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杜政:習近平二十大押寶軍隊十個動作顯政權危機

作者:

離中共二十大大約還有半年左右,中國政局一波一波事件令人眼花繚亂。一個不可忽視的情況是,習近平正在押寶軍隊保連任,至少有十個大大小小的動作。但他的努力似乎未有實效,反而突顯出政權的危機。

動作一:用軍隊保清零防疫路線

北京當局推行清零防疫政策在體制內外引起反彈,以上海封城為標誌的暴力封控引發民怨沸騰,黨內也有不少反對聲音衝破嚴控。但習近平5月5日放話要打贏大上海保衛戰,動態清零「毫不動搖」,並稱要和反清零言行「鬥爭」。

隨即,中共軍方也罕見介入表態。

5月7日,中共《解放軍報》在報眼位置刊發題為「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的社評,要求全軍「要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習主席決策部署上來」。

上海封城早已引發中共防疫路線之爭,比如有軍方背景的上海長征醫院,原副院長兼感染科主任繆曉輝,曾公開發聲反對「動態清零」。

繆曉輝只是一個代表,他背後可能有一定規模的反對清零者,也會包括各類反習勢力。

到習近平5月5日的發話,反對清零路線,已經提升到政治鬥爭、反習還是挺習的層面。儘管中紀委和各大黨媒也有評論員文章表態挺習,但軍方的發聲特別令人矚目。

筆者認為,習近平親自發聲,顯示深感受到威脅。軍隊、紀委齊發聲,無非也是要力壓異議。但在臨近權力換屆之時,強壓下反對意見,可能構成更難防備的反習暗涌。

動作二:疫情期以軍隊介入地方維穩

像二十大這類黨內頭等大事,歷來都是政權維穩的最敏感時間。當局最怕這段時間社會不穩,衝擊高層換屆。

留意到習近平在3月7日下午出席人大軍隊和武警部隊代表團會議時,要求「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除了全軍抓緊「備戰打仗工作」,還要軍隊協助地方維穩,並及時「處置各種突發情況」。

近期中共各地封城的惡果引發民怨,比如上海,除了產生大量次生災害,許多人因無法及時就醫而死亡,有的自殺,甚至有人疑餓死。但百姓的生命不是黨要考慮的,維穩高於一切,軍隊此時就派上用場。

許多人說上海的情況有點像反送中運動時期的香港

4月初,因應上海封城,中共出動大軍,調動大量軍隊、武警人員進駐上海協助防疫和維穩,多架軍用運輸機飛抵上海機場。

網上圖片顯示,4月7日在上海虹橋站1號站台上的出現大批軍人。也有上海人透露,很多小區都有持槍武警參與封控。

儘管官方「闢謠」稱上海並非實施軍管,但中共把抗疫當作壓倒一切的政治維穩工作,令上海變相實現「軍管」。

一些網傳的視頻顯示,被稱「白衛兵」、「大白」的所謂志願者,打起人來很兇悍,形態及手法一如軍人,筆者認為至少有部分是派到上海參與維穩的軍人,只是打着軍方醫務人員的旗號進入上海。

上海封城時,被稱「白衛兵」、「大白」的所謂志願者,至少有部分是派到上海參與維穩的軍人。(美聯社)

動作三:靠軍隊對付黨內政敵

早前曾傳習近平計劃在二十大前對台開戰。但是筆者認為不太可能,不合邏輯。習近平面對國內外多重危機,為了穩妥連任,如今不敢輕動台灣。如果是真有原計劃,也可能因為看到俄羅斯烏克蘭戰爭未能速決而改變。

習近平應該會更多地用軍隊威懾力針對黨內政敵,目標是保二十大連任。首先是以槍桿子壓制同樣帶槍、但混跡社會、不太好管的「刀把子」。

早前官方通報落馬的政法虎傅政華,涉「違規領用和攜帶槍支」,而兩年前落馬的孫力軍也被指「非法持有槍支」。

官方沒有說明傅、孫兩人私藏的這些槍支彈藥數量,筆者認為可能有一定的規模。這些軍火或用於暗殺習近平。兩人都被定性為「政治野心極度膨脹」,並且是「形成嚴重安全隱患」,可見一斑。

