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全球不當影響力調查 東南亞遭滲透最深

中國警察守衛在北京天安門前的石獅子旁。(2021年3月11日)

中共近年利用其政經影響力不斷滲透全世界,引起各國擔憂。位於台北的台灣民主實驗室(Doublethink Lab)周一(4月25日)發佈一份有關中國的全球影響力調查,結果發現,在全球六大洲、36個國家與地區內,東南亞國家受到中共不當的政經操弄最為嚴重,尤其在經濟、科技與執法三大領域。

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逐步融入國際社會,並藉由經貿實力與各國發展出綿密的關係,同時中國的政治影響力也隨之滲透到全球每個角落。位於台北的智庫台灣民主實驗室周一(4月25日)發佈其去年曆時6個月調查的「中國指數」(China Index)計劃,嘗試描繪出各國受到中共滲透的程度,以及哪些領域特別容易受到影響。

台灣民主實驗室執行長吳銘軒在一場發佈會上指出,「中國指數」旨在調查中國對他國施加的惡意影響力,以及中國散播的虛假訊息宣傳所造成的影響。該調查希望能提高全球對相關問題的理解和認識,並且讓國際政治學者、中國問題專家和各國的政策制定者暸解到中共影響力滲透的嚴重性。

台灣民主實驗室執行長吳銘軒(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楊安攝影)

吳銘軒說,該調查側重中國在他國的媒體、外交決策圈、學術界、政治菁英圈、經濟、科技、社會、軍事和執法等九個領域的影響力,調查時間從2021年3月,進行至2021年8月,研究對象遍及全球六大洲的36個國家與地區。

吳銘軒告訴美國之音:「我們希望用一套比較有系統的方式,去比較中國在全世界不同國家的影響力,還有表現在不同面向上的一些行為。同時希望透過這個計劃去了解到,在哪些地區,我們某一部分的研究能量還不足,或者是在某一些特定國家沒有被關注,中國在那裏的影響力。」

吳銘軒指出,「中國指數」的問卷設計不同於一般民意調查,而是以「事實查核」的方式進行,比方說,各國受訪者會被問到的問題,包括「在你國家有沒有孔子學院?」、「在你的國家的5G是不是由中國製造商承包?」各個問題基本上都是針對事實的描述,而且不能只回答是否,還要附上證據或是解釋才算是有效答案。

東南亞五國登上全球遭中共滲透前十國榜單

「中國指數」計劃的最新調查結果,在全世界36個國家與地區當中,東南亞是受到中共不當影響力最深的區域。台灣民主實驗室一共在七個東南亞國家進行調查,結果發現有五個東南亞國家位列全球前十名遭中共惡意影響最嚴重的榜單上,包括受害最深第一名的柬埔寨、第二名的新加坡、第三名的泰國、第六名的菲律賓、以及第八名的馬來西亞。該實驗室進一步交叉比對發現,東南亞各國在經濟、科技、執法三大領域,最容易受到中共不當政經操弄的鎖定。

根據「中國指數」的定義,經濟領域衡量各國對中國的經濟依賴程度,以及中國政府如何利用經貿實力脅迫各國企業或政界人士以達成其外交或國家利益。其次,科技領域凸顯中國電信、互聯網和各大科技公司在各國的商業滲透和數字足跡,以及中國硬體與軟件系統在各國的應用情況。至於執法領域則關注各國與中國之間的司法合作,包括外國公民遭中國公安任意拘留或中國籍人士被引渡回中國。

「中國指數」調查計劃顯示,東南亞是受到中國不當影響力最深的區域。(照片提供:台灣民主實驗室)

針對「中國指數」計劃的最新調查結果,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胡逸山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透過一帶一路的倡議和投資力度,中國近年對東南亞國家的影響力恐已超越美國。

胡逸山說:「中國大陸在東南亞塑造它的影響力,最重要的手段之一還是經濟上的交流和合作。對於東南亞絕大多數國家來說,中國可能都是他們最大的貿易夥伴國,這幾年的一帶一路倡議之下,中國在這些東南亞國家的投資的力度也非常地強,無論是在貿易上或者越來越多的新投資項目上,可能中國影響力都超越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

經濟為基礎中國向東南亞輸出治理模式

中國商務部的統計顯示,自從1991年中國與東盟建立對話關係以來,雙方經貿合作水平不斷提升,30年來貿易規模擴大了85倍,中國與東盟之間90%以上的貨物可互享零關稅待遇,中國也連續12年維持東盟第一大貿易夥伴的地位。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更在去年11月的中國-東盟峰會上強調,雙方要全面發揮《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作用,儘早啟動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3.0版的建設,並提升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的便利化水平,拓展數字經濟、綠色經濟等新領域合作,共建經貿創新發展示範園區。

