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曙光915:中東亂局 慣壞哈馬斯 驢黨功不可沒

作者:

許多人喜歡說以色列佔領了巴勒斯坦的領土,作為侵略者的以色列還有理了不成?你們力挺以色列豈不是給侵略者張目?如果按照這種說法,與大唐幾乎同時興起的該教數十年間的攻城掠地最終建立阿拉伯帝國,是不是該地區的那些民族和國家,也可以說是阿拉伯人讓他們滅國滅族?以色列人侵略殘忍,那千年來被伊教荼滅的那些國家和民族呢?

這次衝突起源於耶路撒冷法院的一個判決。在第一次中東戰爭期間,一棟原本屬於猶太人的房產(有房契)被約旦佔領後將其霸佔分給阿拉伯人居住。以色列人打回來後,並沒有強行驅逐這些阿拉伯人,允許他們繼續住,但他們要交房租給房主。

結果,這幾家住戶既不交房租,也不想搬走。我們住這麼長時間了,不交房租還要趕走?還有沒有天理了?其實,這種事將來必定會在歐洲發生,而最近法國退役將領的公開信表示法國內戰在即,與這種因素關聯很大。

眾位一定要記住,以色列人對產權遠比其他民族更加重視,畢竟兩千年來沒有祖國的以色列人,如果再沒有產權概念,他們和奴隸就沒有了區別。

然後,哈馬斯和以色列內的阿拉伯人都不幹了,要給信仰兄弟打抱不平。然後,衝突就這樣爆發了。向以色列發射了2000多枚火箭彈的哈馬斯,在頭腦接連被斬首後,終於冷靜了下來,請俄羅斯居中協調讓以色列停火,以色列則回復稱什麼時候開始戰爭你說了算,什麼時候結束則是我說了算。

光從哈馬斯這個病急亂投醫找的調停人,就知道其離被暴揍結束還遠得很,因為戰鬥民族早在敘利亞被以色列打腫了碧蓮,有什麼資格來做調停人?要想停火,得跪求讓你們感到可以向以色列搞一波的敗家燈,而不是普帝。

其實,本輪衝突早在去年大選之後以色列就警告過,那就是敗家燈上台會導致以色列和伊朗的戰爭。伊朗豢養的哈馬斯這一波挑釁,遭到以色列的精準斬首報復,當然也是和伊朗開戰的一種方式。而且有證據證明,哈馬斯發射的射程高達100公里以上的火箭彈技術就來自伊朗。

5月12日,拜登與內塔尼亞胡通話時稱「以色列有權利進行自衛。」白宮在第二天的聲明中說,拜登「譴責哈馬斯和其它恐怖組織發動火箭攻擊,包括針對耶路撒冷和特拉維夫。」

其實這事兒本就是敗家燈重啟川普時代已經停止的給予巴勒斯坦的援助,外加重回伊核協議綏靖伊朗,讓這倆狼狽為奸的貨以為美帝對以色列的支持力度降低惹出來的。事實上,拜登對以色列的所謂支持,也僅僅是遵循以往美國政府的慣例,沒有表現出特殊地方。如今,拜登在這場衝突的作用,是在哈馬斯被斬草除根之前讓以色列刀下留情,給其留下下次繼續搞事兒的火種。當然,以以色列人的智慧,也不會讓哈馬斯死絕,否則以色列國內的左派也得歲月靜好,這樣搞不了幾年,以色列就會變成歐洲。

美帝國務卿布林肯稱「哈馬斯這個恐怖組織不分青紅皂白地發射火箭彈,以平民為目標,(相比之下)與以色列的自衛反擊,以恐怖分子為目標,兩者之間存在着根本的區別。」顯然,布林肯對雙方是非問題上的認知要更加清晰,也沒有在雙方孰是孰非問題上各打二十大板。

作為老牌政客,佩洛西在聲明中也稱:「以色列有權保護自己免受攻擊,這種攻擊的目的是散播恐怖,破壞和平。哈馬斯加快暴力行動,只會有可能殺害更多平民,包括無辜的巴勒斯坦人。」左瘋佩洛西的看法證明其並不糊塗,因為哈馬斯的暴力行動,加上其根本不具備挑戰以色列的軍事實力,而且其躲在加沙這個人口稠密的城市,故意把婦女兒童平民推在前面,必然增加平民的傷亡。而且哈馬斯發射的火箭彈,有一部分被以色列攔截,另一大部分卻掉在加沙,這些毫無準頭的火箭彈,誰說不會造成巴勒斯坦人的死亡?

