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小民之心:白宮根本搞不懂中共終局之戰或許要開打

作者:

最近一段時間,台海的局勢越來越緊張,台海可能會發生戰爭,正在逐漸成為一種共識。台海已經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不僅中國周邊的一些國家就台海局勢表示關注,而且,遠離中國的一些歐洲國家也在關注台海局勢。就在這個月初,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的封面文章便是,"台灣全球最危險的地方"。這篇文章一開頭便引用美國一位知名小說家的名句來形容美國處理台海問題的方式:檢驗一個人是否擁有頂級智力,要看其頭腦能否同時容納兩種相反的想法,卻仍然可以保持行動能力。美國贊同一個中國的想法,但是,卻花了70年的時間來確保有兩個。接着,文章作者筆鋒一轉,時至今日這種戰略模糊正在瓦解,美國開始擔心可能不再能夠阻止中國用武力奪取台灣。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戴維森上將在今年三月告訴國會,他擔心中國最早會在2027年進攻台灣。

《經濟學人》作為經濟、政治類的雜誌,它所刊登的這篇文章特別注意到了台灣的電子晶片製造業對世界的影響。台灣的晶片製造,特別是高端晶片的製造,在世界上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這篇文章提到:台灣是全球半導體產業的核心,而台積電是全球最有價值的晶片廠,生產出了84%的最先進晶片。一旦台積電停止生產,全球電子工業也將停擺,代價巨大。文章暗示,台灣一旦發生戰爭,將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它比流血犧牲可能還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經濟學人這篇文章認為,台灣之所以危險,更大的原因是台灣是中美角力角鬥的一塊競技場。雖然沒有條約約束美國必須保衛台灣,但中共的進攻將會考驗美國的軍事力量及其外交和政治決心。這篇文章隨後提到,如果美國沒有能夠及時救助台灣,那麼,美國將會失去亞洲盟友的信任,二戰後延續至今的、由美國主導的世界和平也將瓦解。

這篇文章提到,中共過去5年新建的大型軍艦與潛艇數量是美國海軍在西太平洋部署的4到5倍,此外,中共每年還在生產超過百架戰鬥機,發展太空武器以及精密導彈,等等。文章直言:在中共攻擊台灣的模擬戰爭中,美國已經開始失敗。這篇文章提到一些美國的分析人士的看法,這些分析人士認為,軍事上的優勢遲早會誘使中共對台灣動武,並非萬不得已,而是因為他們有能力這麼做。奇怪的是,這篇文章認為,美國這些分析人士可能過於悲觀了,也許是因為對中國的敵對意識已成為美國國內的默認態度。文章認為,習近平甚至尚未開始讓他的人民為這場戰爭做準備,這場戰爭很可能造成大量傷亡和經濟損失。文章提到,可能會因為這場戰爭,中國的繁榮、穩定以及國際地位都會受到危害,習近平為什麼要冒險呢?這篇文章還談到了台灣和美國該如何阻止中共對台灣可能發動的攻擊。

經濟學人這篇文章,在西方有很大的代表性。只是,很多中國問題專家,其實並不真正了解中共,並不真正了解習近平。台海可能爆發戰爭,這和中美角鬥毫無關係。不管美國做什麼,中共都要併吞台灣。事實上,如果不是忌憚美國的存在,台海這場戰爭可能早就爆發了。而且,中共自己已經清楚的告訴外界,併吞台灣是中共自己的事情,其他人不可以插手。眾所周知,中共的軍隊是黨衛軍,它主要的任務就是打內戰,這就包括佔領台灣。併吞台灣,這是中共立國以來一直不變的戰略目標。只是,由於過去長期閉關自守,導致中國的經濟、科技和軍事裝備極端的落後,中共黨衛軍根本不具備渡海作戰的實力。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些年,由於美國等西方國家允許中共加入世貿組織,讓中共獲得了難得的歷史契機,經濟和科技有了長足的發展,讓中共的軍事實力有了空前的提升,目前,中共對台灣已經擁有壓倒性優勢。中共暫時沒有發起對台灣的軍事進攻,只是在等待時機。

至於說習近平還沒有讓中國民眾做好戰爭的準備,這樣的話既不符合事實,更不符合邏輯,完全是不着邊際。事實上,這些年來,中共當局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戰爭的宣傳和動員,更重要的是,中共當局對中國社會的控制非常嚴密和嚴厲,他們隨時可以發動一場戰爭,而完全不必考慮中國民眾的反應。從歷史上看,中共當局過去挑起的每一場戰爭,都明顯違背國家利益,違背民眾的利益,然而,中國民眾哪怕付出巨大的犧牲,也只能被動地忍受。從這一點可以看出,經濟學人的這篇文章對中共的認識存在着明顯的隔膜和偏差。

