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人活着有多不易 那些你可能還沒經歷過的事

因「計劃生育」政策致殘的山東乳山女子宋吉紅,煉法輪功後恢復了健康,卻遭受20年的騷擾和勒索。(示意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山東省乳山市乳山口鎮北唐家村宋吉紅,33年前因中共「計劃生育」,被迫做結紮手術受傷致殘11年;1999年1月修煉法輪功半年後,恢復了健康。

然而,近21年來,宋吉紅因堅持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乳山市「610」組織(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縱警察、村幹部非法抄家、勒索罰款,威脅逼迫簽「保證書」等,家庭不得安寧。面對警察的不斷騷擾,宋吉紅始終表示:我結紮結壞了身體,煉法輪功病好了,有什麼錯?

村民們也說:「人家煉功病都好了,為什麼要抓人?」

計劃生育政策的受害者

明慧網報道,宋吉紅今年63歲,她從小身體健康,性格直爽潑辣,幹活從不覺得累。結婚後,生育了兩個女兒。1988年,在中共「計劃生育政策」的強制下,宋吉紅被迫到醫院做了結紮手術。那時,她的大女兒10歲,小女兒才3歲。手術過程中,由於醫生說笑,不負責任,誤動了兩肋神經,導致宋吉紅腰部劇烈疼痛。

從那時起,宋吉紅的腰就直不起來了,小腹裏面象結了一個大疙瘩,又硬又疼。整夜疼得睡不着覺,也翻不了身,想翻身,只能叫丈夫幫助掀過去;手和腳勾勾着,伸不直,沒有知覺。宋吉紅心裏着急上火,視力、聽力都嚴重下降。她變成了殘廢人,什麼活也幹不了了。丈夫忙了外面,又忙家裏,還要照顧妻子和兩個未成年的女兒。

宋吉紅覺得生不如死,不想活了。丈夫害怕她尋短見,把家裏的農藥都藏了起來。這樣的日子持續了11年,雖經醫院多次治療,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非但沒治好,還欠下了一大堆債務。大女兒考上了高中,因為沒錢上學,只好放棄學業。

宋吉紅結紮前,搞「計劃生育」的人一撥接一撥地上門「動員」逼迫;結紮導致她身體殘廢后,卻無人問及,找他們,也置之不理。這件事情,村里無人不曉。

命運轉機法輪功救命

正當宋吉紅在無望之中,1999年1月,宋吉紅的命運發生了轉機,好心的鄰居給她介紹法輪功。她開始不太相信,在鄰居的勸說下,抱着試試看的想法,晚上去聽了法輪大法師父1個小時的講法錄音。

說也神奇,宋吉紅在回家的路上,覺得身體輕鬆,不那麼痛了。回家後,躺下一覺睡到天亮。11年來,宋吉紅第一次睡了一個好覺。

從那時起,宋吉紅就堅持修煉法輪功。慢慢地,她能給家人做飯了,能幹家務活、地里的活了。全家人歡天喜地,發自內心感謝法輪大法。

中共又搞運動被騷擾勒索20多年

沉浸在快樂生活中的宋吉紅萬萬沒想到,1999年7月中共又搞運動了,這次的打壓對象竟是像她這樣在法輪功修煉中一心向善、強身健體的普通民眾。

當時乳山口鎮祝家莊派出所警察,把全村法輪功學員都叫到村委會,逼迫交出法輪功書籍,逼寫「不煉功保證書」。宋吉紅說:「我因為結紮落下了身體殘廢,11年醫院治不好,政府也不管,我煉法輪功不到半年就好了。現在不讓我煉,我的身體出問題怎麼辦?我堅決不寫保證書。」最後,警察勒索了她1千元錢。

2000年2月19日(正月十五日元宵節),祝家莊派出所兩個警察闖入宋吉紅家,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如果再煉,就帶走。宋吉紅告訴他們:「我結紮結壞了身體,煉法輪功病好了,有什麼錯?」兩個警察無言應對,就走了。

2000年年初,法輪功學員們寫聯名信,向政府反映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宋吉紅也簽了名。因為這事,她被祝家莊派出所勒索罰款二百元錢。