令習頭痛的還有軍內一些太子黨勢力,這也是牴觸他連任的潛在因素。

去年底傳出中共退役上將劉亞洲被抓的消息,但至今沒有下文。知情人說劉亞洲事件與反習有關。

網上傳出軍隊中反對對台開戰的兩封信件,據說是由劉亞洲送達習近平的。主要講,如果強硬開戰,將導致中共面臨着亡黨亡國的危險。另一封信則直接勸習近平放棄連任。

現居美國的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軍官姚誠曾對外媒透露,鄧小平當年取消了領導幹部終身制,但習近平要破例在二十大開啟第三任期,現在軍隊的反抗非常強烈。劉亞洲事件可能和這種形勢有關。

姚誠還說,大家跟習不是一條心。

動作四:大派官帽,升最多上將

中共建政靠槍桿子,習近平現在穩固權力,威懾反習勢力,也靠軍隊。習近平雖說早年也當過幾年時任國防部長耿飈的秘書,屬於文職軍人。但因為沒有前一代的戰功,要靠什麼來收攏軍心?中共向來的政治洗腦宣傳也不會有真實效果,歷代黨魁掌軍靠是無非都是利益。

晉升將領,派出官帽這一招是常規的。以上將為例,對比江、胡、習各自掌軍的十年:江升64上將;胡升60上將;習已升67上將,今年還要升。

但最近幾輪升上將和密集的軍方高層變動中,出現一些詭異情況,比如西部戰區三易司令,中部戰區也在短期內兩次換帥。

2021年10月21日,官方證實西部戰區前司令員張旭東上將,因病死亡,年58歲。張旭東2020年12月才晉升上將,當時並首次被證實已擔任西部戰區司令。

到2021年7月5日,原西部戰區陸軍司令徐起零晉升上將並替下張旭東。而徐起零隨後也傳出患癌,僅任西部戰區司令員兩個月就回京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這也非實權職務,只是養病之職。

一個讓習犯愁的問題是,中共政權內外危機惡化,握緊「槍桿子」以及叫囂打仗是轉移危機焦點的救命稻草。如果軍隊主將為升職隱瞞重病,真上戰場可是兵家大忌,可能會帶整支軍隊走向墳場。

動作五:改「柔性治軍」,反腐不前

中共十九大以來,習近平軍中打虎變低調,與中共十八大後當局共查處了近兩百名副軍級以上軍官不同,到上將房峰輝2018年初落馬之後,當局對問題將官的處理,可見的都只是免去人大代表、降級,並且都不是正式通報,而是間接由人大官宣。

已見諸報導的,包括2019年處理的戰略支援部隊原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饒開勛中將、西部戰區陸軍原副司令員徐向華少將、江蘇省軍區原政委孟中康少將和海南省軍區原政委葉青少將。

2021年4月29日,海軍原副參謀長宋學被免去人大代表職務。

與江腐敗治國不一樣,習痛恨軍隊腐敗,但是在一黨專制之下,軍隊腐敗問題並不能解決。

習第一任期號稱以反腐治軍,拿下了近兩百高級別貪將,但當年徐才厚郭伯雄留下的軍中賣官機制,已經爛掉了的所謂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在習時代仍然沿用。

中共軍改只是改了表面的架構,腐敗的運行機制未改,腐敗浸淫過的軍心依舊。

各級腐敗的政工幹部,繼續為習輸送腐敗者。低層軍官繼續順着腐敗未變的機制,一級一級往上爬,成為軍中骨幹。

中共軍改只是改了表面的架構,腐敗的運行機制未改,腐敗浸淫過的軍心依舊。(美聯社)

動作六:軍費大增保政權

從中共軍費暴增,同樣可以看出習近平押寶軍隊。

3月5日,中共財政部在全國人大會議上提交的政府預算草案報告顯示,中共今年的軍費預算為1.45萬億人民幣(約合0.2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7.1%,增幅比去年增加0.3個百分點。

中共官方媒體稱,這是中共自2019年以來軍費預算增幅首次突破7%,是近三年來最快增速。

中共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將GDP增長目標設為5.5%左右。中共的軍費支出增速高於GDP增速。

