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這首詞之後,再沒人能寫出更美的暗戀,讀賀鑄的《青玉案》

暗戀一個人,是一種酸澀而而美好的感情,這種情感讓人小心翼翼,浮想聯翩。對暗戀之人,有時候他的一句話,一個小動作,你都會想,她是不是暗示着什麼,對於她的一點點示好,你都會產生無限遐想,但又擔心是自己自作多情。

暗戀這種情感,或許不會有美好的結果,但會成為人一生美好的回憶。對於這種美好的情感,古往今來,無數詩人寫詩詠之嘆之,在古詩詞中,我覺得寫暗戀寫得最好的,當屬北宋詞人賀鑄的《青玉案》。

青玉案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榭,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碧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試問閒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這首詞抒寫的是詞人賀鑄自己真實的愛情故事。賀鑄五十歲時,閒居在蘇州盤門外的十里橫塘,此時,與他相依相伴的妻子趙氏亡故,加上三十年宦海沉浮,他身心憊懶,但一位美女的出現,重新點然了他對美好生活的渴望。

椐賀鑄的友人李之儀的《題賀方回詞》中記載,賀鑄喜歡上的是一位「宛轉有餘韻」的「吳女」。他是在三月初三上巳節時遇到「吳女」,這一天,要舉行一種叫袚(fú)褉(xiè)的祭禮,女子這一天則可以到郊外水邊遊春,還可以自由擇偶,因此也被稱為古人的情人節。在參加完祭禮歸來的路上,賀鑄遇到了一位娥眉宛轉、風韻超然的少女,他一見傾心,淪陷在那嫣然的秋波中,但是,內心的自卑讓他不敢上前搭訕,最後只能看着吳女遠去。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凌波、芳塵,是用曹植《洛神賦》中的典故,曹植在描寫洛神的步態時說「凌波微步,羅襪生塵」。當你暗戀上一個人時,她的一舉一動,都能令你心生傾倒,那走路的姿態,就仿佛在碧波上優雅地行走,她帶起的灰塵,都仿佛含着芳香。

但是,吳女的腳步卻漸行漸遠,她沒有去詞人居住的橫塘,於是詞人只能看着她遠遠離去。這多像我們暗戀時的心裏,當我們在人群中看到自己暗戀對象的身影時,內心會無比地高興,但是,由於膽怯,又不敢上前打招呼,只能遠遠的悄悄的注視着她的身影,當我們發現她不與我們同路時,便會產生無限的悵惘與失落。

據陸游《老學庵筆記》記載:「賀方回貌奇醜,色青黑而有英氣,俗謂之賀鬼頭。」而李之儀又說:「自方回南北,垢面蓬首,不復與世故接。」就是說,賀鑄長得奇醜,而且閒居橫塘後,頭不梳,臉不洗,整天蓬頭垢面,還不與世人接觸,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心愛的女子,自然不敢上前搭話。

而且,暗戀是一種卑微的情感,他會讓人自卑,低下。

錦瑟華年誰與度?

錦瑟,典出李商隱的《錦瑟》,詩云:「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年華。」後人常用錦瑟年華來形容美好的年華。

吳女已經離去,只留下悵然若失的詞人在那裏,他想,她會與誰一起度過那美好的年華呢?

正如歌里唱的:「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誰來安慰愛哭的你。」當有一天,我們明白自己註定得不到暗戀的人,我們就會想,她會和誰一起花前月下,會和誰一起結婚生子呢?

月橋花榭,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接下來,詞人想像吳女居處的地方,他用一系列美好的意象,來描寫吳女居處的美好,從而烘托吳女之美好,如同月亮一樣的橋,包圍在繁花中的這台,雕繪連瑣花紋的窗子以及朱紅的大門,她就住在如此美好的地方,但是具體在哪裏呢,詞人不知道,只有春天知道她在哪裏。

只有春知處,表面是說只有春天知道吳女所住的地方,實際含有春與吳女同在的意思。春是一年四季最美好的季節,也是美好的象徵,只得吳女所在的地方,才是春所在的地方,可以說,吳女寄寓着詞人一切美好的想像。

愛上一個人,她便是所有美好的象徵,她穿的衣服是最好看的,她居處的地方是最美好的理想鄉,我們會關注她看的書,她聽的歌,她追的劇。

碧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蘅(héng)皋(gāo):長着香草的沼澤中的高地。彩筆:比喻有寫作的才華。

天空上的碧雲,冉冉飄飛,天色漸漸暗了下了,無邊的想像,也無法承載詞人的情感,所以他只能寫出令人斷句的詞句來排遣內心的情感。就像我們用日記來記載我們對一個人的思念。

試問閒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要問內心有多少愁緒?就像那河邊淒迷的煙草,就像那滿城紛亂的風中飛絮,就像那梅子黃時那連綿不絕的雨。梅子黃時雨:江南一帶初夏梅熟時多連綿之雨,俗稱「梅雨」。

最後三句寫暗戀帶來的愁緒可謂妙絕,由一川到滿城再到雨,是愁緒逐漸放大的,雨是漫天的。仿佛詞人的愁緒從詞人所在的河邊,逐漸迷漫到整個蘇州城,直到充塞天城,整個世界都迷漫着詞人的愁緒。煙草之淒迷,正如詞人內心的淒涼孤獨,柳絮之紛飛,正如詞人愁緒之紛亂,梅雨之連綿,正詞人愁緒之無邊無際,不可斷絕。

賀鑄的這首詞,將暗戀中的怯懦卑微,胡思亂想以及暗戀中的愁苦寫得深刻入骨,能體會這種情感的人,恐怕都曾經歷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暗戀。

據李之儀的記載,賀鑄經常跟他說起這段暗戀之情,他常常悔恨自己當時沒有立即上前搭話。後來,賀鑄終於尋訪到了吳女的住處,他想上門提親卻又猶豫不決,一年之後,吳女竟已死了。

一天夜裏,賀鑄跑到李之儀的家裏,告訴他吳女已經死了,並給李之儀看自己當初遇到吳女里寫的兩首詞,李之儀便作了題記《題賀方回詞》。題記中說,賀鑄當時「呻吟不絕,淚幾為之墮睫「,就是說他說話都帶着哭腔,眼淚都快流下來了。可見,雖只是一面之緣,但賀鑄卻用情極深。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26/1780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