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為何拋棄阿富汗?白宮1句話就夠了;塔利班隨時對中共翻臉 中共沒錢了!

中共沒錢了!全國只上海有財政盈餘;青年失業率為整體三倍;美GDP連超中國;中共腰斬286個中外大學合作項目

中國經濟復甦正在放緩。今年上半年,全國31個省市中只有上海出現「財政盈餘」,其它地方都是入不敷出。此外,青年失業率尤為嚴重,為整體失業率的三倍。

美國第2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比一年前成長12.2%,優於中國的7.9%,而且這種優勢還會持續。

周一,拜登總統就塔利班佔領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後,首度發表講話。白宮安全顧問蘇利文表示,撤軍是因為阿富汗政府「不想為自己而戰」。學者分析指出,儘管塔利班和中共走的很近,但也會隨時會翻臉。

中共一聲令下,教育產業哀鴻遍野。繼華爾街英語破產後,上海知名留學機構霍蘭德教育也宣佈破產,CEO逃回英國,留下千萬債務。同時,中國教育部腰斬了286個中外大學合作項目。

隨著中國政府加大針對私人企業的打擊行動,最近許多中國公司紛紛高薪招聘曾經在中國監管機構工作過的前官員。

中國上半年31個省市僅上海有「財政盈餘」,其餘均收不抵支

大陸財經專欄」格隆匯」發佈官方統計數據,從31省市上半年財政收支情況看,僅上海市出現「財政盈餘」,其餘30個省市均存在收不抵支問題。

貴州上半年公共財政支出,跟2019年同期大幅下滑33.9個百分點。

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中國有14個省市的財政自給率超過50%。排名前5的省市依次為上海、浙江、北京、天津和廣東,比值均在80%以上。西藏、青海、甘肅、黑龍江和新疆等省財政自給率不足30%,地區財政平衡性較差,對中央補貼的依賴度較高。

從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速(兩年平均)看,上半年31省市中只有西藏和黑龍江出現負增長。其餘29個省市中,浙江、青海、福建、新疆等省增速排名靠前,均在8%以上。和2019年同期相比,22個省市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速回升;山西、河北、遼寧等9省增速下滑,或因經濟結構性問題短期難解,財政「開源」壓力較大。

中國青年失業率為整體失業率的三倍

中國國家統計局近日發佈的消息顯示,7月份16歲-24歲的人口調查失業率是16.2%,比6月份的15.4%略有上升。這個數字是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5.1%的三倍。

彭博社在報道中指出,導致青年失業率上升的原因是今年有創紀錄的909萬大學生畢業,給勞動力市場帶來壓力。

國家統計局的發言人付凌暉8月16日在記者會上也表示,由於大學畢業生集中進入勞動力市場,使得6月份到7月份之間失業率上升幅度比較大;但整體失業率低於2020年同月的5.7%,就業形勢整體穩定。

有業內人士分析說,中國政府需要加大為畢業生創造就業的力度,為農民工外出就業提供方便,保護打零工的人的利益。

美國上季GDP成長比中國快,還將連續超車

由於採取不同的抗疫作為,中美經濟成長率有了截然不同的表現。美國第2季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比一年前成長12.2%,優於中國的7.9%。

《華爾街日報》8月16日報導,許多經濟學家指出,在接下來的幾季中,美國應該還會繼續保持GDP增速超過中國的優勢,這是1990年以來首見。

短期來看,這種反轉體現了兩國在應對中共病毒疫情方面的差異。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爆發,中共對疫情中心的武漢和其他地方採取了嚴厲的隔離措施,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GDP同比萎縮6.7%;而未採取強制隔離的美國,GDP則小幅增長。

在中共病毒疫情蔓延到美國以後,美國政府對企業和個人實施了援助,美國家庭積累了2.6兆美元的超額家庭儲蓄,這個規模幾乎是中國的七倍。中共對個人和家庭未曾補貼任何資金,許多家庭收入減少,開始消耗家庭儲蓄,致使消費能力下降,拖累經濟。

穆迪預測,從2021年第二季度開始,美國GDP增速將連續五個季度超過中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和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也預測會出現類似趨勢,不過這兩家機構認為持續時間為三個季度。

拜登總統就阿富汗撤軍發表講話,學者:塔利班隨時會翻臉

拜登星期一(8月16日)在白宮發表全國電視講話時說,美國在阿富汗的使命「從來也不應該是國家建設」,,他「毫不含糊地」堅持自己從阿富汗撤軍的決定。

圖:拜登總統在白宮東廳就阿富汗問題發表講話。

他還說,美國軍隊是為了打擊9/11恐怖分子而進入阿富汗,而如今恐怖主義威脅已經遠遠超出阿富汗並蔓延到其他國家。

拜登在講話中還說:「我們真正的戰略競爭者---中共和俄羅斯---最樂見的莫過於美國繼續把幾十億美元的資源和注意力投入到無止境地穩定阿富汗的穩定。」

對於中共官方迫不及待地開始美化塔利班,試圖藉機到阿富汗去推行「一帶一路」項目的做法,有不願具名的大陸學者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指出,過去二十年美國在阿富汗維持了穩定,美軍撤走後,中共當局未必能在阿富汗維持局面。尤其塔利班是原教旨主義,相信這個組織的成員更親近新疆的伊斯蘭教信徒,塔利班政權穩定下來後,隨時會跟北京翻臉。

圖: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人聚集在喀布爾機場的停機坪上,準備逃離該國。

圖:2021年8月16日,塔利班武裝人員在喀布爾馬蘇德廣場的一條街道上站崗。

北京獨立學者季風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阿富汗的問題錯綜複雜,絕非外界看到的那麼簡單。儘管中國外長王毅不久前和塔利班高層在北京會面,試圖與塔利班拉近關係,但是塔利班高層絕非等閒之輩。

