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友群:由換了「許多零件」高占祥之死想到的

目前,又一場大瘟疫,正像颶風一樣橫掃全中國,一批接一批中共高官染疫而亡。其中,生前換了「許多零件」的正部長級高官高占祥之死,引發輿論關注。

1月2日,新華社報道,中共文聯原黨組書記、文聯原副主席高占祥,因病於去年12月9日在北京去世,終年87歲。

新華社的報道沒有講高占祥因為什麼病而死。

去年12月11日,中共全國政協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常務副主席朱永新,在悼念高占祥的文章說:「疫情前的他仍然精神矍鑠、思維敏捷、聲音洪亮,完全不像一個病人,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離開了我們。」

疫情前還活得好好的,怎麼轉眼就沒了呢?

筆者估計,高占祥可能死於「中共病毒」(新冠肺炎)。

朱永新的文章透露:「這些年來,高占祥一直在頑強地與病魔作鬥爭,身上的臟器換了好多,他戲稱許多零件都不是自己的了。」

高占祥將移植到他身上的許多器官稱為「許多零件」,講得非常輕鬆。

但是,一個健康的器官,或許涉及另一個人的生命;許多健康的器官,或許涉及許多人的生命!

高占祥死後,網上置疑之聲不斷。比如:

高占祥身上到底移植了多少器官?這些器官是從什麼渠道來的?他換的「許多零件」到底是誰誰誰的?是活人的,死囚的,還是其他人的?是在哪些醫院換的?是哪些醫生換的?換這些器官花了多少錢?像高占祥這樣換了「許多零件」的中共高官還有多少?

是否與活摘器官有關?

2019年9月15日,中國微信上瘋傳一條來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的微信廣告。廣告稱,中共領導人的平均壽命遠遠高於同期西方發達國家領導人的平均壽命。據2008年統計,中共領導人的平均壽命達到88歲高齡。中共的「首長醫療保健體系」「全球第一」。

廣告結尾透露,2005年已啟動「981首長健康工程」,延壽目標為150歲。

中共高官長壽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是一個「高於中國老百姓許多等級的」特殊利益群體,他們吃的、喝的、房子、車子、看病、養老、去世,都享受「特供」。

逃亡美國的中國億萬富豪郭文貴2017年曾爆料,中共高官的器官也享受「特供」。他們可以換器官續命,「活摘器官,按需殺人」。

郭文貴爆料說,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先後換了3次腎,殺了5個人;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為他的母親換肝又換腎,孟的妻子也換過兩次腎。這些器官,都由孟的心腹孫力軍(已被判死緩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從獄中找囚犯配對,殺人取器官,並一度殺錯人。

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首次在國際上曝光以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以下簡稱「追查國際」)、反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中共強摘器官研究中心、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國際種族滅絕研究協會、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倫敦獨立人民法庭等,以及一些專家、學者、律師、記者,對此進行了大量獨立調查,證實: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追查國際」歷時16年的調查證明:這是一場由江澤民下令,由中共政法委、610辦公室、公安、法院、監獄、醫院、武警、軍隊等共同參與的大屠殺。

黃潔夫與曾慶紅都是江西吉安人。2001年,曾慶紅任中央組織部長時,將他的江西老鄉、器官移植專家黃潔夫提拔為衛生部副部長、中央保健委副主任。

作為中央保健委副主任,黃潔夫是為中央首長提供醫療保健服務的關鍵人物之一。作為器官移植專家,他很可能為不少中央首長換過器官。

黃潔夫是否給高占祥換過器官?待查證。

2013年3月,黃潔夫親口對《廣州日報》記者說,2012年,他一個人就做了500多例肝移植手術,其中只有一例是「首例自願捐獻的肝臟」。

黃潔夫接受澳洲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他只關心如何將器官移植到他的患者身上,不關心器官從何而來。

「追查國際」的調查顯示,黃潔夫2001年至2013年,是中共衛生部/國家衛計委分管器官移植的主要負責人,推動大批醫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這些醫院2001至2006年公開的腎移植數量至少3萬多例,相當於1999年之前40年的總和。

2006年2月22日,鳳凰網發表記者諶彥輝的調查文章稱,數萬名外國人到中國移植器官,中國已成為全球器官移植中心。

由韓國人打頭陣,繼而日本人、印度人、馬來西亞人、沙特阿拉伯人、埃及人、巴基斯坦人、阿曼人、美國人、加拿大人、以色列人、香港人、澳門人、台灣人等蜂擁而至。

其中特別談到: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移植外科學部,又稱東方中心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一年共做了650例肝移植。12月16日至30日,短短14天內,做了53例肝移植。

2017年2月3日,國際權威學術期刊《國際肝雜誌》撤銷了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中國肝移植專家鄭樹森,2016年10月發表的一篇論文,理由是「論文中提到563例肝移植器官不能提供合法來源」。鄭樹森還受到「終生禁止在此刊物上發表論文」的處罰。

2017年11月15日,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的「TV朝鮮」,播放了該台製作的紀錄片《調查報告7——殺了才能活》,該紀錄片是在對2萬名赴中國移植器官的韓國人調查的基礎上製作而成的。

該紀錄片說,韓國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約32,000人。韓國患者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始於2000年。中國醫院開出的價碼是:肝移植3億韓元(約合200萬元人民幣),腎移植2億韓元(約合134萬元人民幣)。

中國具有器官移植手術能力的醫院有169家,韓國人經常光顧的有8家。

其中一家醫院3年為3000韓國患者做了移植手術。

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聯合發佈的「中共活摘人體器官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達1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說:「我們報告中的2,200多個註腳都來源於他們的(中共的)數據。」

中共當政73年,把「官本位」發展到了極致,只要有了權,超越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線的事都可以乾的出來。

中共副省部級以上高官,特別是副國級、正國級高官,是中共醫療保健的重中之重。他們得到的醫療待遇最好,相應地,平均壽命也最長,不僅比絕大多數中國民眾長很多,而且比許多外國政要都要長。

他們之所以特別長壽,很可能像高占祥的身體一樣,換了「許多零件」。哪個「零件」壞了,就換哪個;哪些「零件」壞了,就換哪些;換過的「零件」過期了,就再換新的。不斷地換「零件」,不斷地延長壽命。

這些中共高官肯定是中國器官移植最優先的特權階層,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最優先的受益人群。

法國哲學家笛卡爾說:人與禽獸最大的區別在於人有良知。

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根本不是人的行為,甚至不是禽獸的行為,而是魔鬼的行為。

這是自上世紀30年代納粹對猶太人大屠殺以來最血腥、最野蠻、最殘暴的大屠殺,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是人神共憤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

下令活摘器官、參與活摘器官、利用活摘器官續命的人,都是有罪的人。

大瘟疫為何2020年初在中國大爆發?為何2022年末在中國再次大爆發?

中共以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方式殺人,迫害佛法修煉者,是最重要的原因。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瘟疫爆發初在《理性》一文中寫道:「瘟疫本身是神安排的,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談到這次大瘟疫,李大師寫道:「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因為它背後是紅色魔鬼,表面行為是流氓,而且無惡不作。神要開始剷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

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時,高占祥任中共文聯黨組書記,他「旗幟鮮明」地站在江一邊,積極支持江迫害法輪功,成為江迫害法輪功的共犯之一。高占祥身上換的許多器官,是否來自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大可懷疑。

高占祥在這一波疫情爆發後突然病亡,看似偶然,實有前因。

瘟神有眼。

凡是積極追隨江迫害法輪功、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利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延長壽命,且執迷不悟,不思悔改,不決裂中共的,都在淘汰之列,只有先後,沒有例外。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107/1852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