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他自封阿富汗「臨時總統」,人稱他有「九條命」

總統出逃、首都陷落,阿塔火速建國,看似大局已定的阿富汗局勢,很容易讓人忽略背後暗流涌動的一面

接管喀布爾後第5天,8月19日,塔利班宣佈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總統出逃、首都陷落,阿塔火速建國,看似大局已定的阿富汗局勢,很容易讓人忽略背後暗流涌動的一面。

阿富汗"逃亡總統"阿什拉夫·加尼8月17日在阿聯酋現身,否認卷錢跑路,稱出走屬權宜之計。同一天,副總統阿姆魯拉·薩利赫通過社交平台宣佈成為阿富汗"臨時總統"。

薩利赫的聲明。

"根據阿富汗憲法,在總統缺席、逃跑、辭職或是死亡的情況下,副總統將成為臨時總統。目前我尚在國內,應合法接任該職位。"薩利赫說。

他還表示,正在尋求其他領導人的支持,以共同對抗阿塔。而其麾下的部隊很快攻佔了喀布爾以北的帕爾旺省省會恰里卡爾。

阿富汗政府是否還有機會"翻盤"?答案似乎鎖定在了以薩利赫為首的"反塔聯盟"身上。

自20歲從政以來,薩利赫一直都是堅定的"反塔鬥士"。在總統逃走的當口,他集結眾多勢力與塔利班激烈交火,展示出絕不低頭的硬核姿態。

阿富汗副總統阿姆魯拉·薩利赫(中)和阿富汗總統加尼(左)。

組"反塔聯盟",絕不低頭

巨大的興都庫什山脈從帕米爾高原不斷向西延伸,在阿富汗境內與眾多河流交匯,形成一條呈東北、西南走向的狹窄河谷。這條位於阿富汗東北部的峽谷有一個古老的波斯語名字"潘傑希爾",意為"五頭獅子",距首都喀布爾僅有2小時車程。

險峻的潘傑希爾峽谷。

這片地形崎嶇、易守難攻的峽谷,歷來被視為反抗者與逃難者的聖地,也是上世紀90年代反塔力量"北方聯盟"的大本營所在地,在阿富汗有"最後一片寬容的角落"之稱。

20年前,阿富汗北方聯盟領袖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就是在這裏反抗塔利班,最終遭到偽裝成記者的"基地"組織成員暗殺。

"潘傑希爾雄獅"馬蘇德。

20年後,他的長子小馬蘇德乘飛機從喀布爾飛往潘傑希爾,與薩利赫、加尼內閣中的國防部長比斯米拉·汗·穆罕默德等反塔勢力一起並肩作戰。

來自喀布爾軍方的消息顯示,拒絕投降的阿富汗前第一副總統拉希德·杜斯塔姆的部隊也正前往潘傑希爾,與當地武裝力量集結,一同抵抗塔利班。他們還給自己起了新名號:潘傑希爾抵抗力量。

"我們的阿富汗人拿起武器,在過去72小時內響應了加入潘傑希爾抵抗運動的號召。有阿富汗正規軍士兵反對他們的指揮官投降,他們在正朝潘傑希爾山谷而來。阿富汗特種部隊的前成員也加入了戰鬥。"小馬蘇德在《華盛頓郵報》上刊文說。

17日奪回省會城市恰里卡爾的激烈交火也許只是個序曲,風暴在"最後一片寬容的角落"再次醞釀。

8月15日,阿富汗潘傑希爾,政府軍武裝車輛在這裏集結。

目前,潘傑希爾峽谷已經重新豎起原北方聯盟旗幟。隨着位於潘傑希爾西南方的恰里卡爾被反塔武裝攻佔,連接喀布爾與阿富汗北部最大城市馬扎里沙里夫的戰略公路被截斷,當前局面一時陷入膠着。

"我們在潘傑希爾,將和人民站在一起,直到最後一刻。"小馬蘇德說。

薩利赫則早在塔利班佔領喀布爾當天就發誓,永遠不會和塔利班和平共處,奪取恰里卡爾後更是強調,永遠不會向塔利班低頭,要戰鬥到底。

身處前線的小馬蘇德(前排右)。

值得一提的是,薩利赫和小馬蘇德皆為阿富汗塔吉克族,組建"反塔聯盟"有着部落政治和民族矛盾的雙重意味。

情報頭子出身,外號"九條命"

相比於加尼的倉皇出逃,薩利赫顯得格外硬氣。作為馬蘇德的老部下,薩利赫深受其宗教價值觀的影響,視塔利班為仇讎。

薩利赫。

薩利赫1972年10月出生於潘傑希爾地區一個貧苦的塔吉克家庭。他7歲那年,蘇聯發動入侵戰爭,位於阿富汗東北部的潘傑希爾地區首當其衝。在戰火中度過動盪的青少年時光後,20歲的薩利赫加入由馬蘇德指揮的武裝力量,活躍於反抗入侵者的前線。

從1979年到1989年,整整10年時間,馬蘇德一直牢牢地控制着長達七十英里的潘傑希爾峽谷。在馬蘇德的帶領下,蘇軍的九次圍剿均無功而返,這為其贏得"潘傑希爾雄獅"的美名。

馬蘇德對果斷勇敢、能言善辯的薩利赫頗為欣賞。蘇聯撤軍後,阿富汗進入群雄爭霸時期。1992年,馬蘇德派薩利赫到巴基斯坦學習"衝突後重建與管理"課程,希望他能成為建設阿富汗的中堅力量。

