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情節如電影 孫力軍「政治團伙」被官媒示眾

2022年第一天,北京當局就在黨媒刊發習近平講話,釋放要嚴厲打擊的黨內「團團伙伙」的風聲。本周六(1月15日),中共官媒開播所謂反腐專題片《零容忍》,第一集就把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為首的一個「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的團伙拉出來亮相示眾。

2022年第一天,北京當局就在黨媒刊發習近平講話,釋放要嚴厲打擊的黨內「團團伙伙」的風聲。本周六(1月15日),中共官媒開播所謂反腐專題片《零容忍》,第一集就把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為首的一個「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的團伙拉出來亮相示眾。

野心勃勃的孫力軍

專題片中開場就指稱,孫力軍「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質極為惡劣」,而且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是「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極度腐化墮落」的典型,「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孫力軍及其團伙被指控濫用執法司法權,跟利益商人深度勾結,通過為他人在職務晉升、企業經營、工程承攬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巨額財物。其中,孫力軍和王立科收受財物達數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他人也有幾千萬到1億多元,王立科還長期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

2020年4月19日,正在武漢市「督導抗疫」的孫力軍被突然拿下,並於2021年9月30日被雙開。在孫力軍2020年落馬之初,官方的通報指控孫「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嚴重危害政治安全」,還指控他在「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大量機密資料」等。當時外界盛傳孫力軍曾泄露COVID-19疫情關鍵機密給西方國家,但無法證實。

在15日播出的專題片中,當局只着重披露了孫力軍及其團伙成員在經濟和刑事方面的犯罪情況,以及孫與其他幾位官員時如何拉幫結派「成伙作勢」的情況。

據專題片的講述,孫力軍早年間在衛生部門工作時,曾利用自己在政府與醫院中的人脈關係,幫一個經營醫藥生意的老闆推銷藥品,雙方約定利益三七分成。孫力軍到公安部任職後,還曾經利用權力和地位影響為該公司處理法律糾紛、逃避法律制裁,從而收受巨額財物。

專案組最終查獲的孫力軍贓款贓物,包括巨額現金、名貴手錶、金銀珠寶、年份茅台、高檔手機、名貴普洱茶等各種財物。

進入公安部之後,孫力軍開始更積極地培植自己的政治勢力,通過權權、權錢、權色交易培養自己的親信,並不斷拉幫結派,擴大以自己為首的勢力團伙,王立科則是孫的小圈子中一名干將。

黑惡勢力的保護傘王立科

據專題片內容,王立科早年間靠他父親找關係進入公安系統,並不斷得到提拔,官至錦州市公安局副局長。20多年裏,涉黑人員婁河從最初經營賭場,到發展成為暴力為禍當地的涉黑組織,再到發家後表面「洗白」轉入地下作惡,一路都是仰仗王立科的庇護,而婁河累計送給王立科財物達8000多萬元。

據專題片揭發,90年代初,婁河在北鎮開設多家賭場、娛樂城,當時接受了婁河行賄的王立科一方面在警方接到舉報想調查婁河時加以制止或暗中通風報信,另一方面又應婁河的請託,利用警權幫婁河打壓競爭對手李某的勢力,壯大了婁河的聲勢。

在王立科撐腰下,婁河則有恃無恐,財力勢力迅速壯大,開設賭場,豢養打手為所欲為,多年來涉及故意傷害、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等刑事案件80餘起,治安案件30餘件。

王立科一邊繼續利用手中的權力幫多名老闆辦事,收受巨額賄賂,一邊用受賄所得向上級行賄拉關係。他先是靠攀附時任遼寧省公安廳廳長李文喜,被提拔為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大連市公安局局長;之後在一次公務中,又認識了當時在公安部擔任辦公廳副主任的孫力軍。

2011年,王立科在孫力軍到遼寧出差期間,首次送上一張存有100萬元的銀行卡,孫力軍毫不推辭就收下了。此後,王立科多次專程到北京等地「看望」孫力軍,送上銀行卡、美元、公司股份。

孫力軍受審時交待,王立科每年大概四五次來北京,每次都給自己送上30萬美金,放在一個小的海鮮盒裏面。「他每次來就說,我給你送點『小海鮮』,我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

王立科歷年送給孫力軍的「小海鮮」,到案發時累計9000多萬元。

作為獎賞,孫力軍把王立科當作「自己人」,幫助王不斷升官,先讓他去了江蘇當副省長、公安廳長,後來又當了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龔道安、鄧恢林被孫力軍招為麾下

2010年,在全國地市公安局長培訓班上,孫力軍發現時任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業務能力出眾,便主動拉攏示好,讓龔道安不遺餘力地為他效命。

在孫力軍的積極推薦運作下,龔道安被提任為公安部技偵局副局長,之後又提任技偵局局長,直至擔任了上海市公安局局長、上海市副市長。

龔道安成為孫力軍的馬前卒後,又向孫推薦了時任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局長的鄧恢林。孫力軍則幫助鄧恢林先後提任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重慶市副市長。

專題片稱,孫力軍2018年坐上公安部副部長位置後,為自己制訂了一個「十五年規劃」,爭取要五年上一個台階,還經常向「小圈子」里的成員「封官許願」。

孫力軍團伙被示眾的幕後是高層權力鬥爭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智囊團成員吳國光2021年10月曾經對美媒說,「海外輿論認為對孫立軍、傅政華的整肅背後可能指向是前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以及接替孟建柱的郭聲琨。這兩個人和曾慶紅的關係非常密切。」

吳國光表示,習近平目前是在敲山震虎,如果2022年的6、7月份打掉一個現任政治局委員,甚至打掉多個政治局委員,他不會覺得奇怪。

時評人士鍾原的一篇評論文章指出,在過去九年間,習近平與江澤民派系的爭鬥不斷上演,反習派官員紛紛落馬,但習陣營仍然感到威脅時時存在,知道很多官員表面上表忠心,實際卻並不忠心。

文章分析稱,北京當局在新年第一天就在黨媒上刊發習近平的講話,其釋放的信號就是:不僅對外要繼續「鬥爭」,圍繞二十大,對內更要「鬥爭」。文章稱,「2022年大戲的舞台似乎搭好了。」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6/1696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