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奧庫斯一周年,中國力阻,美英澳初心未改,穩步推進

9月15日是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三國宣佈建立「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奧庫斯」,AUKUS)一周年的日子。根據協議,美英將幫助澳大利亞打造核動力潛艇。一年過去了,這個當初被批評人士指責為「無(潛艇)型號、無成本、無合同」的「三無」協議究竟進展如何?最新的消息說,中國要求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阻止奧庫斯協議,這會成為澳美英三邊安全關係的新障礙嗎?

中國的阻撓不會中斷「奧庫斯」進程

9月9日,國際原子能機構機構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Rafeal Grossi)首次就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向該機構的理事會提交書面報告。報告說,國際原子能機構「根據迄今為止與奧庫斯各方進行的技術磋商和交流,對他們的參與程度感到滿意。」

國際原子能機構機構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Rafeal Grossi)9月12日在記者會上。

不過,這份報告卻讓中國政府非常不滿意。中國批評格羅西的報告「片面引述三國為自身行為辯解的言論」,「缺乏正當的法律依據,逾越責權作出與實際情況南轅北轍的誤導性結論。這已違反總幹事的相關職責」。中國還指責國際原子能機構已經淪為美英澳三國的「政治工具」。

自美英澳去年在宣佈達成奧庫斯協議後,中國一直指責美英幫澳大利亞獲得核潛艇,與《國際原子能機構規約》的宗旨相牴觸,「涉嫌嚴重的核擴散」,儘管時任澳大利亞總理的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一再表示,澳大利亞不會尋求建立核武器或民用核能力。

根據《核不擴散條約》(NPT),只要不是制定爆炸性武器,澳大利亞是有權運營核動力潛艇。作為第一個獲得這種能力的沒有核武器的國家,澳大利亞及其奧庫斯合作夥伴已經制定了額外的措施,以確保遵守國際原子能機構的保障措施,包括禁止鈾濃縮、使用焊接動力裝置、建立核查程序和實施額外的防止任何核材料轉用的保障措施。

澳大利亞國防和戰略政策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新設立的華盛頓辦公室主任馬克·沃森(Mark Watso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核擴散的確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但是,他不會認為中國的反對會打斷奧庫斯的進程。

他說:「我認為這些擴散問題是可以很好地處理的,而且最初的報告對這種處理方式的反應是積極的。這些都是重要的問題,他們需要解決。我認為相關政府有義務清楚地解釋奧庫斯為什麼以及如何不會破壞或違反任何現有的防擴散條約或協議。我不認為它會擾亂整體發展,但這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需要直接解決的問題。」

不僅是中國,澳大利亞的鄰國印度尼西亞也對奧庫斯表達了關注和擔憂。事實上,過去一年來,美英澳一直在努力向反對者解釋奧庫斯到底要做什麼和不要做什麼。

戴維·勞倫斯(David Lawrence)是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研究員,主要研究英國「脫歐」後的政策重點以及夥伴關係。他說,中國企圖非但不會打斷奧庫斯協議的進程,反而有可能促進。

他說:「這個協議的動力之一就是中國在南中國海被認為的日漸增加的強勢行為,他們的經濟隔絕(脅迫)和其他諸如此類的行為。我不認為他們的種種嘗試會推遲西方夥伴的合作,相反,這可能會鼓勵他們。」

去年9月份,莫里森政府取消了與法國的潛艇採購交易時就表示,法國的柴油動力潛艇不足以抗衡在太平洋地區日益強硬的中國。

「奧庫斯」已取得「相當的」進展

無論是從法律法規、政府管理、人員培訓以及基礎設施建設來說,奧庫斯在過去的一年已經取得了相當的進展,雖然很多動作並沒有向公眾透露。

一個最新的進展是,今年9月,澳大利亞皇家海軍潛艇官兵開始在英國皇家海軍最新服役的第5艘「機敏」級攻擊核潛艇「安森」號(HMS Anson)和其他「機敏」級攻擊核潛艇上進行訓練。這是澳大利亞海軍首次被允許在英國潛艇內訓練,明年將有更多人員參與培訓。

為了推進奧庫斯,三國在法律和人事規定上也採取了行動。去年11月12日,三國簽署《海軍核動力信息交換協議》,正式允許澳獲取美英機密的核潛艇信息。今年2月,這項協議正式生效。

今年3月澳大利亞宣佈將在東海岸建造一個新潛艇基地,用來停靠澳未來的核潛艇並支持美英核潛艇定期訪問。

過去一年,除了建立了奧庫斯聯合指導小組和17個工作組外,為了推進奧庫斯的進程,三國政府都指定了專門人員指導奧庫斯工作。

在美國,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奧庫斯協調員詹姆斯·米勒(James N. Miller)指導白宮的跨部門工作。在國防部,曾經擔任國防部東亞事務副助理部長的鄧志強(Abraham Denmark)被任命為奧庫斯高級顧問,與海軍少將戴夫·戈金斯(Dave Goggins)一起負責潛艇的領導工作。在英國,國防部內部也分工明確,有人專門負責奧庫斯。

