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英外相:烏克蘭需要的是一個明確的勝利,所有盟國都同意這一目標

作者: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資料圖片©路透社圖片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7月1日到訪巴黎,與法國外交部長科隆納(Catherine Colonna)舉行了會談。特拉斯在訪問期間接受法媒採訪時表示:「烏克蘭需要一個明確的勝利,恢復其安全。這就是我周五在巴黎與我的法國同行討論的內容,所有盟國都同意這一目標。」

特拉斯在巴黎逗留期間接受了法國《星期日日報》的專訪。記者在採訪中提問:「貴國政府剛剛宣佈為烏克蘭額外提供10億歐元,主要是軍事裝備。您是否想(在支持烏克蘭方面)做得比歐盟自身更好?」

特拉斯回答說:「我們已經分配給烏克蘭的13億美元。總的來說,憑藉這23億歐元,我們是繼美國之後對該國的第二大援助方。我知道法國也已宣佈增加武器供應。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在戰爭的關鍵時刻,最大限度地將軍事援助,包括裝備和培訓,送達基輔當局,以便烏克蘭軍隊能夠對俄羅斯實施反攻。」

記者問道:「但你們真的能負擔得起嗎?英國反對派認為,你們正在危及將國防預算維持在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的目標......」

特拉斯說:「目前,我們的國防開支佔GDP的2.3%。我們必須增加軍事裝備的生產。這就是我們的國防部長最近提醒業界的內容。烏克蘭的這場戰爭使我們在歐洲的安全更加不穩定,世界更加危險,這促使全球各個角落對軍備的需求增加。例如,英國已經與波蘭、印度和澳大利亞建立了生產夥伴關係。烏克蘭的這場戰爭必須儘可能地短,但我們必須準備好它的長期化。這就是為什麼本周北約盟國承諾對基輔的長期軍事支持是至關重要的。」

記者問:「在馬德里峰會上,(英國首相)約翰遜說:普京的行為就像一個『大男子主義者』,沒有一個當權的女人會在烏克蘭展開這場『瘋狂』的戰爭。這是外交上用的語言嗎?」

特拉斯說:「我相信女人和男人一樣有能力作惡,但普京的行為就像一個可怕的獨裁者。他把他的國家推向了一場毫無道理、非法和無端的戰爭。這對俄羅斯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戰略錯誤,但不幸的是,是烏克蘭人在付出代價。」

記者問:「約翰遜的語言暗示了普京和希特拉之間的比較。您是否擔心歐洲會經歷一場與俄羅斯總統妥協的新的『慕尼黑(協議)』?

特拉斯說:「不,恰恰相反,我相信,正如我們在七國集團和北約峰會上看到的那樣,自由世界在支持烏克蘭方面是極其團結的。我們都知道,一份拙劣的和平協議會讓普京重新集結部隊,重新開始進攻。因此,我們無法承受另一個《明斯克協議》。烏克蘭需要一個明確的勝利,恢復其安全。這就是我周五在巴黎與我的法國同行討論的內容,所有盟國都同意這一目標。」

記者問:「兩名在烏克蘭作戰的英國國民被親俄部隊抓獲,面臨死刑。您是否考慮與俄羅斯進行囚犯交換?」

特拉斯說:「他們是在烏克蘭生活了很長時間的英國公民,服役於烏克蘭軍隊。因此,他們是戰俘,對他們的審判是一個騙局。我已經和我的烏克蘭同事談過這個問題,試圖確保他們獲釋,但我不會詳述什麼是可能或不可能。」

記者問:「(法國總統)馬克龍提議,英國應該加入他所呼籲的『歐洲政治共同體』,以加強與歐盟候選國和那些已經離開歐盟的國家的關係,比如貴國。您對此有何看法?」

特拉斯說:「我認為我們已經與七國集團和歐盟在制裁俄羅斯方面有非常廣泛的合作。這一努力對迄今為止通過的所有一攬子制裁措施進行了協調。我們還就中國的脅迫性經濟行為進行了協調,通過了《全球基礎設施夥伴關係》(PGII)。北約方面正在順利開展工作。它將有兩個新成員,並正在加強其東面的側翼。因此,在經濟和安全方面,我們有運作良好的組織。所以我不確定另一個論壇是否有必要,也不確定它是否會使今天存在的論壇更加有效。」