《經濟學人》的這篇文章認為,中美這兩個有核國家若是圍繞台海爆發戰爭,將會成為災難,因此兩國需要極力避免發生戰爭。問題就在於,中共當局絕對不會放棄併吞台灣的企圖,為了併吞台灣,中共當局絕對不惜發動一場戰爭。而美國在道義上有責任,確保台灣不遭受中共的侵犯,在這個問題上,雙方存在着無法克服的矛盾。而經濟學人的這篇文章,不僅明顯低估了中共當局併吞台灣的野心和決心,更嚴重的是,他們完全沒有明白中共當局關於災難和成功的標準和概念。併吞台灣的戰爭,必定會導致巨大的人員傷亡,可能會導致世界經濟受到重創,但是,這一切,在中共當局的眼裏並不一定是災難,假如他們能夠最終佔領台灣,這一切不過是一個正常的代價而已。中共當然希望能以最小的代價拿下台灣,更是期望能完整的接收台灣先進的製造業和科技研發實力,為他們所用。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因為代價問題、而放棄佔領台灣的企圖。習近平如果成功的佔領了台灣,那將會大大強化他的統治地位。而且,會改變整個亞洲乃至世界的格局。對於習近平來說,任何代價都可以忽略。

實際上,中共的勝利和失敗的標準與美國和西方世界完全不一樣。韓戰在西方社會看來,這是中共的一個巨大的失敗,中國傷亡近百萬,經濟上的損失更是難以估量,重要的是,由於這場戰爭,導致中國在世界上被孤立,嚴重的阻礙了中國經濟的發展。但是,直到今天,中共當局卻一直都把韓戰視為一場巨大的勝利,因為,這場戰爭鞏固了中共政權。至於死亡幾十萬炮灰,中共當局根本就毫不在意。中共當局和西方民主世界不僅價值觀不一樣,不僅對是非、善惡的評價標準不一樣,就是對成功與失敗的評價標準也完全不一樣。我們一再看到,西方世界的很多專家學者其實根本不懂中共。只要能夠鞏固和延續他們的統治,中共當局是會不惜一切代價的。

過去幾十年,美國在兩岸問題上一直採取戰略模糊策略,對海峽兩岸保持一種威懾。雖然美國台灣關係法,要求華盛頓向台灣提供自衛手段,但是,假如中共發動攻擊,美國是否會進行軍事干預以保護台灣,在這個問題上,美國長期以來一直奉行"戰略模糊"政策。這個戰略模糊策略,一方面是擔心台灣一方由於美國的支持而公開挑戰大陸,另一方面是讓中共當局有所忌憚,不敢貿然攻擊台灣。現在,兩岸的勢態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甚至,中美之間的勢態也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美國確實需要對兩岸政策做出重大調整。過去,台灣自身的實力可以和大陸相抗衡。但是,現在,兩岸的軍事對比早已完全失衡,中共已經擁有壓倒性優勢,這個時候,台灣根本不可能主動挑戰中共。過去,美國實施戰略模糊策略,那是因為,美國的威懾力足以讓中共忌憚,但是,美國這種威懾力正在逐漸消失。實際上,目前,中共的軍隊已經把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軍事裝備用於阻止美國對台灣的軍事援助,中共對這一點完全不加掩飾。中共一直在高調的發展針對航空母艦的殺手鐧,目的就是要美國、在中共進攻台灣的時候,放棄對台海的軍事干預。事到如今,美國再繼續實施戰略模糊,已經毫無意義,甚至會產生消極的影響,讓外界懷疑美國保衛台灣的誠意和決心。在這個時候,戰略模糊將成為一種戰略示弱,等於縱容中共發動台海戰爭。

關於美國是否還有必要繼續奉行"戰略模糊"政策,美國政壇也存在一定的懷疑。對此,美國現任情報總監回答說:如果美國從戰略模糊轉為清晰,願意在台灣可能出事時進行干預,會加強中國的那種感覺,也就是美國一心要遏制中國崛起,包括使用武力,這可能會使得北京、在世界各地咄咄逼人地破壞美國的利益。顯然,美國這位國家情報總監把因果顛倒了,甚至是弄錯了事實。儘管美國這些年一直奉行所謂的戰略模糊,但中共對美國的敵視從來都沒有改變過,而且,從朝鮮到伊朗、到委內瑞拉,到俄國,中共從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給美國製造麻煩,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去扶持美國的敵人,中共已經在世界各地咄咄逼人地破壞美國的利益。美國情報總監拿出這樣的理由,來為繼續實施戰略模糊進行辯護,實在是不可思議。

