「一面旗幟。」

埃及是非洲第三大經濟體,阿盟總部所在地,是中國外長多年來出訪頻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秦剛七天非洲行,時間上長於幾位前任外長,地域上涵蓋幾大方向,關係上新老結合,國家規模大小兼顧。秦剛還順道不誤總部分別設在埃塞俄比亞和埃及的非盟和阿盟。

不僅如此,其行程上的疏而不漏還令語種上也包括了阿拉伯語、英語、法語、葡語國家。

美中影響力此消彼長?

秦剛周三在埃塞俄比亞非盟總部同非盟委員會主席法基舉行戰略對話後表示,非洲不應該成為世界大國競爭的角鬥場。秦剛還駁斥了有關中國向非洲提供的貸款是「債務陷阱」的指責。

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曾指責說,中國阻撓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會談中向非洲國家提供債務減免。秦剛在埃塞俄比亞發表演講時說,「我們不接受債務陷阱的不合理標籤。」

秦剛在訪問期間參觀了非洲聯盟在亞的斯亞貝巴的設施,包括中國援建的非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新總部。

非洲目前是全球基礎設施建設下一個最具潛力尚待大力開拓的疆土,隨着大規模工業化的啟動,非洲大陸對鐵路、公路、機場、港口、發電廠等需求似乎比全球任何地方都更為迫切,在這場前所未有的進程中,許多非洲政府都在尋求外部資源來獲得資金、技術和經驗,而中國搶先一步,利用幾十年來國內基建狂潮經驗翻版應用於非洲。

中共官方媒體本星期披露說,僅港口中國就幫非洲國家造了近百個。此外,自從2000年中非論壇成立以來,中國企業為非洲新增和升級鐵路超過1萬公里,公路近10萬公里,橋樑近千座。在雙邊貿易方面,中國商務部數據顯示,中國已經連續13年保持非洲最大貿易夥伴國地位。

秦剛星期三在與法基會見記者時還提出了進一步推動中非合作的四點建議,稱要以中國式現代化為非洲提供新機遇,讓雙方關係再次「提質升級」。

威爾遜中心瓦巴戰略競爭研究所所長馬克·甘迺迪(Mark Kennedy)

威爾遜中心瓦巴戰略競爭研究所所長馬克·甘迺迪(Mark Kennedy)說,非洲的基礎建設和援助來自何方,事關法治的嵌入還是專制的滲透,非洲國家與美國或與美國的獨裁對手的接觸程度將決定他們傾向於哪一方。「過去幾年裏,美國對非洲的關注不夠,今後亟需更加關注非洲。」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甘迺迪指出,到本世紀末,預計世界上一半的勞動適齡人口都在非洲,但它僅吸引了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的3%,美國在外國直接投資中排名不僅次於中國和俄羅斯,甚至還在阿聯酋之後。

美國在去年8月公佈的撒哈拉以南非洲戰略中說,世界已經敏銳地意識到了非洲的重要性,促使各國擴大與非洲的政治、經濟和安全接觸,這給美國在該地區的利益帶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美國在歐洲、中東、以及印太地區的盟友和夥伴越來越將非洲視為其國家安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致力於與美國合作推進高標準、基於價值觀和清晰透明的投資,積極解決政治和安全危機。

但是,相比之下,「中國將該地區視為一個重要的舞台,挑戰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推進其狹隘的商業和地緣政治利益,破壞透明度和開放性,削弱美國與非洲人民和政府的關係。」

就在秦剛訪問非洲之際,厄立特里亞的一名高級外交官說,法國及其他西方國家正在喪失在非洲的影響力。這個扼守紅海進出印度洋的門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的非洲之角國家駐俄羅斯大使澤蓋(Petros Tseggai)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現在另一個世界正在建設,...這給很多國家帶來了希望,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發展。」

儘管大部分民意調查都顯示,美國仍在非洲仍很得民心,跟中國往往不相上下,但在去年的一項針對年輕人的調查發現中國比美國更受歡迎。位於約翰內斯堡的智庫伊奇科維茨(Ichikowitz)家庭基金會的調查發現,77%的非洲年輕人說,中國是非洲大陸上具有最大影響力的「外國行為體」。僅在大約4年前,當該研究首次啟動這項調查時,美國還是佔主導地位(83%)的影響力最大的國家。

曾在非洲擔任外交官長達30多年的希恩說,中國外長30多年來每年首訪都選擇非洲,非洲國家看在眼裏也對此表示讚賞,相比之下,美國國務卿沒有這樣的傳統。「例如,有時一年或更長時間過去了,期間任何時候都沒有國務卿訪問過非洲。」不過他同時指出,這不過是美國行事風格不同,不必過度解讀。

希恩曾在五個美國駐非洲國家的大使館任職,除埃塞俄比亞外還擔任過駐布基納法索的大使。他說,美中兩國在非洲有競爭,但其實也有很多共同利益,中國的影響力並非完全是負面的。他指出,美國拜登總統在最近的美非峰會上就完全專注於美國和非洲國家之間的關係,美中之爭隻字未提。

美國有非洲問題專家最近甚至表示,中國應該向非洲輸出其「行政治理能力」。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的助理教授肯·奧帕洛(Ken Opalo)本星期在他的博客中說,很多人喜歡把中國的經濟奇蹟歸功於專制,但是要讓數億人擺脫貧困僅靠粗暴的強制力是不足以成事的,非洲大多數缺政府和政府亂政的國家都亟待提高官員的專業能力,「在這方面,中國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奧帕洛在一份給美國之音的郵件中說,中國的行政治理並不是在本質上就一定與西方的民主理念相矛盾。「產生和維持政府效率的具體投入,如應有的培訓、配套的刺激、監督、嘉獎和問責制、盡職盡責的領導層的高效指導,以及官員政績文化等等,都可以適用於不同的政權類型。」

美中之間的競爭往往被形容為是對世界前途最具決定性的地緣政治競爭,對很多分析人士來說,這在非洲尤其如此。

威爾遜中心的甘迺迪說,無論是醫療保健、教育、金融服務還是農業,美國在所有這些可以造福非洲的領域都仍然是技術領先的國家。此外,「(美國)在非洲各地仍然有強大的聯繫紐帶。」這位來自明尼蘇達州的前聯邦眾議員說。「但是鑑於我們面對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競爭對手,並且鑑於該對手將非洲列為優先並給與大量關注,這就需要美國更加努力。」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113/1854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