正當薩利赫仕途一片大好之時,局勢再次發生變化。塔利班1996年佔領喀布爾,將薩利赫列為重點追捕對象。為逼問其下落,阿塔對薩利赫的妹妹嚴刑拷打,最後將其折磨致死。"妹妹當年的死永遠改變了我對塔利班的看法。"薩利赫在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時曾說。

當時,阿富汗人對蘇聯入侵的抗爭受到了美國的支持,多個"山頭"也因此與美國建立了關係。1999年,薩利赫被馬蘇德派往美國參加中央情報局的種子情報官員計劃,之後便在塔吉克斯坦擔任北方聯盟的聯絡官,負責情報收集及對外聯絡,這為他之後執掌阿富汗情報部門打下基礎。

2001年阿富汗戰爭爆發後,佔盡武器優勢的美軍迅速擊敗了塔利班。薩利赫憑藉較高的英語水平和豐富的戰鬥經驗,旋即成為北方聯盟的主要軍事領袖和情報主管,並在阿富汗新政府成立後躋身領導層。

3年後,32歲的薩利赫出任阿富汗國家安全局第二任局長。在其任內,阿富汗國家安全局成功滲透進塔利班和"基地"組織網絡,獲得大量情報。第二年,薩利赫牽頭撰寫了《阿富汗叛亂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戰略》,這份報告在日後成為阿政府與塔利班作戰的重要指南。

與塔利班纏斗数十載的薩利赫,稱得上是阿富汗政府高層中最"懂"其對手的官員之一。少時在馬蘇德身邊的耳濡目染,加上公私兩方面的仇恨,讓薩利赫成為堅定的"反塔鬥士",一提起塔利班就咬牙切齒。

在執掌阿富汗情報機構期間,薩利赫曾和當時的阿富汗總統哈米德·卡爾扎伊等就與塔利班談判的想法發生多次激烈衝突。最終,薩利赫在2010年被迫辭去國家安全局長職務。卸任後,他隨即發起反塔運動,成為對塔利班最直言不諱的批評者。

阿富汗前總統卡爾扎伊。

加尼2020年就職阿富汗總統後,薩利赫擔任第一副總統,仍"不改其志"。他高調反對美國與塔利班展開接觸並談判的決定,並預言美國此舉會導致其在撤軍後,塔利班迅速奪取阿富汗控制權。

如今看來,果真一語成讖。

與阿塔誓不兩立的薩利赫曾多次成為暗殺目標:2019年7月28日,三名刺客闖入薩利赫的辦公室,一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引爆自己,至少20人喪生,50人受傷;2020年9月9日,薩利赫在喀布爾的路邊炸彈襲擊中受傷,事件造成10人死亡,15名平民受傷,傷者中包括他的保鏢......

在多次暗殺行動中倖存的經歷,讓薩利赫"九條命"的綽號傳播開來。

2020年9月9日,薩利赫遭受路邊炸彈襲擊。

和薩利赫鮮明的"反塔鬥士"形象不同,與之並肩作戰的小馬蘇德則對與塔利班對話持開放態度,曾在受訪時稱希望建立一個包容各方的政府。他同母親以及4個姐妹住在塔吉克斯坦,性格安靜,行為、穿戴和他父親很像。

小馬蘇德。

父親2001年被暗殺後,小馬蘇德一開始並未子承父業。"爸爸並不希望我接受軍事教育。他說,等我長大了,這個世界就會恢復和平了,所以我現在必須為一個和平的世界做好準備。"時年13歲的小馬蘇德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

他也的確按照父親的期許規劃着自己的人生:大學畢業後既未從軍,也沒從政,而是擔任了馬蘇德基金會行政總裁,工作內容主要是推廣青少年文體活動。

這次,小馬蘇德突然現身江湖,追隨父親當年的腳步,讓外界頗感意外。不過,此前他曾對媒體表示,自己從父親馬蘇德身上,學到了三樣東西:要勇敢,要愛我們的國家,要為自由的阿富汗而戰。

"雄獅之子"與"反塔鬥士"聯手,或許都是出於對馬蘇德的敬重。

實力才是關鍵

薩利赫自封"臨時總統"之後,反塔戰線有可能逆勢而起嗎?

分析人士認為,"臨時總統"的名頭不重要,潘傑希爾抵抗力量能否持續集結反塔力量,與阿塔全面抗衡,才是關鍵。

民間反塔力量也在蠢蠢欲動。在8月19日紀念阿富汗獨立日的前一天,數十人聚集在阿富汗東部城市賈拉拉巴德。他們降下塔利班升起的旗幟,重新升起阿富汗的三色國旗。

與此同時,有報道稱阿塔向空中開槍並用警棍攻擊來自賈拉拉巴德的抗議者。在驅散人群的過程中,有人因此受傷甚至喪生。這再次引發人們對阿塔如何統治國家的擔憂。

目前,薩利赫、小馬蘇德正在與當地武裝力量開會,商討下一步的行動方案。薩利赫呼籲更多阿富汗人加入抵抗。

一名身在海外的前阿富汗政府高級官員對阿聯酋《國家報》表示,儘管潘傑希爾人可以無限期地控制山谷,但他們能夠支撐政治僵局多久,還不太清楚。"塔利班可能會試圖誘使他們加入政府,來自阿富汗鄰國的壓力也可能最終迫使潘傑希爾勢力做出讓步。"

8月19日,一群男女在喀布爾揮舞阿富汗國旗,抗議塔利班統治。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ZAKER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1/1635592.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