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還是輸了,中俄軍演內幕被揭個底掉;反制裁法擴大,在港國際銀行慌了要撤離

中共共產中國民辦學校;家教轉地下更昂貴;就業難!師範院校錄取分直逼清華北大;最大加密幣竊案沒損失?

中國將反外國制裁法實施範圍擴大到香港的計劃,讓在港國際銀行和投資機構忐忑不安,分析指過半外資銀行將撤離香港。

周五,俄羅斯國防部長訪問中國並參加了寧夏軍演閉幕儀式,前一天俄印軍演落幕,俄羅斯和中國會結盟嗎?這背後有着怎樣的政治較量和博弈?

中共「雙減」政策出爐後,華爾街英語成為首家破產的教培機構。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也有的教培機構採用暗箱操作的模式維持生存。教培產業之外,從事義務教育的大量民辦學校被也被政府接管。

中國大學生的就業環境不斷惡化,許多行業裁員。現在師範類專業正受到學生追捧,師範類學校的錄取分數線超越不少名校,甚至逼近清華和北大。

近日外界關注的6.1億美金價值虛擬貨幣盜竊案中,黑客被指歸還了「幾乎所有的貨幣」,但受黑客攻擊的目標平台Poly Network指出,仍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

中國反制裁法將擴大實施,經濟學家:過半外資銀行將離港

負責制訂中國法律機關之一中國人大常委會,下周二至五(8月17日至20日)在北京召開會議,人大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周五(8月13日)在北京表示,今次會議將初審7件法律案,會有全國性法律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即是會在香港實施,但未有公開是哪條法律。

早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支持將在6月已在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反外國制裁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方法,她也向北京提交意見,支持以香港本地立法的方式在港實施,外界相信,下星期北京會通過將《反外國制裁法》納入在港實施。

反外國制裁法的措施包括,對制定或遵循對中國企業和官員制裁的人員,不予簽發籤證、驅逐出境,以及查封、扣押、凍結在中國境內的動產、不動產和其他各類財產。

外國企業可能會因落實制裁,而被告上中國法院,反制裁法利刃也可能伸向實施制裁外企的家庭成員。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本周稍早證實,反外國制裁法即將在香港以某種形式落實。在香港的跨國企業,特別是銀行,現在正努力釐清反外國制裁法對它們而言意味着什麼,擔憂將陷入中國與外國政府相互祭出的制裁製度兩難中。

法新社周五引述在香港的國際銀行高級經理表示,在法律執行時,在香港的國際銀行和金融機構被迫要在中美之間作決擇,因為美元對銀行業來說太重要,他相信,大部分銀行會選擇依靠美國而不是中國,在無法選擇下,外資銀行會關閉在港的銀行業務。

香港經濟學家羅家聰表示,現時香港有超過200間銀行,超過8成屬外資銀行,如果中國和歐美等國,擴大制裁的規模,估計外資銀行只能選擇離開香港。在港的銀行數目會下跌超過一半。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財金官員都多次表明,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無可取代,但香港吸引外資的能力,在過去幾年有下跌的情況。香港對外直接投資流入的排名,已由2015年的全球排名第四,到2019年已跌至第七位,流入香港的外來直接投資,由2015年起逐步至下滑,到2020年才出現反彈。

羅家聰說,」你(香港)說你主打股市,拿股市市場看,從股市就能判斷市場有多暢旺,如果從市場表現看,美國破頂、歐洲股市、全世界包括印度,到處都在破頂,只有我們(香港)仍然在高位的三分之二水平,你看到香港的市值無法回到歷史高位之上,其他地方都能吸錢,香港相對是吸得較少。」

羅家聰表示,香港在債、匯和商品的市場,吸引力都不及其他市場,如果香港在制度上,再增加限制或推出不跟隨國際規則的措施,只會進一步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各取所需彼此利用,中俄寧夏軍演落幕前一天,俄印軍演也落下帷幕

中共與俄羅斯在寧夏青銅峽演習場舉行的聯合軍演8月13日結束。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率領俄軍代表團12日晚間抵達中國。負責軍事合作和武器銷售的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福明這次也隨同紹伊古一起訪華。