外界質疑,中共實際的軍費要比公開數據還要高得多。曾有國際智庫認為,中共的隱藏性軍費可能是其公佈數字的1.4倍。

中共的軍隊被稱為「黨衛軍」,在保黨保政權為要務。軍費大增當然意味着保政權的需要大增。

動作七:恢復頒授八一勳章抬高軍人榮譽感

中共新華社3月29日消息稱經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批准,中共軍委將在建軍95周年之際,評選頒授八一勳章。報導特別提到這是為了「迎接」中共二十大舉行。

八一勳章,始於中共建政初期給軍人頒授的軍事榮譽第一級,自1955年起啟用,後停授。

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要定於一尊,破除連任限制,為了爭取軍隊支持,於2017年6月12日恢復設立八一勳章。一般每5年授予一次。2017年7月首次已頒給10人。

據官方說明,評選八一勳章的首個條件,就是要和習近平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堅決聽從習指揮。

誰能獲得八一勳章,將會爭破頭,得獎者引來眾人不滿,因為其實在和平時期都沒有什麼戰功,只是因為是黨的「聽話蟲」。

徐起零(右)僅任西部戰區司令員兩個月就回京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而這只是養病之職。(作者提供)

動作八:給軍人加薪加福利

去年初,親北京的《南華早報》報導,習近平為增加中共軍隊凝聚力,當年預料將為軍官加薪40%。這次軍隊加薪,以駐紮西藏、新疆及東海、南海等邊境部隊,及前景看好的年輕軍官最為受益。

但報導顯示,中共軍中反而傳出不滿,特別對於軍隊缺乏透明度的制度感到憂心。他們希望建立像「退役軍人保障法」般全面的法律體系。

有網友總結說,「政權越不穩定,這幫人就會加薪越多:加薪越多,政權就更不穩定。」

預料今年這次軍費增加,會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到軍人加薪和福利中。但是體制不變,軍隊照樣那麼腐敗,習多發薪水,軍官還要貪,下發多少福利,還是會被挪用,或發生不公現象。

動作九:搞軍屬免費醫療與大眾醫療拉開距離

中共軍方今年1月起實施「軍人配偶免費醫療、軍官軍士父母和配偶父母優惠醫療」,指是為了「貫徹習近平思想」、「聚焦備戰打仗」。

給軍人家屬提供免費醫療當然也是為穩定軍隊,可能需要軍人打台灣,為炮灰們做些前置工作。

不過這也意外引發人們對中共體制內特權醫療的關注。

中國醫療本身有個特權問題,軍級以上將官,或者領國務院津貼的教授,政府公務人員,都有不同級別的特權醫療。至於副國級以上高層權貴,以及經歷中共建政的所謂老革命,特別是中共的那些元老,更是特權不封頂。各地都有高幹病房,北京最為集中。

相反的是,一般中國大眾沒有公費醫療,當局還打壓要求權利者。武漢媒體人胡新成曾為徵集萬人簽名「大病免費醫療」,幫助弱者,計劃自費走遍全國,去年底在太原被抓。

動作十:專設退役軍人事務部解決軍怨

中共的退伍軍人,是一個人數眾多的維權群體,而為禍的源頭政策是在江澤民掌軍時期出台的。

1993年,中共軍方總政治部會同當時中央政府8個部門下發了「93政聯字1號」檔,全稱是《關於做好軍隊復員幹部安置工作的通知》。這份看似平常的文件實際上剝奪了成千上萬復員軍官的幹部身份和與幹部身份相應的經濟收入和待遇,使他們變成了「六無三不管」(無單位、無工作、無收入、無住房、無養老保險、無醫療保險,軍隊不管、政府不管、社會不管)的邊緣群體。當年那種買斷退役方式,製造了無盡的軍怨。

江澤民時期出台了許多不良政策,習近平現在實際上都是在背鍋,但中共體制本身也無法解決問題。

歷年的退伍軍人維權被打壓,他們的命運讓現役軍人心寒,會影響習的備戰打仗大計。故此,當局在2018年4月專設一個退役軍人事務部。

但這幾年退伍軍人維權仍然不絕。2021年9月13日上午,全國各地有二百多名退伍軍人在北京中央軍委政治信訪接待處信訪,抗議各地軍人事務部的安置政策造假。現場來了大批警察維穩。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上報

