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西奈山峰: 川普倒車?!請注意

作者:

一篇文章後面有些讀者的留言很有代表性,它們能反映出一類人的思想,因此回復一條留言其實是與一類人的思想碰撞交流,這比作者自己原創一篇文章更有現實意義。

今天回復兩條留言,這兩條留言都比較長,可以看出留言者認真的態度,留言的內容也代表了一大批人群的意見,這是我首先要真誠敬贊的。

第一條留言是這樣的:

你有一個誤區,認為西方白左的偏激導致憲政的失敗,需要普京這樣的人來挽救。這太危險!目前西方的憲政是出了很多問題,但矯正的一定是他們內部自己的力量,如果靠普京這樣的人來拯救那將是人類歷史上一場文難,西方憲政體制與極權專制政體都出現問題,但解藥絕對不同,如果普京贏了,俄羅斯萬劫不復!

下面我逐句回復,紅字為留言原文。

留言:你有一個誤區,認為西方白左的偏激導致憲政的失敗,需要普京這樣的人來挽救。這太危險!

回覆:「白左的偏激」具體點說,是他們篡改歷史(例如抬舉黑人作用的「1619計劃」),引誘孩子們變性,否認科學(比如迫害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者),通敵叛國(比如參聯會主席米利)……這些尚能在憲政框架內解決。但是他們還搞選舉舞弊,到了這一步,所謂的憲政框架已經很難解決了。

但是,「白左的偏激導致憲政的失敗」,這只是表面現象。罵白左的人也只敢罵這些表面現象,而不敢再深一些去觸及滋生白左的文化根源,因為如果那樣,會讓無數罵白左偏激的人醒悟到,自己其實也是隱性白左。那個根源,就是西方文化中的「自平博」理念,以及更為深刻的神學中的錯誤。正是這種錯誤幾百年來把公義先行的「新舊約」改造成了「自平博」的雞湯教。

這個錯誤是如此之大,以至於膽大如普京也不敢一語揭穿,因為那連引發宗信戰爭的可能性都會出現。普京能不能挽救暫且不說,但在西方也只剩下普京還沒有成為這種雞湯教的俘虜。

留言:目前西方的憲政是出了很多問題,但矯正的一定是他們內部自己的力量,如果靠普京這樣的人來拯救那將是人類歷史上一場災難。

回覆:出問題的不是憲政,而恰恰是白左們用他們的「自平博」教姦污了憲政。當這種毫無公義可言的「自平博」教發展到了與高科技合謀舞弊的程度,哪還有什麼「內部的力量」予以矯正?那些想要矯正的力量自己想逃避追殺都力不能及呢。

普京哪有力量去拯救西方?他能保住俄羅斯不被白左們的「自平博」教污染就已經很難了。但是當大選舞弊都無法被追究的時候,還談得上什麼憲政體制?

第二條留言,是針對洛克對基督教的推崇的。我上篇文章《雙普與洛克》中介紹,洛克在考察了世界上諸多宗信之後,論證新舊約信仰的合理性,同時也論證了其它宗信徒不應在基督教社會中得享平等權利的合理性。但是,美國先賢們雖然以洛克的結論為依據發佈了獨立宣言,卻在宣言以及之後的憲法中閹割了洛克思想,取消了基督教在美國社會中的價值觀基礎地位。

留言者認為美國先賢們的做法是合理的,他說:

憲法規定宗教自由,不得確立國教是正確的。任何宗教如果排他,漢視生命,追求政教合一都和邪教一樣。目前的綠教如此,中世紀瘋狂迫害異端的基督教也是。黑名貴,LGBT還沒有發展到宗教的地步,已有邪教的特徵。洛克的偉大思想經過幾百年來的發展揚棄引導了現代文明的發展,並不能代表他的所有思想都是正確的。站在基督教立場抹殺所有其他文化,是他的時代局限性,對於這點,設身處地想想就可以了,非基督教也有光輝燦爛的文明,如果和他一樣,也可以把基督教視為邪惡文化加以消滅。美國制度之所以優越,正是從基督教文明升華出來,把眾生平等擴展到全人類,才使美國成為世界文明的大熔爐。現在走到極端,是政策性問題,豬黨極左派胡作非為造成的,不應該因此否決先賢們制訂立國之本時的初表。

留言:站在基督教立場抹殺所有其他文化,是洛克的時代局限性,對於這點,設身處地想想就可以了,非基督教也有光輝燦爛的文明,如果和他一樣,也可以把基督教視為邪惡文化加以消滅。

回覆:1、洛克《論基督教的合理性》是對比論證了諸多其它宗信的結論,這些宗信至今都還存在,談不上什麼時代的局限性。2、其它非基文明並非沒想過消滅基督教,著名的十字軍東征,就是對綠教消滅基督教的一次防衛運動。

留言:美國制度之所以優越,正是從基督教文明升華出來,把眾生平等擴展到全人類,才使美國成為世界文明的大熔爐。

回覆:眾生平等是佛教概念,也是現代白左的願景之一,但它不是基督教的概念。美國不是什麼世界文明的大熔爐,它就絲毫沒有改變過綠教美國人的絲毫觀念。美國制度在其立國之初是優越的,那時以及相當長一段時間裏,美國基督徒都是絕對優勢人口,他們更適合那種「為有道德人的設計的制度(亞當斯語)」,即使沒有國教約束,宗信生活的慣性也能維持很長時間。但是隨着無限制的移民不斷增多,「公務人員不以其宗信為條件」的憲法,越來越顯出弊端,異種文明將在美國政治中佔據越來越多的比重。

留言:現在走到極端,是政策性問題,豬黨極左派胡作非為造成的,不應該因此否決先賢們制訂立國之本時的初衷。

回覆:現在走到極端,不是短期政策的問題,而是其憲法第六條的必然。豬黨的胡作非為,除了弊選之外,也基本上沒有違背憲法。先賢們立憲的初衷當然是好的,但正如第二任總統亞當斯所言:我們這套制度是為有道德的人設計的,對其他人根本無效。但不幸的是,這些「其他人」在美國越來越多,還受先賢們制定的憲法的保護。

之所以要專門回復這二條留言,是因為它們代表了大多數關心美國的人的思路,他們錯把「自平博」當成了美國精神,既幻想眾生平等,又懼恨黑命貴和LGBT,既迷信美國憲法,又不滿這套憲法下橫行的西左。殊不知,這都是自相矛盾的,更不知,這些矛盾的根源,正在他們迷信的神學與憲法之中。

設若川普重來,這些號稱挺川的人士仍然會陷入另外一種矛盾,既希望川普撥亂反正,又會懷疑他的某些做法是否有違自平博,開了歷史的倒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洛克雜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19/1685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