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台美士官交流計劃學者:強化國軍聯合作戰

圖為2020年7月16日台灣漢光演習,陸軍在台東地區指揮部機步營配合實兵操演戰況。資料照。

中華民國國軍擬今年與美方啟動士官交流計劃,戰略學者指出,過往台美交流都是從高階軍官開始,交流穩固後開始基層士官交流,此舉有助提升國軍士官士氣,並對國軍未來的聯合作戰產生結構性影響,發揮不同軍種火協的最大效果。

國軍將與美軍士官交流提升聯合作戰能力

國防部官員表示,今年國軍擬啟動與美軍「雙方士官交流」計劃,提升國軍士官聯合作戰能力,預計前往美方聯合作戰訓練中心、不對稱作戰大隊等單位,觀摩美方聯戰士官班授課情形。

中共頻以機艦對台文攻武嚇,除了侵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深入台灣東南方空域外,更頻以假訊息對台認知作戰,已影響區域和平穩定,軍方除了透過對美軍購、自行國造產制武器飛彈、提升官兵訓練強度外,也深化與民主友好國家軍事交流。

台美雙方軍事交流多年,隨着區域情勢的演變,近年交流活動已逐漸浮上枱面。

國防部官員告訴中央社記者,參謀本部曾與美軍實施士官交流,目的是建立雙方士官專業關係,去年12月1日至12月10日,由國防部總士官長潘文清一等長帶隊,與相關士官長及上士赴美,赴太平洋特戰指揮部、印太司令部、太平洋陸軍第25師閃電訓練中心等單位交流。

官員指出,面對共軍威脅,提升士官的聯合作戰能力在未來的新興戰場環境相當重要,美軍近年持續推動各軍種間的聯合作戰訓練。雖然各軍種任務屬性不同,在聯戰訓練會遭遇困難,可從電子資訊共享方面着手,藉此先了解不同軍種作戰模式及語言,再逐步推動實際聯戰訓練。

國軍今年與美軍展開的「雙方士官交流」計劃,將針對各軍種士官相互交流,並且赴美參訪、研討士官教育訓練等做法,滾動式修正未來3年的規劃。赴美參訪部分,預計前往美方聯合作戰訓練中心、不對稱作戰大隊,觀摩美方聯戰士官班授課情形。

官員指出,美方強調,網路攻擊是作戰重要一環,可能因此對美國造成傷害,因此監測與情報收集相當重要,美方也運用真偽情報、電子訊號干擾及網際網路防護等方式進行,更推動人員一專多能,結合擅長資訊專業的後備軍人,共同提升戰力。

有關交流啟動的時間點、確切推動項目。國防部表示,相關計劃均依規劃期程,持續推動雙方士官交流工作,以鞏固合作關係。

台美士官交流計劃學者:有助強化國軍聯合作戰

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舒孝煌告訴中央社記者,士官在部隊中是很重要的中堅力量,其服役時間比軍官久、受的基礎訓練也多,並具備操作專業化武器系統的能力,因此強化士官階層是維持部隊運作重要議題,使其走向專業、職業化。

舒孝煌認為,國軍的士官通常都是在台灣接受訓練,相較軍官較少與美軍及友盟國家交流,但美軍近年透過很多方式與盟國夥伴交流,目的是提升美國盟邦的作戰能力與互通性,使其具備與美國操作相同武器的能力。例如,此次烏克蘭能有效使用美國提供的單兵裝備反制俄軍,是因美國過往曾協助訓練,顯然在這次戰爭中展現成果。

但舒孝煌也提到,美國現在強調多領域作戰,並將陸海空、網路電子戰、太空等都視為戰場,但台灣目前的不對稱戰力仍聚焦發展飛彈,未來也應強化無人機、電子戰等領域。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揭仲接受中央社採訪時指出,士官在美國,甚至西方的基層部隊中是運作核心,更是排、連單位的兵器及小部隊作戰專家,且因為士官在單位長期服役較少輪調,所具備的專業會來的比排、連長等軍官來的好。

揭仲表示,美軍的軍官只負責決策,但給予專業建議與執行都由士官進行。美國、歐洲也相當強調士官在基層部隊中扮演的「專家與靈魂」角色,因此若要強化基層作戰能力乃至聯合作戰,就要將士官訓練好,使其扮演教官與領導者的角色。

國防部智庫、國防院學者蘇紫雲也提到,擴大士官與美軍的交流,將對國軍未來的聯合作戰產生結構性影響,士官不易調動、嫻熟部隊事務,且嫻熟各項武器操作、準則與程序,相對於容易調動的軍官,更能發揮不同軍種火協的最大效果。

在政治層面,蘇紫雲表示,美國自2018年通過國防授權法以來,多次強調要協助台灣發展不對稱戰力,除了軍售台灣精準彈藥、魚叉飛彈等「硬體」外,例如後勤人員訓練等「軟體」層面美方也相當重視,過往台美交流都是從高階軍官開始,高階交流穩固後開始進行基層士官交流,更有助提升國軍士官的士氣。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14/1735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