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白肺」與武漢原始毒株無關?中共官方越闢謠,民眾猜疑卻越高

隨着新冠感染在中國各地蔓延,中國網絡上日前出現不少針對「白肺」現象的擔憂。中國政府很快對此發出闢謠,稱「白肺」不意味着出現了更致命的原始毒株。但大量網民不但對此不信服,反而認為官方闢謠意味着傳言的真實性。

河北保定第二中心醫院裏醫護人員正在治療病人。(2022年12月21日)

隨着新冠感染在中國各地蔓延,中國網絡上日前出現不少針對「白肺」現象的擔憂。中國政府很快對此發出闢謠,稱「白肺」不意味着出現了更致命的原始毒株。但大量網民不但對此不信服,反而認為官方闢謠意味着傳言的真實性。

這是 中共當局近來遭遇的公信力危機的最新案例。自從12月初放鬆疫情管控以來,中國在有關封控和病毒危害性的口徑出現180度大轉彎,並持續多日公佈遠低於實際數字的新冠感染數據。

儘管中國不斷嘗試安撫民眾,但因多地出現迅速且廣泛的病毒感染帶來的擔憂與恐懼並未消失。在社交媒體上,官員和專家的相關言論都遭到了網民質疑。

「白肺」引擔憂,官方闢謠遭質疑

中國多個城市正先後面對新冠病毒感染高峰,「白肺」成為了公眾熱議的話題之一。「白肺」是指肺部白化,是肺部受到嚴重感染的表現之一,許多2020年初武漢的新冠患者身上都被檢測到「白肺」。

這一輪大規模疫情中不少患者也出現了「白肺」。但中國國家衛生官員日前出面表示,「白肺」並不意味着當年致命性較強的原始新冠毒株再次出現。

周二(12月27日),中國衛健委醫政司司長焦雅輝在記者會上解釋說,「白肺」指的是CT或X光無法照透有滲出液和炎性細胞的肺泡,導致在醫學影像上出現了「白色」的圖案。「白肺」意味着肺部出現了較為嚴重的炎症。

焦雅輝接着表示:「現在出現的所謂的『白肺』與武漢當時的原始毒株和疫苗接種是沒有關係的。」

除了焦雅輝,北京和武漢的地方官員也在同一天針對原始毒株回歸的傳言進行了闢謠。

武漢市疾控中心傳染病防制所所長楊小兵表示,從10月份至今武漢市流行的奧密克戎變異毒株都是BA.5.2,沒有發現別的毒株。北京市疾控中心研究員潘陽也表示,該市尚沒有發現原始毒株、德爾塔等非奧密克戎變異株的流行。

但這些官員和專家的闢謠並沒能完全說服人心。

微博上,不少網民認為焦雅輝的言論反證了傳言是真實的:「反向理解就對了」、「懂了,傳言是真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一位博主寫道:「真的嗎?怎麼那麼不信。」一位網民評論說:「看到專家兩個字就煩」。

另一位網民在帖文中寫道:「要死。出來闢謠了反而我覺得是真的,是不是我瘋了。」

中國面臨新冠公信力挑戰

對於網絡上對官方闢謠的質疑,一些網民直接指出這是政府公信力出了問題。

「這就是當你編造了一個謊言就要用無數謊言去圓的現實版寫照。這些謠言滋生的土壤正是因為某幾個專家嘴裏omicron是大號流感也是謠言,」一位網民寫道。

就在兩周之前,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曾公開表示,新冠肺炎應更名為「新冠感冒」。但就在今年4月,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曾說,奧密克戎並不是一些人想像的「流感化」。

同樣在周一,中國媒體澎湃新聞就「白肺」議題採訪了上海和武漢的兩位醫生。同濟大學附屬上海市肺科醫院醫師張黎在採訪中表示,新冠感染造成「白肺」的幾率不是很高。

「至於新冠對肺部的影響,因為我在重症監護室工作,所以患者患白肺的幾率較高,一般來說病毒性肺炎發生重症的概率應該有五分之一左右,」他說。

但這位專家的說法也沒能說服一些網民。在問答網站「知乎」的一條相關問題下,受到贊同最高的一條答案寫道:「自從打了『90%以上無症狀』的疫苗後,我對諸如『白肺概率不高』之類的專家言論已經免疫了。」

這條回答不僅質疑了針對「白肺」的說法,還諷刺了另外兩則中國專家針對病毒有些輕描淡寫式的言論:鍾南山最近表示,感染奧密克戎就像打了一針疫苗,得到了自然免疫,能夠更好地抵抗第二次再感染。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長童朝暉曾表示,各省市感染新冠的患者中,無症狀和輕型反應佔了90%以上。

「我最近也是在北京的一線,到定點醫院去查房會診,真正因為新冠肺炎導致的需要住院、需要插管上呼吸機的就三、四例,」童朝暉月初接受中國央視採訪時說。

近三周來,大量民眾在網絡上反映自己感染後症狀嚴重,一些醫院面臨醫療資源不足。似乎與以上專家的說法相矛盾。

中共當局在新冠問題上的公信力危機從12月初正式「放開」後便逐漸惡化。攻擊了西方較為放鬆式新冠管理政策三年的中國官媒突然開始推廣「放開」,並不再強調奧密克戎可能帶來的危害,反過來指出病毒並不可怕。

中國「放開」後也不再強制要求民眾進行新冠檢測,這意味着 中共當局每日公佈的數字可能遠遠低於實際感染情況。一些民眾認為這是當局試圖在疫情嚴重性上欺騙民眾。直到上周日(12月25日),中國衛健委才宣佈將停止公佈每日感染數據。

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泰蘇在推特上表示,中國就算公佈真實的新冠數據也難以修復其公信力受到的損傷:「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對於政府的廣泛信任,其原因也是有道理的。這樣的信任不會通過公佈更多新冠數據而被重新建立起來。這需要的是一些更加根本的東西。。。」

這段時間中國民眾對官方說法的強烈質疑很像2020年疫情爆發初期的情況。當時中國封殺了李文亮等「吹哨人」針對新冠的警告。疫情徹底在武漢爆發後,官方繼續試圖打消民眾擔憂。當局對疫情的信息壟斷引起了公眾的質疑。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反駁「白肺」和原始毒株傳言的衛健委官員焦雅輝當時也曾表示民眾不需要擔心新冠。

2020年2月4日,焦雅輝在一場記者會上說道:「我們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絕大多數患者還是輕症,這一點請大家不要因為今天談的都是重症患者就認為我們的患者當中都是重症的病人,產生一些恐慌或者是恐懼,這一點是我想給大家傳遞的信號。」

在那之後不久,新冠病毒傳向世界並造成全球大流疫。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疫情已造成超過665萬人死亡。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228/1847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