杜政:習近平二十大押寶軍隊十個動作顯政權危機

杜政2022年05月09日

離中共二十大大約還有半年左右,中國政局一波一波事件令人眼花繚亂。一個不可忽視的情況是,習近平正在押寶軍隊保連任,至少有十個大大小小的動作。但他的努力似乎未有實效,反而突顯出政權的危機。

動作一:用軍隊保清零防疫路線

北京當局推行清零防疫政策在體制內外引起反彈,以上海封城為標誌的暴力封控引發民怨沸騰,黨內也有不少反對聲音衝破嚴控。但習近平5月5日放話要打贏大上海保衛戰,動態清零「毫不動搖」,並稱要和反清零言行「鬥爭」。

隨即,中共軍方也罕見介入表態。

5月7日,中共《解放軍報》在報眼位置刊發題為「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的社評,要求全軍「要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習主席決策部署上來」。

上海封城早已引發中共防疫路線之爭,比如有軍方背景的上海長征醫院,原副院長兼感染科主任繆曉輝,曾公開發聲反對「動態清零」。

繆曉輝只是一個代表,他背後可能有一定規模的反對清零者,也會包括各類反習勢力。

到習近平5月5日的發話,反對清零路線,已經提升到政治鬥爭、反習還是挺習的層面。儘管中紀委和各大黨媒也有評論員文章表態挺習,但軍方的發聲特別令人矚目。

筆者認為,習近平親自發聲,顯示深感受到威脅。軍隊、紀委齊發聲,無非也是要力壓異議。但在臨近權力換屆之時,強壓下反對意見,可能構成更難防備的反習暗涌。

動作二:疫情期以軍隊介入地方維穩

像二十大這類黨內頭等大事,歷來都是政權維穩的最敏感時間。當局最怕這段時間社會不穩,衝擊高層換屆。

留意到習近平在3月7日下午出席人大軍隊和武警部隊代表團會議時,要求「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除了全軍抓緊「備戰打仗工作」,還要軍隊協助地方維穩,並及時「處置各種突發情況」。

近期中共各地封城的惡果引發民怨,比如上海,除了產生大量次生災害,許多人因無法及時就醫而死亡,有的自殺,甚至有人疑餓死。但百姓的生命不是黨要考慮的,維穩高於一切,軍隊此時就派上用場。

許多人說上海的情況有點像反送中運動時期的香港。

4月初,因應上海封城,中共出動大軍,調動大量軍隊、武警人員進駐上海協助防疫和維穩,多架軍用運輸機飛抵上海機場。

網上圖片顯示,4月7日在上海虹橋站1號站台上的出現大批軍人。也有上海人透露,很多小區都有持槍武警參與封控。

儘管官方「闢謠」稱上海並非實施軍管,但中共把抗疫當作壓倒一切的政治維穩工作,令上海變相實現「軍管」。

一些網傳的視頻顯示,被稱「白衛兵」、「大白」的所謂志願者,打起人來很兇悍,形態及手法一如軍人,筆者認為至少有部分是派到上海參與維穩的軍人,只是打着軍方醫務人員的旗號進入上海。

上海封城時,被稱「白衛兵」、「大白」的所謂志願者,至少有部分是派到上海參與維穩的軍人。(美聯社)

動作三:靠軍隊對付黨內政敵

早前曾傳習近平計劃在二十大前對台開戰。但是筆者認為不太可能,不合邏輯。習近平面對國內外多重危機,為了穩妥連任,如今不敢輕動台灣。如果是真有原計劃,也可能因為看到俄羅斯對烏克蘭戰爭未能速決而改變。

習近平應該會更多地用軍隊威懾力針對黨內政敵,目標是保二十大連任。首先是以槍桿子壓制同樣帶槍、但混跡社會、不太好管的「刀把子」。

早前官方通報落馬的政法虎傅政華,涉「違規領用和攜帶槍支」,而兩年前落馬的孫力軍也被指「非法持有槍支」。

官方沒有說明傅、孫兩人私藏的這些槍支彈藥數量,筆者認為可能有一定的規模。這些軍火或用於暗殺習近平。兩人都被定性為「政治野心極度膨脹」,並且是「形成嚴重安全隱患」,可見一斑。

