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二大爺:普京還有退路嗎?

作者:
很多歷史的契機,不是美帝的大棋下得有多好,而是對手總是會利令智昏。這是所有存在強人天花板的國家的死結。當一個國家的重大決策是出於統治者本身的利益和野心的時候,它一定會和國家利益相違背,走出臭棋、錯棋是遲早的事情。

在無比的寡淡中,丁丁同志用冗長而潦草的11分鐘發言,結束了沒有勝利可講的「勝利日」的閱兵和演講。沒有西方情報機構預言的「宣戰」,沒有之前一直強調的核武器,也沒有要硬幹到底的誓言。只有毫無新鮮感的如祥林嫂一般的對於西方陰謀俄國反擊的老調。

在戰場上俄軍表現一塌糊塗,甚至揚言要在5月9日前拿下來的馬里烏波爾鋼鐵廠依然頑強佇立的情況下,丁丁同志的心情我們都是理解的。我相信經過80天的戰鬥,如果他不是真的瘋了的話,那麼應該對戰場真實的情況是有大概認知的,或者說,他現在也應該知道,這場仗,贏不了。也許糾結的只是,該如何在保證自己依然能掌控俄國的情況下,體面的和烏克蘭及歐美講和。

我們如果拋開立場因素,客觀的分析目前丁丁同志的處境,應該說儘管千瘡百孔但他還沒有到絕路。薩達姆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戰敗後主動撤出科威特,雖然灰頭土臉,但是還是牢牢把控着伊拉克,本身的權力沒有受損,直到2001年美軍直接出兵把他推翻。如果丁丁現在撤軍烏克蘭,恢復到2月24日前的狀態,那麼可以說在他苦心經營了22年的國度里,依然還是沒有人能夠威脅他的地位。雖然說全世界大部分人都對他咬牙切齒,但是他只要不出俄國,那拿他也沒有辦法。

也就是說,丁丁現在還是有退路可選的。但我們知道,丁丁的野心遠超薩達姆,所以這個選項對於他,不啻於投降認輸,很難。

比這個更難的,是讓心疼丁丁同志的俄粉們認輸。前幾天有個號稱「這也太解氣了」俄粉編造的視頻的火爆國內,說的是俄軍在馬里烏波爾的鋼鐵廠全殲烏軍,還抓住了和烏軍在一起的50多條「北約大魚」,並言之鑿鑿聲稱這些大魚包括什麼北約陸軍總司令、加大拿退役中將、美國總統拜登之子等……這條視頻已獲超過10萬次轉發,超10萬次在看,近5萬次點讚,超1000條評論。

這條低級的謠言,所用的視頻其實是哥倫比亞警方和國際刑警組織5月4日押解大毒梟烏蘇、將其引渡到美國的畫面,畫面中軍警防彈衣上的「Policia」字樣清晰可見,甚至還有國際刑警的標誌。這麼明顯的視頻,居然就被公然用來收割智商——關鍵是還成功讓受眾高潮了。

先不要說馬里烏波爾的真實戰況,但凡心智正常的人都應該想到,北約的大魚如果要真的在烏克蘭,那也應該在基輔指揮,怎麼可能跑到重重包圍的馬里烏波爾?難道去那裏的地下堡壘旅遊嗎?這種低級得不能再低級的謠言,如此受歡迎。讓人感慨的不是造謠者的無知、無恥,而是受眾的可笑、可悲。

所以說真愛俄國的,未必是俄國人,一定得是天天盼着俄國防部「好消息的」俄粉。那種急切的心情,就跟身殘志堅的小春子看着皇帝不能完成洞房一樣,捉急啊。

其實,不管俄粉們多麼不願意承認現實,在這場改變世界地緣政治格局和國際秩序的戰爭中,俄國成為最大的輸家都已經是事實。而最大的贏家,我之前說過,是美國。丁丁的大昏招,替美國實現了多個戰略目標。可能戰前連美國自己都想不到。

從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後,俄國一度成為美國頭號遏制的戰略目標,聯合盟友對俄國進行了延續至今的經濟制裁。但是受限於其他國家的牽制,這種制裁是有限的,並未觸及俄國的根本。其後俄美兩國在中東的敘利亞明戰暗戰,不斷角力,難分勝負。從川普開始,美國的國家政治策略就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美國頭號遏制的目標發生改變,這種情況下,要同時和兩個世界性大國對抗,顯然是美國一家難以做到的。所以拜登上台伊始,延續了川普的亞太圍堵戰略,頻頻對丁丁示好,意圖減輕雙線對抗的壓力。

