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天亮: 析中共高層決策內幕與最高權力者用人

作者:

章天亮習近平追求二十大連任,他也一直不指定接班人,這會帶來一個問題,他會為日後中共的分裂埋下種子。(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中共現在正在考慮更換與美國貿易談判特使劉鶴。結合親北京媒體多維新聞的報道,一個在中南海任職14年的國務院的副秘書長出書《政務中的學術思考》,詳細披露了很多政策在中南海決策的過程。我想就此談談中共高層的決策是怎麼做出來的,以及中共官場的生存之道。

另外一個比較重要的新聞,是關於美國在考慮是否降低對華關稅的問題。我想分析下這個事情對美國的利弊,以及最終可能的決策會是什麼。——章天亮

中國現「文革」回潮,官方新版黨史給「文革」翻案跡像明顯

如果你要看現在中國的現狀,確實是有「文革」回潮的趨勢,很多地方,甚至從小學生到老頭兒老太太,都開始再次拾起了「忠字舞」。現在大概五、六十歲的人對「忠字舞」還有記憶,50歲以下的人基本上不再有記憶了。就是當時「文革」的時候對毛澤東效忠的一種舞蹈,專門性的效忠毛澤東的舞蹈。

可能很多人說,就是一種娛樂嗎,是吧?這也沒什麼了不起啊,你看那個在小學的操場上、在公共汽車上、在火車車廂裏面跳「忠字舞」,可能很多人都覺得是很好玩的一件事,就是因為它動作一點也不美,就是充滿了那種傻傻的戰鬥性。有人可能把它當作是一種娛樂,但是要知道,在中國大陸是沒有娛樂只有宣傳的,如果沒有中共的認可,那也不可能真的讓民間跳「忠字舞」啊。你說你擺這麼一個效忠毛澤東的姿勢,中共不鎮壓你的話,就說明它認可你。你要不信的話,你在天安門那兒擺下煉法輪功的動作,你看中共鎮不鎮壓你。所以就是說,你做什麼動作,不做什麼動作,那都是中共規定的,它既然允許跳「忠字舞」,其實那也就是一種「文革」回潮的標誌了。

當然更明確的標誌,那就是中共在所謂建黨百年之際推出的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這個2021年的新版被指定為黨史學習材料,它是把從1949年到「文革」結束這27年作為一個歷史時間段來描述的,叫做「建設偉大成就」的27年。一般過去中共在講「文革」的時候,它都是把「文革」作為一個單獨的章節提出來的,時間段上就是從1949到1966這是一個階段,從1966到1976是一個階段,「改革開放」以後是另外一個階段。

那麼現在的新版黨史,把1949年到1976年整個27年作為一個歷史時間段,就是把「文革」和前面那17年混在了一起,不再把「文革」當作一個單獨的歷史章節了。我們知道,如果要把「文革」當作一個單獨的歷史章節的話,就

要給予很重的分量來描述,至少對「文革」的描述不能夠少於前面17年的描述,而「文革」中可以說的好事實在是不多,把它單獨做一個章節的話,就無法迴避「文革」那些非常荒謬、非常血腥、非常瘋狂的做法。那麼現在,把「文革」跟前面17年混到一塊兒,那麼在描述「文革」的時候,就可以有策略性地去詳寫還是略寫。那麼在2021年新版中共黨史中,只用了1頁篇幅來描述「文革」的負面事件和影響,卻用了7頁去描述所謂「艱難時期的進展」。也就是說,給「文革」翻案跡像已經非常明顯了。

解析兩個聲音:溫家寶憶母與劉鶴談促經濟發展原因

就在這樣一個氛圍里,出現了兩個聲音:一個聲音是溫家寶,就是他最新的回憶母親的文章,對「文革」就持有完全否定、完全批判的態度。那麼另外一個聲音,就是在大陸的網易公眾號在5月5號的時候轉發了劉鶴在13年前發表的一篇文章,劉鶴在文章中宣稱說有六個原因促成了中國經濟過去30年的發展,其中第一個原因就是「在反思文化革命教訓基礎上形成發展共識」。劉鶴的這篇文章發表在2008年,是一篇13年之前的舊文,他把「文革」稱為「十年動亂」,然後說中國的經濟走到崩潰的邊緣,如果沒有對「文革」災難的反思,就不可能有今天中國經濟的成長。他對「文革」大篇幅批判的話,有一種跟習近平唱反調的嫌疑。

