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觀察:王岐山助親信蔣超良復出 「上海幫」馬國強不妙?

左為前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右為前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圖片來源:網絡)

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疫情去年初重創武漢之後,湖北高官蔣超良、馬國強率先作為中南海的替罪羊被免,另兩名高官王曉東和周先旺也備受輿論壓力。不過時隔一年半,被指是王岐山親信的蔣超良已經低調「復出」,另兩人也已獲任閒職,只有時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去向不明。馬國強被指有上海幫背景。

王岐山親信蔣超良一年半就「復出」

8月20日,中共人大會議宣佈,湖北省委原書記蔣超良履新中共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綜合媒體報導,2019年底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引發的疫情在中國武漢爆發後,湖北省的四位高官,被民間稱為「湖北F4」的時任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和市長周先旺成為輿論焦點。蔣超良和馬國強於2020年2月13日雙雙被免職。不過,蔣超良的中共中央委員和馬國強的中央候補委員身份被保留。

2020年10月,中共央視新聞聯播畫面顯示,蔣超良以中央委員的身份參加五中全會,與陸軍司令員韓衛國、農業部長韓長賦坐在一起。

但此後蔣超良的進一步去向不明,直到此番「復出」任人大閒職,被認為已是平安着陸。

現年64歲的蔣超良被認為是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親信,曾長期在中國國有金融機構任職,歷任交通銀行董事長、國家開發銀行行長、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等職。其間,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時,蔣超良曾被派往央行深圳和廣州分行,協助時任中共廣東省委常委、副省長的王岐山處置問題金融機構風險。三年後,金融風暴結束,蔣超良返回北京,升任央行行長助理。

2014年後蔣超良歷任吉林省副書記、吉林省省長、湖北省省委書記。

因為蔣超良被免職,以及在中紀委的親信董宏被查,此前曾傳出王岐山與習近平的關係已經破裂。不過,據時事評論員李燕銘認為,蔣超良平安着陸,或顯示王岐山「政治能量再現」。

另據大陸官媒報導,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會會議6月23日閉幕。會議增補王曉東為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副主任。

此前,5月7日,湖北省人大常委會決議接受王曉東辭任湖北省長一職。但王曉東自始至終未有露面。如今王曉東「入京」任閒職,被認為軟着陸,直到退休了事。

時任武漢市長周先旺,曾於2020年初在接受官媒採訪時舉出了2019年12月即已經把中共病毒疫情及時上報中央的事實,把鍋甩回給了「一直都是親自指揮,親自領導,親自部署」的中央核心習近平,在最終被迫辭去武漢市長職務之後,2021年1月,被安排了一個閒職---湖北省政協排名最後的副主席。

至此,「湖北F4」中三人去向已定,只剩原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被免職後至今音信全無。

上海幫馬國強或難逃一劫?

去年秋召開的五中全會上蔣超良被拍到一張照片。但當時的所有現場照片和電視新聞報導的畫面中,卻找不到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馬國強的身影。

自由亞洲文章評論說,如今面對來自整個世界的徹查病毒是否源自實驗室的日益強大的政治和外交壓力,習近平當局最擔心的具體問題之一就是,如何對外解釋2019年秋的武漢軍運會之前就已經由湖北和武漢當局上演了一出防止外軍運動員攜帶「新型冠狀病毒」進入武漢的所謂「緊急處置」秀。而時任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是這場「緊急處置」秀的總指揮。

文章說,從去年2月下旬被宣佈免職至今,這個馬國強仍然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雖然說外逃「投敵」的可能性不大,但習近平當局對此種可能一直在嚴加防範是毫無疑問的。馬國強現在去向不明,已經不太可能公開露面了。

據時政觀察博主「燕銘時評」指,寶鋼是上海幫及江澤民家族的錢袋子,馬國強長期在寶鋼任職,先後任計財部副部長、部長、副總經理、總會計師、總經理;2013年擔任武漢鋼鐵總經理,隨後擔任新成立的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馬國強的仕途路線就是江澤民上海幫滲透、侵吞湖北武漢政商圈的一個縮影。

該分析說,馬國強與「湖北F4」中其他三人不同,不僅與武漢中共病毒疫情擴散直接相關,還與上海幫政商圈、寶鋼集團、寶武鋼鐵集團的腐敗窩案脫不了干係,在習江鬥的背景下,馬國強可能難得善終。

2020年6月,法國的亞洲報道與評論網站Asialyst刊登了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佩耶特(Alex Payette)的文章,也曾分析指出,蔣超良與王岐山關係緊密而且還是一位金融幹部,他或許可以因此而躲過一劫,而馬國強同武鋼與上海幫的關係或許將對他有害無益。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岳文驍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4/163721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