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天安門廣場上的「吶喊」(1)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全國各地大法弟子陸陸續續,都到北京上訪。趙玉敏一方面自己去上訪,另一方面義務接待了一千多名來京上訪的大法弟子,他們來自廣州、深圳、哈爾濱、長春……

北京天安門廣場。(大紀元

俞平,清華大學熱能系博士,2000年6月20日,隻身一人前往北京天安門廣場請願;

趙玉敏,原北京女商人,1999年10月-2000年10月,先後6次走上天安門;

王福花,原湖南省教師,2000年5月3日,走上天安門。

俞平、趙玉敏、王福花,是三位走向天安門請願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為何走出這一步?在天安門廣場上,又發生了什麼?

走上天安門廣場前俞平:「我所經歷的『7·20』」

俞平在清華大學求學期間。(本人提供)

俞平於1999年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他是清華大學博士生,正準備出國,也想找個好的健身方法。

俞平告訴大紀元,他的家庭有乙肝病史,3個表哥年紀輕輕就得肝硬化死亡;自己上高中時,也得了乙肝。康復出院前,醫生告訴俞平,不能太勞累,說不定乙肝會復發。

一天,俞平去清華大學同學宿舍,看到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他一氣呵成,當天通宵看完,「我感覺很震撼,這本書把宇宙、人生的道理都講了。我覺得師父講的法,『真、善、忍』是宇宙精神的體現。我以前就覺得(存在着)宇宙的規律衡量着一切,(有了這個),萬事萬物才能夠生機勃勃。這本書,把宇宙的規律、大道揭示出來了。」

俞平記得自己看完書人特別精神,「精力非常充沛,就像幾天不睡覺,也不困那種感覺。」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上乘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因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在大陸廣受歡迎,清華大學也有很多教授和學生修煉法輪功。

在清華大學,除了煉功法動作,大家也在一起學法、交流修煉體會,俞平說,「每個人學完法,都在用法來衡量自己,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好,每個人都在想怎樣純淨自己。我感受很深。這個環境非常好,真像師父說的,是一塊淨土。」

然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因恐懼法輪功在大陸的迅速傳播,於1999年7月20日(又稱「7·20」)正式下令鎮壓法輪功。

俞平介紹,1999年7月19日,中共在全國開始抓人;7月20日,更多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被抓捕。

7月21日,俞平和幾位清華同學,決定去北京府右街中南海信訪辦上訪,說明法輪功情況。

俞平看到,府右街上有很多大法弟子,大家很平和,沒有暴力行為。後來,來了很多公共汽車,將法輪功學員拉到北京豐臺體育場,那裏能容納幾萬人。後來又來了一輛輛軍車,下來很多武警把法輪功學員看管起來。

俞平記得,當天下了雨,大法弟子沒有給自己打傘,而是給武警打傘,自己在雨中默默地淋着。看得出來武警很感動。還有的大法弟子主動維持秩序。

上訪沒有任何結果。後來,武警強制把學員運走,「拉到荒郊野外,讓我們下車」,俞平說,警察強制拉人,他「衣服都被撕壞了,一隻鞋也掉了。腳套着膠袋,走回來了」。

俞平覺得北京的情況很危急,7月21日晚上,他和同學給各國政府,尤其給美國政府發了幾封緊急電子郵件,希望美國政府採取行動,制止對法輪功的大規模人權侵害。也有清華同學,聯繫外國媒體駐京記者,希望國際社會予以關注和制止迫害。

7月22日,俞平繼續去信訪辦上訪,又被警察強制拉走,拉到北京朝陽區的窪里鄉。當天下午,他們給法輪功學員播放了武漢電視台趙志真拍的一部詆毀法輪功的紀錄片,「這個紀錄片,是很多謊言拼湊起的。後來,在全國反覆播放。」這次上訪,再次沒有任何結果。

然而,中共事先編造了「1,400」例所謂「殺人、自殺、死亡」的案例,控制電視、廣播、報紙,鋪天蓋地造謠宣傳,栽贓陷害法輪功。

上訪無果後,俞平和清華大學煉功點的其他學員,本着信任政府的基點,繼續向政府以及各界講清真相,希望政府收回錯誤的鎮壓命令。

俞平連續多天整理出一萬多字的《致黨中央萬言書》,從科學等角度將中共的謊言一一揭穿;他還和其他學員一起整理出《法律工作者評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從法律角度,講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性。一些法輪功學員拿着這些資料去上訪,也沒有回音。

俞平說,「中共實際上很清楚法輪功是什麼,但是執意要迫害。」

李嵐清,身為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和「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甚至到清華大學蹲點,親自指揮迫害法輪功。

在沒有任何正常渠道講清真相的情況下,俞平決定走上天安門廣場,表達自己的心聲。

「那聲音好像響徹整個宇宙」

2000年6月20日,俞平第一次去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請願,「在離紀念碑不遠的地方,我盤腿打坐。當時,真是一种放下生死的感覺。(就想)這麼好的宇宙大法,教給我們人生的真諦、做人的道理;這麼好的師父被誣陷,真是千古奇冤。」

「坐下來的瞬間,周圍的一切似乎都靜了下來;嘈雜聲好像離我特別遠。」

「坐下來,沒多大會,那些便衣、警察飛起腿來踹我,拿礦泉水瓶子砸我的頭,把我拽起來。」

「我高聲呼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

「當時,我感到,那聲音好像響徹整個宇宙。至今回想那一幕,至今都感覺特別震撼。」

「當你真的知道了宇宙真理,放下生死、去捍衛真理的時候,你會感到一種力量。這種力量極其強大。」

「當時警察打我打得很狠,但自己一點都不感覺到疼。」

北京商人趙玉敏:見證成百上千大法弟子的壯舉

北京商人趙玉敏(右)和女兒在一起。(本人提供)

