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岳山:紅朝三大「欽差大臣」落馬啟示錄

作者:

圖為2016年3月的中共兩會。

中共官方日前宣佈中央第九輪巡視的15個巡視組,至4月9日完成巡視進駐工作,負責帶隊巡視25家單位的15名中央巡視組組長名單也已公佈,包括第一巡視組組長許傳智等人,這裏不再細列。筆者要說的是,這些堪稱中共紅朝欽差大臣的中央巡視組組長,手握生殺大權,但在無官不貪的中共官場,這類巡視組的負責人,也同樣需要貪上一把。已有三名這樣的代表人物,能證實中共的反貪如同兒戲。

中共紀檢系統省級、市級或央企國企都有自己的巡視組負責人,但中央一級的巡視組組長、副組長才算得上「欽差大臣」,更準確說是副部級以上(中管幹部),他們一旦落馬,才算得上「大老虎」現形。

這些「欽差大臣」權力有多大,從一個人作為上可以窺見。曾有消息說,習近平的舊部徐令義(中央巡視組正部級巡視專員)當年帶隊巡視時,可以隨時讓省委書記召開省委擴大會議,徐的人馬直接衝進會場抓人,被抓者當場嚇癱。

劉彥平打虎巡視言必稱「習近平總書記」

3月12日,曾任公安部副部長的劉彥平落馬,官方通報強調他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家安全部紀檢監察組原組長」,但事實上他在最後擔任全國政協委員閒職之前,曾當過專責打虎巡視的「欽差大臣」,在2018年10月、2019年4月和2019年9月,先後任第十九屆中央第二、三、四輪巡視的中央第十四巡視組組長。

被劉彥平「巡視」的單位包括民政部和農村農業部等;2019年中,被劉彥平「巡視」的單位包括中國中化集團、中國建築集團、中國五礦集團等;2019年年底,被劉彥平「巡視」的單位包括中央統戰部和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以及統戰部下屬的國家民委等等。

其中在2020年8月,劉彥平還對中宣部和網信辦官員大談「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自由亞洲電台「夜話中南海」專欄文章提到,劉彥平曾以「欽差大臣」的身份在統戰部召見部長尤權,並向這位中央書記處書記傳達習近平的「重要指示精神」。足見當時的劉彥平被習近平及趙樂際等人的重視程度。

劉彥平當時言必稱「習近平總書記」,張口就先來了一句「我剛剛向尤權同志傳達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警察出身的劉彥平讓統戰部官員們不寒而慄。

一名曾被劉彥平以「調查取證」名義談話的統戰部正局級退休幹部說,談話過程根本就像是警察對犯罪分子的審訊。

另一名在辦理退休手續的副部級調研員,被劉彥平「個別談話」後向同事們發牢騷說:劉組長讓我想起了康生。為什麼專門派一個警察頭子來對付統戰部?

這麼強悍和高調反腐的劉彥平為何落馬,官方沒有披露,但廣被認為不排除他與孫力軍政治團伙案有關。而孫力軍被當局定為「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甚至非法持槍,還有官員都有的貪腐、大搞權色、錢色交易等罪名。看來劉彥平到時也免不了被通報至少後邊幾條罪。

董宏被稱為王岐山「大管家」

另一個落馬的副部級「欽差大臣」是董宏。

2022年1月28日,中共中央巡視組原副組長董宏在山東青島受審。董宏被指在21年期間斂財超4.63億元,被判死緩。官方通報董宏案時,也只是使用一個較低級別的職務——中央巡視組副組長。其實他也曾是巡視組組長。更是副部級巡視專員。

董宏2013年就作為第二巡視組副組長巡視新華社,2014年以第二巡視組組長身份巡視復旦大學,又以副組長身份參與巡視江蘇省,以組長身份巡視神華集團;2015年以組長身份巡視中國電信和中國移動。

據官方報導,董宏在多輪巡視中,都曾信誓旦旦地強調要「強力反腐」。在巡視復旦大學時,董宏曾在動員大會上提到,中央巡視組將「敢於碰硬」,「對腐敗問題零容忍」。

董宏一直追隨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被稱為王的「大管家」。官方指他斂財的時間跨度超21年,斂財地點在廣東、海南、北京等地,與王岐山任職軌跡基本重合。

董宏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黨史系中共黨史專業,曾任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

董宏作為「欽差大臣」,更背靠中共「黨鞭」王岐山,當然是權勢再加一等,相信所巡之處,讓高官們心驚膽顫,奉上賄款換平安,不在話下。

張化為被官媒吹捧獲「重用」

再有一個落馬的副部級「欽差大臣」是張化為,張於2017年4月落馬,當時是首位落馬的中央巡視組組長。2019年5月,張化為一審被判刑12年。

官方通報直接點明,張化為於2006年至2014年,「利用擔任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巡視組副部級巡視專員、中央巡視組副部級巡視專員、中央第一企業金融巡視組副組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直接或者通過特定關係人收受他人給予的字畫、金條、玉石、珠寶首飾等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3284.93萬餘元。

據南都網報導,張化為在1999年是成克傑專案組的一員,1999年,他擔任中紀委八室主任時,查辦了中共全國人大原副委員長成克傑案。

張化為曾參與6輪中央巡視,2013年至2014年,他以副組長的身份全程參與了對中國人民大學、湖南省、遼寧省的巡視。2014年11月張化為的身份更新為中央第十一巡視組組長,負責對國家體育總局的巡視。

張化為從副組長到組長的變化,讓包括黨媒《人民日報》在內等多家媒體都將這一變化解讀為「重用」。

此後,張化為一直任中央第十一巡視組組長至2015年6月,並對應巡視中國華電集團、大唐、國電集團。

張化為曾不下兩次接受《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的採訪,表態要當好所謂反腐「尖兵」和「前哨」。

香港媒體曾報導,張化為在其負責巡視期間,利用職務向涉嫌「違紀」、違法的高官、高管索賄泄密,並藉機淫亂。

據稱,本身是紀檢老將的張化為,向人索賄為了不留線索,要求把現金打入匿名賬號;而索到名貴手錶時,都會象徵性付數百元,稱為代購;張到私人會所尋歡作樂時,要求發票寫「行政支出」。而電力公司所贈五套住宅,業主均為張的情婦。

是中紀委「內鬼」還是代表?

近年被查的中紀委系統高官還有不少,官方稱為「內鬼」,但事實未必,說他們是這支隊伍的代表更為貼切。

這些案例能說明中共當局一直在以貪反貪,因為時任反貪最高官員的王岐山所重用的身邊人董宏居然也是大貪官。或許,中共反貪有用人潛規則,就是必須懂得貪的人才能反貪。

不管怎麼說,欽差大臣「大老虎」頻頻現形,都只能說明中共反貪已走向死胡同,紅朝吏治敗壞無藥可救,政權坐等崩潰。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0/1737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