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堪稱美國後院的中共國「兄弟」 古巴國家主席將訪中

—迪亞斯-卡內爾訪華深化關係,古巴堪稱美國後院的中國「兄弟」

古巴國家主席米格爾·迪亞斯-卡內爾·貝穆德斯即將開始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預計兩國將在美中關係急劇惡化、古巴經濟每況愈下之際進一步深化兩國關係。

中國在世界上真正志同道合、能以兄弟相稱的國家屈指可數,古巴是其中之一。相對俄羅斯和朝鮮等現在跟中國走得很近的國家而言,古巴歷史上跟中國毫無冤怨、地理上遠在西半球加勒比海,既沒有中俄之間的歷史包袱,也沒有朝鮮滋事戰亂殃及中國利益的顧慮。中共外交部在宣佈迪亞斯-卡內爾訪華時不但將古巴稱為好朋友、好同志,還親昵地將其稱為「好兄弟」。

「古巴對中國有着獨特且非常特殊的地位。」匹茲堡大學國際研究主任艾瑞爾·阿爾莫尼(Ariel Armony)說。「兄弟情誼、同志或朋友的概念,我認為古巴體現了這種角色。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歷史關係。幾十年來,中國相信自己與這個國家建立了一種非常特殊的關係。」

為了加強這種特殊關係,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都曾兩次訪問古巴,習近平在訪問古巴時不忘古巴革命燎原之地,特地參觀了菲德爾·卡斯特羅1953年發動革命時的軍營,凸顯了兩國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同脈同源性。

中國在2011年免除了古巴高達60億美元的債務,預計迪亞斯-卡內爾此行可能會再次提出類似請求。

從古巴的角度來說,這個加勒比海島國目前正在面臨着經濟萎靡不振、能源短缺、大停電等一系列挑戰。去年7月古巴還曾爆發了近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全國性抗議活動。國家安全事務和國際法律師、「全球自由聯盟」(The Global Liberty Alliance)總裁傑森·波夫萊特(Jason Poblete)說,面對種種挑戰古巴亟需中國的援助。他對美國之音說:「古巴竭力試圖轉危為安,渡過動盪的經濟和政治困境,因為他們不希望伊朗發生的抗議也發生在古巴,他們已經在去年7月嘗到了它的滋味。」

中國是古巴第一大貿易夥伴,而古巴是中國在加勒比地區第二大貿易夥伴,兩國去年的貿易額為10.22億美元,其中中國出口5.76億美元,同比增長近20%。對遭到美國封鎖60年之久的古巴來說,與中國的貿易極具經濟意義的。

「古巴試圖打着共產主義的旗號從中國獲得援助、投資、商品和能源,」倫敦國王學院的中國問題專家芝諾·萊奧尼(Zeno Leoni)對美國之音說,「在古巴面臨後新冠大流行時代財政困難之際,這一點尤為重要。」

古巴經濟雖然落後,但自然資源相對豐富,有目前新能源電池十分需要的鎳和鈷。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公佈的數據顯示,古巴是全球十大鈷和鎳出產國之一。在美國及其盟國正在竭力組建新能源材料聯盟的背景之下,古巴的礦藏對中國的新能源發展具有一定的戰略意義。

地緣政治的天然盟友,美國後院的中國「好兄弟」

不過,相對於中國每年高達數萬億美元貿易額來說,兩國間區區10億美元的貿易量顯得不足為道。政治觀察人士指出,古巴距美國僅僅90英里,歷史上也曾經成為大國爭鬥的焦點,中國深耕中古關係看重的是潛在的地緣政治和安全利益。

政治觀察人士指出,拉丁美洲對於中國的全球抱負來說至關重要,中國將在古巴的地位視為其戰略佈局的重要一環,中國深信,如果他們能夠在這一對美國至關重要的拉美地區建立足夠的影響力,他們最終可以用來牽制美國,甚至可能有平衡美國在亞洲影響力潛力。

「全球自由聯盟」的波夫萊特指出,古巴一直是拉美地區跟中國關係最好的國家,基於諸多歷史、經濟和政治原因,中古關係密切完全在意料之中。他說:「這是一種多層面的關係,它可以被利用甚至給美國人製造麻煩。中國有理由偶爾與古巴領導人會面,探討在一些項目上合作之道。我們是(他們)共同的敵人,我們就在這裏。古巴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總體上有相同的世界觀,他們是完美的合作夥伴。」

聯合國大會上個月曾就人權問題舉行一般性辯論,期間加拿大發起一項有50個國家聯署的聲明,對中國在新疆地區侵犯人權「深表憂慮」,但是,古巴代表66個國家發表聲明為中國辯護。

古巴不但地處美國近鄰、且長期來在外交上令美國頗感頭痛。在過去數十年來的大部分時間裏,古巴與美國一直處於尖銳對立的狀態,一直是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要挑戰之一,並能在美國的長期強大壓力之下能長保政權基本穩定。

美國1962年開始實施的對古巴經濟、商業和金融制裁,大部分封鎖持續至今。在奧巴馬總統時期,華盛頓和哈瓦那曾恢復全面談判,並在2015年正式恢復外交關係,奧巴馬總統還曾到古巴訪問。然而,好景不長,兩國間盤根錯節的各種矛盾以及美國國內政治等等因素導致奧巴馬執政後期以來雙方關係仍然止步不前。

與此同時,中國與古巴的關係則一直在穩步發展,而且在拉美在這一長期以來被視為美國後院的地區影響力也越來越大,「一帶一路」倡議吸引了大批拉美國家加入。在曾經長達一個多世紀的時間裏,美國一直是拉丁美洲無可爭議的經濟主宰者。然而,在過去二十年中,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該地區許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此外,北京是外國直接投資和貸款的主要來源地。「幫助古巴也就是力助中國擴展在中美洲的軟實力。」倫敦國王學院的萊奧尼說。

加勒比政策聯盟(Caribbean Policy Consortium)的布魯斯·扎加里斯(Bruce Zagaris)指出,古巴的反美立場在拉美地區似乎並不罕見,類似尼加拉瓜、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等國家在意識形態和外交政策上都與古巴相似。

同樣令政治觀察人士警惕的是,中古兩國關係遠不僅局限於經濟領域,雙方還有很深的安全防務合作。扎加里斯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幫助古巴升級了其防空系統,還有報道說,中國還進駐了多個蘇聯時代的情報設施,例如古巴聖地亞哥省,來收集信號情報。」

匹茲堡大學的中國和拉美問題專家阿爾莫尼說,而加勒比海對美國來說也是一個非常重要、且敏感的地區。他對美國之音說:「該地區在收集情報方面非常非常重要,也是通信、在海上航線等等咽喉要道,這些最終對於軍事目的來說都很重要,其地區重要性絕對包含了所有這些領域。」

但是,在另一方面,分析人士也指出,中古雖可謂天然盟友,關係同志加兄弟,但也有其上限。

倫敦國王學院的國際政治專家萊奧尼說,兩國關係再好也無法與古巴和前蘇聯的關係相提並論。「即使哈瓦那與北京之間的關係走得再近,也不會導致中國在島上部署軍事裝備。」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24/1833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