有參加過兩國聯合軍演的俄軍將領說,中國軍隊過去在軍演中都不讓俄軍接觸和使用中國武器裝備。但中共這次卻改變立場。首次讓俄羅斯軍隊在寧夏軍演中使用中國的輪式突擊炮,裝甲戰車等武器裝備。

圖:中俄軍隊在寧夏青銅峽舉行2021年度聯合軍演。

上一次在俄羅斯境內的兩國聯合軍演中,俄羅斯已開始讓中國軍人使用一些俄軍武器裝備。兩國官媒都把這一舉動宣傳成為互信水平的提高。但早在多年之前,俄羅斯與印度聯合軍演時,雙方軍人在對方境內早已經相互使用對方武器裝備。

俄羅斯這次派出5架蘇-30SM主力戰機參加寧夏軍演的舉動也十分罕見。此舉可讓中共軍方更了解這款戰機的性能,特別能幫助中共軍方熟悉印度主力戰機蘇-30MKI的特點。

蘇-30MKI是俄羅斯多年前根據印度要求,專門為印度研發的一款在當時非常先進的戰機。由於俄羅斯對印度沒有類似對中國那樣的戒心,這使蘇-30MKI的戰力性能要遠遠超過當時俄羅斯賣給中國的幾款蘇式戰機。蘇-30SM恰好是俄羅斯後來在蘇-30MKI基礎上升級改裝留給自己使用的戰機。

許多俄羅斯政治分析人士說,利用這次寧夏軍演,兩國都想增加俄中關係的分量,讓莫斯科和北京在與美國和西方交手時,能提高各自討價還價的籌碼。為此兩國都願意營造出一種既像結盟又不結盟的模糊氣氛給外界看。

俄羅斯軍事分析人士赫拉姆奇辛說,從軍事意義上講,俄軍自己所舉行的軍事演習才能稱為地地道道的軍演,與中共所舉行的那些聯合軍演都無法與之相比,因為俄中聯合軍演的政治色彩通常都要超過軍事意義。

這次俄印聯合軍演在俄羅斯南部的伏爾加格勒地區舉行,因此遠離俄中邊境。在俄羅斯境內過去所舉行的幾次俄印聯合軍演有時就選在濱海邊疆區鄰近俄中邊境的一個演習場中舉行。

俄印軍演從8月1日開始。俄羅斯選擇與中共和印度幾乎同時舉行軍演,反映了莫斯科希望能平衡處理俄中和俄印關係,不想在與中共接近時而得罪印度。

華爾街英語破產,中國補教業千萬人面臨失業威脅

周四(8月12日)傳出消息稱,市值20億元人民幣的「華爾街英語」宣佈將破產,並關閉了所有實體教室。

據「第一財經」網站報導,「華爾街英語」北區銷售負責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長,公司將於下周正式宣佈破產,並要求告知員工儘快辦理離職手續。

一名「華爾街英語」員工表示,公司自疫情爆發後便持續關店,並通過所謂「優化」的方式變相裁員,最早的一批一般按照《勞動法》給予N+1賠償,其後一批賠償只給到N,最後堅守的員工尚未給出具體賠償方案。當局「雙減」政策的出台算是壓倒該公司的「最後一根稻草」。

此前公司已經拖欠員工3個月工資,周四得知公司即將破產的消息後,有大量員工提出離職。

「華爾街英語」自2000年進入中國市場以來,在中國11個城市開設了71家學習中心,人數最多時有超過三千人,但在陸續裁員之後,現在僅剩一千人左右,全國門店僅留存不到30家。

中共發佈「雙減」政策後,教培上市公司股價雪崩,小型培訓機構紛紛倒閉。「華爾街英語」破產,將成為首家因「雙減」政策倒閉的大型教培機構。

只要中共的應試教育體制不變,就無法根除校外培訓,只會讓其轉為地下,加大培訓成本,從而讓教育資源分配更為不公。

美國之音引述移民上海的一名台灣商人指,「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上海當地一些家長開始將孩子送到更遠的培訓機構,或者三五家一組,私下聘用家教繼續培訓。