記者問:「法國和英國之間的軍事合作是否有可能獨立於歐洲防務和北約而得到加強?」

特拉斯說:「我們已經有一個非常強大的軍事關係。但我已經與(法國外長)科隆納討論了如何擴展它,特別是在我們已經參與的印太地區和非洲。而這是為了不使中國和俄羅斯在投資和安全方面獲得自由。我還認為,在西巴爾幹地區有一些積極的事情可以一起做,我們在那裏看到了惡性的外部干預。」

記者問:「在亞洲,約翰遜周五表示,他不會放棄香港。你打算如何做到這一點?」

特拉斯說:「首先,我們已經向香港居民張開雙臂,讓他們來英國尋求庇護或定居。在香港發生的事情讓人深感遺憾。那裏的自由已被逐步削弱。以至於我們最近不得不將我們的法官從地方司法機構中撤出,因為我們對現在的法治失去了信心。我們將繼續向中共當局提出這一自由和權利問題。這是一個我們不能放棄的領域。」

記者問:「你們在將近一年前與澳大利亞和美國簽署的《奧庫斯協議》(AUKUS)進展如何?」

特拉斯說:「我們在這一協議的兩方面都取得了進展,這一方面涉及建立核動力潛艇艦隊,另一方面涉及技術領域的合作。這是一個長期計劃,但新政府(春季當選的澳大利亞工黨)並沒有對其提出質疑。我能夠在北約峰會上與澳大利亞新總理直接討論這個問題。」

記者問:「在英國脫歐運動中,您最初是站在留在歐盟的一邊。然後您加入了一個負責執行(脫歐)的政府。該政府與歐盟簽署了一項協議,其中包含一項關於北愛爾蘭的議定書。現在約翰遜已經讓議會用一項單邊法律來取代它。您認為這將導致什麼?」

特拉斯說:「這項協議在北愛爾蘭引起了極大的煩惱,因為它在英國和北愛爾蘭之間造成了貿易摩擦。它並沒有將被愛爾蘭海隔開的英國公民置於平等的稅收地位。這是一個令人關注的問題,特別是對北愛爾蘭的工會社區來說,他們渴望保護其與英國的聯繫。議定書已經簽署,但它的實施已經證明,它不起作用,不能保護因《貝爾法斯特協議》(亦稱《耶穌受難日協議》)而誕生的北愛爾蘭機構。聯盟主義者認為,這項議定書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所有這些都造成了當地的政治不穩定。我們曾試圖與歐盟重新談判這項議定書,但沒有成功,因為他們不想改變文本。這使我們不得不自行採取行動,試圖恢復北愛爾蘭的政治穩定。談判解決是最好的,但布魯塞爾的委員會拒絕了。我們所做的是合法的,並且符合國際法中的必要性理論,即條約的一個締約方認為它危及到條約的穩定。」

記者追問:「然而,民意調查顯示,北愛爾蘭的大多數人在解決衝突方面更信任歐盟,而不是倫敦。」

特拉斯說:「這不是一個多數人意見的問題,而是北愛爾蘭的民族主義和聯盟主義兩個政治社區都同意的問題。工會派拒絕接受這一議定書,和平協議依靠雙方的同意來使機構發揮作用。結果,由於這個問題,貝爾法斯特仍然沒有政府。一切都已經試過了,我不能再看到這種情況的偏移。如果法國和歐盟想幫我解決這個問題,我想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記者問:「您的首相正在受到(保守黨)內部的壓力,並受到被投票淘汰的威脅。您準備好取代他了嗎?」

特拉斯說:「我全心全意地支持他。他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做了出色的工作,正如在法國一樣,大流行病危機、飛速發展的通貨膨脹、俄羅斯在烏克蘭發動的令人震驚的戰爭。約翰遜一直在所有這些危機的第一線。我們在黨內進行了投票,首相已經獲得了繼續執政的明顯多數,這就結束了他(是否能)繼續執政的問題。」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04/1770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