在美、俄、中三家的暗戰中,本來歐洲是樂於坐山觀虎鬥,從左右逢源中獲取自己最大的利益的。克里米亞戰爭後美國對俄採取的制裁,很多歐洲盟友就是沒有參與的,畢竟大部分都和俄國有緊密的能源合作。諸如德國、法國這一號對美國不滿的,反而還為了小算盤更加刻意的拉攏俄國;即便在中美關係越發緊張,幾至於劍拔弩張的情況下,歐洲之前和中國的關係其實也不差,歐盟想要獨立於美國的政策之外,成為世界另一極的思路也是公開的。默克爾力排眾議,頂着美國的壓力也要通過中歐的合作協議,其實就是這種思路的體現;而離心離德的北約,也因為缺乏實在的外部威脅,而屢屢被質疑存在的必要,美國在歐洲多年的防務投入,可謂費力不討好。

所以說,在俄烏戰爭開始之前,拜登接受的川普留下的外交遺產並不好,美國不僅要修復因為川普的「美國優先」、四處退群造成的盟友裂痕,更要同時和俄、中兩個大國展開對抗和遏制,多少有點力不從心。因為只要歐洲和亞洲,包括澳洲之類的地區不和美國同步的話,美國的遏制和圍堵始終是四處漏風,難有成效的。

而丁丁不顧一切發動的這場戰爭,瞬間都完美的替美國解決了一切的難題。

盟友方面,自二戰之後,美國的盟友們就沒有這麼團結過,一致的唯美國馬首是瞻,四十多國的防務大會,不僅擴大了美國的軍事同盟,還又一次確立了美國的領導地位;俄國的威脅,讓歐洲也如夢初醒,把北約從瀕死狀態變成了滿血復活,多國重整軍備,大大減輕了美國的防務負擔,將來從歐洲完全抽身、專注於亞太成為可能;更重要的是,是沒有費什麼大勁,就借烏克蘭之手和歐洲的一致對外,徹底解決了俄國這個宿敵,一箭三雕。

俄羅斯駐波蘭大使在5月9日向蘇聯紅軍紀念碑獻花過程中,遭到大量憤怒的波蘭民眾包圍甚至潑墨,極為狼狽。

這些效果,都是美國在正常的外交努力中很難達到的,被一場戰爭全部解決。

對於美國而言,援助烏克蘭的那點東西,確實是舉手之勞,二戰憑藉一國之力,力撐整個同盟國都沒有問題,現在僅僅是支撐一個烏克蘭,那更不在話下。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近期在講話中,提出美國要在本次俄烏戰爭中實現三個目標:一個自由和獨立的烏克蘭,一個被削弱和孤立的俄羅斯,以及一個更強大、更統一和更堅定的西方。

這個話其實是挺直白的了,那就是美國一定要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徹底削弱俄國。

所以很多歷史的契機,不是美帝的大棋下得有多好,而是對手總是會利令智昏。這是所有存在強人天花板的國家的死結。當一個國家的重大決策是出於統治者本身的利益和野心的時候,它一定會和國家利益相違背,走出臭棋、錯棋是遲早的事情。

當然,丁丁同志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至於他能不能補救,就看這場走向常態化的戰爭發展了什麼程度。

現在大家都能關心的是,現在俄烏兩國還有沒有和談的可能呢?當然是有的。澤連斯基在5月7日的講話中提出和談條件,那就是俄軍完全退回2月24日前的狀態,烏東和克里米亞地位將來通過談判解決。

澤連斯基這個條件客觀的說,是非常務實的,體現了他作為一個依然很清醒的政治家的判斷,也是最容易達成的現實停戰條件。在俄國人的摧殘下,烏克蘭滿目瘡痍,民眾家破人亡,被點燃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很難輕易消解的,目前烏克蘭民間繼續戰爭的呼聲很高,奪回領土的決心也很大,澤連斯基的條件應該說已經是底線,要想輕易多讓步也不可能;但即便是這樣的條件,對於並不清醒的丁丁來說依然是困難重重。在付出了整個國家的經濟潰散和將近2萬士兵傷亡的代價之後,丁丁無法接受自己的帝國夢碎和權威喪失,必然還會心存僥倖,想多少找回一點彌補。在識時務知進退這一點上,他甚至不如薩達姆。

所以前幾天烏克蘭情報負責人所說的那句「停戰只有等丁丁死去或者俄國解體」,是一句大實話。

美國五角大樓對於俄烏戰爭最新的預測是,如果維持目前的戰爭烈度,可能會持續至年底。作為息息相關的旁觀者,從理性的角度,我們也希望烏克蘭民眾能夠早日實現和平,重新回歸正常的生活。這是一個勇敢無畏的民族應得的東西。當然我們更希望所有的戰爭罪行都得到應有的清算,所有的戰爭販子都受到應有的制裁。

在重裝備陸續到位,烏克蘭的大反攻到來之前,從客觀的角度,也許丁丁還有最後的尋找退路的機會,願不願意把握這樣的機會,還是要一條路走到黑,留給他思考的時間不多了。

2022/5/10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3/1747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