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威懾讓黨內臣服 這時對高層政治人物大清洗?

作者:
現在的局面是只有續任,不存在接班,續任,總要需要營造續任的氣氛,讓黨內臣服,非習不可?最遲七八月份以前,會發生習對高層政治人物的政治清洗,一個就是他要藉此來進一步威懾黨內精英,使得各種各樣有可能挑戰他的力量不敢有所動作,甚至也不敢發出進一步的聲音。但同時也藉機清除他不喜歡的人,空出位子來提拔他所喜歡的人等等。

為什麼在俄羅斯發動侵烏戰爭前兩個星期這樣一個微妙的歷史關頭,他要與普京發表中俄合作無上限宣言?他的「清零」政策與高層政治清洗有何關係?這一切對習近平幾個月後尋求第三任會發生什麼影響?我們為此訪問了正在巴黎人文科學研究院(FMSH)講學、對中國政治有着深刻觀察的加拿大維多利亞政治學教授吳國光先生。

法廣:前面談到的兩個問題都指向最後一個問題,中共秋季召開的二十大。按照鄧小平時期制定的規則,中共最高領導人任期總共兩屆,每屆五年。二十大,應該是新一屆領導人接班,但是習近平已經修改了憲法,廢除了領導人任期界限的問題,現在的局面是只有續任,不存在接班,續任,總要需要營造續任的氣氛,讓黨內臣服,非習不可?一切都歸於習「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功勞。但是這種無所不能的親自指揮出了嚴重問題,清零出了問題,親俄出了問題,經濟也失去了以往的繁榮景象。那麼,在習的這種籠罩性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受到明顯挫折的情形下,您認為習近平會否順利地在二十大自我接班?我去年看過您曾對媒體預測,今年,在中共黨內,還會有相當重要的人物倒台?您現在還持這種看法嗎?

吳國光:我是預測過,政治局委員一級吧。習近平在二十大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進入第三任期。那麼,再進一步,在二十大上組織一個對他來說,順心的,滿意的,順手的這樣一個政治局常委會和政治局。現在,我們當然聽到很多不滿的聲音,對習的,特別是對他最近幾年的施政,當然也包括對習尋求連任,而且這個連任很可能通向終身制,對於這樣一個前景非常地不滿。一般民眾的不滿,在這樣一個體制下,很難起到作用。如果是發生在中國體制內,相當多的體制內的中高層的官員也有這個不滿的話,這樣一種形勢對習來講就相當具有挑戰性了。但是這個體制的特點,特別是習經過了十年的高度集權過程,特別是掌控了刀把子槍桿子等等,即使在黨內存在強烈不滿,要想在黨內通過一定的程序來結束習對第三任期的尋求,恐怕這個難度也是非常大。所以很難講這個過程會順利,這個過程的結果要出現很大的不確定性這種前景也很難。

法廣:我們還記得,就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僅僅幾個月,被視為「儲君」的孫政才出乎意料地被以反腐敗名義清洗了,現在距離中共二十大召開也剩下幾個月時間,黨內高層還可能出現類似的動盪嗎?

吳國光:我之所以講在今年夏天以前,夏末吧,最遲七八月份以前,會發生習對高層政治人物的政治清洗,一個就是他要藉此來進一步威懾黨內精英,使得各種各樣有可能挑戰他的力量不敢有所動作,甚至也不敢發出進一步的聲音。但同時也藉機清除他不喜歡的人,空出位子來提拔他所喜歡的人等等。我們看到,習上台十年以來,不斷通過反腐敗,來進行黨內高層政治清洗,在清洗過程中,不斷的拉拔自己的人馬,不斷地重組權力。到了二十大這樣一個權力重組的關鍵準備階段,他這麼做,應該是不奇怪的。實際上,今年以來,雖然對這麼高層的清洗的案例還沒有出現,我預期會在夏天出現,但是稍低一點層次的清洗實際上是加快了。今年,現在才三四個月,副部級官員的清洗已經有二十多個案例了,這是公開宣佈的,沒有公開宣佈的,我們還不知道。再一個動向,在這些清洗的背後,很多人是指向了更高層的官員。比如說王岐山的前秘書在這個星期剛剛被清洗,孫力軍案還在進一步地發酵,把孫案說成是政治團伙案,甚至比孫力軍職位高的人也被指控為是孫力軍這個團伙的成員。孫力軍不可能成為比他職務高的官員的老大,這明顯地意味着孫力軍背後的人才會成為團伙的老大,這個指向已經很明確了。至於現在為什麼還沒有把決定性的動作拿出來,這裏面可能有戰術上的考慮,材料不充足等等,更多的可能是戰略上的考慮。現在就把這個案子搬出來後,半年以後可能威懾效應就減弱了,如果是七八月份把這個案子拿出來,二十大代表都已經選出來了,馬上就要開二十大了,二十大代表就在這個陰影下,戰戰兢兢走進會場,那這個效果就好多了。

實際上,政治鬥爭當中從來都有很多的不確定性,但是權威主義政治,極權主義政治一大特點,就是對於最高領導人來講,他所尋求他所看到確定性的這個確定性很高,我要看到這個結果,我就要有辦法拿到這個結果,要不然這就不叫極權統治。法國今天在進行選舉,到現在大家票都投的差不多了,我們也不敢講,就一定是哪一個人勝利。所以民主是程序的確定性,結果是不確定性的,中國是程序、過程是不確定的,結果是確定性的,它就是用程序和過程的不確定性來保證這個結果的確定性,我要的就是這個,但是這個過程中我不知道會用什麼花招來搞你,最後我把這個結果拿到。所以說這個是一個高度動態的過程。

吳國光曾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智囊團成員。在中國改革開放時期擔任過《人民日報》評論員,《人民日報》評論部主任編輯、中共中央政治體制研討小組辦公室研究員、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員。參與起草中共十三大報告。九零年代走上治學之路,曾任美國哈佛大學尼曼研究員、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目前在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擔任政治系和歷史系教授。著作包括China’s Party Congress: Power, Legitimacy,and Institutional Manipulati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5); Globalization against Democracy: A Political Economy of Capitalism after its Global Triumph(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7)及十餘部中英文著作。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03/1743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