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華日》全文:中共病毒實驗室泄露說和廢棄銅礦

位於中國湖北省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圖片來源:THOMAS PETER/REUTERS

中國西南部深山一座廢棄銅礦中,存在一種地球上已知的與中共病毒最為相近的病毒,現在這裏成為一個關注焦點,令有關更徹底地調查疫情是否源自一間中國實驗室的呼聲日益高漲。

在中國西南部深山中一個村莊的外緣,一台孤零零的監控攝像頭俯視着濃密竹林掩映下的一座廢棄銅礦。夜幕降臨,蝙蝠從頭頂俯衝而下。

這裏是一種病毒的秘密家園,該病毒是地球上已知的與中共病毒最為相近的病毒。現在這裏也成為一個關注焦點,令有關更徹底地調查疫情是否源自一間中國實驗室的呼聲日益高漲。

2012年4月,這裏的六名礦工在進入礦井清理蝙蝠糞便後患上了一種神秘的疾病。其中三人死亡。

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的中國科學家應要求前來調查,在從礦井裏的蝙蝠身上提取樣本後,確定了幾種中共病毒。

現在,圍繞這些礦工所患疾病、在現場發現的病毒以及針對這些病毒進行的研究,諸多問題都未能得到解答,有鑑於此,一個曾經被視為陰謀論的觀點上升為主流,即認為導致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SARS-CoV-2可能是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泄漏出來的。2019年12月在武漢發現了首批新冠病例。

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給出完整和及時的答案,而且他們發佈的一些信息也有出入。這導致一些頂尖科學家要求對該武漢研究所進行更深入的調查,以及調查引發疫情的病毒是否曾存放在其實驗室並被泄漏。

一些高級公共衛生官員認為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就連這些人現在也支持展開一項更全面調查的想法。他們說,WHO領導的一個小組今年早些時候得出了實驗室泄漏「極其不可能」的結論,但該小組在武漢沒有獲得足夠的權限。

大多數呼籲對該實驗室泄漏假設進行更全面調查的人說,他們並不是支持該假設的可能性要高於當前的主要假設。主要假設認為,病毒是在實驗室外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的,這是一種最近幾十年裏越來越頻繁的自然傳播現象。他們說,目前這兩種觀點都還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二者也並非不能同時成立的。新冠病毒有可能是一種來源於自然的病毒,被有意或無意中帶入了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之後從實驗室里泄漏了出來。

不過,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武漢病毒研究所需要提供更多有關其工作的信息,以明確排除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其中包括WHO總幹事和一位曾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過的知名美國研究人員。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周日報道稱,根據一份此前未披露的美國情報報告,三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員2019年11月曾患病,併到當地醫院就醫,不過官員們對該證據充足性的看法意見不一。美國國務院今年1月曾表示,幾名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曾在2019年秋季患病,「其症狀與新冠病毒感染和普通季節性疾病相符」。

拜登政府已建議WHO對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進行更全面的調查,支持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呼籲,後者之前提議派出專家展開調查。據美國一位衛生官員稱,調查應包括武漢的其他實驗室,而不僅僅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並且進行調查的團隊應包括實驗室安全專家。該官員稱:「我們應該能夠查看生物安全記錄並與工作人員談話。」

WHO決策機構世界衛生大會於周一召開,此事可能會成為議題之一。這種調查很難獲得外交支持。對於中國可以輕易否決的調查,很少有政府願意去推動。

2月9日,武漢,中國-世衛組織溯源聯合專家組成員在一場新聞發佈會上。

中共政府肯定會抵制這方面的努力,並且迄今一直嚴格控制外部對信息的獲取。中國政府否認中共病毒來自其實驗室,也否認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任何工作人員感染中共病毒,並且希望WHO調查這場疫情是否起源於其他國家。

中共外交部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美國不斷捏造前後矛盾的說法,並要求調查武漢的實驗室。聲明稱,這充分表明,美國的一些人並不關心事實和真相。聲明援引WHO專家組關於實驗室泄漏假說極不可能的結論,並敦促華盛頓邀請WHO調查美國的早期病例。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均未回應置評請求。

隱藏的礦井

中國有關部門阻撓了獨立調查該礦的努力,並在附近設立了一個檢查站,最近幾周一些不願透露身份的人在那裏攔下了幾名外國記者,還一度警告說路的前面有野象。

《華爾街日報》的一名記者騎着山地車到達此處礦區,但後來被警察扣留並盤問了大約5個小時,警察還刪除了手機拍攝的一張礦區照片。有村民告訴記者,當地官員曾警告他們不要與外人談論這個礦的事。

