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史上最傳奇的乞丐 從樹碑立傳到挫骨揚灰

作者:
後人在評價武訓先生的時候,往往說他是「千古第一奇丐」。因為他是唯一一個不僅在現實中被樹碑紀念,更在正史中有傳記的乞丐。但「奇丐」這個詞其實很不準確,連他的生前壯舉都無法概括,更不要說他身後的腥風血雨,無辜罵名。

傳奇人生我們聽說過很多。但有些傳奇是可複製的,有些卻不可再生,古往今來獨此一人。

後人在評價武訓先生的時候,往往說他是「千古第一奇丐」。因為他是唯一一個不僅在現實中被樹碑紀念,更在正史中有傳記的乞丐。但「奇丐」這個詞其實很不準確,連他的生前壯舉都無法概括,更不要說他身後的腥風血雨,無辜罵名。

如果以如今的標準,毫不誇張的說,武訓完全有有資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即便放眼全世界的範圍,至今也沒有可以完全類比的人物。如果你要讓我選擇一個堅韌品德和偉大理想完美結合的例子,我選且只選武訓。

但就是這麼一個偉大的獨一無二的「奇丐」,卻最終在中國被挫骨揚灰,舉國唾棄。

武訓原名武七,光緒年間山東堂邑縣人。作為一個職業乞丐,他至死都是幹這行。從21歲開始行乞,到59歲病故,所謂「叫花子」,他整整當了38年。

現實中很少見諸如武七這樣,真正把行乞當做一份技術性的工作,而不僅僅是迫於生活無着的無奈選擇。

為了讓自己的形象更加引人注目,他將自己的辮子剪掉,只在額角上留一小辮,裝扮成戲裏的小丑模樣。光有形象還不行,他也賣藝。他特別擅長說唱,能根據現實環境,現編歌謠博人一笑。甚至象個江湖雜耍藝人一樣表演錐刺身、刀破頭、拿大頂等節目。為了讓看客動惻隱之心,慷慨解囊,他甚至或給人當馬騎,供人取樂,甚至吃糞便、磚瓦……

在行走江湖的過程中,他還會在行乞的間歇,去幫傭,打短工。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多掙錢。

正因為他這種要錢不要命,把所有人的尊嚴都拋之腦後的行乞,才使得在三十年的時間中,積累了一筆數目可觀的財富。

可一個叫花子,這麼搏命攢錢,到底是為什麼?

武七有兩個哥哥,四個姐姐,排行老七。這種取名方式,一看就知道來自最底層。

武七幼年喪父,窘迫之下,只能和母親一起艱難度日。15歲的時候,母親托人給他找了份工,去館陶縣薛店的遠房姨夫張變徵家做長工。武七負責看果園、餵豬。張變徵是個貢生,有點文化,但卻是不折不扣的爛人一個。平時肆意欺辱打罵不說,還剋扣工錢。他知道武七是文盲,就偽造了一份賬簿,騙武七簽字畫押。就這樣,武七幹了三年,工錢一分沒拿到,反而在紙面上還欠了一屁股賬。爭辯之下,武七反被誣為「訛賴」,遭到毒打,氣得口吐白沫,大病一場。

這場大病,徹底改變了武七的一生。

一般人受到如此不白之冤,難訴之苦,有人可能會怨憤難平,魚死網破求報復;有人可能忍氣吞聲,好死不如賴活;也有極少極少極少堪稱佛性之人,從此醍醐灌頂,由怨反而生出大慈悲,不救己而要去救人。

這種人,就是武七。他覺得被惡人所欺、所騙,皆因為自己不識字,沒文化,痛感受教育的重要。痛定思痛,發大宏願,要湊資助學。用他的唱詞來說,就是「使他們無錢也能讀書,使他們讀了書不再被人欺」。

可他一個家徒四壁的文盲,拿什麼來湊?

21歲那年,武七決定以行乞為業,去實現自己那個說給誰誰都會笑話的夢想。為什麼要用行乞這種方式?「扛活受人欺,不如討飯隨自己,別看我討飯,早晚修個義學院。」

顯然,再高尚的理由也難以裝點要飯的落魄。

雖然武家處於最底層,但是要飯顯然還是見不得人的丟臉事。特別是在身體健全,明明可以靠其他方式生活的情況下。所以武七的決定遭到了老母、兄弟、姐妹的一致反對。武七決心既下,一意孤行,導致「親戚朋友斷個淨」。

為了躲開親人的目光,在此後30多年的行乞生涯中,武七足跡遍及山東、河北、河南、江蘇諸省。和他在行乞中的小丑扮相完全不同的是,私底下他完全過着苦行僧的生活,「日以兩錢粗饅終其身」。錢財從不使用,即便是討得較好的衣物和飯食,他也設法賣掉換錢。他所有的理想都在簡單的唱詞中:「吃雜物,能當飯,省錢修個義學院」。

由於他天天把「義學」這兩個字掛在嘴邊,眾人皆以為其瘋魔,送綽號「義學症」。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理解。本地鄉紳楊樹芳在和武七交流後,被他的宏願所感動,答應幫助武七存款、理財,幫他買田置地,放貸收利,使得武七的血汗所得不僅有了保障,還不斷增值。

1888年,武七已經50歲。沒有妻兒,孑然一身,行乞整整三十年。這個貌似小丑,吃剩飯,住破廟的老叫花子,名下實際上已經擁有田產230畝,資金3800兩。這份財富在當時已經是一個大地主的體量。

垂涎這份財富的人不少,包括武七的親戚們。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說動武七。

這一年,武七在鄉紳的幫助下,終於邁出了實現理想的第一步。他耗盡積蓄,在堂邑縣柳林鎮東門外建起第一所義學,取名「崇賢義塾」。學校建成後,他到當地有學問的進士、舉人家跪請他們任教,併到貧寒人家跪求他們送子上學。當年就招收了50多名學生,學費全免,辦學所需經費就從他置辦的田產中支出。

「義學症」的大名終於開始口口傳頌。三年後,附近館陶縣楊二莊的出家人了證和尚,聽說了武七的故事,感慨其大慈悲,把自己的香火錢和部分廟產捐出來,和武七一起創辦了第二座義學——館陶「楊二莊義塾」。

又三年後,學部侍郎裕德到山東視察學務,聽到義學的故事,捐給武七200兩銀子。加上部分鄉紳的資助,武七在臨清縣創辦了第3所義學——御史巷義塾。

山東巡撫張曜為此特地召見武七,免徵義學田錢糧和徭役,另捐銀200兩,以垂訓世人之義,更名武訓。上奏清廷後,光緒帝頒以「樂善好施」的匾額。並因其自稱「義學症」,清廷略加修改,賜給了「義學正」的名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917/1803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