令習頭痛的還有軍內一些太子黨勢力,這也是牴觸他連任的潛在因素。

去年底傳出中共退役上將劉亞洲被抓的消息,但至今沒有下文。知情人說劉亞洲事件與反習有關。

網上傳出軍隊中反對對台開戰的兩封信件,據說是由劉亞洲送達習近平的。主要講,如果強硬開戰,將導致中共面臨着亡黨亡國的危險。另一封信則直接勸習近平放棄連任。

現居美國的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軍官姚誠曾對外媒透露,鄧小平當年取消了領導幹部終身制,但習近平要破例在二十大開啟第三任期,現在軍隊的反抗非常強烈。劉亞洲事件可能和這種形勢有關。

姚誠還說,大家跟習不是一條心。

動作四:大派官帽,升最多上將

中共建政靠槍桿子,習近平現在穩固權力,威懾反習勢力,也靠軍隊。習近平雖說早年也當過幾年時任國防部長耿飈的秘書,屬於文職軍人。但因為沒有前一代的戰功,要靠什麼來收攏軍心?中共向來的政治洗腦宣傳也不會有真實效果,歷代黨魁掌軍靠是無非都是利益。

晉升將領,派出官帽這一招是常規的。以上將為例,對比江、胡、習各自掌軍的十年:江升64上將;胡升60上將;習已升67上將,今年還要升。

但最近幾輪升上將和密集的軍方高層變動中,出現一些詭異情況,比如西部戰區三易司令,中部戰區也在短期內兩次換帥。

2021年10月21日,官方證實西部戰區前司令員張旭東上將,因病死亡,年58歲。張旭東2020年12月才晉升上將,當時並首次被證實已擔任西部戰區司令。

到2021年7月5日,原西部戰區陸軍司令徐起零晉升上將並替下張旭東。而徐起零隨後也傳出患癌,僅任西部戰區司令員兩個月就回京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這也非實權職務,只是養病之職。

一個讓習犯愁的問題是,中共政權內外危機惡化,握緊「槍桿子」以及叫囂打仗是轉移危機焦點的救命稻草。如果軍隊主將為升職隱瞞重病,真上戰場可是兵家大忌,可能會帶整支軍隊走向墳場。

動作五:改「柔性治軍」,反腐不前

中共十九大以來,習近平軍中打虎變低調,與中共十八大後當局共查處了近兩百名副軍級以上軍官不同,到上將房峰輝2018年初落馬之後,當局對問題將官的處理,可見的都只是免去人大代表、降級,並且都不是正式通報,而是間接由人大官宣。

已見諸報導的,包括2019年處理的戰略支援部隊原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饒開勛中將、西部戰區陸軍原副司令員徐向華少將、江蘇省軍區原政委孟中康少將和海南省軍區原政委葉青少將。

2021年4月29日,海軍原副參謀長宋學被免去人大代表職務。

與江腐敗治國不一樣,習痛恨軍隊腐敗,但是在一黨專制之下,軍隊腐敗問題並不能解決。

習第一任期號稱以反腐治軍,拿下了近兩百高級別貪將,但當年徐才厚和郭伯雄留下的軍中賣官機制,已經爛掉了的所謂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在習時代仍然沿用。

中共軍改只是改了表面的架構,腐敗的運行機制未改,腐敗浸淫過的軍心依舊。

各級腐敗的政工幹部,繼續為習輸送腐敗者。低層軍官繼續順着腐敗未變的機制,一級一級往上爬,成為軍中骨幹。

中共軍改只是改了表面的架構,腐敗的運行機制未改,腐敗浸淫過的軍心依舊。(美聯社)

動作六:軍費大增保政權

從中共軍費暴增,同樣可以看出習近平押寶軍隊。

3月5日,中共財政部在全國人大會議上提交的政府預算草案報告顯示,中共今年的軍費預算為1.45萬億人民幣(約合0.2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7.1%,增幅比去年增加0.3個百分點。

中共官方媒體稱,這是中共自2019年以來軍費預算增幅首次突破7%,是近三年來最快增速。

中共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將GDP增長目標設為5.5%左右。中共的軍費支出增速高於GDP增速。