沒有跡象表明附近的村莊被疏散,也沒有跡象表明該礦近期有任何研究活動。礦區雜草叢生,似乎已經無法從入口進入。

越來越多的病毒學家、生物學家和其他知名科學家呼籲,對實驗室泄漏這一假設進行更仔細地調查。

在5月11日的一次參議院聽證會上,被問及是否認為中共病毒可能是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流出時,拜登政府的首席醫療顧問福奇(Anthony Fauci)說:「這種可能性當然存在,我完全贊成對是否可能發生了這種情況進行全面調查。」福奇是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簡稱NIAID)的所長,該所資助了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冠狀病毒研究。他之前曾表示,新冠病毒很可能是在自然界中進化並傳播到了人類身上。

去年,27名科學家簽署了一封聯名公開信,共同譴責認為疫情並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如今《華爾街日報》聯繫到的其中三位科學家表示,經過進一步深思,中共病毒源自實驗室事故貌似可信,值得予以考慮。其他科學家則依然認為這不太可能,不值得對此展開調查。

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病毒學家羅茲曼(Bernard Roizman)簽署過上述聯名信。「我相信事實是,這種病毒被帶進了一個實驗室,工作人員開始對它進行研究……然後某個疏於防範的人把病毒帶了出來,」羅茲曼說。「他們不能承認自己做了這麼蠢的事。」

近幾個月來,一小群學者和網絡偵探共同行動,利用社交媒體整理和發佈武漢病毒研究所活動的證據,特別是與前述礦井有關的活動。從3月份以來,他們在三封公開信中呼籲對實驗室泄漏假設展開更全面調查。

5月13日,來自哈佛、斯坦福和耶魯等大學的18位科學家在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上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呼籲認真考慮實驗室泄漏假設,並敦促研究實驗室公開自身記錄。

在這封聯名信上簽字的科學家包括北卡羅來納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微生物學家巴里克(Ralph Baric),他曾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就一個研究項目進行了合作,其中一項研究是在實驗室中人工合成一種可感染人類細胞的冠狀病毒。

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SARS-CoV-2的基因結構表明其起源於野生動物,並經過自然進化傳染給人類,他認為這是可能性最大的情況,但「有必要進行更多調查並加強透明度,以確定新冠病毒的起源」。

圖為北卡羅來納大學微生物學家巴里克。他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有過合作。

「如果進行嚴格的調查,就應評估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蝙蝠冠狀病毒研究時的生物安全水平,」他說:「這其中包括有記錄的培訓程序的詳細信息,有記錄的安全程序,以及防止無意或意外泄漏的策略。」

主要科學家看法轉變的部分原因是中國研究人員的說法相互矛盾。一些科學家說,另一個因素是最近幾個月美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言論有所緩和。

WHO領導的團隊今年初訪問武漢,並在3月份與中國專家公佈的聯合報告中得出結論:新冠病毒最可能是從蝙蝠通過另一種哺乳動物傳染給人類的,實驗室泄漏假設極不可能。

團隊成員說,該團隊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停留了三個小時,除了研究所自己工作人員的保證外,幾乎沒有其他的依據。譚德塞在報告發佈當天稱,該團隊沒有充分研究實驗室起源的可能。

美國、歐盟和其他幾個國家的政府對該報告作出回應,呼籲對病毒起源進行更有力、更透明地調查,但沒有公開提出對實驗室起源假設進行全面調查。

WHO領導的團隊一直在試圖調查有關新冠病毒在其他國家(比如意大利)起源的線索。一些科學家質疑,為什麼WHO團隊不能安排對這座雜草叢生的廢棄銅礦周圍的人和動物進行抗體測試和調查。科學家在這座銅礦檢測到了與SARS-CoV-2關係最近的病毒。

領導WHO調查小組的食品安全科學家Peter Ben Embarek說,調查小組已建議進行開展這類研究,但「時間表仍不明確」。「理想情況下,這方面的工作很快會啟動。」

神秘的病毒

有關這些礦工疾病的最詳細描述來自昆明醫科大學第一臨床學院的Li Xu撰寫的一篇碩士論文。Li Xu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他的這篇論文由該醫院當時的急診主任指導,描述了一名42歲的Lü姓男子在2012年4月25日入院時的情況。

