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從方方到張文宏 病毒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愚昧

作者:

著名作家方方在去年3月10日的日記里說,"災難即將結束。朋友們,千萬不要跟我談勝利。記住,不是勝利,而是結束。"不是勝利,更不是結束,疫情再次反彈。去年方方是網絡輿論的中心,被人痛斥為漢奸賣國賊。今天換成了張文宏醫生,迎來了一場輿論的暴風雨。張文宏提出一個觀點,"現在世界上大多數病毒學家都認可這是一個常駐病毒,世界要學會與這個病毒共存。"結果張文宏引爆輿論,狂風暴雨橫掃網絡。原衛生部部長高強撰文《"與病毒共存"可行嗎?》宣佈,"與病毒共存"絕不可行,因為英、美等國的"與病毒共存",已經給全球的抗疫形勢帶來了嚴重後果,我們絕不能重蹈覆轍。高強的觀點主要顯示的是一種政治決心,與病毒作鬥爭的政治態度。高強堅持為消滅病毒而長期鬥爭,不是人類消滅病毒,就是人類被病毒吞噬,從來沒有人類"與病毒長期共存"。

沒有想到的是高強文章一發佈,讓很多人興奮異常以為是尚方寶劍,肆無忌憚開始批評張文宏,什麼投降主義哈美公知都冒出來了。北大教授張頤武緊接着就發表《繼續全面防控,不要中了西方的連環計》的文章,認為"與病毒共存"就像"勸一個考試成績遠勝落後生的優等生,要借鑑差生的學習方法。這不是為了中國,而是別有深意"。張頤武故意把"與病毒共存"的說法與西方的陰謀詭計聯繫在一起,提示大家誰說"與病毒共存"就意味着與西方共謀。張文宏是中國頂級的傳染醫學專家,從科學角度來說"學會與這個病毒共存"是一個常識問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新冠病毒走到今天,沒有證據表明它將消失,"很可能將會和人類共存,就像流感一樣,而且還會出現新的冠狀病毒"。迄今為止,全世界真正實現清零的病毒只有天花病毒。徹底消滅病毒的說法是不科學的,人類從一開始就與病毒打交道了,"與病毒共存"是科學界的共識。

張文宏早在2020年3月就判斷新冠病毒會在世界傳播,更沒有說放棄責任打開國門任其泛濫。張文宏強調的是,"世界如何與病毒共存,各個國家都在做出自己的回答"。張文宏是上海醫療專家組組長,上海的精準防控動態清零的高水平有目共睹,這裏邊也有張文宏的貢獻。人們發現一個現象,那些批評張文宏的人大部分都是外行,在專業上說不出多少意見來。他們主要是在政治上批判,上綱上線棍棒齊飛帽子無數。他們最擅長用意識形態綁架一切事物,關於喝粥不喝粥的問題,就給張文宏戴上一個崇洋媚外的大帽子。那個所謂的通信觀察家項立剛,就是一個噴子典型。項立剛在其《再說"與病毒共存"是政治而不是醫學》說,"與病毒共存"最近被炒熱,不是對於病毒無法短時間消滅的認知,而是對中國目前防疫政策的攻擊,根子是上希望中國放棄今天嚴防死守的防疫政策。這帽子很嚇人啊,直接把你置於政府的對立面去了。項立剛很自大,"中國不需要學習別國的政策和辦法,而是世界要向中國學習"。項立剛知道不知道,北京冬奧組委此次分4批派出34人赴日本學習,尤其參考了東京奧運會的防疫經驗。項立剛更是嘲諷,"一個健康碼別國都做不到"。新聞報道,中韓協商建立健康碼互認機制,法國24萬人反健康碼抗議歐洲嚴格強制接種策略。項立剛不是說"不看新聞聯播的一般是下等人"嗎,健康碼外國也有這不是什麼新聞了。看看都是誰在批判張文宏,就能明白方方為何被攻擊。這一年多來,張頤武就像祥林嫂一樣,三頭兩日說方方,批評方方成了職業了,這個北大中文系的教授,堅持方方就是給西方遞刀子的反華人物,說來說去沒什麼證據,就拿那個滿地無主手機做文章。有意思的是那個無主手機的照片就是項立剛給配上轉發的,這人不單純是嘴大膽子也大。項立剛說方方是"煽動對立情緒,製造矛盾,把抗疫搞成對中國政府的攻擊",今天這套說辭變成了說"與病毒共存"就是"對中國防疫政策的攻擊"。這類人邏輯簡單有效,政治批判永遠正確。從方方到張文宏,人們看到了網絡輿論的厲害,說真話實話就有漢奸賣國賊崇洋媚外的嫌疑,滿嘴跑火車睜眼說瞎話最有市場,假大空的口號反而贏得掌聲和歡迎。美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索維爾在《知識分子與社會》一書中說:"知識分子的擔當,不僅體現在反抗權利的蠻橫上,也同時體現在抵制群氓的愚蠢上。"病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愚昧。有人說過,"人民群眾往往不明白誰是真正維護他們利益的人,而先知先覺往往成為歷史犧牲品。"華中師大教授戴建業曾經說過,"面對方方,我們這些爺們難道就沒一點愧意?"今天面對張文宏,有沒有愧意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非常道畢延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4/1632464.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