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友群:拜登下令查病毒源頭 真相終將被揭開

作者:
大瘟疫從武漢爆發是公認的事實。中共隱瞞疫情,打壓講真話的醫生,散佈「未發現人傳人」、「可防可控」等假消息,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國,成為大瘟疫從武漢傳遍世界的重要原因。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對大瘟疫全球擴散負有重大責任,一旦全球追責,將給中共沉重打擊。因此,中共使出各種招數,竭力逃避對疫情源頭的調查。

美國總統拜登下令情報部門90天內提交「中共病毒」起源報告

5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下令情報部門90天內向他提交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的報告。

這是一段時間以來,許多國家的專家、學者、政要、民眾、團體、組織,接連不斷呼籲對「中共病毒」源頭進行調查之後,美國總統作出的最新決定。

拜登下令追查病毒源頭的原因

5月27日,CNN報導說,美國國務院當初有一個病毒起源調查小組做了大量調查工作。今年2-3月,拜登政府聽取調查小組的簡報後,決定中止調查。為什麼現在拜登突然改主意了呢?我認為,除了上面提到的世界各國各階層人士的強烈要求外,至少還有四個重要原因:

第一,死的人太多了。

至5月27日,從武漢蔓延全球的大瘟疫,已導致192個國家的1.69億人感染,351萬人死亡。其中,美國死亡60萬,巴西死亡45萬,印度死亡31萬。這是第二次大戰結束以來全世界遭遇的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場大災難。

第二,變種病毒接連出現,可能會有更多人死亡。

目前發現的主要變種病毒有:英國變種、南非變種、巴西變種、印度變種。最近一段時間,印度死亡人數直線上升,其中多數感染印度變種病毒。世界衛生組織5月25日發佈的報告顯示,印度變種病毒已在全球54個國家和地區有報告。疫情在一些國家和地區仍呈高發狀態。預計未來還有更多人死亡。

第三,大瘟疫導致重大經濟損失。

去年10月12日,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薩默斯等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發佈的研究報告稱,大瘟疫將給美國造成約16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相當於美國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0%。去年10月13日,英國《衛報》的一篇報道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可能導致28萬億美元的生產損失。

第四,武漢病毒研究所已成病毒泄露的重大嫌疑。

「生物科學資源項目」創辦人和《獨立科學新聞》網站主編拉瑟姆說,從他們獲得的一封信中得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石正麗,向病毒學數據庫證實,她搜集的BtGoV/4991和RaTG13來自同一個礦井的同一批蝙蝠糞便樣品。這兩種毒株是與新冠病毒關係最密切的序列,相似度分別為98.7%和96.2%。

拉瑟姆認為,「RaTG13在患病的礦工體內後來演變成了新冠病毒。而這種病毒在2019年從武漢病毒研究所逃逸了。」

5月23日《華爾街日報》發表的一份報告稱,早在「中共病毒」(COVID-19)爆發前一個月,三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同時病倒就醫。這份報告提供了生病的研究人員數量、患病的時間,到醫院就診的細節。

2月18日,德國漢堡大學納米科學家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發佈的研究報告認為,「目前的(瘟疫)大流行源於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事故」。「許多直接跡象表明,新冠病毒(SARS-CoV-2)病原體來自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一位年輕研究員是第一位被感染的人。」

「她的名字叫黃艷玲,生於1988年10月20日。自2012年以來,她一直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員,並在該研究所的網站上發表了至少六篇科學論文。自2019年底以來,她消失了,她的照片和個人資料,已從研究所的網站(以及她的個人網站)中刪除。」

中共竭力逃避對疫情源頭的調查

大瘟疫從武漢爆發是公認的事實。中共隱瞞疫情,打壓講真話的醫生,散佈「未發現人傳人」、「可防可控」等假消息,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國,成為大瘟疫從武漢傳遍世界的重要原因。

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對大瘟疫全球擴散負有重大責任,一旦全球追責,將給中共沉重打擊。因此,中共使出各種招數,竭力逃避對疫情源頭的調查。

第一,阻礙美國科學家前往武漢。

去年瘟疫爆發初,美國政府多次提出派專家前往武漢,協助開展防治工作,卻遭中共當局一再拒絕。

第二,拖延世衛組織專家到武漢調查近一年。

武漢是此次瘟疫最早爆發的地點。無論是為了中國人民的生命安全,還是為了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中共理應在第一時間,主動邀請世衛專家到武漢開展病毒溯源工作。但是,中共不僅沒有這樣做,而且在去年5月世界衛生大會決定開展病毒溯源調查之後,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今年1月,才同意世衛專家去武漢。

世衛專家到武漢後,聽到、看到的,都是中共允許他們聽到、看到的。而且這些世衛專家中,有一些人過去與中共有合作關係。世衛專家的調查結論是:病毒很可能在蝙蝠體內產生,隨後通過中間動物宿主傳給人類。中間動物宿主是誰?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傳給什麼人?都不清楚。報告特別指出,實驗室泄露「極不可能」。

第三,阻礙世衛組織專家獲取原始數據。

3月30日,在世衛專家調查報告發佈會上,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說:「專家組表示,最初被發現的病例從2019年12月8日起出現症狀,但要了解最早的一批病例,科學家需要全面獲取至少從2019年9月開始的、包括生物學樣本在內的數據」。但是,「在我與專家組的交談中,他們表達了在獲取原始數據方面遇到的困難」。儘管報告稱實驗室泄露「極不可能」,譚德塞仍表示,「實驗室泄露的假定也不能排除」,因為「我們還沒有找到病毒的來源。」

第四,對提出獨立調查的澳大利亞進行報復。

自從去年4月19日澳大利亞外長提出應對「中共病毒」源頭進行獨立調查後,中共對澳大利亞發起一輪又一輪報復。比如,對澳洲大麥徵收80%以上的高關稅;對澳洲葡萄酒徵收107.1%至212.1%的高關稅;將澳洲六家牛肉廠列入進口黑名單;禁止進口澳洲煤炭、龍蝦、木材、棉花等;甚至禁止73艘裝載800萬噸優質煤的運煤船在中國港口卸貨;警告中國留學人員審慎選擇赴澳或返澳學習;無限期暫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等。

第五,向美國和其他國家到處甩鍋。

去年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推文:「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之後,「甩鍋」大戰輪番上演,分別向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印度、孟加拉、澳洲、意大利、俄羅斯、希臘、捷克等許多國家「甩鍋」。

第六,戰狼外交官四面出擊。

3月18日,拜登新政府上台後舉行的首輪中美對話會上,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在全世界面前把美國痛罵了一遍,聲稱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美國所倡導的普世價值,不承認美國的意見可以代表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將成為國際秩序的基礎」。繼楊潔篪之後,中共外交官在全世界到處開罵。重要原因之一,是為了轉移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擴散的溯源與追責。

真相終將大白於天下

中國有句老話:「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到今天,關於病毒源頭,越來越多的真相被揭露出來。《華爾街日報》直接談到:疫情爆發前一個月,三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同時病倒就醫。

德國漢堡大學納米科學家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發佈的研究報告,指名道姓提到了黃燕玲是零號病人。

去年3月15日,我在大紀元發表《王滬寧敢讓黃燕玲上央視露面嗎?》。至今一年零兩個多月過去了,中共宣傳機器的總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一直沒有安排黃燕玲上央視,給全世界人民釋疑。

儘管中共的高壓和欺騙可以掩蓋事相於一時,但是,我相信,無論是《華爾街日報》提到的三個人,還是黃燕玲,終將有了解他們真實信息的人,把真相公諸於眾。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8/1598579.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