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曾經的美洲第一大國,是如何成就了鄰國?

作者:
血腥中反覆交替的墨西哥直到獨立190年之後的2000年,才真正告別了暴力循環,第一次實現了政權的和平輪替,國家才算是走上了正路。如今雖然緊抱美國大腿,面目已經大有改觀,但是要說繁榮昌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如今單單是一個加州,就抵2個多墨西哥。如果把曾經屬於墨西哥的西南幾個州加起來,其經濟實力相當於8個墨西哥。

我所居住的加州,不僅以引領世界科技的矽谷、霸佔各國熒幕的荷里活以及享譽天下的陽光沙灘而聞名,它也是美帝經濟第一強州。2021年加州GDP高達3.356萬億美元,佔全美經濟總量的14.6%。這個數據可能讓大多數人無感,換種說法可能更震撼:加州如果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那麼她的經濟實力僅僅排在美、中、日、德四個大國後面,位居全球第五。連英國都甩在身後。

如果考慮到加州只有40.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4千萬出頭的人口,那麼她的經濟實力就顯得誇張。

雖然這麼一塊富庶之地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成為美帝的一個標杆,但可能大多數人不知道,加州併入美國其實是很晚的事情,在東方的鴉片戰爭開始的時候,加州還是毫無爭議的墨西哥的領土。

不僅是加州,其實美國目前的西南州,德克薩斯、新墨西哥、內華達、猶他、亞利桑那的全部地盤,以及科羅拉多、懷俄明的部分地盤,曾經都是屬於墨西哥的。這些土地加起來,總面積高達230萬平方公里。

是的,你沒有聽錯,在19世紀,雖然美國已經崛起,但是美洲老大卻是墨西哥,他在1821年的國土面積,將近500萬平方公里。是當之無愧的美洲第一大國。

墨西哥這個國家,如今留給大多數人的印象是,亡靈、草帽、毒品以及靠近美國邊境線上無窮無盡的偷渡,和曾經的美洲霸主完全不搭界。但是如果時間倒退到170年前,在美墨邊境線上,卻是另一番景象——美國人爭相向墨西哥移民。

我們都知道美國剛獨立的時候只有東岸區區13州,面積不過80多萬平方公里,而且當時基本是農業為主,沒啥餘糧可言。又因為獨立戰爭到處舉債,立國伊始就背着一屁股債務度日,很是狼狽。但是美國的開國元勛們卻很有遠見,對於買地的熱情貫穿始終,很會利用國際局勢,砸鍋賣鐵壯大自身。1803年,在歐洲和列強打得不可開交的拿破崙急缺軍費,美國看準這一點,開價1500萬美元,買到了總面積達214萬平方公里法屬殖民地路易斯安那,國土面積一舉擴大三倍,成功和美洲第一大國墨西哥接壤。1500萬美元當時確實是大手筆(若對比美國當年GDP,相當於今天的4千億美元),但如今看來,說一本萬利都不足以形容。比美帝後來花720萬美元從俄國手裏買阿拉斯加還要值。

1810年,墨西哥從西班牙手中獨立,從立國之初的實力上來說,墨西哥無論是領土還是人口,都是強於美國的。但是我們都知道,西班牙在海權爭奪中被英國打趴下後,就成了歐洲大陸的破落戶,制度建設、經濟發展上一直都是落後的。他治下的殖民地,通常都是巧取豪奪,不事建設,所以大部分從西班牙治下獨立的殖民地,先天性在制度就有缺陷,沒有一個能理順的。墨西哥也是如此,國家是獨立了,可是面目卻毫無新意可言,甚至比殖民地時代更糟糕。僅僅在1821年到1850年30年間,軍事政變高達250次,換了31個總統,其中僅在1841至1848年的7年之內,就更換了21個總統,平均每隔4個月就更換1次。一言以蔽之,就是叢林社會,誰有槍誰話事。

在這種動盪之下,也就談不上什麼經濟發展。由於歷史上經濟重心集中在加勒比海沿岸,對於北部的廣大領土,比如加州,墨西哥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經營——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其價值。諸如加州這種地方雖然靠山面海,位置優越,但是缺乏大江大河,水資源不足,很難發展農業。至於內華達、猶他、亞利桑那這些地方,根本就是大片沙漠的不毛之地,鬼影都沒有一個。

墨西哥人忙着搞政變不在乎,美國人就打起了主意。於是就有大批在東部沒有土地的新移民,開始向墨西哥挺進,既然你不開發,那麼我們來開發。當時的國與國之間,不像如今這般界限分明關卡林立,人員流動是比較自由的,墨西哥人也沒有在意。直到幾十年後,國力突飛猛進的美國的吸引力開始顯現,靠近美國的德克薩斯開始積極向美國靠攏,1836年率先宣佈脫離墨西哥獨立,隨後又於1845年作為一州加入美國——誰也不想在一個窮得叮噹響,只靠打砸搶的大家庭裏面混啊。

