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金域醫學涉嫌「投毒」,鍾南山出來走兩步

作者:
金域醫學到底是何方神聖?它是市值400多億的A股上市公司、新冠病毒檢測(核酸檢測)的龍頭企業、中國最大的第三方醫學檢驗機構。一家以防治新冠病毒為己任的上市公司,卻違反國家《傳染病防治法》,「實施引起新冠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這信息量不是一般的大,簡直是細思恐極,細思極恐。

這兩天最大的新聞,當然是「金域醫學」全資子公司負責人張某東因為「傳播新冠病毒」,而被河南省許昌市警方刑事拘留了。

河南省許昌市警方剛剛宣佈抓捕「傳播新冠病毒」的張某東,河南省鄭州市馬上就宣佈不再進行全員核酸檢測了。據報道,鄭州市核酸檢測市場份額的約三分之一,被金域醫學佔有。

金域醫學到底是何方神聖?

它是市值400多億的A股上市公司、新冠病毒檢測(核酸檢測)的龍頭企業、中國最大的第三方醫學檢驗機構。

一家以防治新冠病毒為己任的上市公司,卻違反國家《傳染病防治法》,「實施引起新冠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這信息量不是一般的大,簡直是細思恐極,細思極恐。

幾乎在眨眼之間,關於金域醫學的各種猜測和質疑,就已經鋪天蓋地。但我不想細說;我想說的是,作為因為新冠疫情而聲名鵲起的金域醫學,其台前幕後,都站着鍾南山

金域醫學的前身,是廣州醫學院(2013年更名為廣州醫科大學)的校辦企業。其創始人、法人代表、第一大股東梁耀銘,從廣州醫學院畢業後留校工作,曾經擔任廣州醫學院的校產辦主任。那時,鍾南山是廣州醫學院的院長。

這並不是巧合。用梁耀銘自己的話說,時任廣州醫學院院長的鐘南山,對金域醫學給予了絕對的支持。可以說,如果沒有鍾南山,就絕對沒有金域醫學。鍾南山,不但是梁耀銘的授業恩師,更是梁耀銘的創業導師。

如果說那時候的鐘南山還站在幕後的話,那麼,自2017年9月8日金域醫學在A股上市正式登陸資本市場之後,鍾南山就徹底的走向了前台。

2017年12月1日,剛剛上市兩個多月的金域醫學,宣佈成立「中國醫學檢測行業最頂級的學術委員會」,由鍾南山出任學術委員會主席。↓↓

2018年9月8日,國家呼吸疾病重點實驗室和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聯合宣佈,在金域醫學設立國家級的「病毒診斷和研究中心」,由鍾南山出任研究中心主任。同時,鍾南山還在金域醫學設立了院士工作站,更進一步的跟金域醫學進行了相互捆綁。↓↓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沒有鍾南山的牽線搭橋和穿針引線,金域醫學想要把國家級的「呼吸道病毒診斷和研究中心」搞到手,可能性為零。

時隔一年多之後,新冠疫情爆發,金域醫學則順理成章的成了中國最大的第三方核酸檢驗機構……

對此「碩果」,鍾南山當然很滿意。在2021年12月18日的「金域醫學學術委員會年會」上,鍾南山不無自豪的表示:金域醫學的累計核酸檢測量和單日檢測量,均為世界第一,「金域醫學的抗疫工作,就是中國醫學檢測行業抗疫工作的縮影,中國之所以取得這麼大的防疫勝利,核酸檢測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鍾南山的這種高姿態,意味着他已經跟金域醫學進行了高度的相互捆綁。這也意味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當然,鍾南山跟金域醫學的這種高度捆綁,早就在資本市場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新冠疫情爆發之後這兩年,金域醫學的業績大幅增長,市值更是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最高暴漲了600億,可謂皆大歡喜……

鍾南山跟資本捆綁,為資本站台,本無可厚非;但是,當資本出事,尤其是當資本做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之後,鍾南山也絕不能置身事外。

鍾南山每年從金域醫學拿了多少錢?到底有沒有關聯人或關聯公司參股金域醫學?甚至,如果金域醫學最終坐實「傳播新冠病毒」之罪,作為一直為金域醫學高調站台的鐘南山,是不是也應該承擔相應的連帶責任?

金域醫學涉及「傳播新冠病毒」一事,事關公眾健康和生命安全,非同小可。所以,無論是於情於理,還是於道德而言,鍾南山都應該儘快站出來,說個清清楚楚,說個明明白白。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假裝吹殼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4/169569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