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岳山:共青團大會五個不尋常涉中南海權鬥?(圖)

作者:

2022年3月10日,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CPPCC)閉幕會前,安保人員站在走廊里。

離中共二十大約有半年時間,共青團於2022年5月10日舉行成立百年大會,中共七常委到場,習近平講話。是次會議至少有五個細節不尋常,或與中南海權鬥有關。

細節一:王岐山在共青團開大會之際獲派外訪或另有用意

據《北京青年報》公號「政知見」5月10日發文介紹,中共共青團20年來3次同類會議,僅今年主持者身份不同。

2002年建團60周年大會,由時任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主持;2012年的建團70周年會議,由時任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主持。但今年是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王滬寧主持。

由王滬寧主持也可以說得過去,王是中共所謂群團組織的大總管,主管共青團工作。但這裏面也可能涉及中共高層權力分配的一些不協調的地方。

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本身地位微妙,他並無黨職,如果讓他主持團的大會,不符中共慣例。王岐山這次被派去韓國參加總統就職儀式,也是史上最高級別,但本來完全可以換別人去,或是習近平有意支開他,以免在國內又不能主持團的百年大會,引起議論。

至於前兩次都是由已被選定為黨魁繼任者主持共青團大會,這次卻換上二十大面臨退休的王滬寧主持,也對應着,習近平遠還沒有準備自己的接班人。

細節二:20年來最低規格易地舉行僅千人參加

2002年建團60周年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大禮堂,有5,000多人參加,2012年建團70周年,也在人民大會堂的大禮堂,有約6,000人參加。

但今年這次改在二層宴會廳舉行,規格降低,且僅約1,000人出席。

出席人數大減,一方面可能是基於防疫需要,另一方面也可以認為是對應着共青團的衰落,皆因近年中共也承認共青團問題多多。

共青團大會參會人數的大幅減少,和今年人大和政協會議共有330人缺席,創歷屆之最,以及去年中共六中全會參加人數五年來最少,似乎都能暗通中共政權的氣數。

細節三:習近平講話全程黑着臉暗批「狂妄分子」

雖然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賀軍科在致辭中大力吹捧習近平,稱習近平「掌舵領航」,共青團要「始終走在擁戴核心、捍衛核心的最前列」。但在賀軍科致辭時,習在鏡頭前低着頭,沒有一絲笑容。習近平念講話稿時,同樣全程黑着臉,語調低沉,且講稿收尾未見高調的號召式,和領導人講話稿的通常模式也有不同。

習的講話也沒有什麼新意,所提到的「做青年友,不做青年『官』」要求,其實是9年前和團中央新一屆領導班子成員集體談話時的老話。不過習反而提到,共青團要培養一批人「不是狂妄分子,也不是風頭主義者」,這些話聽起來就有些剌耳了。

習近平上台10年,團幹部已不再如此前30年般深受重用。在習上任兩年後,就不斷傳出他批評共青團的消息,什麼「高位截癱」「不要幻想做接班人」等等;中共中央巡視組也批評共青團存在「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問題。而令計劃等出身共青團系統的高官紛紛落馬,也令共青團中央的地位尷尬。其中令計劃更被當局定性為「野心家」。

細節四:習更強調共青團是突擊隊後備軍身份失色?

共青團中央出身的官員過去常以「接班人」自居。不過習近平日前在共青團成立百年大會上,雖然也稱共青團「不愧為黨的忠實助手和可靠後備軍」,但又指出,共青團是突擊隊,少先隊是預備隊。

明報》一則評論說,「後備軍」變成了「突擊隊」,而隔代的少年先鋒隊才是真正的「預備隊」?

查詢官方資料發現,中共對共青團的定位,在20年前的共青團團章中就有「黨的助手」「後備軍」「突擊隊」「接班人」這些字眼,直到2013年的團十七大修改團章後仍然保留。但2018年6月的團章修改中,以語義重複為由,將其中一處「接班人」修改為「青年」。

當然,無論共青團還是少先隊,都是靠謊言拉學生加入。2015年9月22日,共青團中央重提所謂「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口號時,就遭到大陸地產界知名人士任志強的公開反駁。任志強在微博稱「自己被這句口號騙了十幾年」,隨後被禁言。

現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賀軍科也在2017年3月受訪時,承認共青團現在要靠利益來吸引青少年加入,比如「教戀愛」和幫找高薪工作,這也反映出沒有人真信共產主義的一套。

