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揣5千元游印度3年 我差點吃不上飯卻自由很快樂

我是白小巫@白小巫的旅行,33歲,湖北襄陽人。我是一位樂天派的姑娘,從小成績倒數也沒影響到我。直到有一天,媽媽突然離世,我才開始冷靜地思考起自己的人生。

工作中無意接觸到風水,從此迷上這些神神秘秘的東西,不惜放棄近萬月薪的店長職務,開始四處遊走,沒錢了就擺攤、打工,有錢了就上路。

曾走過西藏、雲南、青海等地,後來揣着5000元開始窮游印度。這一路經歷過很多挫折,但我始終把它們看成是一種修行,是淨化生命的一次必然經歷。

(在印度旅行時)

1989年,我出生在湖北襄陽市的一個普通家庭。媽媽生前在豆漿店工作,後因病離世,爸爸現在已退休在家。

從小學開始,我的成績就不太好,基本上處在倒數,這樣的成績,在全校也是出名的。被班主任留校補習,對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成績不好的主要原因是自律性太差,還有就是家庭環境。在我10歲左右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我跟着媽媽,和姥姥姥爺一起生活,哥哥和爸爸生活在一起。

我的成績本來就不好,還有個討厭的「百靈鳥」同桌,每次出來成績,總會到我家門口,大聲地喊出那低得不能再低的成績。

(小時候跟家裏人在一起)

儘管媽媽沒說什麼,但我想她的內心一定感到很焦慮,甚至會覺得丟人。媽媽擔心我智力發育遲緩,就專門從並不寬裕的收入中,擠出一些錢,為我買補腦的營養品喝,希望能對我的學習有所幫助。

然而,我的成績一直到初中,都沒有任何起色。後來,我對學習也漸漸失去了信心,進而變得有些厭學。

初二沒念完,我就輟學回家了。無奈之下,家人決定讓我去讀職專,希望我能學一門技術。

2004年,我來到了襄陽市一所中專學校就讀,好處是畢業包分配。

讀中專時,上課睡覺的毛病沒了,但還是會調皮搗蛋,因此結識了很多小夥伴。可以說,在那幾年是我整個學習生涯中最快樂的時光。

(姥姥給我和哥哥分蛋糕吃)

開學不久,我就被分到年級最大的宿舍,全宿舍將近20人。因為開朗、豪爽的性格,被室友們稱為「開心果」,整天瘋瘋癲癲、玩玩鬧鬧。

2006年畢業後,我被分配到了天津某手機工廠,在那裏從事流水線工作,內容相對枯燥,自己也不感興趣。

工作不到三個月,有天晚上,突然接到哥哥電話,說媽媽病得很嚴重,一個勁兒問我什麼時候能回來。我不知是不是有所感應,當天晚上一直在哭。

到了第二天,工廠卻不讓請假,也不讓辭職,我已顧不得那麼多,直接買了火車票就往家趕。

然而,到家之後,卻看到媽媽躺在棺材裏,四周花團圍繞,我沒能再抱她最後一次。

(全副武裝,準備一個人闖無人區)

我呆呆地看着媽媽,眼淚無聲地流着,內心一直不停在反問:「媽媽,你為何走得那麼急?」沒能見她最後一面,也成了我終生的遺憾。

媽媽突然離世,讓我備受打擊。我沒有再回天津,而是去了廣州、廈門等地,輾轉工作了4年多。

2011年時,在爸爸的介紹下,我來到了武漢一家珠寶公司做了3年文員,期間一直準備備考HR。

一次偶然機會,嘗試了下銷售,發現自己很喜歡這種與人交流的工作,於是,申請調到了銷售部。沒想到,不到兩個月時間,我就成了銷售冠軍。

好運接踵而至,公司內部有一個內聘店長的名額,鑑於出色的工作表現,我順利升成了店長,工資也有所增加。家人知道後都為我感到高興,而我也興奮了好一陣子。

(帶上貓兒,準備去旅行)

不過,日復一日的重複性工作,讓我開始有些膩煩,而且銷售壓力也很大,越發覺得這樣的生活毫無激情可言。

2016年,我已經在店長這個崗位,幹了5年多時間,覺得真的是累了。世間如此美好,為何不去其他地方看一看呢?

當時除了想緩解工作所帶來的壓力之外,還源於媽媽過早離世,讓自己覺得人生苦短,想趁年輕去做點什麼。

於是,我瞞着家人,選擇了辭職。然後買了一個旅行箱包,和一位在網上認識的武漢朋友,開始了人生的向西之旅。

整個旅行,所有的經費都是自己的積蓄,不夠的話,就通過代購慢慢積攢。我跟着朋友一起去了四川、西藏、新疆、青海、內蒙還有北京

(來到了西藏白塔)

