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的外科醫生為中共政權充當「劊子手」

—打破沉默!敦促醫學界發聲 反對中共活摘器官

作者:
缺乏媒體關注、機構沉默、自我審查,以及害怕北京的打擊報復,是包括醫療部門在內的許多人不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國家認可的活摘器官罪行的原因之一。

2022年6月9日,(從上到下)亞利桑那大學生物倫理學和醫學人文主義教授大衛‧貝達(David Beyda),以色列Leviev心臟中心心臟移植部創始人雅各布‧拉維(Jacob Lavee),猶他大學醫學副教授G. Weldon Gilcrease,總部設在美國的「醫生反對活摘器官組織」(DAFOH)成員、神經科醫生亞歷杭德羅‧森特里昂(Alejandro Centurion),DAFOH執行董事托斯滕‧特雷(Torsten Trey),以及倫敦大學學院小兒心胸外科榮譽教授馬丁‧艾略特(Martin Elliot),在一次在線圓桌會議上發言。(視頻截圖/大紀元

缺乏媒體關注、機構沉默、自我審查,以及害怕北京的打擊報復,是包括醫療部門在內的許多人不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國家認可的活摘器官罪行的原因之一。

6月9日,在一個名為「強摘活人器官——過去、現在、未來」(Forced Organ Harvesting from Living People–Past, Present, Future)的在線圓桌會議中,上述原因被呈現給了與會者。該會議由英文大紀元電視(EpochTV)和新唐人電視台(NTD)播出,由總部設在美國的全球醫生團體「醫生反活摘器官」(DAFOH)組織。

「根據我的經驗,整個醫學界只有不到10%的人,真正知道什麼是活摘器官」,猶他大學( University of Utah)醫學副教授、DAFOH副主任吉爾克雷斯(G.Weldon Gilcrease)在圓桌會議上說,「甚至比10%還少,實際上,只有一小部分人對這種案例或存在的大量數據有所了解。」

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殺害良心犯,以獲取他們的器官來供應移植市場。2019年,一個名為「中國法庭」的獨立人民法庭發現,這種罪行在中國「大規模」發生。法庭認定,這種行為構成了反人類罪,而法輪功學員是(活體)器官的主要來源。

吉爾克雷斯回憶說,在中國法庭公佈調查結果後,他所在的大學拒絕了他提出的建議,即在2019年底與當地移植界和法律界人士舉行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討論會。

吉爾克雷斯曾對其所在大學的高級官員說:「聽着,我們至少需要坐下來,談談我們是否有共謀的嫌疑······一些中國人來到這裏進行培訓,學習移植,然後回到中國,參與這些反人類的罪行,(這些罪行)很可能是為了器官而殺害無辜者的種族滅絕行為。」

「我被告知,毫無疑問,(活摘器官)正在發生。但有人擔心,如果我們作為一個醫療中心說了什麼,中國(中共)會把所有的學生送到德克薩斯州(而不是猶他州)。這就是我得到的回應」,他繼續說,「所以我認為,確實存在對(來自中共的)經濟報復的恐懼,也有對所在職業進行報復的恐懼。」

2006年4月19日,法輪功修煉者在華盛頓DC舉行的抗議活動中,展示了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非法行為。當時中共領導人胡錦濤正在訪問美國。(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一種以「真、善、忍」為核心的氣功修煉,包括五套和緩的煉功動作。1990年代,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洪傳,估計有7000萬至1億人修煉。然而,中共卻將這認為是對其政權的威脅。

1999年7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全國性迫害,成立了類似蓋世太保的「610辦公室」,以執行其滅絕性的鎮壓運動。

從那時起,數百萬被非法拘留的法輪功學員,基本上成了中共政權移植業的大型非自願器官庫。龐大的器官供體,使中國成為移植旅遊的首選目的地,因為中國醫院為病人提供匹配器官的等待時間往往很短,比擁有成熟器官捐贈系統的發達國家要快得多。

亞利桑那大學生物倫理學和醫學人文主義教授大衛‧貝達(David Beyda)在圓桌會議上說:「在我們社區,我看到人們在參與(關於活摘器官的)討論時,對自己進行審查。」

「有時它(審查)是制度性的。」貝達警告說,雖然中共政權是這起罪行的始作俑者,但也存在着與它同謀的問題。

「你的審查制度越是個人化,你就越是共犯」,他補充說,「每個器官接受者和正在做這件事的外科醫生一樣,都有過錯,涉事雙方都是殺戮他人的同謀。」

最近發表在《美國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的一項研究顯示,中國的外科醫生和其他醫務工作者,一直在為中共政權充當「劊子手」。該研究記錄了71份中文科學出版物中的案例,這些案例顯示,在病人被宣佈腦死亡之前,就進行了器官販賣。

2019年5月16日,法輪功修煉者在曼哈頓遊行,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Edward Dye/The Epoch Times)

以色列Leviev心臟中心心臟移植科創始人、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外科名譽教授雅各布‧拉維(Jacob Lavee)表示,一些醫療專業人士根本無法相信他們的中國同行會參與活摘器官。

拉維說:「在中國法庭收集了所有證據後,在發表了數百篇相關論文後,我們的同事仍然很難相信我們回到中國的同事正在參與這些暴行。」

神經科醫生、DAFOH成員亞歷杭德羅‧森特里昂(Alejandro Centurion)敦促美國醫學會(AMA)在這個問題上採取更有力的立場。

森特里昂說,AMA還沒有就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發表「正式聲明」,只是在去年發佈了一份「小聲明」,而且是「非常膚淺的」,沒有提及中國法庭。

「所以我們需要會見美國醫學會的領導。我真的會敦促他們這樣做。」森特里昂補充說,看到英國和加拿大醫學會在譴責中共活摘器官方面採取了果斷的立場,這令人鼓舞。

DAFOH的執行董事托斯滕‧特雷(Torsten Trey)呼籲更多人公開反對這種暴行。

特雷說:「從活着的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在今天的人類社會中是絕對不能被接受的。每個醫生、每個人都必須表態。」

「是想生活在一個政府可以為了器官任意殺害無辜者的世界裏,還是現在就發出聲音?」特雷說,「我認為現在是打破沉默的時候了。」

原文:『Time to Break the Silence』: Medical Community Urged Take Stand Against China’s Ongoing Murder for Organs刊於英文大紀元網站。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1/1760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