細節五:主席台上共青團出身的政治局常委表情不自然

出席這次共青團大會的現任中央政治局7名常委中,至少5人當過共青團幹部,總理李克強曾經任團中央第一書記,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當過河北省團委書記,政協主席汪洋曾任安徽省團委副書記,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亦當過青海省商業廳團委書記,副總理韓正則曾是上海市團委書記。

從央視新聞視頻可見,在台上的高官狀態詭異。在賀軍科致辭捧習時,李克強一臉無奈,栗戰書不時作閉目養神狀,汪洋垂眉沉思,韓正和趙樂際則刻意保持嚴肅表情。在習講話期間,其他常委表情也均不太自然。

1980年代以來,共青團出身的幹部在官場吃香、勢力坐大。最早是時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曾是團中央第一書記,還有李瑞環、胡啟立、王兆國、胡錦濤大批團幹部迅速上位,胡錦濤同樣由團中央第一書記出身,後成為最高領導人。所謂「團派」說法最早也基於此。

但這一切在習近平這名紅二代上台後就變了。共青團出身的前中辦主任令計劃、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兩人在中共十八大習上台前使了小動作,後來令計劃落馬,李源潮早早「裸退」。上屆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兩屆團中央常務書記趙勇、楊岳被投閒置散,一般團幹部也不再有風光的仕途。

當然,李克強和汪洋、周強胡春華、陸昊這些人仍身在高位,但基本都要對習表現忠誠換得平安。比如汪洋近年經常高調捧習,周強在中共黨管法治方面也跟定中央立場,即使在陝西千億礦權案中惹上麻煩也暫時獲保護;李克強雖不時和習不同調,但主要是基於職務需要,還算不上與習為敵。至於現任副總理胡春華,則一直是聽話、低調的狀態。

在習近平這次講話後,有觀點認為他現在要接管共青團了。但其實習近平在2016年宣佈對共青團整治,團中央的多名領導被令重返基層,再到2017年9月20日免去秦宜智的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職務,一直到2018年6月賀軍科接任,習就已正式接管共青團。

賀軍科是習的陝西老鄉,陝西鳳翔人,1969年2月出生,軍工背景出身。有傳言說賀軍科家族與習近平有很深的淵源,當年15歲的習近平下鄉到梁家河,賀軍科的爺爺曾「指點」習近平。不過這一說法無從考證。

現任團中央第一書記賀軍科,應該不會重蹈前任秦宜智的覆轍,但是否能藉這一位置獲得高升,還很難說,畢竟他從未到過地方任職。即使下一步會空降地方,從年齡看也已偏大。

不存在的「團派」?

有觀點說,習近平這次講話,是在中共二十大前拉攏或警告「團派」,筆者認為準確說應是警告整個共青團系統,事關「團派」究竟是否存在,本身還有不少爭議。

旅美學者何清漣曾經認為,中共官場實際沒有形成「團派」。共青團系統一度成為中共培養接班人的基地,但團中央對團幹部的關照提拔,往往在他們從團中央轉任地方職務之後就結束了,這些要員一般也不再與團中央保持利益紐帶關係。

她舉例李克強、李源潮、令計劃三人是共青團系統出身,但三人之間並無橫向聯繫,加上他們曾經的共主胡錦濤也不是個喜歡拉幫結派戀權之人。因此認為,將這些官員稱之為政治幫派,實在有點勉強。

筆者傾向於「團派」並不成派的觀點,如果當年胡錦濤有刻意拉幫結派的野心,不可能讓自己的「大內總管」令計劃自行形成了山頭。

而且,觀察可見,許多所謂的「團派」官員,稱為江派更為合適。比如,曾任廣東省團委書記的原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本身卻是由李長春和張德江組建的江派「廣東幫」人馬,他早在主政揭陽期間就借發展石化業,就通過當地老闆搭上周永康的兒子周濱。被指為「團派大佬」的令計劃,其西山會中也有不少江派官員。

也曾任廣東團委書記、後經過江西和內蒙古官場的潘逸陽,是江派前常委吳官正的親信。曾在山西團系統工作16年的河北原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梁濱,後台涉及江派前常委賈慶林。至於韓正雖然曾是上海市團委書記,卻是公認的江澤民親信。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2/1747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