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佩洛西帶動各國政要訪台,北京將喪失話語權?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已結束對台灣的旋風式訪問,但她此行所產生的深遠影響才剛剛開始顯現。分析人士認為,佩洛西此行最讓北京感到棘手的是如何適度處理,從而給佩洛西訪台帶來的國際公關效應降溫。佩洛西的訪台讓北京面臨陷入一種雙輸的局面。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台灣立法院。(2022年8月3日)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已結束對台灣的旋風式訪問,但她此行所產生的深遠影響才剛剛開始顯現。分析人士認為,佩洛西此行最讓北京感到棘手的是如何適度處理,從而給佩洛西訪台帶來的國際公關效應降溫。但佩洛西星期三(8月3日)在台北明確表示,她期待更多的外國政治人物能夠效仿她赴台訪問。

佩洛西:希望各國政要效仿

佩洛西說:「就我們這次訪問而言,如果它能鼓勵其他人也來訪,我當然是希望如此。」她還表示,她希望她此次訪問能夠向中國發出一個清晰信號,那就是北京雖然能夠阻撓台灣派官員參加一些國際論壇,但阻擋不了世界領導人或任何人來台訪問。

中國一直試圖在外交上孤立台灣,並對台灣政府與外國官員之間的交流,特別是像佩洛西這樣高知名度官員的交流感到憤怒。北京擔心這位25年來到訪台灣最高級別的美國民選官員會使未來的類似訪問常態化,並使美國的盟友更有勇氣鞏固他們自己與台北之間的關係。

然而,就在佩洛西訪問台灣引發中國強烈警告之際,英國議會下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表示,仍然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派團訪問台灣。

中國駐英國大使鄭澤光8月2日就佩洛西訪問台灣舉行記者會,警告其他國家不要效仿。他說,「我們希望其他國家認清台灣問題的高度敏感性,恪守一個中國原則的承諾,在涉台問題上謹言慎行,不要附和、效仿美國的錯誤行徑」。

在回應有關英國議員計劃訪問台灣的問題上,鄭澤光說:「無論所謂『助台自衛』,還是派議員訪台,都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英聯合公報規定,嚴重干涉中國內政,也必將給中英關係帶來嚴重後果。」

北京陷入兩難窘境

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的高級分析師阿里·韋恩(Ali Wyne)對美國之音表示,佩洛西的訪台讓北京面臨陷入一種雙輸的局面。

「如果不回應,它(北京)擔心它可能會在國內失去政治合法性,在國外表現得軟弱,從而導致其他高知名度的領導人也去訪問台灣,同時暴露出中國所謂的『紅線』事實上並不是不可侵犯的。另一方面,如果中國按現在的方式對佩洛西議長的訪問做出回應,那麼許多其他國家會認為中國是好戰的,甚至是魯莽的。」

對於中國即將在台灣周邊舉行實彈軍演以及已經開始的對台灣的經濟脅迫行為,七國集團(G7)外長與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周三(8月3日)共同發表聲明,敦促中國不要以武力單方面改變台海現狀。

聲明說,「實彈演習和經濟脅迫…有致使局勢不必要升級的風險。沒有理由以一場訪問為藉口在台灣海峽進行咄咄逼人的軍事活動。我們國家的議員在國際間旅行是正常和例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升級回應有導致緊張局勢升級並破壞地區穩定的風險。」

華盛頓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高級研究員克雷格·辛格爾頓(Craig Singleton)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和地區盟友正密切注視解放軍接下來幾天在台灣周邊進行的軍事演習。

「北京在過去24至48小時內的言論表明,這將不會是一場一兩天就結束的危機。初步評估顯示,原本就很緊張的局勢在最終趨穩前可能會進一步惡化。」他說。

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國項目主任孫韻說,如果北京的反制措施被西方國家解讀為「反應過度」,這必將激起更多西方民主國家的議員前往台灣訪問。她說:「中國的強烈反彈,包括軍事上的一些威脅都會激起民主國家的一種同仇敵愾,那麼這種同仇敵愾之下,也就會導致更多國家的議會的成員會去訪問台灣。」

佩洛西訪台成最佳公關

有分析認為,佩洛西對台灣的高調訪問至少從公關的角度是成功的,她的到訪大大提升了台灣的全球知名度,以及她所認為的、各國知名政治人物訪問台灣的必要性。

在佩洛西抵達台灣的當晚,《華盛頓郵報》刊載了佩洛西的署名文章,標題是《我為什麼率國會代表團到台灣?》。她在這篇文章中說,台灣這個充滿活力與力量的民主政體正在受到威脅,面對中國共產黨不斷加速的侵犯行為,美國國會代表團對台灣的訪問應該被視為一個明確的聲明:「在台灣捍衛自己和其自由的時候,美國與我們的民主夥伴台灣站在一起。」

彭博社專欄作家馬修·布魯克爾(Matthew Brooker)在一篇評論文章中指出,雖然從地緣戰略的角度,佩洛西的台灣之旅頗具爭議,但毫無疑問,到目前為止,這位眾議院議長已經很好地傳達了她此行背後的根本問題,以及為什麼台灣的命運與世界息息相關。

北京擔心喪失對台灣的敘事

隨着國際社會對台灣關注度的不斷提升,北京正喪失對台灣地位敘事的國際話語權,這令中國領導層感到惱怒。中國一直以自己的「一個中國原則」將台灣描述為自己的一部分,並試圖強迫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和國際組織承認這一原則。

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亞太安全研究主任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Cronin)對美國之音表示,除了擔心佩洛西的訪問會空心化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以外,另外一個讓北京擔憂的就是如何控制對所謂「一個中國」的敘述和政策方向。

「要想如此,習近平和中共就必須向他們所認為的正在衰落的霸權國家美國展示中國的決心和實力。」他說。

但如果發力太猛,這可能會適得其反。「所以我覺得現在對中方來說最好的一個辦法就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史汀生中心的孫韻說,「把它的動作和態勢擺到一個相對極端的角度,但是要把軍事上和安全上直接造成的損失降到一個比較低的位置。」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804/1784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