該男子自2012年4月2日起一直在這座位於中國墨江地區的銅礦清理蝙蝠糞便,在入院時,他的發燒、咳嗽症狀已持續了兩周。在入院前三天裏,他曾出現呼吸困難,並開始咳出帶血的鏽色粘液。

CT掃描顯示他患上了嚴重的肺炎,肺紋路與現在許多新冠肺炎患者的肺紋路相同。不過,血檢和其他檢查無法確定病因。

在後來的一周里,又有五名在這座墨江銅礦工作的礦工被送進這家醫院,他們的年齡從30歲至63歲不等,均出現了與Lü姓男子類似的症狀。

醫生們就此諮詢了呼吸系統疾病專家,其中包括鍾南山。鍾南山曾領導抗擊了中國2002年和2003年暴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俗稱:非典)疫情。

鍾南山診斷上述疾病為肺炎,很可能是由病毒引起的,並建議檢測病人體內是否存在SARS抗體,試圖確定礦井中蝙蝠的類型。他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礦井附近一條被封閉的道路,該礦井中發現了被稱為RaTG13蝙蝠病毒。

另一篇論文是由中國疾控中心現任主任高福指導的博士生撰寫的。論文稱,其中四名礦工的SARS抗體檢測呈陽性。

昆明醫科大學第一臨床學院聯繫了其他幾家機構的專家,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人能確定導致礦工生病的原因。

到2012年8月中旬時,其中三名礦工已經死亡。根據Li的論文,懷疑這是一種由蝙蝠傳播的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當時中國科學家仍在尋找SARS的起源,他們知道該地區的蝙蝠洞是一個潛在來源,一直在從蝙蝠洞中收集樣本。

根據他們後來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在接下來大約一年的時間裏,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們進入墨江礦區,從276隻蝙蝠身上採集了糞便樣本,確定了六個不同的種類。

他們從這些樣本中提取了基因物質,並對片段進行了測序。據科學家們稱,一半樣本的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包括一種類似SARS的不明病毒株。他們把這種病毒稱為RaBtCoV/4991。

關鍵的一點是,研究人員發現,所有六種蝙蝠都顯示出冠狀病毒雙重感染的證據。換句話說,這種病毒可以很容易地與類似的病毒交換遺傳物質,從而創造一種新的冠狀病毒,也就是說產生可能感染人類的新病毒的環境已經成熟。

這項研究是由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狀病毒專家石正麗領導的。研究結果於2016年發表在期刊Virologica Sinica(即《中國病毒學》英文版)上,當時RaBtCoV/4991並沒有引起多少科學家的關注。這種病毒似乎與SARS沒有密切關係。該論文說,該病毒來自一座廢棄礦井,但沒有提到那裏的患病礦工。

疫情暴發之後,該病毒才引發了更多關注。2020年2月,石正麗和她的同事在科學雜誌《自然》(Nature)上發表了一篇論文,揭示了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的存在。基因測序顯示它與中共病毒SARS-CoV-2的相似度為96.2%,成為已知的、與中共病毒最接近的毒株。

他們稱這一病毒是在雲南一隻蝙蝠身上發現的,但沒有透露發現病毒的時間和具體地點。而墨江礦區就位於雲南省。

這一發現被視為中共病毒溯源方面的一個突破,是表明中共病毒來自蝙蝠的強有力證據。

驚人的相似

然而,在接下來的幾周里,中國以外的一些科學家注意到,這個名為RaTG13的病毒與石正麗團隊在上述墨江礦山發現的名為RaBtCoV/4991的病毒,在採樣日期和部分基因序列方面有驚人相似之處。

科學家們一再要求澄清這個問題後,石正麗表示,這兩個病毒是同一種。去年11月份她在《自然》(Nature)雜誌上更新了自己的論文,以反映這一點,而且包含了患病礦工的詳細情況。

石正麗表示,該病毒被重新命名,以反映蝙蝠的種類、發現的位置和採樣年份。

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領導蝙蝠冠狀病毒研究的石正麗,圖片於2017年攝於一個實驗室。圖片來源: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她還透露,武漢病毒研究所重新檢測了從這些礦工身上取下的樣本,確定他們沒有感染SARS-CoV-2。石正麗稱,她的團隊後來在這個礦中發現了另外八種SARS類冠狀病毒。

