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什麼是美國最普遍的第二語言?答案可能會讓人大吃一驚

西班牙語是迄今為止美國使用人數最多的第二語言,有超過4100萬人在家裏說西班牙語,比其他最常見的第二語言多12倍。西語裔是美國最大的少數族群。

美國畢業的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的教師本人都曾經是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的學生。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數據,1980年至2019年間,美國在家說英語以外語言的人數增加了兩倍。居住在美國的近6800萬人(大約五分之一人口)在家中說第二語言。而1980年時,這一數字為2300萬。

「這正說明了這個國家最知名的一點,美國是一個大熔爐,」加州三個孩子的母親迪娜·阿里德(Dina Arid)說,她也是從小到大在家裏說阿拉伯語。「所以,不僅僅主要說英語,這是件好事。因為這裏有大量的移民。」

阿拉伯語是美國使用最多的五種第二語言之一,目前阿里德主要對她的孩子說英語,她正試圖教他們一點阿拉伯語。

「老實說,我有一些表兄弟姐妹們沒有像我一樣從小學習阿拉伯語。他們總是有點,並不是怨恨他們的父母,但他們總是希望他們的父母能更多地用阿拉伯語與他們交談,以便他們掌握這種語言,」她說。

西班牙語是迄今為止美國使用人數最多的第二語言,有超過4100萬人在家裏說西班牙語,比其他最常見的第二語言多12倍。西語裔是美國最大的少數族群。

超過一半(55%)的西班牙語使用者出生在美國。

前五名中的其他語言是中文、他加祿語和越南語。

「我的父母在家裏也說英語,但他們真的試圖堅持說越南語。就像我白天在學校說英語,晚上我只會說越南語,這樣我就可以保持住這門語言並保持我的熟練程度,而不會失去它,」弗吉尼亞州學習牙科的學生詹妮·阮(Jenny Nguyen)說。她的父母從越南移民來美國。「在我年輕的時候,我不明白它的重要性,但我想現在我很高興我能夠很熟練的用越南語說話和寫作。」

當她去越南的時候,她能夠運用自己的語言技能,為貧困和服務不足的社區提供免費的牙科護理。她的許多同道人也是越南裔美國人。

「他們無法真正與患者溝通,因為他們沒有達到用越南語說話和理解的基本水平,」阮說。「我是極少數能夠與患者交談,並與他們交流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年輕志願者之一。」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講中文、越南語、他加祿語和阿拉伯語的人,更有可能歸化為美國公民,而不是根本不會加入美國籍。

雷蒙德·約翰·RJ·摩蘇埃拉(Raymond John「R.J.」 Mosuela)是弗吉尼亞州的一名醫療保健招聘人員,他的父母來自菲律賓,他不會說他們的母語,但他說如果別人對他說,他能聽得懂。

「菲律賓的主要方言是他加祿語,我們在家裏說,但是也與英語混合在一起說,」摩蘇埃拉說。「我是三個兄弟中最小的一個。我的兩個哥哥出生在菲律賓。我的父母都出生在菲律賓,當他們來到這裏後才生了我......我媽媽會用他加祿語和我說話,我會用英語回答。」

將父母的本土文化傳給自己的孩子,這對摩蘇埃拉來說很重要。

「當我最終結婚生子時,也許不會教他們語言,但至少會保持傳統的食品和我們自己的文化傳統,」他說。

紐約美食作家凱茜·埃爾韋(Cathy Erway)正在使用一種語言應用程式來嘗試能夠更加精通她母親的母語:中文普通話。

「有趣的是,我的父親是美國白人,也會說中文,」埃爾韋說。「所以我的父母在不想讓孩子們--我和我的兄弟聽到他們在說什麼的時候,會用中文在他們之間說話。所以,他們把中文當作秘密語言。」

雖然在家講第二語言的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但人口普查局報告說,在家只說英語的人數也增加了大約25%,從1980年的1.87億人增加到了2019年的2.41億人。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104/1850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