美國國家情報局總監的這番話,是她在4月末出席國會聽證會時所說的。就在這次聽證會上,她還提到,在中共近年來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後,某種程度上,台灣正朝着獨立的方向發展,因為他們在觀察香港發生的事情。情報總監認為,美國若改變對台策略,可能加強台灣走向獨立的立場。情報總監的這個判斷並不出人意外。由於這些年中共當局對民眾的極端壓制,特別是中共當局對香港自由的剝奪,導致台灣民眾對中共當局越來越反感,對中國的觀感越來越差,台灣獨立的意願越來越高。台灣的現狀正是中共當局逆世界潮流而動的結果,正是中共當局堅持獨裁統治的結果,是中共殘酷壓榨大陸百姓的結果,是中共政權大面積腐敗的結果。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大陸的政治制度,台灣獨立的趨勢將難以改變。反過來,如果大陸擁有比台灣更寬鬆的政治環境,比台灣更穩定的社會秩序,比台灣更好的福利,可能會有大批的台灣人贊同統一,甚至會有大批的台灣人來到大陸生活。台灣人的選擇和美國的兩岸政策並沒有必然的聯繫。

稍早,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曾經發佈了一篇重要的採訪。那是一位曾經在美國中情局工作了35年的老兵,解釋中國在台灣的動向,以及美國應該對此採取什麼態度。這位中情局的老兵認為,中共關於台灣的事情通常不是只針對或主要針對台灣公眾,而是針對中國自己的國內人口,或者針對美國政府、日本政府。他做出這個判斷的理由是,在過去的30、40年,中國的街頭示威有針對日本的、有針對美國的,也有和國 大陸方問題相關的,例如土地、環保,但不曾看到過針對台灣政策的抗議活動。在他看來,中國公眾在這個問題上並不緊張,認為中共目前的對台政策是足夠強硬和正確的。因此,他認定,習近平和中共並沒有面臨太大的國內壓力,要有所作為,或者至少要做一些不同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議,這位在中情局工作了35年的老兵,居然不知道,習近平完全可以不在意中國民眾的感受。他居然不知道,併吞台灣是習近平個人和中共的戰略目標,和中國民眾是否有這個願望毫無關係。更不可思議的是,他不知道中國的民眾很難自由的表達自己的政治意願,也只有不涉及政治的經濟和環保等問題,才能夠形成群體性的示威行動。而那些針對美國政府、日本政府的群眾示威,可以肯定都是中共在背後指使。中共當局針對台灣的某些行動,確實有針對國內民眾的目的,但是,這並不能排除,中共當局佔領台灣的野心。

在近日,瑞士《新蘇黎世報》有一篇文章"為什麼中國可能很快發動對台戰爭",文章認為,儘管從理智的角度,中國不應該立刻攻打台灣,但是被民族主義思潮裹挾的習近平,很可能有着別樣的風險認知。這篇文章認為,一方面,權力地位穩固的習近平是唯一一個能夠制約中國社會不斷膨脹的民族主義訴求的人。另一方面,習近平將自己視為中國崛起的唯一保障,而統一台灣則被認為是、中國崛起的重要標誌之一。因此,習近平成為台海局勢的最大變數。新蘇黎世報的這篇文章,認為習近平成為台海局勢的最大變數,這無疑是正確的。在中共這種獨裁體制下,台海是戰是和,都在獨裁者的一念之間。但是,這篇文章說,習近平是唯一一個能夠制約中國社會不斷膨脹的民族主義訴求的人,卻非常的荒誕。中國社會的民族主義訴求恰恰是中共當局煽動的,恰恰是習近平當局煽動的,正是中共是習近平當局,一方面出賣民族利益,另一方面又試圖利用社會上的民族主義訴求,來強化他們的統治,來為他們的統治提供正當性。說習近平被民族主義思潮裹挾,這完全是不知就裏。布魯金斯學會的那篇採訪,和瑞士媒體的這篇文章,都存在一個共同的問題,他們對中共這種極權體制缺乏認識,對這種制度下的民眾的狀態缺乏認識,對這種極權體制中,統治者和民眾的關係缺乏認識。因為,他們的生存環境,實際上限制了他們的想像力,他們不自覺的,把中國比做了他們自己的國家。