2000年秋的一天,3個「610」人員及警察闖入宋吉紅家,進門不由分說就翻箱倒櫃,非法抄家,把法輪功書籍和煉功音樂磁帶搶走。

2003年夏的一天中午,一輛麵包車拉着「610」人員及警察7個人,闖入宋吉紅家非法抄家,搶走《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錄音帶,又逼問她煉不煉?並威脅說再煉就帶走。窗外有不少村民都聽到了,有人議論:「人家煉功病都好了,為什麼要抓人?」警察怕引起民憤,走了。

2004年4月,乳山市「610」人員宋向軍、王金祿等3人闖入宋吉紅家,搶走法輪大法師父講法錄音帶1盒、大法書1本。

中共警察以各種名義騷擾法輪功學員。(圖片來源:明慧網)

基層人員慣性執行中共政策不管百姓死活

2008年奧運會前,村治安主任唐在東(現年50多歲)到宋吉紅家,叫她簽名「保證不煉功」,不外出,呆在家裏不准出門。宋吉紅拒絕簽名。唐在東就叫她丈夫簽,宋吉紅不讓丈夫簽。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開會前,唐在東領着兩個男子闖入宋吉紅家,一個穿着藍衣服的人,大概30多歲,脖子上掛著錄像機在錄像;另一個50歲左右,穿着迷彩服,手裏拿着一個本子。拿本子的人問宋吉紅還煉不煉法輪功?宋吉紅問他們是幹什麼的?唐在東搶着說,你問這些幹什麼,只要你不煉功就行了。

宋吉紅說:「這麼好的功法我怎麼能不煉呢?我如果不煉功,我就不能幹活了。」過程中,年輕的男子一直在錄像。宋吉紅說:「你錄像幹什麼?」他們沒吱聲。宋吉紅就對錄像的男子說:「小伙子,做個好人沒有錯吧?」錄像的男子「嗯」了一聲,他們就走了。

2020年11月份的某天上午10點鐘左右,唐在東又到宋吉紅家,叫宋吉紅簽「不煉功保證書」。宋吉紅說不簽。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唐在東領來一個男子,此人沒穿警服,手裏拿着手機錄像,進門就說:「大姨,你該簽字就簽吧,你不簽會影響好幾代,子女和孫子孫女,他們不能上大學,不能當兵。」宋吉紅說:「我身體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你們就真的不顧百姓的死活嗎?不管怎麼樣,我也得煉。」

他們轉身到門口外面,找宋吉紅的丈夫替她簽名。宋吉紅跟了出去,她丈夫在門口修理街道,還有幾個村民在那裏聊天,聊天的村民聽到他們叫宋吉紅的丈夫替宋吉紅簽名不煉功,有個人就說:「都能學學人家煉法輪功的(做好人),就好了。」另一人說:「現在的人多壞,人家煉法輪功也沒做壞事,學法輪功有什麼不好?」唐在東他們一聽,趕快走了。

2021年6月4日下午3點左右,唐在東到宋吉紅家,叫她簽所謂的「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宋吉紅說不簽。唐在東說:「不簽名,人家紀委就要帶走你。」宋吉紅說:「誰也動不了我。」

這時,唐在東看到宋吉紅的小女兒在家,就說:「小妹,三嬸(指宋吉紅)不簽名,會影響你和孩子,以後孩子不能上學,不能當兵,對你的工作也有影響,你簽吧。」說著,唐在東就把「三書」放在了炕上,又說:「簽個名,自己在家裏該煉就煉。人家紀委的在村支部等着呢,不簽就把人帶走。」宋吉紅不讓女兒簽字,告訴她不要相信共產黨的任何承諾。

20年來,乳山市「610」人員和祝家莊派出所的警察多次闖入宋吉紅家騷擾,非法抄家、勒索罰款、威脅、逼問,企圖達到不讓宋吉紅煉功的目的。過程中,宋吉紅的丈夫受到嚴重的精神刺激,聽到街上有車聲、狗叫,晚上見到街上手電筒光亮,都嚇得要命;夜間做噩夢、驚叫。一家人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玉潔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24/161014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