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北京的多年座上賓 緬甸前獨裁者染疫

作者:
中共病毒「循着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丹瑞,此番染疫,也就不奇怪了。

圖為位於東南亞地區的湄公河(Mekong River)

據包括美聯社等多家外媒8月13日報導,曾統治緬甸長達近20年的獨裁者丹瑞夫婦確診染上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目前正在軍方醫院治療。熟悉中共外交史的人都知道,丹瑞是最新一位中共老朋友、也是常年的座上賓並得到其支持的外國領導人被確診的。此前,已有與中共走近的津巴布韋副總統、巴基斯坦國民議會議長、印度前總統、印度石油部長和內政部長、法國文化部長、尼日利亞總統辦公室主任等國領導人染疫,有的已經去世。

說起中共與緬甸的關係,應該從1960年代初說起。當時中共與蘇聯交惡,經濟陷入困境後,周恩來開始了賣國的「領土外交」,緊鑼密鼓地和周邊小國簽訂領土條約,換取所謂的國際社會認可。第一個與中共簽約的就是緬甸。1960年10月,中共與緬甸簽訂邊界條約,中共把1,909平方公里有爭議的面積,大部分劃歸了緬甸,而中國僅得18%的面積,這在當時引起民主人士和雲南少數民族上層人士的普遍不滿。

1964年,由中共援助的緬甸共產黨迅速發展起來,很快攻城略地,建立大片「根據地」,緬甸狼煙四起,陷入全面內戰。1967年緬甸出現排華潮,中共駐緬甸大使館一位工作人員都被緬軍無端槍殺。1969年中共秘密為緬共軍閥彭家聲等提供相關的後勤供給與保障。緬甸政府軍不敵緬共武裝力量,被迫撤出果敢地區。

毛死後,中國經濟已幾近崩潰,鄧小平停止對緬甸共產黨的武器和糧食支援,緬共斷了糧,其大批軍政要員開始販毒,大量毒品經雲南邊境湧入中國大陸。

八十年代,中共開始在緬甸尋找新的代理人。丹瑞逐漸走入中共的視線。丹瑞是如何得到中共青睞的呢?

現年88歲的丹瑞於1953年畢業於軍校,先後擔任營長、副師長、師長、軍區司令、陸軍副總參謀長等職。1988年緬甸軍方接管政權後,他出任國家恢復法律與秩序委員會委員;1989年任三軍副總司令兼陸軍司令;1990年晉升上將,1992年任國防部長,同年出任國家恢復法律與秩序委員會主席兼總理,成為名副其實的實權人物。1993年晉升大將,1997年改任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主席。2003年辭去總理職務,但仍執掌軍政大權。直到2011年,才將權力交給文人政府。

在丹瑞軍政府鐵腕統治期間,他將國家緬族化,在少數民族地區強制推行緬語和佛教至上的教育,並且殘酷地鎮壓異議人士,經常監禁政治反對派,並讓緬甸在這段時間幾乎與世隔絕。如到他下台時,緬甸民主運動代表人物昂山素姬已在在監獄或軟禁中度過15年。為此,緬甸遭到西方的長期制裁。

然而,就是在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時期,丹瑞卻與中共打得火熱,中共是其「忠實盟友」。丹瑞曾幾次訪問中國,與中共領導人會晤;中共領導人亦多次訪問緬甸。

如1996年,丹瑞訪問北京。2001年12月,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江澤民訪問緬甸,與丹瑞會晤。

2003年1月,丹瑞在北京分別與江澤民和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李鵬會晤。在與江的會晤時,丹瑞稱「近年來,緬中兩國傳統友誼得到全面發展,兩國領導人互訪頻繁,對深化兩國友好有着重要作用」。而他此次來華訪問的目的就是進一步增進緬中兩國和兩國人民之間的「胞波」情誼,深化兩國在各個領域的合作。他還感謝中共在經濟等方面的「無私的幫助」,這些幫助除了金錢,理應包括武器等軍事上的支持。雙方還簽訂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衛生合作協定》和《體育合作協定》。

在與李鵬的會晤中,李鵬點出了中瑞的密切關係,即緬甸不僅是最早與中共國建交的國家之一,也是中共長期扶持的國家,中共在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領域均給予緬甸以幫助。中周恩來就曾9次訪問緬甸,而李鵬也曾在1994年訪問緬甸。

2008年12月,丹瑞在首都內比都會見了中共外交部長楊潔篪。丹瑞稱「緬方珍視緬中傳統友誼,願同中國保持高層往來,擴大各領域互利合作」。

2009年12月,時任中共國副主席的習近平訪問緬甸,與丹瑞會晤。從習近平的言辭中可以在此看到中共對緬甸的支持和緬甸給予中共的回報,習說:「兩國領導人保持經常接觸,雙方在經貿、金融、能源和文化領域的合作與交流全面推進,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保持密切協調。緬方在台灣、涉藏、涉疆等涉及中方核心利益問題上給予中方堅定支持,中方對此表示讚賞。」

2010年6月,時任總理的溫家寶訪問緬甸,與丹瑞會晤,雙方就推進雙邊關係、加強互利合作以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意見。

2010年9月,丹瑞訪問北京,與胡錦濤、吳邦國等中共領導人會晤。丹瑞表示,希望進一步促進中緬已有的睦鄰關係,促進相互合作和增進信任。除此之外,丹瑞還參觀了上海世博會和深圳特區,稱要借鑑中共國改革開放的經驗。

丹瑞對中共意味着什麼?2016年8月,緬甸仰光《Lu Du Pon Yeik》(《民眾影像日報》)在對旅緬作家唐德鑫的採訪中透露了一二。唐德鑫認為,丹瑞對於中國(中共)政府而言,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鄰國領袖和合作夥伴。從地緣政治和亞洲格局來講,丹瑞將軍和中共政府都非常清楚彼此的重要性。因此雙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互動,丹瑞執政時期,緬甸軍政府在中共政府的幫助下,特別是在經濟上、軍事上、外交上,都獲得了相當的好處。

具體來說,1993年,中國在緬甸援建了達武通訊站和布蒂洞通訊站;2002年中國在緬甸援建了皎砌農業機械廠;2007年中國在緬甸新首都內比都援建了國際會議中心;2008年中國在緬甸援建了曼德勒工業培訓中心;2009年後中國對緬甸援建的瑞麗江一級水電站和耶涯水電站先後併網發電等等。

無疑,丹瑞藉助中共的力量鞏固了自己的統治,中共藉助丹瑞的支持,抗衡西方國家。大紀元在特稿《病毒對共產黨而來》一文中指出,中共病毒「循着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丹瑞,此番染疫,也就不奇怪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5/1632878.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