對以色列的支持,共和黨毫不含糊,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吉梅內斯稱他和至少50名眾議院共和黨人正在共同提出一項決議,譴責「哈馬斯的恐怖主義行為」,並支持以色列有權保護自己免受火箭彈襲擊。

相比而言,佩洛西雖然力挺以色列,但絕不敢號召如此多的驢黨眾議員來譴責哈馬斯。因為如此一來,勢必讓驢黨內訌。為毛?根據早先的民調,驢黨的支持者包括政客,力挺巴勒斯坦的居多。而且,哪怕在互聯網高度發達,哈馬斯躲在平民區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把婦女兒童當擋箭牌,展示這種赤果果的恐怖主義行徑之際,依然不能改變諸多驢黨人的態度。

AOC的恩師,老左參議員桑德斯在推特上寫道,「我們再次看到,與政府結盟的右翼極端分子在耶路撒冷的不負責任的行為,如何迅速升級為破壞性的戰爭。以色列兒童不應該像今晚許多人那樣,恐懼的在防空洞裏過夜。巴勒斯坦兒童也不應該像許多人那樣,在佔領區的持續暴力和壓迫下成長。」

這位老左的態度是對衝突雙方各打二十大板,和哈馬斯的不分青紅皂白亂射火箭彈差不多,至於所謂右翼極端分子,顯然指內塔尼亞胡。不過比起來較為持重的老朽桑德斯,在驢黨頗具影響力,更加年輕的眾議院四大辣子雞就可沒那麼客氣了。

AOC痛斥拜登對以色列的支持,她說:「拜登只是指責哈馬斯的行動,說這些行動應受到譴責,卻拒絕承認巴勒斯坦人的權利,從而強化了巴勒斯坦人煽動這種暴力循環的錯誤觀念。」「這不是中立的語言。它站在了某一方,即(以色列)佔領的一方。」

這貨的說法代表二戰後禍害世界的那種左派流行的觀點,她除了渲染一些民族獨立的煽情玩意兒,對躲在婦女兒童後面這種明顯違背現代文明價值觀的哈馬斯毫無指摘。其實,拜登非但沒有拒絕承認巴勒斯坦人的權利,事實上,正是因為拜登開始給巴勒斯坦送上大筆美元,讓哈馬斯覺得敗家燈時代不比川普時代,可以趁機對以色列搞一下,結果之前幾千枚火箭彈打不死一個人的情況在伊朗火箭技術的加持下生變,造成了數名以色列人的死亡,而死亡名單上的哈馬斯頭頭自然也急劇攀升。這些頭頭如果真要鬼魂索命,完全可以去找敗家燈。

索馬里裔,靠着和親哥哥假結婚騙到美國國籍的明尼蘇達州聯邦眾議員奧馬爾指責以色列是「恐怖主義」。「以色列空襲、殺害加沙的平民是一種恐怖主義行為。巴勒斯坦人應該得到保護。與以色列不同,鐵穹等導彈防禦計劃並不是為了保護巴勒斯坦平民的。在開齋節這一周不譴責這些襲擊是不合情理的。」

奧馬爾就是那個把911說成是一些人做了一些事的傢伙,她能對美國人自己的浩劫輕描淡寫,更何況區區以色列。而對川普下令斬首蘇萊曼尼,這貨也如喪考妣。總之,這些傢伙對恐怖分子的定義和世界標準不一樣,基地組織蘇萊曼尼在她而言,都是大英雄。

作為巴勒斯坦裔,川普任內妄想到加沙煽動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暴力相向,因而被川普呼籲以色列拒絕其進入加沙的密歇根州聯邦眾議員特萊布在推特上寫道:「當我第一次和我的姐妹在阿克薩清真寺祈禱時,我才7歲。它是穆斯林的一個聖地。這相當於攻擊基督教徒的聖墓教堂,或猶太人的聖殿山。以色列在齋月期間攻擊它。美國總統的憤怒在哪裏?」

2019年,以色列禁止特來布與奧馬爾進入以色列。

這廝被以色列駐美大使埃丹痛斥道:「女議員特萊布,你也許應該睜開眼睛看看整個事件。伊斯蘭教第三大聖地,正被用來囤積莫洛托夫雞尾酒(燃燒瓶)和石塊,這些石塊被投向警察和在聖殿山下的西牆禱告的猶太信徒。」

「女議員,你的推特不是在呼籲和平與平靜,而是在煽動緊張局勢,」「也許你沒有意識到,你的話鼓勵了哈馬斯等恐怖組織向平民發射火箭,並對猶太人發動攻擊。」

雖然驢黨在對付川普和共和黨上,如今是讓人恐懼的一票不跑的高度團結,但是在是否支持以色列問題上,還不至於共進退。的確,美國還不是朝鮮伊朗,政客有不同的觀點非常正常,但從這些驢黨政客對巴以衝突的態度,其實能看到如今的驢黨為什麼走到左瘋的地步,也能望見這幾十年來美國政治是如何的墮落。也正是因為這種墮落,慣出來了無數大大小小的哈馬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移光幻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6/1593603.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