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首發】李德君:三問習近平憑什麼相信王滬寧的歪理邪說

—「習近平新時代」是王滬寧牌「皇帝新衣」

作者:
王製造新權威理論,就是換湯不換藥的在繼續江澤民當政三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和共產黨人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用新權威理論保黨,其實就是保江;保黨,讓習近平在打虎反腐、與虎謀皮的邪路上,與14億中國人中的絕大多數,漸行漸遠。保黨,在黨已淪為江澤民集團對國家民族人民犯罪工具的今天,習近平只能四面楚歌、八方受敵。保黨是一條死路。

江胡習三仼黨魁離不開王滬寧的原因

在「新權威理論」應用方面,王滬寧最善長的就是用厚黑學、長短經支撐政治(事件)需要的平衡:即對錯不論、好壞不分,黑白不辯,只要製造出來的政治理論能為共產黨派上用場,能維護政權,能維護權威就OK(這也是江胡習三代黨魁期間,天下人感覺共產黨做事象黑社會的原因);也正是因為,王的「新權威理論」在表面上,保的不是哪一個黨魁,而是維護共產黨一黨的政治生命,因此,王的政治立場也讓人費解。

其實,王滬寧保黨保的是江澤民。王對江,除了報知遇、再造之恩,就是用新權威理論替江掩蓋罪行。可以說,江澤民的罪,讓王找到了(在共產黨政權已經被江禍禍完蛋了的情況下),怎樣運用新權威理論讓共產黨起死回生的用武之地;反過來,新權威理論被認可,又讓王官運亨通。筆者認為:新權威理論的提出,讓王受益,王看到了保江保黨的重要性;於是,在胡習二任期間,暗保江明保黨,成了王滬寧實施新權威理論必耍的詭計。可以說,為保江保黨,王在胡習任上絞盡腦汁、不擇手段。總之,中共江胡習三任黨魁搞得都是王滬寧新權威理論的一套。但期中,習近平是被王滬寧惡意搞壞,才搞成今天這個熊樣的。

接下來,一起來看看王的新權威理論怎樣發功。

(一)用新權威理論保黨,王製造的第一件皇帝新衣,是幫江澤民搞出來了「三個代表」。

1.先看看出台三個代表之前,江瓜分公有制,惹火燒身的情形。

1997—2001年,時任總書記江澤民,打着鄧改革開放的幌子,另搞一套悶聲發大財:以甩賣市場前景不佳、虧損嚴重國有中小企業的名義,將全國11萬多家國有大中小企業中的100300多家中小企業全部瓜分,歸於共產黨人家族私有;其餘,9700家大中企業,每家除被保留51%的股份,其他,全部被共產黨人聯手外資注入股份,要麼,變成了太子黨掌控的企業,要麼,變成了黨企(更名:央企)。今天中國大陸,純天然民族工業己經不存在了。

為徹底消滅公有制,江澤民還將原本好端端養活着三億城市居民的571萬個公有制城鎮集體企業,從員工手裏搶下來,給了廠長經理私有。

為在農村培植能夠效忠江澤民集團的黑惡勢力,江把中國大陸農村34199個鄉鎮、69510個行政村和360萬個自然屯中都有的(毛澤東時代社員拉馬入社形成的),原本好端端養活着十億農民的集體企業,全部搶下來,卸載了帶後富的義務之後,將企業一座座金山、銀山以豆腐渣的價格給了村幹部。

瓜分了被憲法固定的全部社會主義公有制國有集體企業之後,江澤民還將憲法第九條規定的「礦藏、水流、森林、山嶺、草原、荒地、灘涂等自然資源,和應當用來創建國企的國家重要企業資源,統統搶下來,一部分歸了掌握相應權力的中共高官;另一部分,則送給了社會流氓。如馬雲的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美團、滴滴、嗶哩嗶哩、快手、貝殼找房(甚至,包括任正非的華為)等,這些原本都應當用來創建國企的互聯網平台資源,都在江改革幌言之下,被政府放水,讓共產黨人,哄搶瓜分私有了。

可以說,共產黨人如此禍禍國家,造成民怨四起。據筆者調查,當時的中國大陸,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下崗工人、失地農民圍攻政府討要說法,這使得江澤民如坐針氈。為擺平,江採取了兩個罪惡的辦法:一是拿鎮壓法輪功說事,敲山震虎;二是塗鴉法治,準備出台用來保護江澤民一夥犯罪所得不被老百姓反攻倒算的物權惡法,以取代被掏空的憲法,但是,鎮壓法輪功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而出台物權法的打算,在當時,卻被中共千餘名離退體高級幹部和大學專家教授聯名上書公開反對。這種情勢,讓江如臨大敵,預感末日來臨。

