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紙包不住火?專家揭2證據:新冠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外泄的人造怪物

《紐約郵報》、英國《每日郵報》、「國際財經日報」網站等外媒報導,美國臨床生物製藥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創辦人奎伊(Dr. Steven Quay)及勞倫斯柏克萊國家實驗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前首席科學家穆勒(Richard Muller)6日投書《華爾街日報》稱,有確切的證據顯示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在實驗室中進行優化、提升傳染力後外泄,導致全球爆發疫情。

美國科學家直指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從武漢實驗室外泄。」(示意圖)圖:翻攝荷蘭RIVM官網

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自中國爆發後已在全球奪走逾373萬人性命,並造成各國經濟大衰退,而中國始終否認病毒源自武漢。而美國總統拜登近日表態要對武漢肺炎疫源徹查到底並追究中國政府的責任,讓新冠病毒源自實驗室的假說再度浮上枱面,越來越多的知名科學家也公開支持再度調查武漢實驗室。就有2名美國科學家表示,有2項確切的科學證據讓他們相信,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從武漢實驗室外泄。」

紐約郵報》、英國《每日郵報》、「國際財經日報」網站等外媒報導,美國臨床生物製藥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創辦人奎伊(Dr. Steven Quay)及勞倫斯柏克萊國家實驗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前首席科學家穆勒(Richard Muller)6日投書《華爾街日報》稱,有確切的證據顯示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在實驗室中進行優化、提升傳染力後外泄,導致全球爆發疫情。

2名科學家提出的一項證據和目前已被美國政府禁止的「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相關。武漢實驗室所進行過的實驗,當中多數實驗都圍繞在極具爭議的「功能增益」研究。功能增益研究包括稍微修改從自然界取得的修改病毒基因組、以改善病毒特性的研究,這類研究可能會讓病毒更具傳染力或是更致命,能夠在實驗室的環境下,在人類細胞中自行複製,目的是在進一步了解病毒對人類的潛在影響。

該文章說明,2個精胺酸排列會提高病毒的致死率,在能夠連續產生2個精胺酸的36個可能基因組配對中,功能增益研究中最常使用的序列是CGG-CGG,又稱為雙CGG序列(double CGG sequence),他們說實驗中最常插入這種序列是因為隨時可用而且方便,科學家也有大量的使用經驗,和其他35種可能配對相比,CGG-CGG的另一項優勢是它創造了一種信號,讓科學家追蹤得到。

該文章指出,從未在包括SARS、MERS等冠狀病毒家族中自然發現CGG-CGG序列,卻唯獨在新冠病毒CoV-2中發現了這組序列,如果其他病毒沒有這個序列,CoV-2病毒根本就無法從其他病毒那裏獲得這個序列,2名科學家質疑:「人畜共通起源的支持者必須解釋,為什麼新型冠狀病毒在變異、重組時恰巧選擇了最不受歡迎的組合方式,為什麼它複製了功能增益研究人員會做出的選擇?」

該文章也提到,除了有明顯的「功能增益」工程痕跡外,CoV-2的基因多樣性,和SARS、MERS的冠狀病毒有巨大差異。SARS、MERS的冠狀病毒已被證實起源自大自然,它們進入人群後快速演化,一直到最具傳染力的病毒形式成為主流。相較之下,此次Covid-19大流行的新冠病毒CoV-2從一開始被偵測出來時,就已經證實具有高度傳染力。這麼早期的優化是「前所未見的」,顯示病毒在公開傳播之前就已經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適應期。

該文章續指,目前已知科學上能夠達成這種境界的唯一方法是「模擬自然演化」,也就是在人類細胞上培養病毒,直到達成優化,然而這也就是「功能增益研究在做的事」。這2項證據讓奎伊及穆勒深信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發展出來的,他們強調,武漢病毒研究所正是以進行「功能增益」研究聞名,那裏的科學家會故意對病毒增壓,以提升致命力,而新冠病毒就是「從武漢實驗室外泄的人造怪物。」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新頭殼newtalk張柏源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08/160312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