在北京與朋友分開後,我又獨自去了雲南,試着一個人穿越無人區,體會那種無助的感覺。到了那裏不長時間,經濟有些入不付出,便開始在街上擺地攤,賺些零用錢維持日常生活。

後來,爸爸得知我一個人跑到雲南,電話當中以死相逼,讓我抓緊時間回來。無奈,我只好妥協,返回到了家鄉。

在家待了半年後,才開始找工作。原公司一位市場部同事去了荊州,入職到當地一家珠寶店。經她介紹,我也來到了荊州,因為有管理經驗,直接做了店長。

這家公司所售珠寶大部分為水晶類,需要銷售人員略懂一些五行風水知識,公司老闆就是這方面的師傅,平時也會傳授我相關知識。

(在西藏時當攝影助理)

她是一個很慈悲的人,我從她那裏學習到了很多東西。

學習期間,我結識了很多有趣的道士朋友,也接觸了許多來訪的顧客。他們身上神奇的經歷,以及一些不可思議的故事,我都聽得十分來勁。也讓我的心蠢蠢欲動,總想去遠方探索一番。

2018年底,公司內部有變動,讓我有些沮喪,於是不顧師傅同事再三挽留,義無反顧地離職了。

這兩年,通過對風水知識的學習,以及與客戶的探討,不僅磨練了我的脾氣和心性,也對這些神秘的東西,產生了濃厚興趣。

離職後,手裏也攢了一些積蓄,便一個人跑到了西藏。本來想到那裏沉澱一下心情,然而卻處處是挫折。

(在珠寶店裏參加培訓)

剛到拉薩,就出現了高原反應,一個人來到診所掛吊瓶,為了保證能有持續的收入來源,我立馬開始聯繫工作。

當時有個人,既是我的好友,也是客棧老闆,經常對我說起拉薩客棧的經營情況。她有兩家客棧,一家正常營業,另一家一直在眾籌錢款準備裝修,完成後才能投入營業,她建議我也加盟。

簡單了解了一番後,我以合伙人和打工人的雙重身份簽訂了合同,跟她談妥後,就把合同郵寄了過去,她答應我到拉薩後給我一份。於是,我沒多想就直接轉賬投資了2萬元。

來到客棧,在那裏做了兩個月的免費學徒,老闆找到我,稱要裝修客棧,暫不營業。

(曾經陪伴自己翻山越嶺的裝備,卻被我弄丟了)

結果等我再回來時,卻發現花2000多塊錢買的背包不見了,走之前沒有帶走,沒想到回來就找不到了。還有一些價格不菲的戶外裝備,加起來得有4000多元,統統不見了。

我當即找到老闆,她不但沒有協助我查明丟失原因,在調取監控錄像時,發現我離開那段時間的視頻記錄,竟然也被刪除了。

這還不算完,老闆還認為是我故意找茬,想讓她賠錢。當時我真是既無語又無助,一個人一直在樓梯口哭了很久。

我選擇勞動仲裁,但因為那份合同老闆壓根就沒給我,就這麼損失了2萬多元。後來又獨自去過幾個地方,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還損失了一萬多。

(在四川波瓦山)

幾次折騰過後,身上也沒有多少錢了,乾脆去做了義工,起碼管飯。然後利用晚上時間,去一家酒吧邊打工邊學習調酒。但靠這點收入,不足以維持我在西藏的旅行。

好在,我對攝影比較感興趣,拍出來的照片都挺像樣。我便來到一家攝影店,入職後,每個月可以領到3000到5000元的工資。

結果,剛開始掙錢,攝影店卻突然關門了,就這樣,我又失業了。兜兜轉轉到了2019年10月份,在西藏實在「混」不下去了,便準備離開。

之前就對印度充滿了好奇,尤其是灑紅節等活動,對我來說都是極具吸引力。聽說印度也是佛祖悟道和圓寂的地方,所以我有了去印度一探究竟的決心。

(來印度跟朋友在一起)

儘管當時兜里僅剩下5000元,但我還是義無反顧、迫不及待地一個人背着包,先從西藏轉到了尼泊爾,在那裏呆了將近一個月時間,便乘飛機趕往了印度。

來到齋普爾,為了能增加收入以維持接下來的旅行,我尋機做起了代購,沒想到生意越做越好。

做生意期間,認識了一個中國男生,相互間也能嘮到一塊兒去,便慢慢成了生意上的合作夥伴,他負責做公關,我負責跟客戶對接,利潤五五分成。

很快疫情就爆發了,我就跟他一起合作賣口罩,剛開始掙了一些錢。但好景不長,因當地環境與政策原因,發出的貨品全部被扣留了,再加上把關不嚴,貨源出現了以次充好的質量問題。

(剛來印度不久,就疑似得新冠被隔離了)

為了做好售後與賠償工作,那段時間,每天我只睡4個小時,全天24小時不斷接聽電話,一直忙活了三個多月。

起初賺到的15萬,基本上全部用於貨品墊付與賠付了,最後血本無歸。因為這件事,我對合伙人意見特別大,從此分道揚鑣。

分開後,我的心情非常糟糕,身體狀態也不好,沒過多長時間便病倒了。感冒發燒反反覆覆在39.5度左右,還一下子瘦了20多斤。雖然不確定是否得了新冠,但這樣的身體狀況,還是被隔離了。

本想在那平靜地待着,可是之前的口罩,雖然做了一定比例賠付,但許多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

(在印度開啟打工生活)