外界質疑,中共實際的軍費要比公開數據還要高得多。曾有國際智庫認為,中共的隱藏性軍費可能是其公佈數字的1.4倍。

中共的軍隊被稱為「黨衛軍」,在保黨保政權為要務。軍費大增當然意味着保政權的需要大增。

動作七:恢復頒授八一勳章抬高軍人榮譽感

中共新華社3月29日消息稱經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批准,中共軍委將在建軍95周年之際,評選頒授八一勳章。報導特別提到這是為了「迎接」中共二十大舉行。

八一勳章,始於中共建政初期給軍人頒授的軍事榮譽第一級,自1955年起啟用,後停授。

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要定於一尊,破除連任限制,為了爭取軍隊支持,於2017年6月12日恢復設立八一勳章。一般每5年授予一次。2017年7月首次已頒給10人。

據官方說明,評選八一勳章的首個條件,就是要和習近平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堅決聽從習指揮。

誰能獲得八一勳章,將會爭破頭,得獎者引來眾人不滿,因為其實在和平時期都沒有什麼戰功,只是因為是黨的「聽話蟲」。

徐起零(右)僅任西部戰區司令員兩個月就回京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而這只是養病之職。(作者提供)

動作八:給軍人加薪加福利

去年初,親北京的《南華早報》報導,習近平為增加中共軍隊凝聚力,當年預料將為軍官加薪40%。這次軍隊加薪,以駐紮西藏、新疆及東海、南海等邊境部隊,及前景看好的年輕軍官最為受益。

但報導顯示,中共軍中反而傳出不滿,特別對於軍隊缺乏透明度的制度感到憂心。他們希望建立像「退役軍人保障法」般全面的法律體系。

有網友總結說,「政權越不穩定,這幫人就會加薪越多:加薪越多,政權就更不穩定。」

預料今年這次軍費增加,會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到軍人加薪和福利中。但是體制不變,軍隊照樣那麼腐敗,習多發薪水,軍官還要貪,下發多少福利,還是會被挪用,或發生不公現象。

動作九:搞軍屬免費醫療與大眾醫療拉開距離

中共軍方今年1月起實施「軍人配偶免費醫療、軍官軍士父母和配偶父母優惠醫療」,指是為了「貫徹習近平思想」、「聚焦備戰打仗」。

給軍人家屬提供免費醫療當然也是為穩定軍隊,可能需要軍人打台灣,為炮灰們做些前置工作。

不過這也意外引發人們對中共體制內特權醫療的關注。

中國醫療本身有個特權問題,軍級以上將官,或者領國務院津貼的教授,政府公務人員,都有不同級別的特權醫療。至於副國級以上高層權貴,以及經歷中共建政的所謂老革命,特別是中共的那些元老,更是特權不封頂。各地都有高幹病房,北京最為集中。

相反的是,一般中國大眾沒有公費醫療,當局還打壓要求權利者。武漢媒體人胡新成曾為徵集萬人簽名「大病免費醫療」,幫助弱者,計劃自費走遍全國,去年底在太原被抓。

動作十:專設退役軍人事務部解決軍怨

中共的退伍軍人,是一個人數眾多的維權群體,而為禍的源頭政策是在江澤民掌軍時期出台的。

1993年,中共軍方總政治部會同當時中央政府8個部門下發了「93政聯字1號」檔,全稱是《關於做好軍隊復員幹部安置工作的通知》。這份看似平常的文件實際上剝奪了成千上萬復員軍官的幹部身份和與幹部身份相應的經濟收入和待遇,使他們變成了「六無三不管」(無單位、無工作、無收入、無住房、無養老保險、無醫療保險,軍隊不管、政府不管、社會不管)的邊緣群體。當年那種買斷退役方式,製造了無盡的軍怨。

江澤民時期出台了許多不良政策,習近平現在實際上都是在背鍋,但中共體制本身也無法解決問題。

歷年的退伍軍人維權被打壓,他們的命運讓現役軍人心寒,會影響習的備戰打仗大計。故此,當局在2018年4月專設一個退役軍人事務部。

但這幾年退伍軍人維權仍然不絕。2021年9月13日上午,全國各地有二百多名退伍軍人在北京中央軍委政治信訪接待處信訪,抗議各地軍人事務部的安置政策造假。現場來了大批警察維穩。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1/1746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