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向松祚:有效需求不足,宏觀政策再寬鬆也沒用!

在投資方面,民營企業貢獻了超過85%。但民營企業缺乏信心,他們的預期沒有那麼樂觀。積極的財政政策,寬鬆的貨幣政策沒有錯,但重要的是怎麼能夠真正的深化改革,怎麼能夠真正推進我們需要的改革。對於如何調控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以及如何制定產業政策的問題,我們必須要回到本源。

2021網易經濟學家年會·夏季論壇於8月12日在上海舉行,著名經濟學家、五卷本《新經濟學》作者向松祚發表主題演講。

網易財經、網易研究局主辦的2021網易經濟學家年會·夏季論壇-青年經濟學家峰會於8月12日在上海舉行,本屆論壇的主題是《新階段新增長》。

著名經濟學家、五卷本《新經濟學》作者向松祚在發表《創新的規律和增長的秘訣》的主題演講時表示,目前,中國經濟的發展,存在有效需求不足的問題。現階段的有效需求不足,並不是因為財政政策不夠寬鬆積極、貨幣政策不夠寬鬆。原因到底是什麼,可以在弗里德曼1959年出版的著作《消費函數理論》中尋找答案。人們的消費需求,取決於未來收入的預期。消費需求不足,因為人們對未來收入的預期是悲觀的。而未來收入的預期,取決於就業的前景,取決於經濟增長的長期的前景。

他認為,當下投資需求不足,在於投資信心不足。現在的投資主體已經不再是政府、國有企業,而是民營企業。在投資方面,民營企業貢獻了超過85%。但民營企業缺乏信心,他們的預期沒有那麼樂觀。積極的財政政策,寬鬆的貨幣政策沒有錯,但重要的是怎麼能夠真正的深化改革,怎麼能夠真正推進我們需要的改革。對於如何調控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以及如何制定產業政策的問題,我們必須要回到本源。

以下為演講實錄:

向松祚:我們現在有一個詞,有效需求不足,就是消費需求不足、投資需求不足,投資需求不足到什麼程度呢?可以講製造業的投資基本上沒有增長,1-5月份只有0.6%,整個上半年增速不到2%,不到1%,基礎設施的投資長遠以前都是兩位數,現在已經不到3%,我們的消費增速也是歷史的新低,這就是有效需求不足,怎麼辦呢?我想有效需求不足是今天大家的共識,對的,你是對的,我們都同意,但是怎麼辦?這個原因是什麼?為什麼投資不足?為什麼有效需求不足?

我很尊重的一位前輩經濟學者,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學部委員余永定老師,他最近連續有文章,有訪談。網易好像也訪談過余老師,他的觀點非常明確,邏輯非常清楚,他認為有效性不足,我們就應該用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標準的凱恩斯經濟學的答案。我非常尊重余老師,但是在私下我跟他討論過,我說你的邏輯非常清楚,你的建議也非常明確,但是我們在是否可以這麼做,這麼做是否有效,這個問題回答之前,需要回答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這些年以來,我們的財政政策還不夠積極嗎?這麼多年以來的貨幣政策還不夠寬鬆嗎?儘管我們用的詞是穩健的貨幣政策。昨天中央政治局會議仍然是用這兩個詞,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無論如何,這個詞不重要,我們需要看指標。經濟學者的研究要重視數據,如果我們看這幾年的財政赤字,債務的增長,宏觀槓桿的增長,M2的增長,社會融資總量的增長,我們還能得出一個結論,我們今天的有效需求不足。這是因為財政政策不夠寬鬆,不夠積極,貨幣政策不夠寬鬆嗎?我想這個答案應該是否定的。如果這個答案是否定的,就是我們今天的有效需求不足不是因為財政政策不夠積極,貨幣政策不夠寬鬆。我們就必須再問,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為什麼老百姓的消費需求不足?這是弗里德曼最重要的經濟學的貢獻,1959年出版的最有名的著作《消費函數理論》,這是他得諾貝爾獎了不起的貢獻。這個文章裏面,這個著作裏面講得很清楚,人們的消費需求是取決於他未來收入的預期,消費需求不足,因為人們對未來收入的預期是非常悲觀的,未來收入的預期取決於就業的前景,取決於經濟增長的長期的前景,為什麼投資需求不足?我們今天的投資需求,投資的主體是誰?今天的投資主體已經不再是政府,不再是國有企業,而是民營企業。今天製造業的投資,民營企業貢獻了超過85%。

為什麼今天的投資需求不足?因為民營企業沒有信心,他們的預期沒有那麼樂觀,沒有那麼積極,甚至是焦慮,甚至是悲觀,甚至是擔心。如果我們的分析答案是這樣的,那我們就要回答,今天再依靠積極的財經政策,再依靠寬鬆的貨幣政策,能夠解決今天的增長動力不足、有效性不足的問題嗎?我的答案是NO。既然我們的答案是NO,繼續寬鬆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或者是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我們都無法解釋這個問題,我們就必須要回答更本源的問題。為什麼有效需求不足,為什麼消費需求不足?為什麼投資需求不足?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背後的原因是人心的問題。為什麼我們對未來收入的預期不那麼樂觀,為什麼民營企業家他們的投資需求,投資信心不足。所以我跟余老師說,您講積極的財政政策,寬鬆的貨幣政策沒有錯,我們應該繼續維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寬鬆的貨幣政策,但是這已經是第二位的,叫二階函數,已經不是第一位的原因,第一位的原因是我們今天怎麼能夠真正的深化改革,怎麼能夠真正的推進我們需要的改革,怎麼能夠推進真正的改革,而不是創造新的名詞。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企業觀察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4/1632669.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