此時合伙人卻將賠付的責任,全推到了我身上,導致客戶狂打我電話,不斷威脅騷擾。沒辦法,我只能透支信用卡,來做進一步賠付,最後卡也被刷爆了。

大約一個月過後,我康復了,但身上也沒錢了。在尋找住宿地方時,很慶幸碰到一位開餐館的中國老闆,倆人算是老鄉,幾句話過後,便慢慢熟絡了起來。

交談中,她知道了我目前的困境,就不打算收我房租了。但是餐費50塊錢,還是需要繳納的。她還告訴我,餐館經常有老總過來聚餐,可以藉機聯繫份工作。

經過多次打聽,還真得聯繫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個鐵架子床焊接項目上做監工,月薪7000元人民幣。這個老闆也是中國人,原本只招男工,看我是中國人,便破例招了一回女工。

(在印度工作期間)

不僅如此,為了保證夜間住宿安全,將我安排在了一個別墅區。結果在那裏,碰到一件挺不能理解的事。

那個地方的流浪狗很多,老闆喜歡拿一些骨頭或剩菜去餵狗。誰知,沒過幾天就接到了當地居民的投訴,讓他不要再給狗餵東西。

原因是流浪狗當中有一條狗,頭頂上有個紅點,按當地傳統習俗,這樣的狗會被賜福,不能吃葷。否則就屬於犯戒,要被處死。

真是國家不同,習俗就不同,沒想到善心做了壞事,導致最後那條狗真被處死了。後來行走在異國,也變得謹慎起來。

(灑紅節當天的「禮遇」)

做了3個月的監工,那個項目就結束了。我又找到了一家公司,做了一年的業務跟單,英語水平此時也大大提高。

後來不僅將外債全部還清,還攢到了一筆錢,再次萌生出好好在印度遊歷一番的想法。

當時正好臨近灑紅節,在印度,灑紅節就是陰曆的新年。這一天要慶祝春天的到來,意味着萬物開始創造與復始,也代表春分和穀物豐收。

所有當地印度人,上至達官顯貴,下至尋常百姓,在這一天統統放假。節日期間,人們人人載歌載舞,還要用五彩繽紛的顏色將自身裝扮起來,也會向周圍人身上潑灑五顏六色的顏料,以示對春天熱烈的歡迎。

(在豪華婚禮現場,見證一對印度新人成親)

我也參與了這場盛會,體驗了一把別樣的狂歡。同時也發現,印度雖然貧富差距很大,但窮人似乎也不會很焦急,就那麼順其自然地生活着。

不過很快,我就見識到了富人們的生活狀態。沒想到在國內珠寶公司的一位同事,竟來到印度做起了珠寶生意,這幾年還認識了不少印度當地的珠寶老闆。

有一次,她受邀參加了一場富豪婚禮,便把我也一起帶去了。那次婚禮是一位珠寶名家與服裝大亨的聯姻,整場下來,聽說花銷至少要在上千萬人民幣以上。

他們包下了當地最豪華的白宮酒店,一共三天行程,所有被他們邀請的朋友,可以免費入住為期三天的婚禮酒店。

印度的婚禮,與我們略有不同,會持續三天。我們是第二天才過去的,正趕上新郎與新娘舉行結婚儀式。

(越來越喜歡珠寶)

宴會開始時,我很驚訝,竟是各式各樣的素食自助餐,這和國內完全不一樣,竟沒有大魚大肉!

見證了這場豪華的婚禮,體驗了一把印度富人的生活,當然也看到過當地人的窮。我之前去過印度貧民窟,剛走沒多久,身後便有20多個小孩跟着我。

等我坐在小商鋪門口休息時,那些大大小小的孩子,立刻都站在了我的對面。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夠覺察到,他們是想讓我給他們買些東西吃。

我就拿了五塊錢,在商店買了一些糖果,準備讓老闆分發給他們,結果小孩一擁而上,差點把商鋪給掀翻了,但沒想到,大人竟也會加入進來搶糖果。

(內心變得越來越平靜)

印度人口眾多,貧富差距太大,雖然已經解除了種姓制度,但是千年文化的傳承,若想真正解除,真得需要時間。

目前,我遊歷到菩提迦耶。很幸運,在那裏認識了一位冥想導師,他接觸冥想已有12年之久,本身是一名工程師。自從遇見他,以前很多困惑,也慢慢找到了答案。

他所教給我的冥想方式,讓我浮躁的內心,變得越來越平靜。現在我隔三差五就會冥想兩個小時以上,還會看一些關於生死的書。

在印度前前後後呆了將近三年時間,現在已經有了一些積蓄,所以接下來,我可能會去巴基斯坦,或者是土耳其,印度的旅程將會告一段落。

我環遊世界,是為了拓寬視野,同時也把它視為一種修行。

(將旅行做為修行,隨時準備向陽出發)

遊歷中的得失,我覺得都不重要,關鍵是能在得與失之間,平復自己的內心,讓自己既可以從容淡定地應對人生的苦,也可以理直氣壯地享受世間的樂。

活着就是為了修行,苦對於我來說,就是生活為樂的源泉。消除抱怨,用心感受當下的一切,才不枉此生。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真實人物採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029/1822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