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歐金中死因成謎,莆田百姓哀嘆心死

從澎湃的兩個新聞也能看出來,一個小時前被包圍,一個小時後畏罪自殺。他本身肯定不是自殺,他本身也不想自殺,他肯定想活下來。但是全社會對歐金中同情和支持,政府一定要把他弄死。至於怎麼弄死、用什麼方式,大家心裏都能明白吧。」密切關注此案、位於福建泉州的維權人士游明磊告訴本台。

福建莆田致二死三傷刑案告一段落,嫌犯歐金中的具體死因至今不明,引發民眾義憤和哀悼。莆田的維權村民和分析人士告訴本台,農民建房困難重重,當地政府瀆職且不作為,並且堵死了農村自組織和民間仲裁渠道。

平安秀嶼公安發佈消息稱,10月18日15時許,在公安、武警圍捕下,犯罪嫌疑人歐金中於平海鎮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並畏罪自殺,送醫搶救無效後死亡。

「從澎湃的兩個新聞也能看出來,一個小時前被包圍,一個小時後畏罪自殺。他本身肯定不是自殺,他本身也不想自殺,他肯定想活下來。但是全社會對歐金中同情和支持,政府一定要把他弄死。至於怎麼弄死、用什麼方式,大家心裏都能明白吧。」密切關注此案、位於福建泉州的維權人士游明磊告訴本台。

官逼民反可嘆世間無梁山

據大陸媒體報道,歐金中2017年申請危房翻蓋,政府的新建手續批出後,他將四百平米的房屋拆除,欲在原有土地上蓋新房。歐某的鄰居認為這裏涉及爭議地塊,多次聯合其他村民阻撓蓋房。歐家在臨時搭建的雨棚住了六年。案發前幾天,一場颱風將鐵皮屋吹散,歐金中夫妻倆去鄰居家撿殘片時,引來鄰居辱罵,衝突爆發。

「從來是老實人按規矩辦事,卻從來法律是不會站在老實人這一邊的,因為沒有地方可以申訴,受害者永遠是弱勢群體。」網傳一張來自歐金鐘的微博貼文寫道。他去過信訪辦,打過市長熱線,找過媒體,全是死路一條。

死訊傳出後,網友掀起大規模的哀悼和質疑:「人間又見風雪夜,可嘆世間無梁山。」

「他救過孩子,救過海豚,自己卻找不到活路」、「我們都是歐金中這樣的底層平民,國家的與有容焉比不過自身的痛苦掙扎。」

「有五年都建不起房子只能住在鐵皮屋裏夏烤冬凍的村霸?有買幾百塊的智能手機上網帶着錯別字像無頭蒼蠅一樣求助的村霸?有在香煙殼子上寫滿各大媒體公共聯繫電話的村霸?有冒險救孩子、救海豚的村霸?」

「歐金中被人發現了,然後決定自殺,這是為發現者多掙三萬元嗎?歐金中已經被餓了幾天幾夜了,都不去死。早不死,晚不死。等別人找到他了,然後他才有力氣去自殺了。」

莆田市平海鎮政府此前對歐金中的屍體重金獎賞五萬元,本台記者致電辦案的吳警官和蔣警官,以及秀嶼區和莆田市公安局,無人接聽。歐金中的死因,也許成為一個永遠的謎。

據浙江律師何秀珍分析,不同於香港,中國大陸沒有死因裁判制度。如果公安機關認為不涉及犯罪,系意外事件、自殺等,就不進入刑事司法程序,或程序終結。

福建省莆田市平海鎮政府2021年10月12日發出懸賞通報,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平海鎮官方發佈)

「沒錢沒勢的莆田老百姓,很苦」

「莆田老百姓最苦,地方政府不作為,官官相護。像我們,我弟弟被抓,老爸被打,老媽也被打。其實歐金中也是一個善良的人,被政府逼得沒辦法。」

和歐金中一樣,何建彬一家無法在自己持有土地使用權證的土地上,重建新房。2008年,莆田政府和開發商勾結並暴力強拆,使盡了毆打、拘押、判刑等手段,果樹和農作物也被推平,沒有賠償一分錢。

年近六十的何建彬和他耄耋之年的父母,已經在一所棚戶屋蝸居了十餘年。母親蔡玉訇有七十年黨齡,現在靠賣菜為生。每逢颱風天,塑料布搭起的屋子裏都是水,他們就躲到附近的廟裏過夜。

歐金中殺人後,鎮海街道辦找何建彬談話安撫,讓他不要再上訪,但是沒有提出任何解決措施。他走遍了福建省、莆田市和北京的信訪局,中央巡視組也收走了材料,「十幾年了,向上反映,沒人管,沒有一次解決。」

在何建彬的家鄉莆田,一邊是殘破的鐵皮和棚戶屋,一邊是空蕩蕩的高樓大廈,「村幹部有的是億萬富翁,有的人連房子都沒有。現在拆了半個莆田了,建房子再拍賣,賣不出就放在那。沿海的危房可以拆掉重建,我們這邊不允許(農民)建房,不能審批,在城市規劃區域。你就是再沒房子,也不能蓋,倒掉了也不能蓋。但是當官的可以批,隨時隨地都可以蓋;普通老百姓根本不要想,蓋了就推掉。他讓你去買商品房,每平米一兩萬。」

血案發生前,歐金中一直在向各職能部門和媒體求助,但都無人問津。血案發生後,這張寫滿求助電話的煙盒,彰顯了底層民眾的無助和絕望。(資料圖)

農村一盤散沙,共產黨剷除所有自救和互助渠道

楊佳、胡文海、姜文華、夏俊峰等中國平民用刀維權的名單上,如今又多了一個名字。

清末以來,中國鄉村基層建立了顛覆性重組和變革,1949年以後一輪輪政治清洗更是摧毀了民間的契約、自治和仲裁渠道。

歐金中死後怎樣?

10月12日,面對洶湧的輿論批評,福建省辦公廳發佈《關於進一步強化農村建房安全管理的通知》,明確農村建房安全管理責任清單,要求「保障農民合法建房需求,嚴防發生農村建房群死群傷事故」,落實「市級督導、縣級主體、鄉鎮處置、村級哨兵」的長效機制,強化五級網格化巡查和「天地網」動態監測執法,縣級要確保2個月內配齊鄉鎮綜合執法隊伍。

歐金中的死,真能換來中國農民的廣廈千萬間嗎?

「在中國的極權專制下,沒有法律維權的渠道,社會矛盾越來越激烈。這幾天出了很多惡性殺人案件。」曾在律所從事人權工作的游明磊說,「根子不變,皮毛能變多少呢?」

何建彬也看不到希望,莆田後塘片區三十多戶被奪走土地的村民們,現在各自找到了棲息之所。他們在刷抖音的時候和網友一起為歐的命運哀嘆,可是也只留下一時的嘆息:

「我們也不能替他說什麼,就是看政府能不能為我們解決。遺留問題這麼多,萬一出了群體事件,(政府)做表面文章,不會為普通老百姓着想。問責不可能,走走過場,就過去了。死心了。」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1/1662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