墨西哥一看這還得了,你一個剛長出翅膀的小美居然敢撬我的牆角,打你丫的。就這樣,改變兩國命運的大戰,美墨戰爭於1846年打響了。剛開始墨西哥是看不上美國的,因為美國獨立靠的是各地的民兵,直到立國20年後,才在1796年建立起聯邦常備軍,而且只有區區2萬人,其後幾十年雖然國力突飛猛進,但軍隊也沒有增加多少。而墨西哥當時的槍桿子已經有5、6萬之多,裝備也不比美軍差,自認為干趴美國是沒啥問題的。

但戰爭的進程卻出乎意料,已經有一定工業基礎的美國迅速開動戰爭機器,很快就拉開了兩國的軍事差距。美軍雖然人數不佔優勢,但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在陸、海分三路痛擊墨西哥,勢如破竹、節節勝利。北線進攻加利福尼亞的美軍其實僅僅只有1700人,就這墨西哥人也打不過。美國海軍陸戰隊於1847年3月登陸墨西哥灣,同年9月長驅直入,佔領墨西哥首都,至此墨西哥完全戰敗,被迫簽訂城下之盟。

墨西哥割讓了包含加州在內的23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作為補償,美國向墨西哥賠款1500萬美元。我們中國近代史上都是戰敗割地又賠款,但美墨戰爭比較特殊,這是一場戰敗者割地,戰勝者賠款的特殊戰爭。

經此一戰,美國國土貫通太平洋和大西洋,一舉超過700萬平方公里,基本奠定了其世界性大國的地位。而包含加州在內的新地盤,在併入美國後也迎來了飛速的發展,大量的移民和新技術的湧入,在數十年間就讓這些曾經的不毛之地改天換地,從一地雞毛變成了遍地黃金。

但我今天其實不是想跟大家說這段美國的擴張歷史。而是想跟大家探討另一個問題:假如,這些地盤如今還在墨西哥手裏,情況會是怎樣?

墨西哥從1810年獨立,各種政變不斷,軍政府的統治成了家常便飯,國家發展也無從談起。在1911年的內戰之中,墨西哥軍閥甚至對當時僑居在中部城市托雷翁(Torreón)的華僑大開殺戒,在一天之中,就屠殺了393名華人,其後的遇害者多達千人。當時即將滅亡的清廷和後來的北洋政府對此事持續追討,最終於1912年11月達成一致,墨方向華人遇難者公開致歉,並支付310萬比索的賠償。但這筆錢墨西哥政府一拖再拖,直到進入21世紀後才向當年的遇難者後裔完成支付。

血腥中反覆交替的墨西哥直到獨立190年之後的2000年,才真正告別了暴力循環,第一次實現了政權的和平輪替,國家才算是走上了正路。如今雖然緊抱美國大腿,面目已經大有改觀,但是要說繁榮昌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如今單單是一個加州,就抵2個多墨西哥。如果把曾經屬於墨西哥的西南幾個州加起來,其經濟實力相當於8個墨西哥。

如果加州、德州、內華達……等還在墨西哥手裏,那麼也許會成為不錯的旅遊勝地,盛產某些瓜果的農產品基地,或者大麻和各種毒品的輸出工廠……總之可以肯定的說,不可能成為一個又一個單獨拿出來都可以吊打世界大多數國家的經濟奇蹟。

這其中的原因,其實我們都明白,也不複雜。《晏子春秋》裏面有句話:「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決定國家發展的水土是什麼?

如今的加州,還有大量當年割地之後,留下來成為美國公民的墨西哥後裔。西班牙語和英語並列,都是加州的官方語言。所以一個墨西哥人如果生活在加州,障礙不大。因為毗鄰墨西哥,富庶的加州也是墨西哥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墨西哥人通過各種渠道來到這裏謀生、求發展。墨西哥也是美國外國移民的第一大來源。如果要問這些墨西哥人,加州回歸墨西哥行不行,恐怕他們都不願意。對於普通民眾而言,家國情懷也許始終會揮之不去,但是和現實的安穩和富庶比起來,名號也許並不重要——因為在自己人手裏,它也許和如今墨西哥的其他毒梟橫行、幫派林立的地方並不會有太大區別。

其實對於世界而言,這又何嘗不是好事呢。多一個富庶之地,比多一個窮困、禍亂的泥潭好太多。它對於世界經濟、人類文明的貢獻,恐怕已經遠遠涵蓋了它原本屬於誰,應該掛哪個國家的旗幟這樣的糾結。

有些國家,甚至還不如墨西哥。它的面積再大,佔領的土地再多,其實也只是盛產一個又一個的西伯利亞。完全就是人類發展的絆腳石。對於生活於其中的普通民眾而言,這樣的家國情懷是沒有意義的。監獄裏面住再久,那也不能稱之為人類之家。被奴隸主所奴役,哪怕這個奴隸主是同宗同族,那又有什麼意義?!

所以當我們真正熱愛一片土地的時候,應該想想怎麼從制度上去謀求長遠的規劃和建設,怎麼樣真正保障生活其中的人民安身立命、安居樂業,而不是僅僅糾結於宏大的國家、民族或者歷史的概念——那些東西,往往是野心家的蜜糖、普通人的砒霜。它打什麼樣的旗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祖祖輩輩為之流的血和汗,能夠真正開出文明之花。

2022/6/16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21/1765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