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微博一片喜慶氣氛 塔利班贏了 你高興個啥?

我一般不敢對國際政治置喙,怕說外行話,被人恥笑。這回對西鄰阿富汗局勢的巨變,想饒舌幾句。說得不對的,祈求各位原諒且指正。

今天早上起來,打開手機,推送的新聞多是「阿富汗變天」之類。阿富汗政府軍兵敗如山倒,塔利班已經攻入首都喀布爾,佔領總統府,總統和副總統交出政權,逃亡至塔吉克斯坦。二度掌握全國政權的塔利班頗有「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的氣勢。

對阿富汗這一政局之變,國內一些互聯網平台特別是微博充溢着歡樂喜慶的氣氛,似乎是自己的部隊贏得了一場重要的戰役。有人把塔利班進喀布爾比作1949年4月人民軍隊攻佔南京的總統府,必須提醒一下,這一類比嚴重的政治不正確。有人將這一幕說成1975年的越南西貢、1979年的伊朗德黑蘭場景再現。——這倒是貼切。還有人引用李煜的一句詞,「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阿富汗總統沒那麼慘,好不好?

一個高舉宗教原教旨大旗、至今未洗掉清恐怖主義色彩的武裝組織用槍桿子贏得了政權,不知道某些中國人高興個啥?再一想,也不意外。因為此前的阿富汗政府是美國支持的,美國一撤軍,他們支持的劉阿鬥就潰不成軍,等於打美國的臉。而且美國出兵阿富汗、為阿富汗重建投入近萬億美元,等於打水漂了。仇人倒霉,當然高興呀,不管使仇人倒霉的那伙人是啥貨色,也會覺得有些親近。——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嘛,世上的恩怨情仇,似乎就這麼簡單。

我們來仔細掰掰,這一大變局誰贏了?誰輸了?

塔利班當然是第一贏家,這毫無疑義。阿富汗人民贏了嗎?似乎不好說,可能有人會解釋這一結局是阿富汗人民的選擇。許多時候「人民」只是用來給槍炮贏了的一方背書,喀布爾乃至阿富汗各地的老百姓沒得選。

第一輸家是原來的阿富汗政府,支持它的美國政府也算是輸家。世上沒有從未打敗仗的將軍,也沒有投資從來不會虧本的資本家,對國家也是如此。美國撤軍導致塔利班重新奪取政權,更確切的說法應該是美國政府止損產生的結果。

美國政府當初出兵阿富汗圍剿塔利班,是因為塔利班隱匿、支持對美國實施911恐怖襲擊的拉登和基地組織,現在拉登被幹掉了,基地組織對美國已不構成重大威脅。美國高官解釋說這一戰略目的已經達成,所以從阿富汗撤軍。這當然是給自己找台階下,但也不無道理。美國和阿富汗遠隔重洋,阿富汗以後再怎麼亂成一鍋粥,阿富汗人哪怕只能吃草、吃土,美國政府也許會受到道義上的指責,但於其國家利益沒有什麼大的影響。撤軍,本來就是川普在台上時定下的,不管誰執政,這一政策不會有什麼大的變化,無非是撤離快與慢的區別而已。治國和開公司差不多,是要講成本與收益的,如果一項投資是個無底洞,且看不到什麼時候有收益,理性的投資者所想到就是如何更快地止損。以前的投資——美國花去的近萬億,當然是一筆虧本的買賣,但繼續投下去則損失會更大。再說,即使不在阿富汗打仗,平時養兵也要花錢,也有損耗,不能說花出去的近一萬億一點效果也沒有。借用中國流行的「交學費」之說,萬億花費算是練兵費吧。美國歷史上這類投資不少。

在過去的一百來年裏,美國花重金支持自己在亞非拉的小兄弟,鮮有成功的,而蘇聯在解體之前,做同樣的事情,卻效果很好。這或許是兩個國家的立國理念、組織結構、執政方式有重大區別使然。蘇聯支持自己的小兄弟在別國幹革命,那是事無巨細都要管,特別是對幹部的訓練、選拔和政治組織、軍事組織的建立,幾乎完全按照蘇聯提供的模板、設定的標準進行,許多重要幹部都在蘇聯受過訓。蘇聯完全掌握着對小兄弟的主導權,這樣當然會有弊端,比如秉承莫斯科指令的領導容易犯教條主義錯誤,但總體而言是利大於弊,按照蘇式標準打造的革命組織,紀律嚴明,執行力很強。而美國是個皿煮國家,對小兄弟的支持往往只能提供資金、技術、設備以及供其顧問的少數軍事參謀人員,不會像蘇聯那樣大包大攬,發號施令。美國會起碼尊重小兄弟的自主權,不做像蘇聯那樣霸道的大哥。因此美國支持的小兄弟,總是難以克服內部的腐敗、低效、內訌等弊端。比如抗戰期間,史迪威將軍瞧不起常凱申,美國政府為了維護友邦元首的威望,把史迪威調走。後來美國支持韓國的李承晚和南越的吳庭艷、阮文紹,也是差不多的戲本。

不少人在網上說,不能以老黃曆看塔利班了,現在塔利班變得理性、溫和了。環球網援引英國《衛報》和「天空新聞」剛剛消息,塔利班發言人稱塔利班尋求建立一個所有阿富汗人都能參與其中的包容型政府。此外,他還說將允許女性獨自外出、接受教育和工作。我以為那是因為塔利班總結了第一次奪下江山得而復失的教訓所採用的話術。霍梅尼在推翻巴列維王朝革命運動期間,也表現得寬厚、理性、溫和,其目的是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那時候伊朗的左派知識分子、工人階層乃至婦女團體都支持老霍。可等到他和他的教團坐穩了江山後,怎麼樣呢?歷史已經給出了答案。像可以炸掉巴比楊大佛、還未進首都就大肆搜羅12歲以上女性的塔利班,能相信它脫胎換骨,變成一個溫和的執政集團?原教旨是它的執政合法性所在,只要宗旨不變,名號不變,旗幟不變,就不會改變執政方式,所能變的只是策略。

鄰國有這樣一個組織執政,有什麼可高興的呢?再考慮到阿富汗複雜的地理環境和宗教環境,恐怕將來受其影響最甚的是中、俄、巴基斯坦這三大國,而不是被打臉後狼狽撤離的美帝。當然,以大國的外交智慧和應變複雜局勢的能力,我相信早就成竹在胸,廟算無遺,我這是杞人之憂。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十年砍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7/1633898.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