但是我想說,很多人覺得劉鶴是不是跟習近平對着幹啊,對「文革」不滿啊,對習近平這種「文革」回潮的做法不滿。但是其實我想說一個什麼事呢?就是13年前的表態並不能說明問題。因為當時的總理是溫家寶,總書記是胡錦濤,而胡溫那都是否定「文革」的,當時他們這麼幹的話也是針對薄熙來的。因為我們知道2007年的時候中共召開十七大,當時在十七大之後,薄熙來成為了重慶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一上台就開始搞「文革」,什麼「唱紅打黑」之類的。胡溫是很不滿意啊,所以2008年的時候,溫家寶對「文革」的否定態度也是很明朗。所以說劉鶴當時這種表態的話,那其實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

像胡錦濤和溫家寶也好,或者劉鶴也好,他們其實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當時鄧小平決定要培養「第三梯隊」。所謂「第三梯隊」,就是年輕人要接班,那麼像胡溫這樣的人呢,技術官僚那他是永遠都沒有可能爬到中共最高層的。所以說胡溫否定「文革」,那是因為他們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是吧。那麼他們一表態之後的話,大家知道中共的這個政治,它是講站隊的,最高領導人說什麼,底下的人就跟着說什麼。在這種情況下,也許劉鶴表達的是個人意見,也許是政治表態啊。所以說這裏面的表態並不能說明一定是劉鶴的個人觀點。

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在現在習近平想搞「文革」,然後劉鶴的文章否定「文革」,這就有一種給劉鶴穿小鞋的這種嫌疑。所以很有可能是劉鶴的政敵放出來的消息。

紅二代儘管父輩深受「文革」之害,他們卻未必一定反「文革」

有人說,劉鶴的父親在「文革」的時候是受到迫害的,他是在「文革」期間被迫害致死的。他父親是自殺了。劉鶴的祖父叫做劉雨樓,曾經是投身於金融業的,他的父親劉植岩是個中共的高官。劉植岩18歲就加入了中共組織,曾經做過昆明市市委書記、雲南省委常委。1961年的時候西南局成立,當時西南局書記是陶鑄,劉植岩擔任西南局的組織部部長、秘書長、書記處書記。所以其實是一個挺大的官兒。

「文革」開始之後,劉鶴的父親劉植岩就被認為是劉少奇案子一黨的,從此被打倒、被批鬥,最後在1967年12月12號的時候,不堪受辱的劉植岩在成都錦江賓館九樓的關押地點跳樓自殺,終年49歲。那一年劉鶴15歲。所以劉鶴的父親是在「文革」中死的,按道理來講,劉鶴應該是很討厭「文革」的。但是我覺得光憑這一點,也不能說明劉鶴就是反「文革」的。

因為我們看,習近平自己就被「文革」整得很慘,他父親習仲勛當時也是受批鬥嘛,習近平自己吃不上飯,然後就是去西北插隊;再有像那個劉源,父親劉少奇都被整死了;薄熙來自己的父親薄一波在被打倒後,薄熙來自己還蹲過監獄……按說從他們的家世來講,薄一波啊呀,劉源也好,包括習近平啊,他們都是「文革」的受害者,但是哪,他們在掌權之後還是支持「文革」,或者是至少不否定「文革」,對中共還表示支持。因為什麼呢?因為只有不完全否定「文革」,至少支持毛澤東,還能夠延續中共的所謂合法性,然後他們的這個官位才能夠得以保證。

所以我們看到,在「文革」之後,劉源和毛家的後人關係還搞得挺好,像王光美呀,還經常搞一些兩家的聚會什麼的,就感覺好像已經前嫌盡釋了。薄熙來和習近平搞的這一套,有很多「文革」的影子……所以劉鶴,我覺得他不會完全是因為他父親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他就一定反「文革」,這中間是沒有這樣的因果關係的。