對此,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兆年認為,中國對東南亞國家的影響力不只展現在經濟層面上,更擴及到了政治層面上;也就是以經貿為基礎,向東南亞各國輸出所謂的「中國治理模式」。

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兆年

黃兆年表示,中國從2000年初開始積極引導國內的剩餘資金向外投資,2013年推出的「一帶一路」就是中國主導資金向外擴張的一個跨國經濟帶倡議,中國擴張的對象以開發中國家為主,目的在輸出資金、基礎建設,去交換當地的天然資源跟市場。

黃兆年指出,東南亞國家多數是開發中國家,伴隨中國資金而來的技術也可能是他們所欠缺的,因此,在經濟跟科技的層面上逐漸受到中國的不當操弄。另一方面,中國輸出的通訊設備、電信設備、網路設備、甚至於類似「天眼」的監視系統等,某種程度上又很符合開發中國家獨裁領導人的需求,也因此間接滲透到執法層面。

黃兆年告訴美國之音:「它(中國)的影響不限於經濟層面,它在物質基礎之上,還輸出很多政治層面的軟硬體,乃至於中國的一些通訊電信設備、網路設備、乃至於監視設備的輸出;這裏頭包括透過一些訓練課程,提供他們(各國)政府官員或司法人員或軍人或警察或一些媒體工作者或意見領袖等等,一些訓練的課程。」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逸山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的胡逸山指出,中國時常與東南亞國家高調進行跨境刑事合作,逮捕犯罪嫌疑犯,以爭取媒體曝光度。因此,各界普遍認知到,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在執法合作上的緊密關係,甚至感受到中國公安在東南亞各國的影響力。

分析人士說,在所有受到中國高度影響的東南亞國家當中,新加坡可以說是最特殊的案例。新加坡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近6萬美元,是標準的已開發國家。根據「中國指數」的調查發現,新加坡是東南亞國家中唯一在執法層面未受中國左右的地區,但是其學術界受到中國高度的滲透。

黃兆年分析,中國目前積極發展全球供應鏈的上游產業,並試圖擺脫對西方的技術依賴,在此前提下,新加坡就成了北京眼中的突破點。此次「中國指數」的調查顯示,新加坡不僅在學術領域深受中國的影響,其受影響的程度更是高居全球36國的第三名。

黃兆年說:「中國希望透過學術的交流,經濟科技的交流,來取得中國現階段發展所需要的這些比較上游的、高端的這些技術。」

台灣媒體與社會最易受中國操弄

另外,「中國指數」的調查也顯示,台灣排行全球深受中國不當影響力的第九名,尤其在媒體圈與社會兩項領域,高居全球受到中共不當影響最深的第一名。根據「中國指數」的定義,媒體領域檢視各國媒體針對與中國相關議題的公開辯論和報導呈現方式如何受到操弄,而社會領域則關注各國境內親中組織的建立與發展。台灣民主實驗室指出,兩者調查主題皆聚焦在中共的軟實力宣傳。

台灣民主實驗室的吳銘軒直言,由於問卷的題目設計,台灣在某些面向的表現基本上是「零分」,也就是,台灣在某些面向不可能遭中共滲透。但在某些領域特別低分的情況下,台灣受中共不當操弄的整體排行仍高居第九名,代表台灣在某些面向已經深受中國嚴重的不當滲透,這讓台灣各界非常擔憂。

吳銘軒舉例指出,各國受訪者的問卷都有相同的問題,例如,你的國家有沒有與解放軍共同參與軍演?各國政府官員是否曾赴中國受訓?但因為兩岸的政治敵對關係日益緊張,台灣在這些面向遭中共植入影響力的可能性非常低,因此,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在這些領域受中共不當影響的程度應該是非常低,也就是,分數表現應該是非常低,甚至是不可能發生的零分。

吳銘軒說:「很多國家政府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各領域都有很緊密的合作,它的(遭不當滲透的)排名顯着比較高。台灣沒有這些合作內容,我們還在第九名。前十名(遭不當滲透的)的這些國家,沒有和中國全面往來的就是台灣,但是我們還是這麼高的受中國的影響。」

黃兆年指出,中共操作影響力的一大手法,就是收買或動員當地的企業與團體,成為北京在各國境內的在地協力者。他說,雖然民進黨政府2016年主政以來,兩岸交惡,各項交流都停擺,但是北京長期以來已經完成布建,台灣內部不乏「紅媒」或「統派團體」在唱和中共,這是中共勢力仍能滲透台灣社會的主因,也是台灣必須提高警覺之處。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6/1740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