在科學家多次要求共享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後,石正麗及其同事上周五在一個預印本伺服器上發表了一篇科學論文,這意味着這篇論文還有待同行評審。該論文稱,上述八種病毒幾乎完全相同,與SARS-CoV-2的相似度只有77.6%,不過有一段基因序列匹配度達到97.2%。該論文稱,雖然有猜測認為,有可能是實驗室泄漏的RaTG13導致了SARS-CoV-2,但實驗證據不能支持這一說法。

許多科學家質疑,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何沒有早點披露存在這些病毒及其與前述礦井之間的聯繫,為何他們等了那麼久才允許科學家查看其序列。科學家們稱,這些關於正在傳播的冠狀病毒類型的信息對於新冠溯源至關重要。

一些科學家指出,石正麗已多次表示,墨江礦工疑似是真菌感染,並非感染病毒;這與當時的研究論文及石正麗在《自然》期刊上的最新表述相矛盾,後面的觀點稱這些礦工被認為感染了一種病毒。

石正麗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許多科學家迫切希望查看武漢病毒研究所曾經公開的包含約22,000個樣本和病毒序列的數據庫,其中有15,000個來自蝙蝠的樣本和病毒序列。該數據庫已於2019年9月份下線。石正麗今年2月份向WHO新冠溯源專家組表示,該數據庫是在遭到3,000多次網絡攻擊後下線的。

WHO專家組成員、紐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達扎克(Peter Daszak)稱,該專家組訪華時沒有要求查看這些數據。此數據庫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通過與生態健康聯盟合作收集到的信息。生態健康聯盟由NIAID資助,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過蝙蝠冠狀病毒。達扎克今年早些時候稱,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過合作,「因此我們基本上知道」這個數據庫里有哪些病毒,沒有一個病毒比RaTG13更接近SARS-CoV-2。

另外,他和WHO專家組的其他科學家表示,RaTG13在基因上與SARS-CoV-2非常不同,而且從未在實驗室成功培養過。WHO專家組負責人安巴雷克(Ben Embarek)表示:「我們當然討論過這個問題。」他說:「據我們所知,只存在一個序列。沒有病毒。他們從未成功地從蝙蝠糞便樣本中培養出病毒。」

如果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有基因序列,就不可能有具有感染性的RaTG13病毒從該實驗室泄漏。只有基因序列也引發了人們的疑問,在以序列為基礎生成人造病毒的實驗中,序列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

不過其他科學家表示,如果不查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日誌、樣本記錄和病毒數據庫,就無法獨立核實這一點,而且研究論文顯示,該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將其培養的一些蝙蝠冠狀病毒與其他病毒的基因物質相結合。

紐約的生態健康聯盟主席達扎克是世衛專家組的成員之一,該專家組今年2月訪問了武漢病毒研究所。

達扎克在WHO專家組的角色讓一些人感到不安,因為他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關係密切,而且他在去年年初聲明拒絕接受實驗室泄漏假說。達扎克表示,在申請加入專家組時向WHO提交了利益衝突聲明。WHO已表示,認為他的工作不構成衝突。

實驗室實驗

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進行的實驗引發了爭議,這些實驗通過結合現有蝙蝠冠狀病毒的成分來構建新病毒,以確定它們是否會對人類更具傳染性。

這類實驗有時被稱為「功能獲得性」研究,長期以來在科學家中一直存在爭議。支持者稱,這是確定未來流行病的潛在來源和開發疫苗的最佳途徑。批評人士則表示,有害的基因強化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風險太大了。科學家們對於哪些類型的實驗算是功能獲得性研究爭論不休。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The 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簡稱NIH)在2014年暫停資助功能獲得性研究,並於2017年引入一項制度,要求對任何涉及功能獲得性實驗的資助提案進行專家小組審查。中國的相關限制則較為寬鬆。

一些科學家說,石正麗描述的工作符合功能獲得性研究的廣義定義。關於邊界的劃分,意見分歧很大。

石正麗曾公開描述過相關實驗的情況,包括在2018年和2019年的一些實驗,目的是研究各種蝙蝠冠狀病毒是否可以利用其表面的某種突刺蛋白與人類細胞中一種名為ACE2的酶結合。這就是SARS病毒和SARS-CoV-2感染人類的方式。