劉鶴已到退休年齡,習近平或將啟用更年輕一代

我只能說,劉鶴對「文革」的態度是不明朗的,或者就是胡溫在的時候跟風表態,或者是現在對「文革」也沒有做出真正的批判,所以到底劉鶴對「文革」是什麼態度,那得看他現在怎麼表態,是吧。如果他現在發表文章,跟着溫家寶調子是一樣的,那他才真是反「文革」的,但是大家也知道,中共高官的誠府是很深的,不可能給自己找這樣的麻煩,所以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劉鶴到底對「文革」是怎麼想的。

那麼說到習近平,我覺得他是懂這一點的,那就是說,你光登一個劉鶴十幾年前的文章說劉鶴反「文革」、劉鶴反習近平,我相信習近平也不相信。所以這就回到華爾街日報這個報道了,說什麼習近平在考慮更換中共對美國貿易談判特使,其中提到現在中共的高級官員劉鶴,可能會被胡春華取代。其實這個也很容易理解,因為胡春華年齡並不大,而劉鶴已經年近70,到了退休年齡了。華爾街日報也特別提到劉鶴的年齡,因此在他70歲的時候,他也該退休了,就是到明年如果還有中共二十大的話,那麼習近平可能也將啟用更年輕一代,到那個時候劉鶴肯定是靠邊站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習近平可能會讓這個下一代、他可能會用的人來做好準備。這樣的話,他出去的時候就不帶劉鶴,帶着胡春華,這也是一個很自然的事兒,是一個比較說得通的解釋。

習近平為什麼一直不予立儲?

關於習近平,我覺得有一點特別值得注意,就是儘管他本人一定會尋求在二十大上的連任,但是呢他至今都沒有指定接班人。那麼我們就可以看到,就是說像這種中共高官做到這個位置,一般來說,就是如果你要讀歷史讀得多,包括對中共的政治有所了解的話,你就會知道,作為最高領導人他的心態,他不大會希望一直使用老一班人馬。

因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一個人你給他長期賦予大權的話,那麼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會培植自己的一方勢力,然後,比如他跟國軍也好啊,或者是跟中共領導人也好,跟得時間長了以後的話,他會揣摩到這個國君或者是最高領導人的心思。在這種情況下,就是他對你越了解,他騙你就越容易。所以說一般來講,尤其像中共這樣沒有安全感的最高領導人,不會喜歡說把一個老人長期使用、放在自己的身邊,而且一用很長時間。他基本來說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樣的話,我們就會看到,最高當權者他會擔心老人,就是經常用的這一批人,會不好駕馭,會逐漸拉起自己一個班子,然後互相之間拉幫結派。這就不好控制了。所以習近平的話,你看到現在他雖然自己要連任,但是他遲遲不指定儲君。我覺得這裏面可能有一個考量,就是說他不知道誰到底對他是真正忠心的,他不知道誰能夠可以託付大事。所以,當他不指定儲君的時候,那麼這個儲君之位玄虛的時候,怎麼辦呢?就是大家爭相、獻媚取寵。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他反而可能比較有安全感啊,就是反正你們想當官嘛,想當官的話你們大家就討好我吧。這樣的話,他可能反而更有安全感。

習不指定接班人會為中共的分裂埋下種子

如果習近平不指定儲君的話,這也帶來一個問題,他為日後中共的分裂可能會埋下種子,各方面的勢力就會爭來爭去。這個咱們在看史書的時候,康熙王朝什麼之類的,咱們都知道,就是當你不立儲的時候,大家互相之間就會爭,這方面的歷史教訓其實也是很多了。

說到一般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他不會用一個人用很長時間,我們看毛澤東也會看出來,毛澤東重用過高崗、重用過劉少奇、重用過什麼王力呀、關鋒啊、戚本禹啊這樣的人,毛澤東還重用過林彪、重用過張春橋、重用過王洪文,基本上來說的話就是用完就扔。其實華國鋒是時間短,如果時間長的話

毛澤東把華國鋒扔掉的可能性也很大。就是說他絕不會讓一個人長久地執掌大權,這樣的話他會不斷提拔新人啊。新提拔的人會因為感恩戴德而加倍地效忠。但是一旦這種加倍效忠的熱情過去,基本上也就是到了該被替換的時候了。