趙玉敏,北京服裝銷售商,1999年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修煉法輪功後,月子裏落下的病好了,脾氣也好了。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全國各地大法弟子陸陸續續,都到北京上訪。趙玉敏一方面自己去上訪,另一方面義務接待了一千多名來京上訪的大法弟子,他們來自廣州、深圳、哈爾濱、長春……

她親身見證了成百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的壯舉。她說,「每次去天安門,要放下生死(才能)去。」

2000年6月25日,包括趙玉敏在內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是正法」、「法正乾坤」、「還法輪大法清白」等橫幅。

有的法輪功學員手挽手圍着一圈保護橫幅。警察和便衣,幾次試圖衝破人群,搶奪橫幅。

趙玉敏說,「那天我使勁攥着橫幅的邊不鬆手,被警察用步話機(把我)手背打得腫得跟饅頭似,顏色變成青紫、黑紫色的。」

現場整個過程持續五十多分鐘。有的學員被打倒在地,警察用腳跺頭。「地上有大片的血漬。」

2000年7月19日,趙玉敏再次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她介紹,打橫幅的,還有一個穿警服的現役武警,是一位來自吉林市的大法弟子。美聯社記者給法輪功學員打開橫幅的一幕拍攝了下來,穿警服的法輪功學員站在橫幅旁邊,拉着橫幅。

「那天,普京到天安門廣場獻花圈。9點廣播要清場。我是繞着進去的。我跟一位大學講師大法弟子說,咱們開始吧。(其他)有些打小橫幅的同修,也跟着(打開橫幅)、也跟着喊。」

「警察上來先打我。警察穿着皮鞋,踹我的腰。我使勁喊: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趙玉敏後來發現:「我臀部後邊、大腿根部,全是黑紫色的。」

2000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遊人如潮,警察、便衣密佈。趙玉敏再次走上天安門。很多法輪功學員,也在人群中。

她說:「現場人很多,天灰濛濛的。我們這邊橫幅打開後,廣場上其它角落的大法弟子也開始打開橫幅,大家高聲喊着: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

警察隨即開始了大規模逮捕。明慧網報導,現場目擊統計,至上午九點半,已有二十五輛以上裝滿大法弟子的大中型客車從天安門廣場開走,不知開往何處。據估計,抓走的大法弟子超過千人。

湖南教師:「只能去天安門廣場」表達心聲

7月16日傍晚,法輪功學員王福花在華盛頓紀念碑前準備參加燭光夜悼。(李辰/大紀元)

王福花,湖南小學教師,修煉法輪功前患有乙肝、輸卵管炎、腰痛等疾病。她說,「我的病,西醫、中醫都治不好。我工作和家庭都非常好。但是,我很迷茫,不知道我的痛苦從何而來。」

「煉法輪功一年後,身體好了,心靈也淨化了。」「修煉法輪功後,我很快樂,每一個細胞都是快樂的。」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1999年10月27日,王福花坐火車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截,被當地公安抓回來,投入郴州市第二看守所,關了31天。

2000年5月1日,王福花決定再次去北京上訪。

「家裏人警告: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到時候,像『六四』一樣,機關槍就會把你們射死。家裏人叫我們不要去。」

王福花和另外兩位學員一起去了北京信訪辦。結果,看到很多警車在那裏等着,只要說是煉法輪功的,就抓起來。

「沒辦法,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們只能去天安門廣場。」

5月3日,天安門廣場上人山人海,很多人來旅遊。

「當時找不到什麼其它辦法,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王福花決定以煉功的方式來表達心聲,盤腿坐下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

「煉功很美妙,很殊勝的。(當時)進入一種美妙的狀態。」

不多長時間,「兩個警察把我架起來,我的腿還是雙盤着的。」王福花被兩個武警綁架到天安門前門派出所。

人間正道是滄桑

清華大學博士俞平,因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被非法拘禁,清華大學拒不授予其學位,僅以博士肄業處理。俞平當時曾獲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全額獎學金。

俞平後因再次去天安門請願,和堅持講真相,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先後非法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北京前進監獄(天津茶淀),從而失去留學美國的機會。

原北京商人趙玉敏,為講清真相,被中共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判刑2年半,非法勞教2年半。

湖南教師王福花,遭中共綁架關押至少六次,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勞教期間,因不放棄信仰又被延期一年。

三人,都受到中共酷刑的殘酷折磨……

這場迫害,持續22年至今。22年來,國際社會對法輪功的聲援不斷。

國際社會公開聲援法輪功

2020年7月20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官方聲明說:「我們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共)立即停止以卑劣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虐待和凌辱,釋放因自己的信仰被監禁的人員……」「對法輪功學員持續21年的迫害已歷時太久,必須被終止。」

2020年12月10日,時任川普特朗普)政府宣佈,制裁迫害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廈門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警察黃元雄(Huang Yuanxiong)。

2021年5月12日,現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佈,對迫害法輪功的成都市「610辦」前主任餘輝實施制裁,「餘輝及其直系親屬不得入境美國」。

2021年7月19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在新聞發佈會上,敦促中共政權「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長期鎮壓,並釋放所有因信仰而入獄的法輪功修煉者。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辰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336.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