也就是在這個時間段,王滬寧審時度勢,認為:用新權威理論救黨的機會來了。

2為江出台「三個代表」,把歪理邪說當《憲法》用,愚弄國人跟.他們走;三個代表問世,讓共產黨成了黑社會,讓中國人中的絕大多數成了共產黨人的奴隸。

中共官方消息說:三個代表是2000年江澤民去廣東考察時,提出來的。2001年在紀念共產黨成立八十周年大會上,被王滬寧形成文字材料,正式推出。筆者分析:江澤民與官員談話中,信口開河講到三個代表的邊際,是有可能的,但筆者相信:江澤民講這種概念,講完之後,若有人再問他,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講得是什麼。這是中共官員昏庸的通病。但是,江澤民走到那帶到那的王滬寧卻不一樣,他以共產黨新權威理論創始人的嗅覺,捕捉到了一「三個代表」。

被王滬寧包裝出來的「三個代表」,成了江澤民的重要思想。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內容是,中國共產黨始終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共產黨立黨之本、執政之基、力量之源。新華社稱:三個代表,集中概括了黨和國家全部理論活動、實踐活動,包括一切工作的根本方向、根本準則、根本依據,成為指引黨和國家新世紀偉大進軍的行動指南。

筆者認為:剝落共產黨包裝三個代表的光鮮皮殼,三個代表承載的江澤民瓜分公有制的滔天大罪便暴露無遺。

什麼三個代表?說白了,就是搶了公有制的江澤民在向中國人民示威: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黨建的,965萬平方公里國土、56個民族和1949年以來創造的全部國家財富都是黨的,包括國有、集體企業,國家資源、科學技術、生產工具、生產資料,甚至,連人民都是黨從舊社會的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的,黨理所當然能「三個代表」,因為一切都是黨的!是黨的,黨就能代表;是黨的,架構黨的黨人,就能享受。

江的這個歪邪說,正是新權威理論需要的內容,於是,王傾力包裝。出台三個代表,輕鬆抹了江瓜分公有制的罪,也堵住了那些反對出台物權法的正義之士的嘴,於是,江澤民用來取代憲法的物權法誕生了。此後,中共江澤民集團在瓜分了公有制的同時,也開啟了塗鴉法治的歷史。

將《憲法》保護的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搶下來,裝進三個代表之「代表先進生產力發展要求」和「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里,然後,再倒騰到物權法裏,然後,再以物權法代憲法(作母法),在物權法基礎上修訂中共建政以來所有的舊法、出台新法,形成了從立法到執法都是為共產黨政權、為江澤民集團犯罪所得保駕護航。可以說,從江澤民當政開始,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中共三代黨魁在中國大陸作惡實施的辦法,都是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

(二)新權威理論,教胡錦濤高高興興幫江澤民維權。

坊間,曾嘲諷胡錦濤是江澤民的小媳婦,其實,胡在任上做得事,都是王教的。王為胡製造的是用來保江保黨的科學發展觀。

江走胡來,王滬寧為讓胡能夠繼續走江的路線,一如在十九屆六中全會決議中將江瓜分公有制的犯罪標榜成改革派的英雄一樣,將江瓜分公有制、塗鴉法治、迫害法輪功等三樁大罪當偉業一一展現給胡錦濤看,告訴胡,在江澤民已經將共產黨和黨人利益最大化的當下,要做一個有面子的總書記,就只能維繫江形成的東西,但是,這種維繫,不是僵化的死守,既要講究科學性,又要對江的東西有發展,於是,被忽悠懵了的胡,在維護江澤民瓜分中國經濟、塗鴉法治、迫害法輪功的邪路上,邁着科學發展觀的步伐,禍禍了國家民族人民十年,卻心安理得。

為胡成功洗腦,引導胡走江澤民走過的邪路,是王實施保黨保江計劃,兌現新權威理論的第二步:拿科學發展觀說事。

(三)編織中國夢,是中共在搞內鬥的特殊情況下,王滬寧實施新權威理論的第三步。

中國夢,就是共產黨從鄧到江到胡,一直拿來忽悠老百姓走共同富裕道路要實現的小康。

習任總書記的十年,是被王忽悠實現中國夢的十年。那麼,這個夢實現了嗎?事實上,沒有。中共在位總理李克強親口流露:「中國還有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人民幣」,「這個收入不要說養家,在中等城市裏,連房租都交不起。」以下,筆者依總理提供的數據類推:「中國已有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人民幣」?!那麼,中國還有幾億人月收入不足150020002500的呢?有專家指出:中國大陸有十億人生活在聯合國界定的世界最貧窮國家的最低生活線以下。這是事實,但王滬寧可以無視,競以李克強挑出來的6億人當作是全中國窮人總數,忽悠習,有8億人脫貧致富,可以視為實現了小康。於是,在習第二個任期將滿時,習宣佈實現「小康」。