所以,假如說明年有二十大,那麼習近平是否立儲,這才是一個重要的看點,如果他不立的話,我覺得中共很快會陷入權鬥和分裂。到時我們會有好戲可看,這方面的話,我們不妨再繼續觀察。

中共高層決策過程:無論怎樣分歧,最終由最高領導人拍板決定

下面我們再說一下中共高層內部決策的問題。就是多維新聞的報道,就是在中南海任職14年、曾經給劉延東擔任過秘書的國務院副秘書長江小涓,寫了一本書叫《政務中的學術思考》,其中披露了中南海決策的過程。

該書里有一段話我覺得蠻有意思的,江小涓說,2004年調到中共國務院研究室擔任副主任,就是她離開社科院到新崗位的時候,去向院裏的一位老領導請教怎麼能把新的工作做得更好,那個老領導看着她躊躇滿志的樣子,不但沒有鼓勵,還嚴肅地對對她說:不能把新崗位視為展現你理論水平的舞台,你是去為黨中央國務院服務的,收起你的想法,認真虛心地看、聽、學、和悟。然後她說,這番提醒的話相當程度上端正了她對新崗位的基本心態,算是上了入職的第一課。

大家注意了,就是說,你到那兒去呀,在那樣的一個環境中,你是不能隨便說話的。其實換句話講就是說,你要看領導怎麼講,然後你才能怎麼講。她作為一個國務院的副秘書長,感覺好像官也挺大了,但哪怕是比她更大的官兒,包括像國務院副總理這個級別的,除非你對自己的仕途再無進取之心了,否則你一定會看着最高掌權者的臉色。這就相當於是中共官場的生存之道!特別是在紅牆裏面,這種人他都是這麼生活的。

她在書里還講了這麼一段話,覺得很有意思,這裏複述一下,她說,那種各方面完全達成一致的重要決策並不多。就是一般來說,一個事兒出來之後,肯定大家吵成一團,各說各的理。然後她說:許多問題靠講理論、講理念也不能彼此說服,因此在充分聽取各方面意見後,要由高層定奪。也就是說,實際上就是你們吵你們的,最後怎麼做的話,也不過就是最高領導人拍板而已。這就是非常簡單的中共最高層的一個決策過程。

劉鶴、王岐山會慢慢淡出,除非涉「你死我活」的爭鬥

既然決策是這樣的話,那麼習近平是不是會因為劉鶴跟他對「文革」的觀點不一致,就把劉鶴給擼掉了?他會不會就把劉鶴打入「冷宮」呢?從中共高層這個決策過程,我想反過來看就是說,習近平現在走到今天這一步啊,有一點我覺得是可以肯定了,就是如果不是「你死我活」的鬥爭,習近平不會因為某個人跟自己的政治觀點不一致,就把這個人抓起來、關起來,除非你是有組織的活動。也就是說,如果你對他的政策不滿,你就是跟抱怨抱怨、嘟嘟囔囔的這種事情,習近平最多是不用你,但是不會把你抓起來。除非是你拉一個小圈子,大家坐在一塊發牢騷,散佈對習近平的不滿,然後說誰誰誰比習近平還合適。那你就危險了。

所以其實我覺得王岐山也好,劉鶴也好,在很多問題的看法上都不會和習近平一樣,那他最多不用你就是了,王岐山70歲退休,劉鶴70歲退休,到此為止。而且看王岐山的面相、劉鶴的面相,不像是搞「非法組織活動」「造反」的那一類人。因此關於習近平是否會換掉劉鶴這個事兒,我的結論基本來說就是,他不會換劉鶴,他可能最多讓劉鶴慢慢淡出,然後到時候退休就完了。

