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在非洲新殖民主義?瑞士學者:扮演前殖民國家同樣角色

作為非洲最大的債權國,中共是否正在非洲實行新的殖民主義?就此,瑞士洛桑大學學者柯內恩接受本台專訪表示,中國跟歐洲的前殖民國家一樣,玩同樣的遊戲,扮演同樣的殖民角色,也在書寫同樣的殖民者歷史。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非合作論壇上發言。

作為非洲最大的債權國,中共是否正在非洲實行新的殖民主義?就此,瑞士洛桑大學學者柯內恩接受本台專訪表示,中國跟歐洲的前殖民國家一樣,玩同樣的遊戲,扮演同樣的殖民角色,也在書寫同樣的殖民者歷史。

三年一度的「中非合作論壇」11月29日、30日兩天,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召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開幕式演講中,沒有再大手筆金援非洲國家的鐵路、公路、水庫等大型基礎建設項目,而是強調疫苗外交。中國將再向非方提供10億劑疫苗,其中6億劑為無償援助,4億劑以中方企業與有關非洲國家聯合生產等方式提供。

瑞士洛桑大學教授柯內恩(Antoine Kernen)就此表示,「中國在所有的國際會議上都是以這種壯觀的姿態開始的,要展示它的慷慨,一點都不令人訝異,這是中國的一種宣傳和展示政策以及它的慷慨......。對中國來說,這不只是一個經濟面向,非洲也是中國在國際組織中投票的政治盟友,北京奧運會的支持者......,所以這也是限制在國際舞台上承認台灣,非洲國家在這個阻擋中發揮作用,還加強了中國在國際組織中的地位。」

中國目前獲得四個聯合國機構的領導地位: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國際民航組織(ICAO)、工業發展組織(Onudi)和國際電信聯盟(ITU)。歐洲人或美國人都從未同時領導過如此多的國際組織,中國只有在非洲的支持下才能征服這些陣地,而且成本相當低。例如,在疫情危機期間,北京不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卻要獨自施恩高調發放口罩和呼吸器,給自己樹立了良好的形象。雖然更昂貴的治療設備包括測試是來自歐洲,但是每個非洲人都記住了中國提供的口罩。儘管數額不大,但中國的合作成功地獲得了很高的知名度,中國正在廉價地塑造一個慷慨大國的形象。

2021年11月28日,中非合作論壇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開幕。(路透社視頻截圖)

然而,第八屆中非合作論壇不像前幾屆的國家元首峰會,而是「部長級」論壇。觀察人士認為,這是某種程度上反應了雙方關係可能發生變化。法國外長勒德里昂就表示,非洲出現的新現象就是,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開始對中國感到失望,雖然他們確實能夠享受到中方修建的基礎設施,但是,這些設施使非洲國家受制於中國,使他們越來越負債纍纍。

在債務上,中共成為非洲最大的債權國,已是世人皆知。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中心最新估算,在2000至2019年間,中國金融機構與非洲共簽署了1141個債務協議,債務金額達1530億美元。而非洲公共債務2008年至2019年,從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8%增至56%。在短短六年內,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列為債務危機高風險的非洲國家數量,從6個增加到13個;陷入危機的國家數量,從2個增加到5個。

非洲夢碎於中國未實現的承諾,反而陷入債務陷阱。非洲人意識到,中國釋放的大量資金最終在利率方面相當昂貴,而且還款期限很短,不足以引起經濟和發展的衝擊,而受益有限的建設發展、不平衡的貿易交流、中國企業不尊重勞動者權利等問題叢生。

中國是否在在非洲進行新的殖民?柯內恩說,「中國在非洲有經濟利益,它像大多數大型跨國公司一樣尋求原材料開採,沒有在當地進行改造轉化,這就可以與前殖民地建立起關聯性。它們都不在當地進行工業化,也不改變非洲在世界上的位置,甚至經濟的地位。中國人完全不例外,中國的投資不會改變非洲在國際分工中的地位。中國跟歐洲的前殖民國家一樣玩同樣的遊戲,也扮演同樣的殖民角色,寫同樣的殖民者歷史。」

然而,中共卻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8屆會議提交「殖民主義遺留問題對享有人權的負面影響」的決議草案,並獲得通過。柯內恩說,「中國強勢的姿態是為激怒前殖民列強,是反擊前殖民國家批評中國在西藏和新疆的殖民問題,因為這是國際批評中國最多的地方。因此使用殖民這個詞,中共可以說:你沒有做得更好,甚至更糟。」

中共想避免被指控侵犯人權,但它對殖民主義的批判性話語可能會適得其反。柯內恩認為,中共一直將自己列為第三世界國家,要團結第三世界國家為解放而鬥爭。但是,它對非洲的剝削一如前殖民國家,它將無法再次成為殖民地國家的代言人。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07/1680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