昨天,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政策協調員也拒絕了有關美國應該明確願意保衛台灣的呼籲,稱這種做法有"重大不利"。美國一些著名學者和其他人士呼籲華盛頓放棄戰略模糊,轉而向台灣提供更明確的安全保障。在昨天的一次會議上,當被問到這一問題時,政策協調員說:"我認為,你所提出的所謂'戰略清晰'有一些重大不利面。"他還說,考慮到美國和中國軍隊在地理上的接近,真正的短期和中期風險來自"事故和疏忽"。他補充說,重要的是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建立信任,並確保危機時刻的溝通。這位印-太事務協調員還表示,他相信,美國和中國都理解,在台灣島問題上、維持某種程度的現狀、符合兩國的最佳利益。顯然,這位負有重大使命的印-太政策協調員,對中共缺乏最起碼的認識和了解。中共根本就不能長期容忍台灣的存在,這不僅是因為要併吞台灣這片國土,更重要的是,要消滅台灣的民主制度,要消滅大陸人民追求民主的榜樣。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根本就不可能建立信任,中共和美國並不具備共同的戰略目標,而在台海問題上,更是沒有共同的利益,相反,是存在着截然的對立。

就在剛剛過去的4月末,美國前總統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直言不諱的警告,台灣正面臨"極限危險"時刻,而最大關鍵時間點包括2022年北京冬奧、以及中共二十大之後。這位前國安顧問表示,中共軍方現在採取的一系列行動,都是試圖使外界對他們的軍事行動"更不敏感",同時,中共也採取了其它活動,意在以顛覆台灣的反抗意志。應該說,這位前國安顧問對中共軍方的觀察和判斷有相當的道理,確實值得注意。然而,這位前國安顧問又表示,他擔心中共軍隊真的相信自己的宣傳,促成可能快速升級的衝突。前國安顧問的這些話意味着,他對中共軍隊的性質認識不深。中國和美國有着根本的不同,中國的一切都操縱在中共的手裏。中共的軍隊是沒有自主性的,完全聽命於中共,是中共的附庸,他們相信還是不相信中共的宣傳,其實都一樣,他們沒有選擇。何時發動這場戰爭,就在習近平的一念之間。台灣外交部長在4月的月末接受英國電視台專訪時坦承,中共正在準備對台灣的"終局之戰"。他表示,為了國家、人民和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台灣將奮戰到最後一刻。相信台灣人民會做出最大的努力,拿出最頑強的意志和足夠強大的實力和中共進行血戰,用行動影響和感動自由世界,讓他們出手救援台灣。

即使從台灣首次總統直接選舉開始到今天,中共為了武力併吞台灣,都已經準備了20多年了。美國五角大樓發佈的2020年《中國軍力報告》指出,中國國防預算持續增加,其中大部分集中用在發展以武力佔領台灣的能力上。眼看着台灣的民主制度越來越成熟,眼看着台灣越走越遠,中共當局肯定急於佔領台灣,毀掉台灣的民主制度。更何況,習近平一心想超越毛澤東,確立他在中共歷史上的地位,更是要拿下台灣,建立不世之功。習近平當局對台灣是志在必得,已經是箭在弦上。

美國現任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近日表示,作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認為台灣議題及加強對台施壓,長期而言對中共的聲望及穩定極為重要,但美國已向習近平和中共表明美國反對單方面改變台海現狀的立場,美國也對台灣及美國的盟友確認這個立場。問題是,現在,習近平已經忘乎所以,已經有些不在意美國的態度了,習近平早已在準備用武力來回應美國的警告。從中共的媒體公開的信息來看,習近平早已做出了東升西降的政治判斷,並認定當今世界最大的動亂之源在美國、美國是中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顯然,西方世界的很多專家和學者,很多制定政策的政客,由於他們自身的局限性,對極權國家的認識,對中共的認識,對習近平當局的認識,都存在着嚴重的誤區。這種錯誤,勢必會導致他們形成錯誤的觀念和錯誤的國家政策,這其中蘊含着極大的風險,有可能導致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在未來和中共的較量中,付出巨大的代價。這個情況不能不令人擔心!

近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美國並不試圖去遏制中國,但是美國與盟友必須捍衛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然而,中共是一個遠比蘇聯更為可怕的對手,它對美國、對自由世界的威脅更是遠遠超過蘇聯,美國早就應該採取當年對付蘇聯的遏制政策,遏制中共,防止中共繼續做大。事實上,中共對美國的威脅是公開的,中共對美國的敵視也是公開的,美國完全應該針鋒相對,堅決遏制中共,沒有必要再藏頭露尾,躲躲閃閃。至於兩岸政策,針對目前的現實狀況,美國政府應該放棄戰略模糊策略,明確警告中共,一旦中共武力進犯台灣,美國將進行軍事干預。令人不安的是,白宮目前的對華政策,特別是白宮目前的兩岸政策,存在着明顯的錯誤,這些錯誤不僅可能會加快台海戰爭的到來,並讓美國和台灣付出不應該付出的代價。特別是,如果台灣被中共佔領,將給全球帶來"顛覆性的後果"。事關重大,不可不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小民之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8/1590455.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