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強拆又釀血案 65歲老人怒殺官員 2死1傷

作者:
7月12日,武漢強拆爆發血案。武漢65歲拆遷戶怒殺官員,造成2死1重傷的血案。有評論說:「殘暴對民 ,終將自食惡果。」

圖片來源:微博

7月12日,武漢強拆爆發血案。武漢65歲拆遷戶怒殺官員,造成2死1重傷的血案。有評論說:「殘暴對民 ,終將自食惡果。」

中國武漢一戶65歲居民舒立法從父輩那裏繼承了合法產權房,卻遭到中共的強拆。舒立法與妻子在房屋廢墟中生活了六個多月,問題得不到解決。7月12日與拆遷辦官員發生爭執,65歲老漢被4名拆遷辦人員掐住脖子按在地上毆打,憤怒之下,老漢回家取刀怒殺官員,致2死1傷。

圖片來源:微博

微博賬號「陸軍中校200405」在貼文《武漢市七一二群死群傷慘案簡介》中爆料事件完整過程。 舒立法,原武南機務段退休職工,住武漢市武昌區徐家棚武北村163號。

2020年,武漢市開展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舒立法合法住房被劃入房屋拆遷範圍紅線。 此後,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始終未與舒立法協商達成房屋拆遷補償事宜。

2021年1月30日,3時至4時,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郭晶(熊志平)帶20-30社會閒雜人員和一台挖機,將舒立法合法房屋(三層樓)強拆。

2021年1月30日,早上,舒立法從街坊鄰居處得知房屋被強拆,與妻子張月珍一起去徐家棚派出所報案。在徐家棚派出所,接警警察對舒立法說:派出所只能搭建平台,你們自己去與拆遷辦談。當時在報警現場的徐家棚街道、徐家棚派出所、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都一再的向舒立法強調舒立法的房屋存在房屋房產證和門牌號不符的問題。舒立法離開徐家棚派出所,與妻子張月珍一起搬來一個箱子,至此開始在房屋拆遷廢墟上的生活。

2021年4月23日前後,徐家棚派出所警察向舒立法承認舒立法的房屋不存在房屋房產證和門牌號不符的問題,房屋是舒立法的合法私人財產。徐家棚派出所正式對舒立法報警立案偵察。

此後,徐家棚街道對舒立法一再強調建築單位沒有出具過舒立法房屋的建築設計圖。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郭晶(熊志平)多次帶一群社會閒雜人員威脅和恐嚇舒立法、張月珍及其家人,斷水斷電,入室偷盜,說舒立法的合法房屋要被武昌區政府收回。

徐家棚街道、徐家棚派出所、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多次對舒立法說頂罪人員已經安排好,該強拆的就強拆。同時,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接着繼續強拆了舒立法5個鄰居的房屋。

由於舒立法在長達半年的時間裏,始終沒有在徐家棚街道、徐家棚派出所、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得到任何解決方案和報警結果,導致舒立法抑鬱,神經崩潰失常。

2021年7月12日,中午,舒立法看到濱武昌區江商務區管委會主任孫羿、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郭晶(熊志平)帶着4個社會閒雜人員出現在房屋廢墟附近,為防止意外發生,便拿出手機拍照錄像留存證據。 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郭晶(熊志平)指使4個社會閒雜人員搶奪舒立法的手機,並摔在地上,同時把舒立法按倒在地,掐着舒立法的脖子進行群毆和謾罵。 濱武昌區江商務區管委會主任孫羿看到舒立法在地上已無還手之力,便與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郭晶(熊志平)帶着4個社會閒雜人員離開。

舒立法從地上爬起來,返回房屋廢墟,抓起一把水果刀,追上武昌區濱江商務區主任孫羿、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郭晶(熊志平)和4個社會閒雜人員,盲目向其中2個捅了幾刀,沒被捅的幾個人見狀立即嚇得四散逃命,而此時嚴重抑鬱、神經崩潰的舒立法在追趕中來到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將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1個女會計(武昌濱江商務區管委會主任的秘書)當場捅死。

至此,造成武昌區四美塘舊城改建項目指揮部拆遷辦(武漢市佳欣房屋拆遷事務所)郭晶(熊志平)、濱江商務區管委會主任的秘書死亡、武昌區濱江商務區主任孫羿重傷的七·一二重大2死1傷慘案。

七·一二慘案發生後,武昌區公安分局、徐家棚派出所為防止事發現場的圖片、音頻、視頻流出,第一時間強行收繳了舒立法、張月珍,及其當時在現場的部分舒立法鄰居的手機。

圖片來源:微博

微博賬號「拆遷引發七月十二號事件」7月14日發佈的一個帖子,還原「武漢7·12血案」整個過程。疑是當事人舒立法的妻子。

殘暴對民  終將自食惡果

2013年12月3日蘇州虎丘的通安鎮也發生過一起強拆血案,退役軍人范木根及其兒子范長根與拆遷公司人員發生衝突,范長根持水果刀刺死兩名施暴者。

合肥晚報》的曹軍就此評論:「此案中有三個角色:黑社會,黑社會幫凶,受害人。無他。」

當時《南方都市報》官方微博以「南評晚鐘」對蘇州拆遷血案發表評論:「蘇州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宗。亟須提請注意,這絕非底層之間的惡鬥,而是公民與權力的廝殺。處於權力末梢的拆遷人員,只要足夠兇殘,就能綁架整個國家機器並讓其高效運轉,讓自己成為權力蔭庇的對象。面對這樣一個鼓勵作惡的體制,我們能看到多少和解的可能?」

大紀元時政評論員陳思敏在一篇文章《強拆血案連連,是父母官還是土匪強盜?》中曾這樣評論:「殘暴對民,終將自食惡果。」

責任編輯: 李雨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17/162031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