「塔利班(和中國)翻臉的可能性非常大,他一旦站穩腳跟以後就會變,因為唯利是圖是這些政權的本質。」季風說:「但是他(指北京當局)又害怕阿富汗畢竟與新疆(伊斯蘭教信仰)更親,因為他們是同宗,都是原教旨主義。」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於今年7月底在天津會晤塔利班代表團時,公開強調希望阿富汗能有一個「溫和的伊斯蘭政策」,但對於北京的如意算盤是否能兌現,外界卻普遍不樂觀。

美國拋棄阿富汗?白宮國安顧問:撤軍是因為「他們不想為自己而戰」

根據《美聯社》16日報導,自美國宣佈撤軍後,塔利班勢如破竹,阿富汗政府迅速垮台,不少批評聲浪警告美國盟友不要太依賴美國,否則阿富汗政府的下場就是前車之鑑。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16日上美國ABC晨間新聞節目《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及NBC晨間脫口秀節目《今天》(Today)回應外界質疑。

蘇利文表示,喀布爾正在發生的事情令他感到「心碎且遺憾」,但塔利班之所以能這麼快奪取阿富汗政權最的原因就是阿富汗政府軍「太失敗」。儘管美國在過去20年投入龐大人力及經費支援,但阿富汗政府太過腐敗,讓拜登政府認定他們「不想為自己而戰」,蘇利文坦言:「我們無法給他們(指阿富汗政府)求勝意志,因此我們決定離開」。

蘇利文強調,美國總統拜登不希望美國再浪費第3個10年應付阿富汗的國內衝突,而且拜登認為,美國過去投入數10億美元援助、培訓阿富汗政府軍,他們應當有能力自己保衛國家;拜登經過「艱難的抉擇」後,決定讓美軍回家,表明阿富汗軍隊必須「為自己而戰」。

拜登4月14日正式宣佈在今年911恐怖攻擊事件20周年紀念日前將撤回所有駐阿富汗美軍,結束這場美國陷入最久的戰爭。

針對企業打擊面擴大,中國公司爭相聘用前監管機構官員

《彭博社》報道引述獵頭公司稱,負責金融系統的監督機構的官員以及監督商業、工業和信息的部委的官員最受歡迎,其薪酬待遇在某些情況下接近50萬美元,大約是公務員平均薪酬的60倍。

圖:中國證監會前發言人鄧舸,去年被任命為國信證券公司總裁。

《彭博社》引述獵頭公司米高蒲志駐上海董事Jacqueline Qin表示,一些公司客戶給出的報酬超過300萬元人民幣(46.3萬美元),對合適的候選人實際上是「預算不封頂」。

報道又指,由於中國監管體系缺乏透明度,有內線人士在現在的敏感時期就顯得更有價值。北京近月展開連串「監管」行動,最明顯的是針對互聯網巨頭的數據安全和反壟斷問題調查,以及針對私人補習社的整治行動。這些措施讓世界各地的投資者感到不安,擔心打擊面會擴大。

中國證監會前發言人鄧舸,去年被任命為國信證券公司總裁。另一位中國證監會官員郭旭東去年加入武漢當代科技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擔任副董事長。據《人民日報》報道,京東副總裁曾晨原是商務部官員。

獵頭公司表示,可能曠日持久的整頓行動的全面性也讓公司把目標定得很高,至少是部門副主管級別的官員,而這些人的供應相對匱乏。例如,證券監管部門和各部委的此類官員必須在離職三年後才能在被監管的公司任職。對於級別較低的公務員會縮短至兩年。

中國教育部腰斬286個中外大學合作項目

中國教育部上周腰斬了286個中國和外國大學的合作項目,並聲稱這是「例行評估的一部分」。

南華早報》報道,教育部的官方應用程式上公佈了一份被終止的項目清單,其中包括與倫敦城市大學、紐約大學和香港大學等高等學府的合作。

據報道,被腰斬的課程包括哈爾濱科技大學和倫敦城市大學之間關於機械設計和自動化的學士課程,北京大學和香港大學之間關於經濟和金融的碩士課程,以及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和紐約大學之間的社會工作課程。其他被剔除合作關係的大學包括佛羅里達大學、南昆士蘭大學和利茲大學。

雖然當局沒有詳細說明關閉的原因,但此舉引發了公眾的關注,因為這是在政府打擊私人補習行業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許多人認為禁止補習和關閉外國課程是中國嚴控教育行業措施的一部分。

上海留學機構CEO逃回英國,欠債千萬宣佈破產

上海知名留學機構霍蘭德教育日前在官方微信公眾號發文稱,公司創始人兼CEO Jake Hall「捲走家長的課時費和留學諮詢費,整體欠款可能超過千萬(人民幣,下同,約154.3萬美元)」,並宣佈破產,公司帳戶分文不剩。據了解,霍蘭德教育CEO「捲款」前,公司尚拖欠員工薪酬數百萬,臨走前還大肆砸錢鋪市場。

紅星新聞報導,霍蘭德教育公佈Jake Hall的一封信寫道,他曾嘗試籌錢解決公司的所有問題,上月他與投資者達成協議,向公司投資償還債務,但由於上月底中國發佈教培行業新政,所有投資者撤回了投資承諾。

對於CEO拖欠千萬債款逃回英國,通過視頻遠程宣佈破產,該教育機構的中國員工集體展開聲討,受害者也已向上海警方報警。

據估算Jake Hall欠學員家長約700萬元學費,全體中國員工的6、7、8月工資都沒有發,2021年1月至今的社保、4月至今的公積金未繳納,欠薪約500萬元,學費和欠薪合計超過1000萬元。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7/163390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