在澳大利亞來,奧庫斯更是一個全政府的事業。澳大利亞政府創建了一個核動力潛艇工作組,成員來自十個政府機構。首相署有一個專門負責核動力潛艇和海軍造船的部門。外交和貿易部有一個負責奧庫斯的工作組。

奧庫斯協議不僅將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動力潛艇,而且也包括三國在人工智能、量子技術、海底能力和網絡能力等多個領域密切合作。今年4月,美英澳發表聯合聲明,宣佈將合作研發高超音速和反高超音速武器,同時提高電子戰能力,並擴大情報分享、深化在網絡能力、人工智能、量子技術以及海底能力方面的合作。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華盛頓辦公室負責人馬克·沃森(Mark Watson)告訴美國之音,鑑於這些都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問題,三國能取得這樣的進展已屬不易。

他說:「這些都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問題,必須解決這些問題才能為實現這些(技術)轉移開闢道路,所涉及的技術非常敏感並且嚴格保密的。存在一系列實際問題,從確保採取適當的安全措施到圍繞國際原子能機構提出的核材料擴散等問題。因此,必須解決一系列實際、法律和運營問題,所以我想說,目前的步伐已經是能力範圍內所能達到的最快步伐。」

澳洲工黨政府將在未來6至8個月內決定,在根據奧庫斯協議商定的核潛艇艦隊建造方案中,是選擇美國還是英國的設計方案。屆時,外界有望了解更多的奧庫斯的進展。

美英澳對奧庫斯初心未改

在奧庫斯簽署的一年間,澳大利亞和英國都經歷了政府更替,不過,兩國政府對奧庫斯的支持並沒有改變。

澳大利亞副總理兼國防部長理查德·馬爾斯(Richard Marles)6月曾表示,核動力潛艇是國家安全的「根本」,他發誓要提供必要的資金來「實現這一目標」。他說:「我們致力於下一代的潛艇,也就是核潛艇。這是我們在野時做出的決定,我們理解其中的含義。」

奧庫斯潛艇計劃的成本將是巨大的。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認為,八艘澳大利亞製造的核潛艇可能需要1170億至1710億澳元,額外的監管和基礎設施成本可能會增加數百億澳元的費用。

馬爾斯8月底在出席英國「安森」號的服役儀式時,與當時的英國首相約翰遜、國防大臣本·華萊士(Ben Wallace)商討奧庫斯的下一步措施。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馬爾斯六月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會議上。

馬爾斯7月在訪問美國時也與美國討論了奧庫斯協議,他稱讚奧庫斯協議,並表示,美澳聯盟已經成為澳洲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基石。他還說,他希望美國和澳大利亞不多的合作「超越互操作和互換」。

澳大利亞自由黨議員,影子內閣國防部長安德魯·哈斯提(Andrew Hastie)正在華盛頓訪問。他星期四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舉行的有關奧庫斯一周年的研討會上說:「我們需要美國的力量和夥伴關係,而奧庫斯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我們購買核動力潛艇的決定是大膽的也是歷史性的舉措,這是一個強有力的信號,表明我們將為自己和鄰國的安全負責。」

他還強調,美英澳需要快速行動。他希望核潛艇能在未來十年交付給澳大利亞。他還說,奧庫斯應該是澳大利亞全國努力的方向,包括下一代的方向。

在英國,9月6日正式上任的新首相利茲·特拉斯(Liz Truss)對「奧庫斯」的熱情絲毫不亞於前首相約翰遜。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東亞戰爭戰略研究教授阿萊西奧·帕特拉諾(Alessio Patalano)說:「特拉斯首相對(奧庫斯)協議和跨大西洋關係以及與澳大利亞的關係來說將是個好消息。她在作為外交大臣時,就非常努力地改善和加強與澳大利亞的關係。她簽署了(自由)貿易協議,在澳大利亞參加了2+2的會議,並且真的投入了大量資金,試圖擴大和加強國防和安全合作。鑑於她先前作為外交大臣和貿易部長的經驗,我毫不懷疑,澳大利亞會是她廣泛外交政策中的優先事項。」

「奧庫斯」防務協議的簽署正是在特拉斯擔任英國外交大臣期間。特拉斯自擔任外交大臣以來,就把中國視為對英國利益的「威脅」,她尋求與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和韓國等其他印太國家建立更緊密的聯繫。

喬治·布蘭迪斯(George Brandis)曾擔任澳洲總檢察長,後出任駐英國高級專員,也是「奧庫斯」協議談判澳大利亞方面的主要談判代表之一。他最近撰文說,不僅特斯拉,整個特斯拉內閣,乃至整個保守黨都持有同樣的觀點。他還認為即便是將來英國工黨上台,對奧庫斯的支持也是不變的。他說,他已經從英國影子國防部長和影子外交大臣處得到堅定保證,即,未來的工黨政府將全力支持奧庫斯。

