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查病毒源頭 美前政府為何關注武漢病毒研究所

圖為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就在中共病毒疫情導致全球370多萬人死亡、拜登政府要求美情報機構在未來90天內提交新的病毒源頭報告、人們的目標開始集中在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際,《名利場》(Vanity Fair)雜誌於6月3日發表了其進行了1個月的調查調查報告,全面介紹了美國前川普特朗普)政府為何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中共病毒的源頭。

這是《名利場》的記者採訪了包括美國前政府官員在內的40多人,翻閱了數百份政府文件,包括美國聯邦政府機構內部的備忘錄、會議紀錄、電郵的等獲得的調查結果。

他們的調查結果發現,武漢病毒研究所並非真實意義上的P4實驗室,那裏只有一間實驗室是P4級別的,其餘的都為P3甚至P2級別,安保水平甚至不比美國的牙科診所級別高。但是,那裏卻在進行最危險的實驗。

在疫情於2019年12月在武漢爆發後,一系列奇怪的事情令川普前政府將注意力集中於武漢病毒研究所上,例如:中共於2020年2月突然宣佈加速出台《生物安全法》;中共的軍方於2019年夏天在使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從事感染老鼠的實驗;而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發之初對其研究人員進行了薩斯抗體檢測等。

下面按時間順序羅列了引發美國前政府關注的事例:

全球只有三家機構從事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

當羅格斯大學化學和化學生物理事會教授埃布萊特博士(Richard Ebright)於2019年底聽說在武漢爆發了一種新型的與蝙蝠相關的冠狀病毒疫情後,並不感到吃驚,而且他立刻就與武漢病毒研究所聯繫上了。

他說,因為全球只有三家實驗室,除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外,就是德州的加爾維斯頓實驗室和北卡羅來納州的教堂山實驗室在做類似的研究。他說:「這不是十多座城市,只有這三個地方。」

而當武漢中心醫院的眼科醫師李文亮醫師於2019年12月30日,由於警告同事一種類似於薩斯(或非典)的新肺炎可能在武漢爆發,並因此而訓誡、隨後還寫了檢討後,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的費思(David Feith)對這種情況表示擔憂。他當時說:「中共在脅迫民眾和壓制消息傳遞,我們非常擔心他們正在掩蓋事實。」他表示,美國國務院還擔心中共為世衛組織提供的關於疫情消息是否可靠,例如這種病毒是否會人傳人。

一聽說武漢爆發疫情美前疾控中心主任就想到了武漢病毒研究所

2020年1月3日,美國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接到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電話,被告知出現了一種神秘的新肺炎,而且似乎只有在武漢水產品市場周圍的人染疫。但是當時高福表示似乎這種病毒不會人傳人。

雷德菲爾德表示,他在分析最初的病例後,對於最初病例中家庭內部傳染的現象表示奇怪,雷德菲爾德還承諾美國願意派專家團隊前去武漢調查。

幾天後,高福再次致電雷德菲爾德,(報告中未提及時間),並承認此病毒可以人傳人。

雷德菲爾德說:「我立刻就想到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他解釋說,因為他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前幾天才對其研究人員進行了病毒抗體測試。他認為,如果該研究所未對其研究人員進行抗體測試,可能還被排除在疫情發源地之外了。

報導表示,作為病毒學家,雷德菲爾德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因為他一直在反對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事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美國家安全副顧問、亞洲問題專家博明(Matthew Pottinger)於2020年2月左右批准了一個由監管與大規模殺傷武器相關的全球衛生安全和生物防禦局掌管的團隊,調查中共病毒源頭。這個團隊很小,因為美國政府有些人事先就下定義說這種事情不可能。

中共加速出台《生物安全法》

2020年2月14日,令美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吃驚的是,習近平突然要求加快公佈一款《生物安全法》,以加強對大陸所有生化實驗室的安全管理。

博明說,當時他和他的團隊成員對於此消息的第一反應是,這次疫情是從某間實驗室爆發的。他說:「疫情爆發的最初幾周,這個現象不難讓人懷疑病毒疫情來自於實驗室。」

而且似乎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石正麗對這個消息也並不驚訝。石正麗在2020年3月份接受一次採訪時曾經形容了該實驗室在得知疫情在武漢爆發後的驚慌狀態。

她形容說:「我瘋狂地查閱了過去幾年中實驗室的紀錄,以了解是否出現了實驗室處理不當的情況,尤其是在樣品棄置過程中是否出現了處理不當的情況。」她還介紹說,當病毒測序結果出來後,她送了一口氣,因為沒有一個序列與她團隊從蝙蝠洞取樣的病毒相同。她說:「這確實放下了心裏的石頭,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閉眼睛了。」

兩位中國科學家的文章引發疑問

不僅僅是川普政府的鷹派人士,大陸的專業人士也在質疑中共在疫情之初提出的、疫情是從武漢水產品爆發的說法。

2020年2月,兩位大陸的研究人員在一份研究報告上提了一些常識性的問題,例如:新冠病毒如何可以在所有的蝙蝠都冬眠的冬天出現在一個擁有110萬人的中國的大都市中,並將一個並不出售蝙蝠的市場變成疫情爆發的中心地帶?