爾後,王滬寧又為習設計了二十大之後開啟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其實,王滬寧讓習近平走的路,跟胡錦濤科學發展觀裏面裝着江澤民的罪惡一樣,都是邪路。

美國政治圈的神秘學者NS Lyons(簡稱里昂)近日撰文說,習近平出人意料地讓王滬寧繼續連任,是為他們在賭未來十年世界的走向。

里昂說,「王滬寧是中共最頂尖的意識形態理論家——控制中共意識形態的策劃者。習近平每個標誌性的政治概念都是他提出來的,包括『中國夢』、『反腐運動』、『一帶一路』倡議、戰狼外交,甚至『習近平思想』。

筆者認為,習有被王滬寧忽悠。在維護江澤民瓜分中國經濟、塗鴉法治、迫害法輪功的犯罪問題上,習跟胡錦濤走的是一條路;只不過,習是一邊跟江曾一夥鬥得咬牙切齒,一邊卻死保被江澤民用來當作犯罪工具的黨。可以說,即打虎又與虎謀皮的習近平,在王滬寧為其編織的中國夢裏,放棄了依憲治國的正確主張。而二十大後進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時期的習,分明是掉進了王設置的陷阱。

總之,江胡習走過的三十年,是新權威理論保黨成功的三十年。通過江澤民三個代表、胡錦濤科學發展觀、習近平中國夢的實賤,充分印證: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是共產党進入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公有制、塗鴉中國法治、迫害法輪功的最後一個歷史時期之後,共產黨人繼續對國家民族人民族搞獨裁專治暴政的權杖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王滬寧編織的「皇帝新衣」。

(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究竟是一條什麼路?

王滬寧在十九屆六中全會決議里,將江定位:中國共產黨承先啟後的偉大領袖,讓江「以豹尾收官」,榮歸故里;然後,利用二十大開啟「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龍頭」,王滬寧如此切割江習,真正的意圖,是什麼?-想要了習的命。

筆者看到:王滬寧對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定位,是將習在過去十年中,維繫江澤民瓜分公有制、塗鴉中國法治、迫害法輪功犯罪的東西,當作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內容,這本身就是罪。習必須對自己的十年作出反思,一定要認清王滬寧的嘴臉。其實,從中共媒體對此的宣導向,可見一斑,據新華社報導稱,中共修改黨章,是要在黨章中,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一道確立為黨的行動指南。筆者認為,中共如此輿論,修改黨章並不是在壯習之威,而是歌頌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要知道,被寫進黨章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都出自王滬寧之手,都是新權威理論的內容。

王滬寧對江胡習的重要意義:不是船長,立在船頭。

(二)習近平不要再相信王滬寧的歪理邪說了。

王用謊言當真理,製造反人類的新權威理論,操縱黨魁,禍國、殃民、亂世,已引起世界關注。

新西蘭漢學家白傑明(Geremie R. Barmé)說,王的這些構想,幫助並慫恿習近平認為,他有理由繼續掌權王促成了習近平在未來二三十年對黨的統治」。筆者認為:王對習的「幫助和慫恿」,是要習掉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陷阱,假如習能醒悟,反出體制、解體中共,就會解套,否則,穿着王滬寧牌皇帝新衣,作繭自縛,只能等死。

旅美政論作家陳破空為,作為習近平的理論設計師,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才是當今中共的大腦和極左思潮的源泉,所謂習近平的馬克思主義,實際就是王滬寧的馬克思主義;所謂習近平思想,其實就是王滬寧思想對此,天下人都知,就習不知。

習要知道:王設計的「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一個假想。一切都是王滬寧和他的老領導在被後搞鬼。(請參閱《二問習近平憑什麼新時代》)。

說穿了,王製造新權威理論,就是換湯不換藥的在繼續江澤民當政三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和共產黨人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用新權威理論保黨,其實就是保江;保黨,讓習近平在打虎反腐、與虎謀皮的邪路上,與14億中國人中的絕大多數,漸行漸遠。保黨,在黨已淪為江澤民集團對國家民族人民犯罪工具的今天,習近平只能四面楚歌、八方受敵。保黨是一條死路。

習近平要好,趕緊放下王滬寧的東西,退出體制、解體中共;將亡黨禍國殃民的罪魁禍首江澤民繩之以法,交付人民審判;然後,終止打虎,大赦天下。這才是即合天心又合人意的好事。這樣做,才有路走。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首發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25/1834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