在美國,對奧庫斯的支持也是兩黨的共識。美國國會眾議院4月成立了由兩黨議員組成的奧庫斯工作組。在奧庫斯一周年之際,奧庫斯工作組發表聲明說:「雖然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之間的夥伴關係長期以來對全球和平與繁榮至關重要,但奧庫斯框架通過擴大被視為美國軍方皇冠上的明珠的核潛艇技術以及關鍵的新興技術的合作,將這種關係提升到了一個新的水平。這一歷史性夥伴關係的周年紀念不僅讓我們想起了過去一年所取得的成就,也讓我們想起了要實現這一願景還有多少工作要做。隨着世界各地威脅的持續增長,我們必須繼續在這一勢頭的基礎上再接再厲,並繼續專注於確保我們得到訓練和裝備,以應對中共的侵略並保護我們在印太地區的利益。」

今年6月,奧庫斯工作組提出《澳大利亞-美國潛艇官員管道法案》。根據該計劃,每年將至少挑選兩名澳大利亞海軍軍官在南卡羅來納州的海軍核動力學校接受培訓。軍官將參加潛艇軍官基礎課程,隨後將被分配到海上作戰的美國潛艇。

澳大利亞影子內閣國防部長哈斯提說,他在與美國兩黨議員都進行了會談,兩黨議員對奧庫斯協議的支持令他感到鼓舞。他說:「昨天,我與眾議院兩黨的一些國會議員舉行了精彩的會議。……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不論誰掌握政府,誰擁有眾議院,誰擁有參議院,對奧庫斯都表達了一致的支持。」

澳潛艇「斷檔期」以及其他挑戰

根據奧庫斯協議,澳大利亞將在2040年前建造8艘核動力潛艇。對澳大利亞政府來說,近期的重要任務是核潛艇的選擇,到底是選擇英國的設計方案還是美國的?有報道說,澳大利亞目前最優先考慮的是美國「弗吉尼亞級核」潛艇,其次是英國「機敏級」。

不過,英國國防部長華萊士最近說,根據奧庫斯協議,澳大利亞未來的核動力潛艇可能是三個國家之間的合作的項目。他說,澳大利亞的潛艇「可能看起來像我們庫存中沒有的東西」,既不是美國的設計,也不是英國的設計,而是三方參與的結果。澳大利亞政府將在2023年3月宣佈未來的核潛艇具體方案。

但是,對澳大利亞來說,更大的挑戰在於,在目前的常規潛艇老化前,澳大利亞能否得到核潛艇,會不會出現潛艇的「斷檔期」?國防部長馬爾斯也說,確定是否存在斷檔期以及要採取什麼措施,將是他工作的重中之中。澳大利亞海軍現有的一級常規艇,柯林斯級潛艇將在2030年代後期退役。如果澳大利亞能在2030年代獲得核潛艇,澳大利亞的國防就不會出現安全漏洞。

但最近美國戰略潛艇項目執行官警告海軍少將斯科特·帕帕諾(Scott Pappano)的一番話令人擔憂,美英是否有能力在2030年代後期向澳大利亞提供核潛艇。帕帕諾不久前說,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動力潛艇對於美國已經不堪重負的造船廠來說可能是一個太大的負擔。他說,這項雄心勃勃的計劃可能會阻礙美國和英國自己的核潛艇計劃。他說:「如果你問我的意見,如果我們要在我們的工業基礎上增加額外的潛艇建設,那現在對我們不利。」這位海軍少將補充說,需要大量投資來提供「額外的能力」。他還說,英國應該也存在類似的情況。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8月份的一份報告也說,美國現在正在掙扎着滿足自己的核潛艇需求。

美國目前正以一年兩艘的速度建造弗吉尼亞級攻擊核潛艇,同時還要建造哥倫比亞級戰略核潛艇,加上近年來美國造船能力不斷下降,美國海軍已經將數艘「俄亥俄」級潛艇的服役年限從最初的30年延長到了42年。帕帕諾的這番話令外界猜測,澳大利亞未來核潛艇在2040年前下水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華盛頓辦公室負責人沃森,他相信奧庫斯工作組應該會建議出台「臨時」措施。現在,有人建議澳大利亞可以向美國租借核潛艇以滿足空檔期的需要。

因為奧庫斯,澳大利亞不惜中止了與法國的一份簽約時價值500億澳元的常規潛艇合同,引發法國的震怒。這也是奧庫斯的一項挑戰。不過,今年6月澳方公佈了與法國潛艇製造商的實質性賠償方案,化解了兩國之間的糾紛。

但也有好的消息,奧庫斯未來可能會吸納更多的國家。日本和新西蘭都已經表示,雖然不參與核動力潛艇的開發,但願意參加奧庫斯在人工智能和網絡安全方面的倡議。菲律賓在奧庫斯成立不久就對奧庫斯表示支持,希望美英澳新聯盟將有助於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軍力平衡。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916/1803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