假如拜登政府對華降低關稅,會給美國經濟帶來一種災難性後果

下面想說一下美國現在是否會減少對華關稅的問題。

大家知道我做這個頻道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特別喜歡預測,就是說,根據我對中美政策走向的影響,我經常會講一些大的政策變化可能會是什麼樣的。我記得當時在拜登剛剛上台可能不到一周的時間,我就預測說中美的這種衝突,雖然在川普時代開始,但是拜登不大可能會做一個根本性的扭轉。我當時就講,這個中美衝突是不可避免的。那麼在幾個月看下來,確實是這樣。那麼這種推斷,其實也能夠幫助我們了解美國現在的對華政策,如果要做修訂的話,大概會是什麼樣子,他是不是真的會降低對華關稅。

路透社報道,現在美國面臨一個商品短缺的問題,那麼商品短缺會造成物價飛漲,物價飛漲就會造成利率就不得不提高,或者是說對經濟發展造成影響,甚至可能會造成經濟的衰退。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去解決商品短缺的問題?報道說美國拜登政府在考慮關於對華關稅的問題,就是說他有沒有可能減少對華關稅。

因為你商品不夠嘛,不夠怎麼辦?你進口。進口的話,如果加關稅,老百姓買的時候太貴了嘛,所以就要想辦法去降低關稅。他是這麼一個邏輯鏈條了。所以在關稅這個問題上,有人就講了,說現在美國雖然在討論這個問題,但是呢沒有做出任何決定。

我想說一個什麼事呢?就是我覺得,美國現在對中共的關稅是否會調整,我的感覺是,如果拜登降低關稅的話,是一步非常臭的臭棋。因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你降低關稅的話,就等於延續了過去全球化那個時期,就是相當於奧巴馬那個時期他的政策,也就是說,把更多的工作機會輸出到了中國。這當然是非常糟糕的。

我覺得拜登目前做的應該是停止經濟刺激支票,停止聯邦發支票發錢,讓人們走出去找工作;人們自己能夠生活了,你也不需要發那麼多免費的錢給他們了。這個時候你就要縮減舉債的規模,否則的話等於是飲鴆止渴呀,就是借了很多錢發給美國人,美國人去買東西買什麼東西呢?買從中國進口的東西,那等於是你借了錢最後把工作機會都輸出到中國去了,然後把這個錢也給了中國。這是極度愚蠢的一個做法,你會讓美國更加還不起債。拜登身邊如果真的有懂經濟常識的人,應該知道降關稅這條路是走不通的,會把美國的經濟搞得更糟糕,變成一種災難性的後果。

拜登沒有遇到壓力去降低關稅,他也沒必要去做這種讓步

從另外一方面就是說,拜登現在跟中共在爭奪國際新秩序,在這個過程中,拜登政府更加不願意用美元去把中共養得更肥,特別是對中共高科技公司的限制,像對華為的限制。美國現在要做一件事情,就是發展他自己的製造業,限制高科技出口,從而增加他的競爭優勢。所以我覺得在未來,就是美國對中共的關稅,可能會維持在這個水平上,他即使降也不會降得太多,也不會降得太劇烈。這是我對關稅方面的一種估計。

那麼在高科技方面,我覺得美國不但會維持,甚至可能會加強對中共高科技出口的相關限制。我以前曾經說過,我說拜登在上台以後,對川普的國內政策,包括其他的國際政策,可能會改動。我們看這個「黑命貴」也好,「批判性種族理論」的教學也好,LGBTQ所謂的性別平等也好,實際是敗壞人倫的一些做法也好,包括應對能源危機的方法啊,幾乎把美國能源搞垮了。現在很多美國州連加油都加不上了,包括氣候問題、中東和平進程等等,所有這些方面,拜登把川普的政策全面逆轉。但只有一個領域,拜登沒有大規模修改,就是川普的對華政策。

所以我想,就是這個問題其實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是有一種共識的,所以我覺得,當拜登沒有這樣的壓力去改變關稅方面,去降低關稅的時候,我覺得他也沒有必要去做這樣的讓步。你會發現,拜登其實很多事兒,他是能不做就不做,當然他很多事情是在被左派推著走,包括這個中東和平進程。但是在有些方面呢,就是如果你不推他的話,拜登他每天工作的時間很短嘛,那麼他能不做的事他是不做的。所以我覺得在關稅這方面,即使做出讓步的話也不會太劇烈,大概率是根本就不會做什麼讓步。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9/1594918.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