根據WHO專家組的報告,石正麗今年2月份告訴該團隊,相關實驗涉及將一個蝙蝠冠狀病毒與另一個病毒的刺突蛋白相結合,然後感染表達人類ACE2受體的轉基因小鼠。

達扎克在疫情暴發前不久發佈的播客中闡述了北卡羅萊納大學微生物學家巴里克進行的類似工作,並稱其目的是為SARS研製一種疫苗。生態健康聯盟稱,此類實驗是其2019年獲得的NIAID蝙蝠冠狀病毒研究撥款的目標之一。但生態健康聯盟的發言人表示,根據NIH的禁令,該非營利組織「沒有參與或資助功能獲得性研究」,也沒有利用這筆資金進行「活體內」研究。NIH在2020年暫停了這項撥款。

「如果全世界因為陰謀論的緣故而要停掉不屬於功能獲得性研究的工作,那將是大錯特錯,」達扎克今年早些時候說。「這種病毒極不可能來自實驗室。如果我們專注於實驗室的問題而忽略了真正發生的情況,最終就會冒很大的風險。」

現在科學界存在意見分歧的一個問題是,這種實驗是否可能造出SARS-CoV-2,無論是意外,還是為了看看哪些病毒可以進化成對人類有危害的病毒而有意為之。

一些著名的科學家呼籲開展更深入的調查,研究新冠病毒是否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的。

許多知名科學家都說,RaTG13不可能做到這一點,SARS-CoV-2隻能從一種基因上更接近它的病毒中產生。雖然武漢病毒研究所稱RaTG13是該所掌握的與造成這次疫情的病毒最接近的近親,但呼籲對實驗室進行調查的科學家們希望獲得該實驗室的記錄來加以證實。

許多分子生物學家說,功能獲得性實驗會在病毒的序列中留下清晰的基因特徵,表明其中一部分是在實驗室中插入的。其他科學家則表示,更現代的技術可以不留任何痕跡。

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傳染病學專家Ian Lipkin去年與另外四名科學家共同撰寫論文,駁斥新冠病毒系實驗室人為製造的觀點。現在他表示,他擔心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冠狀病毒實驗生物安全級別低於美國要求的標準。Lipkin與中國研究夥伴有着密切合作。

石正麗向WHO新冠溯源專家組表示,沒有發生實驗室泄漏,她的團隊中沒有人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

與石正麗合作的幾名外國研究人員曾表示,他們認為石正麗的實驗室和操作是安全的。「石正麗管理很嚴格,」哥倫比亞大學傳染性流行病學家Maureen Miller說。「他們很敏銳、聰明。她的工作正是為了防止這種大流行病的發生。她知道進行冠狀病毒實驗的嚴肅性。」

政治利益

去年,美國時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開始散播實驗室泄漏的說法,但川普政府沒有披露任何相關證據。

時任美國駐WHO大使布倫博格(Andrew Bremberg)稱,隨着川普開始談論這個問題,其他原本可能幫助推動實驗室泄漏假說調查的政府都撇清了關係。「像是一夜之間就發生了轉變。」布倫博格說。「當川普首次談及此事時,這些國家的政府就都閉口不談。"

一小群通過Twitter聯繫的科學家開始交換指向上述實驗室的開源研究。澳大利亞雖然沒有公開支持實驗室泄漏假設,但該國成功遊說WHO成立了一支科學家團隊來調查新冠病毒在中國的起源。

拜登(Joe Biden)政府並未表示其相信發生了實驗室泄漏,只是說需要更全面地調查這種可能性。

在WHO專家組到訪武漢之前,該小組的一些成員表示,他們也對實驗室泄漏假說持懷疑態度。他們稱,與人與動物接觸造成的傳染事件數量相比,這種事故極為罕見,但他們對這種可能性持開放態度。

最終,專家組未能查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安全日誌,以及該研究所工作人員的檢測記錄。專家組成員事後表示,他們仍認為這次考察是有用的。

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Galveston National Laboratory)已經退休的主任James Le Duc是目前呼籲開展更全面調查的專家之一,該實驗室是美國頂級的生物隔離設施之一,Le Duc曾參與了對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幾名高級安全專家和建築工程師的培訓工作。

Le Duc說:「我認為重要的是要仔細考察實驗室的環境,探索在哪裏做了些什麼,進行認真的調查。」他表示,他認為實驗室泄漏假說可能性較小,但「所有這些都是為了遵循科學」。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華爾街日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6/1597573.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