文章中寫道:「我們對海鮮市場周圍進行了篩選,並確定了兩個進行蝙蝠冠狀病毒研究的實驗室,一個是武漢基本防控中心,該中心距離華南市場只有280米,據說收集了數百份蝙蝠樣本;另外一個是武漢病毒研究所。」

報告得出的結論是:「這種致命的病毒可能來自於武漢的一個研究所,可能需要制訂規章讓這些實驗室遷離市中心和其他人口密集地區。」

這個報告幾乎一出現在互聯網上就消失了,但是美國政府國家安全官員還是注意到了。

武漢病毒研究所2015年完成了一個病毒功能增益實驗

美國國家安全團隊參閱開源和機密文件後,很快發現石正麗和北卡羅來納州流行病專家巴里克(Ralph Baric)於2015年發表的一篇論文,表示新冠狀病毒的蛋白突起可以感染人類細胞。

他們以老鼠做實驗,將中華菊頭蝠的冠狀病毒的蛋白嫁接在2002年的薩斯(又稱非典)病毒的分子結構中,並研發出了一種新的、對人體具有感染性的病原體。

連兩位作者自己都感覺到了這個功能增益實驗對人類構成的威脅。他們在文章中寫道:「科學審查小組可能認為類似研究的風險過大,不應該繼續進行。」

事實上,這個研究的目的是發出警報,警告世界「目前在蝙蝠群中流行的病毒有再現薩斯(非典病毒)的潛在風險」。

論文的致謝中提及,此研究使用了來自於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和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資金。生態健康聯盟的主席為達薩克(Peter Daszak),該組織獲得了美國國際發展署的基金。

當時美國國家安全部的官員因此擔心,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可能是一種人工改寫過的病毒,這種病毒可能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泄,但是也可能是一個在現場收集蝙蝠樣本的研究團回到實驗室後外泄的。

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有1間實驗室符合P4級別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調查人員還發現,中國的實驗室並非是P4實驗室,那裏只有一間實驗室達標。

直到疫情爆發前,石正麗還公開承認,他們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團隊是在不到P3、甚至只有P2等級的實驗室中進行的,然而,其中部分實驗涉及到類似於薩斯(非典)的活病毒。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2018年,美國的外交團隊訪問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新成立的P4實驗室。在隨後解密的文件中,他們寫道,他們非常擔心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安全問題,因為那裏缺乏訓練有素的技術人員和明確的安全章程,威脅了該實驗室的安全運作。

但是這些問題並沒有引起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領導人的重視。他們宣稱,該實驗室準備好進行四級的病原體實驗,其中包括通過氣溶膠方式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高風險病毒的研究。

美國家安全局:中共軍方或在2019年夏季就使用了中共病毒

而在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團隊跟蹤這些不同的線索時,為他們提建議的美國病毒學家標記了中共軍方研究人員於2020年4月提交的一個研究。

在那個研究中,來自中共軍事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的23位研究人員中的11位研究人員使用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將攜帶有人ACE2編碼基因的載體引入到小老鼠上,然後用中共病毒(SARS-CoV-2)來感染這些老鼠。這是為了研究這些老鼠對於中共病毒的易感性。

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團隊根據論文發表時間追溯實驗進行的時間時,發現這個研究是在2019年夏季進行的,當時中共病毒疫情上未爆發。這說明當時中共軍方已經獲得了中共病毒。

國家安全委員會團隊的官員還在懷疑,難道說中共軍方一直在通過人工老鼠模型實驗病毒,以了解哪種病毒更容易感染人?

美研究人員:中共病毒似乎一出現就適於在人體傳播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選斯坦利精神病學研究中心的博士後Aliana Chan於2020年5月發表的一份論文表示沒,對中共病毒的最初測序發現此病毒沒有太多的變異證據。而如果病毒是從動物跳上人體的,病毒應該會出現大量的適應性變化,就如同2003年非典病毒爆發時一樣。她在文中寫道:「新冠病毒似乎一出現已經預先適應了在人體的傳播。」

三位武病研究所人員染疫

2020年11月,國務院從他國情報機構得到一個消息,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參與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相關的3位研究員染病,出現了類似於中共病毒的症狀。

美國務院一位前官員說,當他們團隊得到這個消息時,大家都非常震驚。他說:「雖然並不清楚什麼導致他們生病,但是這些人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都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他們是非常活躍的研究人員,而且這個日期絕對引人注目,因為他們可能是在疫情的發源地染病的。」

美國務院發佈實況報告

在隨後幾周中,國務院調查人員一直在解密已經得到情報局審查的文件。

2021年1月15日,國務院發佈了關於中共病毒的實況報告,介紹了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活動。報告還提及在2019年球季,數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出現了類似於中共病毒的症狀,而當時尚未出現首例確診病例,而那裏的研究人員還在從事中共軍方的軍事活動。報告中寫道:「該實驗室最早從2017年開始代表中共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

2020年7月初,當世衛組織準備組團前去武漢實地調查時,曾經邀請美國提名前往武漢進行實地調查的專家。美國政府向世衛組織提交了三個人選:一名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的獸醫、美國疾控中心的一位流行病專家和美國國家情報局的一位病毒學家,但是三位專家都沒有被選中。而世衛組織選中的是聖體衛生聯盟主席達薩克。

分析人士認為,這說明中共從一開始就在控制哪些人可以去武漢實地調查,以及他們在調查中都能看到寫什麼。而在7月份,世衛組織給成員國發送的調查團行動指南草案中也表明,該指南為「中國和世衛商定的最後版本」。這說明中共已經預先批准了指南的內容。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06/1602431.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