還有網傳一名家長和校外培訓機構的對話截圖顯示,家長詢問能否給孩子輔導數學,對方回復稱,政府現在不允許培訓數學,所以只能進行體育培訓,但是「我們的體育老師都是數學專業的,你懂的」。

最大加密貨幣竊案黑客「全面還款」,但仍有一問題難解

近日外界關注的6.1億美金價值虛擬貨幣盜竊案中,黑客被指歸還了「幾乎所有的貨幣」,但受黑客攻擊的目標平台Poly Network指出,仍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

Poly Network周四(8月12日)表示,除價值3300萬美元的Tether數字代幣外,其他的5億多美金資金均已轉回。

不過,Poly Network提出了一個問題,雖然幾乎所有的資產都被轉回,但仍有2.68億美元的資產被鎖定在一個帳戶中,該帳戶需要Poly Network和黑客雙方的密碼才能訪問。

就業難,中國各師範院校錄取分數直逼清華北大

據黨媒《中國新聞周刊》報導,今年中國各師範院校的高考分數線,已經「碾壓」了許多985、211重點大學院校,甚至「進逼」北京的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形成「師範熱」。

報導引述廣東省教育考試院的資訊稱,近兩年來中國高考考生選填志願時,更喜歡選擇職業穩定、社會需求大、就業前景明朗的專業。其中師範類及公安、司法等科系的招錄情況相對較好。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分析,「師範熱」的主要形成原因,與現在的就業狀況直接相關。現在中國大學各科系的未來就業形勢具有不確定性,眼下的熱門科系在畢業後可能變成冷門。相比之下,師範科系「近乎恆溫」。

近年來,中國經濟在持續下行的情況下,又遭美中貿易戰和疫情衝擊,境況不斷惡化,失業率大舉攀升,大學畢業生就業也越來越困難。

日前大陸媒體報導,河南捲菸廠流水線上招聘的操作工人中,逾三成擁有碩士學位,還有不少是985、211名校的畢業生。

「別無選擇」大陸多所民辦學校被政府接管

8月11日,英國《金融時報》報導,隨着北京方面突然實施「教育整頓」的餘波在全國蔓延,中國大陸越來越多的民辦學校所有人被迫將學校移交給政府。年產值1000億美元的民營教培行業,已成為中國龐大營利性教育行業逐漸推進國有化的最明顯犧牲品。過去20年,大陸的民辦小學數量增加了10倍,2019年在校生規模約950萬。

報導說,根據公開記錄和該報的採訪,過去3個月裏,各地市級有關部門已經接管了至少13所營利性的小學、初中以及一所高中,沒有提供補償。

上周將學校移交給政府的一所學校的所有人說,「我別無選擇。」

知情人士表示,中共政府擬在今年年底前將在營利性學校就讀的小學生和初中學生的比例從10%以上減至5%以下。

報導還說,中共政府對該行業的興起感到不安。認為這加大了黨控制教育的難度。而中共官員們承認,如果關閉民辦學校,資金不足的公辦學校將很難接收大量湧入的學生。資金緊張的地方政府也不可能買下民辦學校的產權。

官方數據顯示,大陸有近19萬所民辦學校,在校生超過5600萬人,占學生總數的五分之一。其中包括逾1.2萬所小學及初中。

今年7月,中共教育部等八個中央部委辦發佈《教育部關於規範公辦學校舉辦或者參與舉辦民辦義務教育學校的通知》,要求「公辦學校單獨舉辦的民辦、公辦學校與地方政府及相關機構合作舉辦的義務學校,應辦為公立學校」。官方也不再審批新的「公參民」學校。公辦學校也不得以舉辦者變更、集團辦學、品牌輸出等變相舉辦民辦義務教育。

近期,中共政府還對教育培訓行業進行打擊,包括禁止上市融資、禁止外國投資。導致中國教育企業股價紛紛暴跌,市值大幅縮水。教培行業的年收入預計將從1000億美元降至不到250億美元。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4/1632668.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